第15章 夜宿草原
李某2015-12-21 11:464,981

  天还只是有点微亮,太阳还没有升出来,塔布就被叫醒了。

  借着火堆的光,塔布打了一个哈欠,穿好衣服,就看见答图已经整装待发了。

  她的辫子梳在后面,用兽皮小绳系了好几道,穿着紧绷绷的蓝色衣服,显得英气逼人,她正大叫道:“要开始走了,你还不快点!”

  塔布苦笑道:“想不到你还那么精神。”

  答图一甩辫子,从身后掏出一支小马鞭,然后道:“这次事关重大,危险万分,你一定要寸步不离地跟着我,记住了。”

  塔布无语地点了点头,见到包特那手里提着一包东西,忙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包特那笑道:“这些都是你们路上所要吃的东西,你和答图两个人足够吃一个月了。”

  塔布看到那么大的包,心里嘀咕道:估计够吃好几个月了,自己和答图两个小孩子能吃多少,这么多东西让我们怎么背着啊。

  答图道:“父亲已经答应把他的马借给我了,刚才合别首领也找到了父亲说要把他的那匹草原良马借给你,这下子我们两个走路就方便许多了,估计够不要二十天就可以到那里。”

  包特那把那包东西一提放在马背上,对着答图道:“答图,你可要好好保管这些东西啊,不然的话到时候没有吃的可别怪我了,你饿着不要紧,可千万别把塔布给饿着了。”

  答图大声道:“知道了,塔布是个宝,答图是跟草。”

  塔布与包特那皆都哈哈大笑,利耳塔牵着马走了过来道:“你们在笑什么呢?”

  塔布惊讶地看着那马,个头很大,雪白的鬃毛,粗大的四蹄,最奇怪的是那白色的马身上隐隐有一道红线,全然不似草原上的马,塔布心中忽然想到,这是古代的汗血宝马?汉武帝骑的那种马?

  利耳塔叹道:“塔布你可走运了,这马儿可是合别的宝贝,平常就是我也难以借来一用,现在借给你了,也是合别叔叔对你的恩典了。他说之前冤枉了你,希望你不要生他的气,这马算是给你的报答了。”

  塔布大喜道:“我才没有生什么气呢,不过这马真是高大,父亲,这种马应该不是我们草原上的马吧?我从未见过有这么大的马!”

  利耳塔道:“怎么不是草原上的,只是你没见到过而已,像这种马百年才能有一匹呢,平常在草原上哪有这样的马,就说比起我的坐骑也要好上不少。”

  答图疑道:“真的假的,这马有那么厉害吗?父亲,我们的马不是草原上最好的马吗?这马怎么会有我的马厉害呢?”

  利耳塔失笑道:“哪有最厉害的马,不过你也别说,我家的马虽然比不上某些神马,但是马之优良最重要看骑手,答图你一向擅长骑马,所以应该不会被塔布落下的。”

  塔布微微笑了笑,抬眼看着远处辽阔的草原,那朦胧中的绿色正慢慢散开,野花的香味也淡淡飘来,他微微舒展开来,从今天起,自已要挑战一下从未有过的事情。

  利耳塔拍一拍马道:“塔布,我送你和答图吧,占兀皮乌都已经在等你们了。”

  答图不解道:“占兀皮乌?巴托首领的那可儿吗?他等我们干什么?”

  塔布抚了抚马背,一下子蹬了上去,闻言道:“是巴托首领让他来保护我们的,到时候我们一切还要靠他呢,包特那哥哥,再见。”

  答图一边上马一边嘟囔道:“我还需要别人保护吗?”

  …………

  三匹马绝尘而起,踩在稀稀的草地上面,扬起了些许灰尘。

  这片草地应该是刚刚群放牧不久,草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塔布迎着寒风,把头伏在马背上,偷眼瞧着这大草原的地上,一会由被偷偷进来的风吹进了眼中,不禁热泪盈眶。

  答图用皮帽子盖住了脸,她一路上兴致颇高,第一次出远门,她嘻嘻笑笑的不停,两手不停地动着,小声地哼着草原上的歌曲,细细的声音偶尔传到塔布的耳中,换来一阵笑容。

  占兀皮乌一路上从未说过一句话,他的面容瘦削,对着答图和塔布都是叫着“主人”,塔布想和他说会话,但是嘴巴一张开就被迎来的风灌满了,忙闭上嘴巴乖乖地跑路了。

  这一路上倒是挺安稳的,很快就接近呼兰河了,占兀皮乌停下了马,对着塔布道:“小主人,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要绕过呼兰河走很长一段路,现在也可以让马儿休息一下,食些草。”

  塔布见到晚霞已现,也是点了点头,他的脸被风刮得还是有一点疼,这时下马走向答图道:“下来吧,我们今晚要在这边过夜了。”

  答图一下子从马上跳了下来,拉住塔布的手笑道:“哈哈,我第一次跑的这么尽兴呢,放开马绳,让他奔腾的感觉真是不错,塔布,你骑的马那么快,是不是感觉很刺激啊?”

