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争吵不断
李某2015-12-21 11:464,761

  塔布正睡得很香,忽然感到好像被人摇着,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答图正看着他,不由的奇怪道:“答图,摇醒我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事吗?”

  答图叫道:“你看看外面的太阳,都快下午了,你还睡着呢,快起来吃点东西吧,父亲他们正在等着你商议事情呢!”

  塔布惊讶地道:“找我商议事情?是不是忽察儿又发热了?”

  答图从旁边拿来一点羊肉递给塔布道:“忽察儿现在好多了,脑子也清醒了,合别叔叔和悉麻安婶婶正要感谢你呢!不过巴托首领说叫你商量什么大事,你说你一个小孩子能干些什么,他叫着你不叫着我,明显偏心嘛!来,你先吃点东西,我知道你们男人胃口大,特意为你多做的。”

  塔布脸上一笑,心中也很是奇怪,要商议什么事情呢,既然叫上自己那肯定与自己有关了,难道是萨满过来找事了?还是巴托首领他们要想办法把萨满他们赶出去?

  他一边吃着羊肉,一边道:“好了答图,你就待在这里吧,商议事情毕竟不能有女人在的,而且我是个小孩子又不要说些什么,我过去听听他们说什么,到时候回来讲给你听,好吧?”

  答图点了点头,这草原上虽然对妇女和女孩都是很尊重的,但是他们也明显看重男人,议事或是战争都是由南人主导的,很少有部落会让女人来做首领的,一般草原女子都是嫁人后带着小孩子,照管好牛羊马匹,不能过问丈夫的事情,而女孩子也是从小就被排除在外的。

  塔布穿上了鞋,走到了最大的那个毡包里,里面巴托首领、利耳塔、合别以及赤老温等弘吉剌首领都坐在左边,而右边做的也是四个人,塔布心中猛然一跳,那萨满正坐在那里向自己看来,他的下面便是那两个小萨满,他们也是好奇地看着自己。

  塔布心惊胆战地想着几位首领行了礼,巴托面无表情地道:“你坐在你父亲的旁边吧,格里博勇士,你看塔布现在也过来了,有什么话也可当着他的面讲清楚,想要问他什么问题,也可以当面的问。”

  格里博看了一眼塔布,果然是个汉人小孩,他作为塔塔尔部的那颜,年轻一代的勇士贵族,自十六岁后就跑过契丹、女真之地,当然见过汉人,这个汉人小孩眉目清秀,皮肤很白,要是在南方,他应该是一个大家公子了。

  塔布也是打量着格里博,他印象总草原上的人都是很勇猛凶悍的,但是这个格里博却是很秀气,虽然他的眼神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友善,但是塔布还是朝着他笑了一笑。

  格里博一愣,也回笑道:“这个南人小孩果然有趣,巴托首领,其实我们这次过来是听说昨夜你擅自放了这个南人小孩,还把那个得了重病的小孩从小帐篷里面抬了出来,我想巴托首领你是不会不承认这事情吧?”

  巴托早就想好说辞,就等着格里博问呢,当下便答道:“格里博勇士,还有这位尊敬的塔塔尔大萨满,我想问一句:你们作法驱邪的时候可以保证一定能治好小忽察儿吗?”

  那萨满沉声道:“生老病死皆由天定,人无法与天相抗,只能顺着上天,祈求长生天给予我们保护,怎可能保证这个生老病死呢?”

  巴托心中冷道,就知道你这么说,但面上依然笑道:“但是尊敬的塔塔尔部大萨满,在你面前的这个南人小孩,被你称为邪魔的塔布,他却可以保证可以治好小忽察儿,而且正好的是,他昨天晚上确实是用了南人的医术救了忽察儿,对此大萨满可有什么好说的呢?”

  格里博一震,他与契丹人、女真人和汉人接触的多了,自然明白汉人的医术是很厉害的,没想到这个从小在草原上长大的小孩子竟然会医术,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一行人就不应该来这。

  萨满却是冷哼一声道:“巴托首领,一个小孩子可以解救生死,这种话也只有你能说的出来,况且昨晚巴托首领明明还说这个小孩子是邪魔之辈,要被关进屋子里的,没想到没过多久不仅放了出来,还拿他来欺骗大家。如果小忽察儿真的病好了,那也是长生天的恩赐,是腾格里的保佑与祝福,你竟然敢把这功劳推给一个南人小孩?”

