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救人要紧
李某2015-12-21 11:464,213

  塔布一下子跑过去,朝外面喊道:“答图!是你吗?我在这里呢!”

  那声音确是答图,她自与哥哥回到家中,就闷闷地坐下地上,包特那也劝不动她,只好去和利耳塔商量一下今天的事。

  答图闷了半天,忽然想见塔布了,她急忙跑到里面去问塔布被关在哪里,利耳塔瞪了她一眼道:“你这丫头,难道还想去救他不成!他现在被关在那间黑帐篷里,就在等候巴托首领的发落呢!”

  答图大急道:“塔布不会有事吧?”

  利耳塔哼声道:“当年我收留塔布的时候就是这个老家伙的话,现在他又开始说什么塔布是邪魔了,哼哼,真是不把我利耳塔的尊严放在眼中!”

  答图一翻身道:“不行,我要去看塔布!”她说着话就马上跑了出去,任由利耳塔喊了他半天。

  这个小黑帐篷就是弘吉剌部执行惩罚、或是戒条的地方,整个帐篷全是由木板和骨架所做,很难透光,把一个人扔进这里来,估计没有过多久就会恐惧至狂的。

  答图在帐篷外面摸索了一阵子,喊道:“塔布,你别急啊,我等会就过去救你啊!”

  这门板是用北方硬木所作的,非常结实,木条用兽皮系着,答图使劲地拉着兽皮,但是太过结实了,她一横心,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匕首,用力地割断这兽皮条,推开门来,正好迎向塔布。

  塔布急忙地道:“答图,那个萨满驱魔仪式结束了没有,我想快点见到合别叔叔!”

  答图不高兴地道:“见他干什么,就是因为他的忽察儿病了,让你被关在这儿,不要见他了,父亲都不高兴呢!”

  塔布沉吟了一下道:“那去找巴托首领,答图,你快点回去把父亲也叫过来,一起去巴托首领那里,他一向懂事理,肯定会帮助我的!我现在就去巴托首领的毡包里面!”

  答图吃惊地道:“去找巴托首领?可不要去啊,就是他叫人把你关起来的,你现在又跑过去找他,巴托首领肯定会把你又关起来的!”

  塔布忙道:“不会的,再说现在也没什么时间了,就去试一试吧!你快点回去找父亲吧,要快点哦,一定要父亲过来!”

  塔布说完马上撒腿跑开了,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个小孩子也不知道病成什么样了啊,要是死了,自己又该怎么办,逃跑吗?但是草原这么大,怎么跑走啊!再说也会连累利耳塔父亲一家啊,到底该怎么办呢?

  他急冲冲地跑到巴托的毡包前,大口大口喘了两口气,立刻掀起帘子走了进去,却发现巴托正和弘吉剌部另外一个首领赤老温说着话,两人旁边点着两把篝火,映的毡包昏黄昏黄的。

  塔布突然出现在巴托的面前,还真把这里面的两人吓了一跳,还是巴托比较稳定,问道:“塔布,你不是被关起来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是谁把你放出来的?”

  塔布还没休息好,先喘口气,然后道:“巴托首领,我们应该快点救忽察儿!要不然他真的会死掉的!”

  巴托皱着眉头道:“忽察儿现在已经被抬进小帐篷里了,等待自动痊愈,你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是利耳塔放你出来的吗?”

  萨满治病后,都会把病人放在一个独立的小帐篷里,然后周围插上树枝藤条,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然后次日看一看那病人好了没有,再把他搬出来。

  塔布叫道:“现在没时间说这些东西了,巴托首领,你真的相信那个萨满可以救治好忽察儿吗?”

  旁边的赤老温笑道:“不相信萨满,难道要相信你这个小孩子吗?”

