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孩塔布(下)
李某2015-12-21 11:462,841

  利耳塔哈哈大笑,拍了拍自己的儿子包特那一下道:“合答斤兄弟,那时候这小子还不能拉起一张弓呢,现在他都可以射中那天上的鹰了。”

  合答斤赞许地看了一下包特那,又看了看塔布道:“利耳塔兄弟,这个小孩子是你的小儿子吗?”

  利耳塔微微一笑,对包特那道:“带塔布去你母亲那里。”

  合答斤笑道:“利耳塔兄弟难道娶了一个汉人做妻子吗?这样会被草原人嘲笑的。”

  利耳塔笑道:“我怎么会娶个南人呢?不过这个小孩的确是个南人,他的名字也是我给起得,叫塔布,因为那天刚好天上出现五只苍鹰,就以五为名给他起了个塔布。”

  合答斤很感兴趣地道:“这个小孩是捡回来的?”

  利耳塔点头道:“大概五六年前吧,我和部里的兄弟们一起去南方的林子里春后捕猎,看到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倒在地上,那个女人像是被蛇咬过,浑身发青,牙齿咬着一团,口冒白沫,显然已经被毒蛇咬死,毒发身亡了。

  但是她紧紧地搂着一个那个小孩,一动也不动,像是保护着他,我们到那女人旁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了,但是那小孩还是睁着眼睛一动不动,而且眼眶上似有水迹,我们还在打趣说南人们好奇怪,小婴儿就会掉眼泪了。

  当时弘吉剌部还在商讨要不要抚养这个南人的小孩,合答斤兄弟,你是知道的,我们弘吉剌部虽然地靠契丹,但是这边的草原不比西方的大草原,牛羊不多也不肥,而且经常会有雪灾,自己养活自己都是很困难了,谁家愿意多闲心抚养这个南人小孩啊。

  可是这时天上忽然飞来五只苍鹰,你知道这种鹰至少是暖春过后才从北方向南方飞去,而且很少有经过林子的,这鹰飞过,岂不是长生天保佑这个南人小孩吗?所以我们弘吉剌就决定收留了这个南人小孩。”

  合答斤向里面望去,只见那个南人小孩塔布正坐在地上,和包特那的母亲、妹妹们说着什么。

  塔布像是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转过身来正对着合答斤的目光笑了一下,又低头和包特那说着话。

  合答斤呵呵笑道:“看来这个塔布还真是有趣呢,利耳塔兄弟,不知你有没有听到一个消息,说在我们西方有几个大部族越来越强大。”

  利耳塔点头道:“据说在遥远的西方有个乃蛮国,虽然是草原上的人,但是与我们截然不同,不知是真是假。还有个大部落叫蒙古部的,人数众多,马匹也是众多,他们的领头的叫做屯必乃薛禅,据说也自称是草原上的大汗。还有你说的在西南方的克烈部我也是听说了,克烈的大汗磨古斯现在在草原之上是无人不知了,长生天保佑,他的野心早晚会把他自己给吞灭掉!”

  合答斤笑道:“利耳塔兄弟你还是不太清楚啊,乃蛮确实是极西之地,听长辈们说再往西边就是那长生天腾格里居住的地方了,乃蛮人因为和天神离的很近,所以他们的人是草原上最聪明的,他们的人也是最勇猛的,其实我也未见过这些乃蛮人,都是听老人们说的。

  至于这个蒙古部呢其实是有好几个部落的,比如他们的大汗那个部叫做乞颜部,取的是那颜的意思,就是说自己是主子一般;而另外一支部落叫做泰赤勿部,原来和他们的大汗也是同一个部落的,最后分开并且迁移到北边去了,和你们部落也是很近的;还有扎剌儿人,这个世代给蒙古人作仆人的部落,反正是这些部落联合在一起的,就目前来说,他们还算不了太强大,斡难河的水还养不大他们。

  克烈部太强大了,利耳塔兄弟,这西部多沙漠,然而这克烈部的草地竟是肥羊壮马,他们有强兵勇士,幅员辽阔,每个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而且性情残暴,要是被他们缠上,那真的要永无宁日了。这也是我们汪古部往南迁的原因啊!然而磨古斯此人是匹贪得无厌的狼,我看现在他在扩充人马,不久就会与那契丹人打起来的!长生天保佑这匹狼得到应有的惩罚!