  塔布眨了眨眼,他听了一点,略微知道这些塔塔尔人是来找麻烦的了,看来他们不仅仅是为了驱除邪魔而来,更重要的是带着草原部族的利益而来的。

  这个塔塔尔部,塔布是知道的,后世中国的五十六个名族还有塔塔尔族,他们的部族历史由来已久了,恐怕比起蒙古部要早的多,这时候汉人常说的“鞑靼”就是从塔塔尔音译过来的。

  塔布对草原上面了解不多,毕竟这个时代并不是成吉思汗的时期,而且听父亲他们说过蒙古部,也不是草原最强大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整个草原上现在是分裂割据的,很多个部族相互征战,你打我我打你,你抢我我抢你,真正受苦的还是一些底层的牧民,他们本来就牛羊不多,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就算自己的部族得胜了,抢了别的部落的东西,也只是会分给那颜贵族们;一旦自己的部族被别的入侵,他们就有可能当场被屠杀,或是被拉回去做奴隶。

  巴托慢悠悠地道:“这么说,尊敬的萨满是不相信这个小孩子可以治病了?格里博勇士,不知道你是或相信我说的话呢?”

  格里博心中微微计较便道:“巴托首领是弘吉剌部的大首领,德高望重,一定不会说些假话来蒙骗我们的,而且我格里博虽然是草原上的人,但是走南闯北的跑惯了,也是知道汉人医术的高明之处的,所以要是说汉人医术医好了合别首领家的小公子,我也是相信的,不过巴托首领说一个小孩子会懂得这么高明的医术,我就不信了。况且我之前听说过,这个南人小孩在婴儿的时候就被利耳塔首领收养,怎么可能会汉人的医术呢?”

  利耳塔喊道:“格里博首领,你既然怀疑,可以把忽察儿叫过来,看一看他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格里博微笑道:“若是那小孩身体好多了,那也应该是大萨满的功劳,昨晚萨满以通天法力,请求天地、青山之神,以祖先之魂来驱逐恶灵,这你们都是亲眼所见的,今天一早那小孩就好多了,那岂不是表明大萨满对合别首领有救人之恩,利耳塔还把这份功劳偷偷放在你的这个南人孩子身上,是不是太损你一个首领的尊严了?”

  合别一听,顿时火大了,立马站了起来骂道:“放屁,你们这些塔塔尔部的狗杂种,我昨天受了你的骗,差点把我的忽察儿害死了,要不是塔布懂医术,说不定忽察儿就死掉了,你们还在这说这种话,是不是真的想让长生天打烂你的舌头!”

  格里博哈哈笑道:“合别首领,你太容易发怒了,不过塔塔尔人是长生天的儿子,他们从来只顺从长生天,可不会像合别首领一样惹恼了长生天,使得降祸于你的儿子。”

  合别大怒,想一下子扑过去,却被他旁边的赤老温拉住,他心中一气,不甘心地坐了下来。

  巴托在旁边看着格里博,这个人实在太厉害了,他的一言一语都是冷静无比,不仅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还暗嘲冷讽的,看来塔塔尔部果然厉害无比啊,这个年轻人的才智绝非常人可比,他转过头来看了看塔布,心中念道,也只有长大后的塔布比他强了。

  塔布正在想着草原上之前是个什么情况呢,他对历史本来就了解不多,知道草原上出过很多有名的种族,像刚开始的匈奴就是很厉害的,后来又变成了鲜卑和突厥,再后来就是蒙古族了。正想着这草原上的人是不是突厥人的后代呢,瞧见巴托的目光注视过来,不由地心虚:不会是巴托首领发现我说他的祖先是突厥人了吧?

  格里博见到他们一个两个都不说话,不由地高兴起来道:“我们塔塔尔人一向是以保护整个草原安定为目的,从来都是保护每一个善良的牧民,但也不放过每一个邪魔,今次这个汉人小孩既然是个邪魔,那我希望巴托首领能够按照草原上的惯例,实行火祭!”

  塔布大睁着眼,这个塔塔尔青年也太狠了吧,自己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致我于死地!

  格里博其实并不想烧死一个孩子,不过他又恐怕巴托他们说的是真的,这个汉人小孩子如果果真会高明的医术,那还是除掉为好,免得有了什么后患,况且他料想巴托诸人不会答应,到时候以这个为借口,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巴托重声道:“格里博勇士,你觉得烧死一个小孩子是你的荣耀吗?”