  塔布摸了摸自己依然有点疼的脸,点了点头道:“果然很刺激,答图,我们到湖边去玩玩吧,你也是第一次见过这么大的河吧。”

  霞光万丈,呼兰河沉浸在一片金黄的日落余晖之中,塔布和答图坐在草地上,遥望着那一直延至天边的呼兰河,心中不由地感慨万千。

  答图刚才还是大吵大叫的闹着不停,现在变得十分安静,对塔布道:“这是呼兰河的一块地方,我听父亲说过,呼兰河是我们的母亲之河,他养育了我们草原上众多的牧民,我们对它要崇敬。”

  塔布没有说话,这一望无际的大河啊,它闪着鱼鳞般的金波,让人心中安静下来。

  他们两个都是默然不语,直到占兀皮乌过来喊了他们才醒过来,于是忙过去帮着占兀皮乌驾着火堆,然后从大包里面掏出一块小羊肉出来烤熟,几个人分着吃了。

  占兀皮乌本来自己带着的也有东西,但是塔布硬要给他羊肉,他只好接了过来,这时正专心地吃羊肉呢,忽然听到塔布的话道:“占兀皮乌,你说我们要不要搭一个帐篷啊?”

  答图嘲笑道:“小塔布真是知道享受,我们不是出来玩的,而是有事过来的,搭帐篷只是在下雨的时候才会做,现在应该养精蓄锐,等待明天继续疾奔。”

  占兀皮乌沉吟道:“其实搭帐篷不需要多长时间,但是我并未带有帐篷,不知道小主人有没有带?”

  塔布忙道:“我们带了,就放在那包里面的,是布的帐篷。”

  答图冷眼看着占兀皮乌和塔布七手八脚地撑着帐篷,也不过去帮忙,只是边转着边说:“塔布,你真是太娇气了,草原上的男子就像那鹰一般,夜宿风雨乃是平常之事。”

  塔布不理她的冷嘲热讽,不一会儿就撑好帐篷,但是一下子傻眼了,这帐篷也太小了,最多够两个小孩子待在里面,这么简易的帐篷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这种帐篷其实是给一个人用的,草原上的人一般出门在外不会用上帐篷,但是有时带着是为了应付大风、大雨,这样可以撑起来躲避风雨。

  占兀皮乌对塔布道:“小主人你在这里休息吧,我在你的帐外给你守门。”

  塔布一呆道:“怎么?你在外面睡吗?夜里是很冷的。”

  占兀皮乌躬身道:“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习惯了,而且我也对帐篷不太习惯,小主人现在就快休息吧,等到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启程了。”

  塔布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答图,忙向外喊道:“答图,你进不进这帐篷啊?”

  答图仰首道:“我一个草原英雄的后代,岂能与你这个懦夫一样呢,我就在外面睡!”

  塔布一摇头,自己倒成了懦夫,他翻起兽皮铺在草地上,然后盖起了羊毛毯子,舒适地闭上了眼,刚才一路上奔跑真是累死了,现在一伸懒腰,真是享受无比啊。

  夜色终于笼罩着草原了,虽有新月,但是月牙儿并没有带来多少光亮,塔布正对着门而睡,歪着头看着那外面的夜景,心中不由的感慨万千。

  自己的生活也真是够奇特的了,一个普通的现代年轻人,一个刚刚结婚的青年,现在却在古代的草原里夜营露宿,若是以前,打死他也不会认为自己会骑着马奔跑一天,可是现在不仅跑了一天,还要在下面一个月时间都要跑。

  他叹了口气,忽然又想起她了,自从上次解开心结后,他忽然有种恐惧,怕忘了她,所以每次都会提醒自己一下,应该想起她,想想她的样子,想一想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想一想那快乐的时光。

  也不知道现在的那个世界怎么样了,自己的父母身体还好吗,老人家年纪大了,应该多注意休息休息了,不能再拼命工作了。

  塔布睁着眼睛,心中忽然冒出一句:“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给予我们的只有一次……”,好像是在中学学过的一篇课文上面的,他笑了笑想,自己竟然得到了两次的生命,而且还是不一样的生命,虽然有时候早晨睁开眼睛觉得这是像梦一样,但是塔布知道一切都应是事实。

  以前的自己从未想过以后要做些什么事情来,毕竟他的目标就是赚钱买房养家,特别是在和她结婚之后,买房的想法就更迫切了,毕竟房子会给人一种安全的感觉,一种家的感觉,一直到他出车祸的时候还在想房子的事情呢。

  现在这个世界不会有靠买地皮卖楼房的开发商了吧,像在这草原上,随便找一个地方都可以扎起毡包安家,养几头牛羊和骏马,只要不遇到贼人和天灾,一辈子就可以过去了。

  自己来到这个北宋的时代应该做些什么事情呢?是该淡泊名和利,游荡于山水之间,笑傲于天地之中呢?还是该解救天下苍生,让他们都有好日子过呢?