  其实他们对我们都没有太大的威胁了,我说的西方强大的部落是塔塔尔,就是契丹人称为西阻卜的那群人,也是你我两部的邻居啊!”

  利耳塔吃惊道:“塔塔尔部,我虽然早就听说其强大,但是从未拜访过,听合答斤兄弟的口气,这塔塔尔部应该是极为强大了?”

  合答斤苦笑道:“何止强大?它和西方的克烈部一东一西,可以说是草原上的王者了!利耳塔兄弟,你们居住在虎狼的旁边,不可不早防他们啊!”

  利耳塔叹道:“这草原上,从来都是你争我斗的,就算躲掉一只狼,又会碰见一只虎来,合答斤兄弟多谢你提醒!来来来,喝点马奶酒,吃点肉!”

  合答斤笑了笑,与利耳塔对饮,又抓了一把羊肉放入嘴中。

  两人正吃的欢乐时,一个人挑帘弯身进来道:“利耳塔首领,巴托首领叫你到他的帐篷里去议事,说是从西方的大部塔塔尔来了一行人,其中还有一个萨满!”

  利耳塔与合答斤目光相接,笑道:“想不到这个塔塔尔人真的过来看望我们了,合答斤兄弟,你在这里慢慢的吃喝,我去看一看便回来!”

  合答斤点了点头道:“利耳塔兄弟,你应该要小心一点,塔塔尔人不是好对付的。”

  利耳塔笑了笑,正要走出去,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包特那,你也到了该懂事的时候了,陪我一起去巴托首领那里,顺便看一看那些塔塔尔人!”

  包特那忙对塔布笑了笑,然后一蹦一跳地走了出去。

  塔布这时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眼睛一转,又一次看到那个合答斤正看着自己,不由地笑道:“叔叔,为什么老是看我?”

  合答斤微笑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塔布一听,顿时愣了,脑子一片空白,这是合答斤用汉语说出来的,虽然有点生涩别扭,但是塔布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几乎没有说过一句汉语,此时听出来,不由的心潮澎湃,只觉得一股不知道什么滋味的心思涌了出来,直上眼眶,就要哭了一般。

  合答斤见塔布茫然无神地看着自己,忽然意识到这个小孩子自幼就在这片草原长大,应该不会汉语的,不由的改嘴道:“我看你的长相不太像这草原上的人,倒是像那南方的一些小孩子。”

  却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道:“不要这样说塔布!塔布不是南人,他是我们弘吉剌的人!”

  合答斤定睛一看,却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的头发用兽皮绳杂起来的,衬着极为健康白皙的脸蛋,显得特别的可爱,合答斤一笑道:“你是利耳塔兄弟的小女儿答图图喇毕尔其吧?利耳塔兄弟刚见到我就向我吵着说他生了个特别厉害的女儿,就是你了?”

  那女孩走过来,陪着塔布坐下,然后仰头对合答斤道:“不错,我就是答图图喇毕尔其,你是我父亲的安达吗?父亲怎么没有向我提起过?”

  合答斤听这个六岁的小丫头装老成,搞得自己是个小大人似的,不由好笑道:“我叫你答图行吧,你父亲曾经和我共过患难,之后你们弘吉剌迁移到这来,我们便断绝了连续,所以这些年没有走动过。”

  那女孩答图没有专心听他说话,对着塔布小声道:“塔布,我带你去牧羊怎么样?对了,继续教你射箭,你一个男子汉应该好好学射箭的。”

  塔布放下心思,对答图笑道:“好哇,我们现在就出去吧,外面的天好蓝好蓝哦,我从未见过那么蓝的天!”

  答图一边拉着塔布一边说道:“你一个小孩子,看过多少天空,不过你不要老是看那天上,长生天不会因为你看着它就会保佑你的,要多多雪射箭才又用嘛!”

  合答斤听着这两个小孩的对话有趣,不由地笑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3章 塔塔尔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