  格里博看了一眼萨满道:“巴托首领,你知道这片草原以前有种人叫匈奴的吗?他们有一个故事便是说一个恶魔投生变成了一个小孩子,在草原上杀死牛羊、招惹疾病,最后一个勇士找到了罪魁祸首,并把这个恶魔小孩子烧死了,这个草原上才恢复了平静。我格里博不为别的,只想使得弘吉剌部的兄弟们能够安定地牧羊放马,健康地吃肉喝酒,至于背上烧小孩子的罪名,如果巴托首领认为驱除恶魔是一种罪的话,那么我格里博甘愿为弘吉剌部的几千户人家背上这罪!”

  利耳塔大声道:“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怎么能当真!”

  巴托转了转眼睛,忽然道:“那格里博勇士,你到底想要我们做些什么?”

  格里博笑了笑,这个老狐狸沉不住气了,看来是说硬话的时候了,“巴托首领,我说过了,我塔塔尔人是草原安定和平的使者,是长生天的儿子,我们什么也无所求,只希望你们能够除掉恶魔,还弘吉剌一个蓝天!如果巴托首领手软,我们塔塔尔的勇士们可以代劳。”

  塔布傻眼了,心中咒骂了这个格里博几万遍,他不仅死死地咬住自己是恶魔,还搬出了一个故事来说明已有先例,现在咄咄逼人,还真是想把人逼死啊!

  利耳塔愤怒地道:“格里博勇士,你为什么老是和我利耳塔一家过不去!”

  格里博站起身来道:“我不是和利耳塔首领你过不去,而是和邪恶过不去,诸位弘吉剌部的首领们,我现在要回我的毡包了,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给我一个回音,让我们商量一下怎样举行火祭。”

  他朝萨满们示意了一下,率先走了出去,但没走几步又回头道:“忘了说一下,为了维护弘吉剌兄弟们的安定,我特意派人连夜通知了我的父亲,我想不要多长时间,我父亲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了。到时候我怕父亲亲自过来,那一切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合别见他们走后,愤怒地道:“这些塔塔尔的狗杂碎,太嚣张了,今天要不杀了他们,必然成为大患啊!”

  在他旁边一直沉默的赤老温这时忙道:“杀不得,这个格里博的话都说明了,过了一段时间他的父亲必然会赶来,如果到时候真要打起来,我们恐怕抵挡不住塔塔尔人的骑兵和弯刀啊。”

  合别恨声道:“还没有打,你怎么知道打不过他们,巴托首领,难道就这么放任这些杂种们在这嚣张吗?难道就这样让他们烧死塔布吗?”

  巴托大声道:“别说了!其实我们都知道,格里博这些人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分化瓦解弘吉剌部,从而达到消灭我们弘吉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此,这次格里博诬陷塔布,又有萨满和他串通在一起,要是到时候他在部族里面宣传说我们包庇邪魔,就算塔塔尔人不过来,我们也会被自己部族的人所责骂的。”

  合别惊讶地道:“难道弘吉剌人都会相信这些狗杂碎吗?”

  巴托横了他一眼道:“你昨晚不还信他们的话吗?何况萨满的话在草原上就是真理,我昨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上说出塔布是邪魔,弘吉剌的那颜们、牧民们可都亲耳听了,现在和他们说那萨满是假的,谁会相信?”

  赤老温心中一动道:“其实让我弘吉剌部民相信那萨满是假也不是没有可能,只需要找到一个人过来告诉大家,然后就可以化解部民心中的误解了,也可以让人知道塔塔尔人的险恶用心。”

  利耳塔顿悟道:“博德大萨满!”

  合别喜现于色,但随即又叹道:“可是博德大萨满现在不在弘吉剌部啊,听说往西方大山去寻求长生天了,连他的儿子特必勇也不知道他的下落,要想找到他是很难啊。”

  巴托沉声道:“我倒是知道博德大萨满在何处,只是路途太长,而且难寻,应该派谁去比较合适?”

  赤老温马上道:“巴托叔叔,我去好了,这草原我熟悉的很,应该没事的。”

  利耳塔摇头道:“赤老温首领你的事情太多,管理整个弘吉剌的事情,若是弘吉剌少了你会垮掉的,还是我去吧,之前我迎娶毕尔其的时候也去过西边,对那里多少有所了解。”

  巴托站起身来,说道:“本来你去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那个格里博的父亲随时都可能会过来,你和合别都是我弘吉剌部最勇猛的战士,若是你们两个走了,到时候外人入侵,还能指望谁去抵挡?”

  众人皆都沉默下去,却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道:“不如我去吧。”

继续阅读:第13章 自荐西行(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