  巴托却是没有说话,其实在晚上萨满仪式的时候,他就发现这个萨满与那塔塔尔的那颜格里博是互相同谋的,目的是为了害死包特那,若是弘吉剌的大萨满说出什么话来,自己肯定会深信不疑的,可是谁能保证这个萨满是不是个假萨满呢?若真是假的话,那么忽察儿的病一定没法治愈,这样不仅会害死忽察儿,而且还会杀掉塔布,弘吉剌会因为这两个小孩的死亡导致不合。

  塔布见这个老人在沉思,本不想打扰他,但是时间太过紧迫,他不得不道:“巴托首领,现在忽察儿病重,我想为忽察儿看病解疾!”

  巴托和赤老温惊疑地看着塔布,巴托冷声道:“你一个小孩子会看什么病,再说忽察儿已经被萨满驱除邪灵,现在已经安然无恙了,你就不要捣乱了!”

  塔布大叫道:“巴托首领,那萨满现在就把忽察儿放在小帐篷里面,也不管不问,若是忽察儿命大活了过来,他就大吹自己法力强大、通天连地,若是忽察儿不幸死了,他也可以把这个祸事向自己身上一推,说是邪魔克人;你看那萨满什么责任都不会有的,巴托首领,忽察儿是弘吉剌的小孩啊,这个萨满却是塔塔尔的啊!”

  巴托猛一站起,问道:“这话是谁教你说的?是利耳塔吗?”

  塔布摇摇头道:“不是父亲,塔布只想去救忽察儿,巴托首领,现在时间不多了,我们应该早点去看忽察儿,把他从小帐篷里抬出来,若是晚了忽察儿就真有可能死掉了。”

  巴托看向塔布,见他满脸焦急,不似作伪,心中还是奇怪地道:“那你怎么会治疗呢?萨满都未必能够保证能够医好忽察儿,你怎么可以保证呢?”

  塔布低首道:“其实是我的父母给我留了一本医书,我懂事后就天天看,所以会些医术。巴托首领,你可能也听过南人的医术有多厉害的吧,我虽然年幼,但是也对这个了解一点。”

  赤老温看了一眼塔布,又微笑地对巴托道:“巴托叔叔,我赤老温常到契丹境地走走看看,对这个汉人医术也是听闻过的,他们善用草药,可以药到病除,实在是神一般。我曾经在契丹的城中得了急症,头脑都不清楚了,但是汉人大夫过来后,给我施针就药,没过多久就身体康健象头牛了。”

  巴托也对汉人的医术有所耳闻,草原上传说那些汉人神医可以救白骨、医死人,真是神乎其神,听赤老温这么一说,他还真有点相信这个小塔布了,要真是由塔布医好了忽察儿,那么格里博的奸计就很难得逞了,如果再找到证据说那萨满是个假的,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他正要再问些东西,只听道利耳塔的声音道:“巴托首领,塔布在这里吗?”

  巴托一愣,见到利耳塔、包特那、答图几人鱼贯而入,走了进来。

  利耳塔见到巴托和赤老温也是一愣,笑道:“赤老温首领也在这里啊,塔布,你到底想说些什么?为什么叫我也过来?”

  塔布转过头来道:“父亲,是我想医治忽察儿,想让父亲去劝一下合别叔叔,让他答应。”

  利耳塔瞪了他一眼道:“塔布,你说些什么!你一个小孩子能干什么?巴托首领,我想把塔布带回去,等到明日再商量如何处置他,你看如何?”

  巴托摇了摇头道:“不!塔布,你不是想医忽察儿吗?我答应你,但是我要你想清楚,如果忽察儿有什么不测,你肯定会死的很惨的,你还愿意吗?”

  塔布想了一想道:“行,谢谢巴托首领!”

  利耳塔叫道:“巴托首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干什么要难为一个小孩子?塔布在我们弘吉剌里长大的,你难道不拿他当弘吉剌人吗?”

  巴托看了看塔布道:“这不是我难为他,是塔布自己提出来的,赤老温啊,你带人过去把忽察儿抬到我的帐篷里面来,如果合别要是阻拦的话,让他到我这里来,我和他说!”

  利耳塔方想说话,却又听到巴托道:“塔布,你现在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愿长生天能够保佑你,也保佑着忽察儿!”

