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塔布心思
李某2015-12-21 11:462,929

  蓝天之下,羊群之中,答图和塔布对面而坐,弓箭散放在地上。

  答图奶声奶气地道:“塔布,怎么又不练射箭了啊?你怎么那么懒啊。”

  塔布手一推地,躺在草原上面,仰望蓝天,对着答图道:“答图你看到了吗?这里的天是多么的蓝啊,这个大草原上有草儿、花儿、鸟儿,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是多么的享受啊。”

  答图也陪着他躺在地上,说道:“这天一直都是蓝着的,草儿会被牛羊吃掉,那花儿也会凋谢的,鸟儿也会跑到南方的,到了冬天全部都是雪,牛羊也会被冻死,我们都没有马奶酒喝、没有羊肉吃。”

  塔布眨了眨眼睛道:“答图,我发现你都不像是个六岁的小丫头。”

  答图撅着嘴巴道:“不像六岁还能像六十岁啊,倒是你才奇怪呢,我看你才不像六岁呢,整天也不说多少话,一点也不像是个小孩!”

  塔布笑了笑,心中突然有种压抑被冲开的感觉,只发现天高云淡、一片平和。

  一切都像是梦一样啊,从自己和她结婚,到出车祸,这些事情恍恍惚惚的缠着自己。那玻璃刺痛自己肌肤的感觉、那鲜血流入嘴巴的感觉、那绝望无奈的心情、那只求再看她一眼的依恋,依然还时时地看着他、缠着他,甚至在睡梦中还回忆起碎玻璃、鲜红的血,还有她的嫣然一笑。

  死亡的滋味如何,他不知道,他感觉到了死亡,脑中一片温热,想到了好多好多的事情。爸爸妈妈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呢,看电视吧?哎,真是遗憾,没有给爸妈留一个孙子。她呢,相恋了七年了啊,刚刚才结婚就失去了自己,她会有什么感觉呢?生命真是太脆弱了,也太容易伤人了吧。还有美国现在又准备打哪个国家了吗?台湾大选开始了吗?北极的冰川雪堆还在融化吗?中国还有那么多人玩股票了吗?房价降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想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真的像中国古代传说中的那样投胎转世了,竟然还转世成了一个古代小婴儿,他出生的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大哭一场,心中的悲欢之情都随着哭声而平静。

  他刚出生就没有了生母,甚至没有看清楚生下自己的是什么样子的,只觉得一切都像是虚幻一般。

  自己是王安石的孙子了,他有点想笑,以前在书上看到王安石变法,没想到还真的见到了王安石,这个引导北宋后五十年国家命运的人,这个让后世争论不休的改革者,这个常常不吃饭也要看书读经的人,这个唐宋八大家里文笔短小犀利的人,这个痛失自己的亲人的人,就是一个皱纹许多、老态异常的老人啊。

  就像一场戏一样,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到了一个陌生女子的怀抱里,那女子一直是抱着自己的,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从来是只对自己笑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子选择了北上,千辛万苦,不辞劳苦地往北走,换过马车、驴车、牛车,也骑过马和驴,更多的时候是步行往北的,扬州、楚州、应天府、大名府、真定府,一直跑到了辽国的境内。

  这中间遇到了好多人、好多事,那个女人一直都是抱着他,亲吻着他的小脸道:“乖,我们到了辽国就选个小地方过上幸福的日子,来,叫声娘给我听听。”

  他惊讶地看着她,忽然想叫她一声娘,但是冲出嘴巴的却是呀呀几句,气的他跺了跺脚,却换来这女人一阵笑声。

  那天晚上,白雪未化,她抱着自己卧在一个小屋子里,四周全是冰凉的地,就这样一直到了天明,她见到自己睁开眼就是笑道:“乖,醒了啊,饿不饿了啊?昨天给你买的羊奶你不怎么爱喝啊,娘委屈你一下好吗,明天再去买马奶来喝,乖哦。”

  到了一个破村庄,她还是一直抱着他的,她买起了丝线,做起了女工活,那衣服上绣的图案好漂亮啊,有杨柳、有花草、有那水中的鱼、也有那天上的鸟儿。

  有时候他在想,为什么平静的生活总是不长呢?他们到那小村子里还没有一个月,就遇到了辽国官兵过境,一个小兵看上了他的“娘”,却没想到被她一剪刀捅死了,尔后他们又继续逃跑了。

