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自荐西行(上)
李某2015-12-21 11:462,655

  利耳塔惊讶地看着塔布道:“胡闹,你知道这草原有多大吗?路途上有沙漠、有森林、有大山、有深海,这一路上要受多大的罪啊,平常的牧民都不敢擅自走动,一旦在草原上迷了路,那可就死定了!你一个小孩子还敢去?”

  塔布确实不想到什么西方去找什么大萨满,但是刚才他思来想去,觉得只有这样才可以化解弘吉剌部的人对他的误会,也可以使得巴托首领和利耳塔父亲们不会背上沉重压力,但是若要去西边找那大萨满,还真是头疼的很啊,自己一个小孩子是很危险的,他忽然转目一想,要不中途逃走,随便投靠那个部落吧,他们不会不收留一个小孩子吧,这样虽然对不起利耳塔父亲他们,但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也只得如此了。

  他打定了注意,所以很沉稳地道:“路途遥远不是个问题,而且父亲你行走也是靠马力,我也是靠马力,所以不需要担心比你要慢。至于草原宽阔,迷路是不不可能的,我的方向感一向挺好的,一定可以找得到那个大萨满!”

  他说这话心里发虚,自己在后世的时候经常迷路,记得有一次在百脑汇买东西,出来后绕了几圈找不到公交车站牌了,还是坐上了出租车才回去的。

  利耳塔怒道:“你还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一个小孩子万一遇到了狼群怎么办?万一你遇到了马贼该怎么办?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你怎么抵挡?你多大啊?才六岁而已,能干什么?连满轮的弓都拉不圆,连刀子也没摸过一下,就像远走草原了?”

  塔布一傻眼,不禁心里打个突突,若是真要遇到了狼什么的,那自己不就是完蛋了吗?他有些动摇了自己的想法了。

  巴托眼睛一转,露出笑容道:“利耳塔,我觉得可以让塔布去试一试!至于路上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可以让我的那可儿占兀皮乌保护着他。”

  利耳塔一愣道:“可是为什么不让占兀皮乌去呢?塔布年纪太小了,而且你看他这个样子很明显受不了风吹日晒的,若是把他放在草原上,相信过不了几天就会死掉的。”

  巴托收起笑容道:“其实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来这件事情因塔布而起,所以就要由塔布来解决它,这是我们草原上的规矩,塔布虽然是个南人,但一直在我们草原上长大,应该承担责任!二来塔布是你的儿子,所以他也算是那颜了,我的那可儿占兀皮乌虽然不是个奴隶,但是也不是个那颜,若是让他去请大萨满回来,岂不是太不尊重大萨满了?”

  利耳塔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来,想了一想还是道:“可是塔布年纪还是太小啊,要不找其它的那颜去一趟吧,就算我请他们代我跑一次,我利耳塔欠他们一个情还不行吗?”

  在草原上很难说出欠别人情这种话,虽然你可以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帮助,但是你未必欠他的情,若是你欠了一个人的情的话,不管他对你要求何事,你都要答应他。

  巴托看了一眼塔布,见他正低着头,不禁笑道:“塔布啊,你刚才为什么说要自己去啊?”

  塔布顿时愣了,这时候也不能说自己反悔了,只好硬气地说:“我想做事必须有所担当,他们冲着我来的,所以我也要做一些事情,不然的话就不配做草原上的男人!”

  巴托大为赞赏地道:“好,说的好啊,利耳塔你听见了吗?我为你有这样的好儿子而感到骄傲,也为弘吉剌有塔布这样的小孩子感到荣耀!塔布,你无愧是我们草原上的好男儿啊!”

  塔布心中一叹,这种荣耀还是不理会它吧。

  巴托见到利耳塔面上还有犹豫,说道:“你也不必担心塔布的安全,我的那可儿占兀皮乌虽然比起你和合别是差了点,但是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手,而且方向感极强,对付可能遇到的事情都得心应手。”

  利耳塔沉吟道:“巴托首领,不是我不相信占兀皮乌的能力,然而塔布实在太小了,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他反应不过来就糟糕了,要不这样吧,我从我的亲卫中找几个身手不错的陪着塔布。”

  合别也是马上道:“对,我也从我的亲军中挑选几个人,保护塔布!”

  巴托忙道:“这样万万不可,你们想啊,这次我们是秘密行事,不仅不能让塔塔尔人知道,还不能让部里面的人知道。如果这样搞得大张旗鼓的,那格里博肯定会知晓我们要做什么,到时候不仅对弘吉剌人不利,还有可能给塔布惹来追杀之祸!”

  利耳塔众人立刻发起愁来,这不派人保护不放心,派人保护又会更危险,真是两难啊。

  塔布眨了眨眼道:“巴托首领,那位大萨满现在在哪呢?”

  巴托笑道:“博德大萨满其实也并没有走多远,他应该就在贝加尔湖畔的下游那片森林里,很容易就可以找得到他。”

  赤老温大喜道:“那岂不是蔑儿乞的地方,蔑儿乞一向和我们关系不错,如果真的在那里,那事情就容易多了。”

  巴托点了点头道:“不错,这路途并不遥远,但是也不太平稳,赤老温,你把详细路线告诉塔布,让他心里有个底。”

  赤老温看着塔布道:“从这到蔑儿乞部并不是太远,一行大概需要二十来天吧,具体路线是先从贝尔湖向上行至呼兰湖,再向西至乌勒季河、斡里扎河、斡难河,这时候到了蒙古部的境内,塔布你要记住,我们弘吉剌和蒙古部无任何关联,你到了蒙古部千万不要与他们有什么交道。从蒙古部穿过后要越过不儿罕山、哈丁里山,再转北方经过赤苦河就到了。”

  塔布被这么多、湖、山搞得晕晕的,只好说道:“赤老温首领,你可以画一张地图给我吗?我怕现在记不住,到时候万一忘了就糟糕了,还是画一张地图好一点。”

  赤老温道:“地图啊,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是你知道,我们草原上没有文字,我要标上契丹文你估计也不认识啊。”

  塔布迟疑地道:“那你会汉文吗?”

  赤老温一愣道:“去南方多了,对汉文也会了一点,怎么?你难道懂得汉文?”

  巴托哈哈大笑道:“这个小塔布有很多神秘呢,汉字他自然会了,赤老温,你就给他画一张地图吧,我们弘吉剌就你有点文墨,要画大一点,让小塔布看得清楚,别到时候迷路了。”

  塔布又问道:“我到了蔑儿乞部后又怎样找到博德大萨满呢?”

  巴托笑了笑道:“你只要到蔑儿乞就好办了,那里有我的一个老朋友,你拿上这个和他说是我派你去的,他一定会帮助你的,也只有他知道博德大萨满具体在哪里了。”

  他递给塔布一块小木块,这上面是一个方块的木刻,下面的是一块类似月亮的图案,上面也刻画着奇怪的花纹,触手一片温热,看样子巴托一直把它带在身上。

  巴托叹了口气道:“这东西我带了几十年了,也该交给他了,你到了蔑儿乞把它递给名名坦布儿首领,就说老朋友现在把这个也交给你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塔布点了点头,把这东西塞进衣服里,又问道:“巴托首领,我什么时候开始走?”

  巴托拍了拍他的头道:“越早越好,就明天早上吧,到时候利耳塔你去送一下,我也要到那些塔塔尔人的毡包里坐一坐,去稳住他们,以防被他们发现些什么。”

继续阅读:第14章 自荐西行(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