  塔布郑重地点了点头,见到利耳塔几人都是一副很急的样子,忙轻松笑道:“父亲,其实我会一点南人的医术,所以想医好忽察儿,你们不必担心的,没事的。”

  利耳塔道:“胡闹!医治是萨满的事情,你这个小孩子就会胡闹,现在搞成这个样子了,如果医不好忽察儿的话,不仅合别会怪我,就连整个弘吉剌部的人都会恨上我们家的!”

  塔布心中一凛,自己其实说什么医术纯属瞎扯,要是在后世的社会中,感冒发烧自己还会弄点什么布洛芬、维生素来吃吃,但是在这个古代,而且还是在草原上,就算知道用什么草药也找不到啊!他说医治忽察儿的确是有所考虑的,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发高烧还每人照顾,不死才怪呢,塔布心里也有极大的不忍;更何况如果忽察儿死了后,自己估计立即会被当成邪魔来烧死,所以他也没考虑自己有没有本事医治就跑过来说要医好忽察儿。

  现在想起后果确实很严重,若是他治不好忽察儿或是治死了忽察儿,那祸事就不止是他一个人的了,不仅利耳塔一家会有难,就是这个老首领巴托也是会被人责骂的。

  如果之前自己被答图放了后逃走的话,那么就算忽察儿死了,合别他们至多会恨上利耳塔一家,断绝来往,也绝不会想着要抱负之类的;但是现在如果忽察儿被自己医死了,那么合别真有可能会要和利耳塔父亲打起来。

  塔布正想着,忽然听到答图在唤他,忙对她道:“答图,你也放心,你平常不是说草原上的男人要有本事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的本事不在于骑马射箭、不在于力气摔跤,而是会救人医病,过不了多长时间忽察儿就可以完好如初了。”

  答图道:“可是……可是万一你医不好小忽察儿呢?那你不就危险了吗?”

  塔布一怔,不知如何回答,却听到包特那道:“妹妹,你太不相信塔布了,塔布很厉害的,知道吗?一定可以治好忽察儿的。”

  塔布朝着包特那感激地一笑,又对答图道:“答图,不用担心,一定没有事的。”

  利耳塔见到自己的儿子对塔布很是信任,而塔布自己也很坦然,心中不由地一动,想起了今天中午在自己作客的汪古部人合答斤对自己说的话:“这个塔布真的很奇怪,一个小孩子却像个大人一般,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不可琢磨啊。”

  他放下心来,虽然他还是并不相信塔布能够治疗忽察儿,但是这个小孩子是五只大鹰保佑的,说不定会带来什么奇迹来呢。

  巴托也是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塔布,虽然塔布他们住的和自己不远,但是也没有见过多少次面,这个小孩子有着和草原上的小子完全不一样的脸,皮肤也很白皙,当时冬季捕猎,巴托见这个小孩死了娘很可怜,也劝着利耳塔收养这个南人小孩,几年过来也没注意到他和草原上其它小孩子的不一样。

  利耳塔家里的几个小孩子中,最为天才的是答图,她小时候就懂得骑马射箭,反应灵敏,迅捷快速,巴托也是颇为喜爱这个小女娃,特意给了她一把小匕首,让她随身带着;最强的就是包特那了,他未必有他妹妹那样的天分,但是他很勤奋努力,而且又有神弓利箭,草原上的人都喜欢他,也是弘吉剌部下一代的典范。

  这个南人小孩塔布一直不引人注目,他不怎么射箭,也不爱说话,但是巴托今天突然感觉到利耳塔家中的小孩子最厉害的就是塔布!他考虑事情极为周到,而且有着慧通的心,刚才的那一番话若是一个青年说的,巴托绝对不会太过惊讶,但是这个小塔布才六岁啊!

  巴托见他面上神情刚毅,心中叹道:“南人小孩竟然如此早慧,真是不可思议,希望小塔布给我们弘吉剌部带来好运,而不是带来厄运!”

  他正想着,却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音,忙喊着仆人都点些火堆,向外面走去。

继续阅读:第10章 行医者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