  其实自己想的太多了,还是想一想自己要遇到的事情吧,野狼好像会经常出现,不过这么并不怕,自己这边有火,最重要的是有占兀皮乌等人,他一人就可抵挡一个狼群了。

  还是马贼比较恐怖,然而马贼们一般是不会抢一个大人和两个小孩的,他们最喜欢的是对着商队、部落群发起突袭,掠走一些东西就跑,若是抢了一个男子和两个孩子的东西,不仅自己面子上过不去,还会遭到同伴们的耻笑。

  现在虽然还是七月初,但是草原天气变化无常,若是天降大雨,那真是够倒霉的了,自己这些人都只能待在帐篷里了,等待雨停之时才能继续行走。

  还有龙卷风,对了,龙卷风多么的可怕啊,虽然说遇到它的概率很小,但是也是有可能的,若是这样,自己这三人基本上就葬身黄沙了。

  他正在想着龙卷风的情形呢,忽然听到一个人跑了过来,不禁大喊道:“是不是龙卷风过来了?”

  走进来的那个人一下子扑过来,小声道:“外面好黑,好可怕啊。”

  塔布一听是答图的声音,不禁笑了笑,侧开身体,对答图道:“喏,你睡在这边,我早和你说了,叫你进帐篷,你偏偏还逞能。”

  答图卧在塔布的旁边,对着塔布道:“塔布,你怕不怕?”

  塔布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答图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啊,能有多大的胆子呢,而且她第一次离开父母的怀抱,在这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自然感觉到有种害怕的感觉,他试探地道:“答图,你是不是想父亲和母亲了?”

  答图小声地道:“是啊,也不知道母亲他们在干什么呢,有没有想我。”

  塔布呵呵笑了笑道:“肯定在想你呢,母亲一直把你当成宝贝,这次你出远门,她都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子了,说起来也怪你太固执了,当时偏偏要跟过来,你说是不是后悔了吧。”

  答图气道:“我哪有后悔了!不想父亲和母亲了,你真是的,我想一想他们,你就说我后悔了。”

  塔布呆道:“好好好,答图没有后悔,答图是个坚强的小女孩,这下行了吧,好好的睡觉吧,听占兀皮乌说,明天一早我们又要走一天的路呢,现在要养好精神了。”

  答图黑暗中点了点头,过了半响道:“塔布,我睡不着,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塔布正迷迷糊糊着呢,一听此话,心中想编造个故事,但是童话已经被他讲完了,这时候能说的也就是些残羹冷饭了,他心中一动道:“答图,我教你汉语怎么样,还有汉字,你学会了可以看书,到时候可以看到好多好多的东西呢!”

  答图惊讶地道:“你怎么会知道汉字呢?”

  塔布心中一笑,巴托首领也有此问,自己一时回答不上来,但是要糊弄答图却还是很简单,“原先我做梦,梦里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教给我的,说学会了这些东西后以后可以知道好好的东西。”

  答图眨了眨眼睛道:“肯定是长生天腾格里帮助你的,感谢长生天。塔布,我听父亲说汉语很难说的,而且汉文也是复杂无比,我们草原上的人虽然也想要学字,但是大家看到汉文那么难,都不敢再去学了。”

  塔布忽然想起给自己画地图的赤老温,他不就是会汉文吗?他迟疑地道:“那赤老温首领呢,他好像懂得契丹文和汉文呢。”

  答图回答道:“赤老温首领是草原上极为聪明的人,我们哪能和他比你,不过塔布你也可以像他一样的,你们都是草原上最聪明的人!”

  塔布心中还是挺乐和的,这被一个小女孩夸奖,一种虚荣感一下子腾升而来,对着答图道:“不要说这些了,我教你说汉语吧,答图你知道吗,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吗?”

  答图疑惑道:“不就是塔布的意思吗?塔布,五的意思啊。”

  塔布点了点头道:“那我告诉你从一到十汉语应该怎么读的,你听好了。”

  夏夜里那小月牙儿正荡着天空,那小虫儿不时地吱了几声,清风吹着草原上的小草儿,也吹着这个小小的帐篷,一直到达那梦中的港湾。

继续阅读:第16章 突遇狼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