  生命的价值是什么?当他看到娘被冻得发青的时候,当发现毒蛇咬中娘的时候,当发现抱着自己的手渐渐地松开后,他突然心中像是被重重的捅了一下,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他脆生生地喊了一句:“娘!”,却没有想到她再也听不到这个声音了。

  为什么会看到这世间如此悲哀的事情?他心中有太多的伤痕了,直到他被草原上的人捡回去抚养,他一直都是解不开的心结,化不开的心思。

  微风轻轻的吹过,塔布脸上自然地显出了微笑,轻声道:“答图,你看这天上白云朵朵,是不是很漂亮啊?”

  答图展眼看着那天上浮云,一片片的慢慢游动,奇怪地道:“塔布,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看着天呢?”

  塔布笑了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就说这长生天的故事。其实在远古的时候,这片草原上没有上有一家牧民,他们家很穷,只有几匹马和几匹羊,每年冬天都是饿着肚子去打猎,运气好还可以抓住野兽驯鹿吃上几日,要是运气不好他的一家就只能饿着肚子抓雪来吃了。

  他家有一个小孩子叫做步玛的才六岁,有一年冬天特别寒冷,牛羊们冻死过半,牧民们都没有吃的,于是大人们都跑到森林里面去打猎,希望能够带回点肉给家里面吃。

  然而过了好几天了,那些大人们还是没有回来,部落里面老人、妇女和小孩们把能吃的都吃掉了,已经饿了一天了,眼瞧着不是个办法,步玛就和自己的母亲说要去寻找自己的父亲,母亲虽然不舍,但也只能由他去了。

  步玛在部落里面找了几个和他一般大的小孩子,大家一起去寻找自己的父亲,他们在雪地里面走了半天,到了一个大森林里,大家一致认为父亲应该在这里面打猎。

  大家在这森林里面走了半天,没有找到自己的父亲,反而都走散了,步玛一个人走在大森林里,里面时不时会传来一阵奇怪的叫声,还有各种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

  步玛小心翼翼地走着,一边叫着伙伴们的名字,一边向长生天祈祷,但是走了半天还是没有走出森林,眼看快要天黑了,步玛一想自己要被野兽吃掉了,顿时大哭起来。

  忽然步玛听到一个声音道:‘我的孩子,你为何在哭泣?’步玛抬头一看,只见到一个白胡子白眉毛的老爷爷正看着他,忙对他说自己的父亲们和伙伴们都走失了,那老爷爷对他道:‘我的孩子,沿着我的指引,你将找到你的伙伴和你们的父亲,并且会得到鹿肉。’说完他就不见了。

  步玛不知道他的指引是什么,四处看了一看,忽然抬首看到那青天有道白色的指引,他顺着指引终于找到了失散的伙伴和自己的父亲。原来父亲这些人来到森林里没打到猎物,却意外下了一场大雪,他们也迷失在森林里了,步玛带着他们按照指引也找到了猎物,他们带着猎物走回到部落里,救了整个部落。

  步玛把老爷爷的事告诉父亲,父亲惊讶地道:‘那是天父腾格里啊,伟大的长生天,你救了我们部落!’,于是他们天天向长生天祈祷,终于大雪不再下了,他们过上了不挨冻挨饿的日子。”

  塔布胡编乱造的故事,是从以前看的那些童话书里看的情节,再加上草原的风格,竟然使得小答图高兴地道:“这个故事真好听,是谁给你讲的啊?”

  塔布愣了愣,随即转移话题道:“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看着天空了吗?就是希望能看到长生天的指引,使得我们弘吉剌人畜平安,不遭大灾!”

  答图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也看着天。”说着她睁大眼睛看着蓝天,希望能够发现什么。

  塔布心中一笑,微风吹来,带着他的笑容闯进了草原上每一个角落里,花儿开的更美,草儿也是挺起了身子,鸟儿叫着不停,在那蓝色的天空下欢喜不已。

继续阅读:第5章 赛马射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