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二龙山
祝龙腾2015-12-21 11:312,789

  于苏穿着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衣,雪白的皮肤趁着黑色皮衣,加上成熟女性完美的线条,我还以为一眨眼来到好莱坞片场了。

  这时就听雷子在我下面直叫:“我靠,合着咱俩都是跑龙套的,正主才出场!”

  我这才意识到我跟雷子的姿势有些不雅,脸一红就了站起来。

  雷子看着于苏,瞪眼道:“我说香酥鱼(小是雷子小时候给于苏起的外号),你貌似来晚了点。”

  于苏噗嗤一笑:“没来晚,姐姐我来的比你早,我这导演怎么样,够格吧?”

  我一听什么意思?仔细一想顿时就怒了,合着刚才差点丢了小命都是这丫头安排好的!这他娘的到底算什么事?

  于苏看我脸色不好,笑着深深给我鞠了个躬:“对不起啦。你放心,子弹都是假的,打不死你。”

  这时被雷子踢中下部的哥们就说话了:“于姐,你朋友下手忒黑了也。”

  “我靠,你拿枪敲你雷爷脑袋时怎么不觉得下手黑?”雷子对刚才的事还没消气。

  “我那不是为了演的像点吗?”

  “放屁,你演戏都那么敬业,雷爷不得更敬业点吗?怎么样,那一脚够专业吧?”

  于苏把手伸到雷子面前:“好了雷子,好多年没见面,别这么浓的火药味。”

  雷子气呼呼地跟她握了手坐到了沙发上,看了我一眼,意思让我摆平她。

  我道:“于叔说有人接应我,你怎么叫人搞我啊?”

  于苏抿嘴一笑:“我爸爸叫我来接你,还让我顺便试试你有没有长进,姐姐正式通知,你考核及格。”

  我一听就火了,心想你不就是借这个机会报一报当初我没跟你处对象的仇吗?但话又说回来,试试我的身手怎么试都行,但那个狙击手,还有这两个家伙的军火是哪搞来的?难道他们是于叔的人?不可能,就算于苏胡闹,于叔也不可能叫一帮警察在大街上拿着枪支跟她胡闹,除非于叔是疯了。我刚要问于苏这到底怎么回事,她却先开口了。

  “你别想歪了。”于苏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我说的是真的。关伯伯这次出了意外,我们的对手不简单,我爸说了,你要是过不了我这关,就别想搀和你爸的事。”

  我越听越觉得事情不简单,忙问:“到底怎么回事?”我这么问有两重意思,一是想问我老爹出了什么事,二是不明白这些带着军火的家伙是什么来路。

  于苏却道:“你别问那么多了,车在外面等着,到时候我爸会告诉你的。”

  我们到了楼下,一辆路虎停在门口,我跟雷子坐在了后座,于苏让刚才那两个哥们留在旅馆处理一下,然后带上墨镜就一脚油门狂飙了出去。

  “我靠,香酥鱼,你真以为你在玩儿侠盗飞车呢?”雷子忙抓住扶手。

  于苏嘴角微微一翘:“想不到这么多年你一点没变,嘴还是这么贫。”然后在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关心,你变化挺大的。”

  我哦了一声,不知该怎么接她的话,心里只是惦记老爹,看刚才跟我们交手的两个人,也不像警察,但看得出对于苏很听话,老爹那边我还是一头雾水,这边于苏也变得让我感觉很陌生,一时间我还真较不过这股劲。

  雷子见我没吭声,怕于苏生气,就把话接了过去:“变什么变,你看看他,这股闷劲比以前还厉害。”

  于苏笑了笑,也就没再吭声。

  发动机轰鸣着,我们越走越偏僻,后来方向一调,直接下了油漆路进了山路,然后越走越荒凉,最后几乎就没路了。

  雷子就问:“美女,咱们这是去哪?你不会是想拐卖处男吧?”

  “去二龙山。”于苏专心的开车,也没看我们。

  有一段山路十分的颠簸,几乎颠的我们都快散了架。最后在一片密林外终于停了车。于苏也没说话,下车到后备箱里拎出了两个登山包丢到我们面前:“你们的装备,赶紧换上。”说完,关了车门子就走开了。

  我跟雷子打开登山包,就听雷子在一边叫了起来,一声比一声大:“我靠,德式军用登山装!哈,还有美式军刺,这些市面上可不常见啊!哇靠!连这家伙都有!”

  我知道雷子看到什么了,我的包里也有,是一把Desert Eagle手枪(沙漠之鹰),七连发的,外带三个弹夹。这种手枪我简直太熟悉了,美国和以色列联合生产,威力巨大,有效射程200米,杀伤力堪比小口径步枪,曾一度成为好莱坞的巨星!我顿时就想事情没那么简单了,这些东西可不是玩具,又不是对付恐怖分子,怎么用得上这么精良的装备,何况,于苏的人里面还有狙击手。丫可是在中国,这他娘的拿这么多管制武器不是找死吗?我心里虽然很乱,但是很明白,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下水,因为我曾经是个军人!我立即拎着包走到了于苏那边,把登山包往她面前一丢:“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不换这套装备。”

  于苏带着墨镜,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我,就听她很生冷地对我说:“换不换是你的事,救不救你老爸也是你的事,你拿这个威胁不了我。”说完,转身就上车了,就听雷子在车里大叫:“哇靠姑奶奶,我这儿还脱裤子呢嘿......”

  “少废话,赶紧换!”

  我被她刚才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我跟于苏差不多快六年没见了,她的变化让我有些窒息,脑袋很乱,看着这些装备,心说这大白天的扯他妈什么蛋啊?有一刹那我甚至认为,这会不会是组织在考验我?反过来一想,我算老几呀,还考验我?唉,得,不管怎样,为了老爹豁出去了,于是找了个没人看得见的地儿,老老实实地换完了装备。回到车上时,雷子已经换好了,正笑哈哈地抚摸着他的沙鹰,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看我上车,啧啧一声:“我看过了,这些是真家伙,子弹都是灌了铅的。”我心里又是一震,这东西在黑市上可是买不到的,我看了一眼于苏,心说这女的真不简单,亏得我当初没跟她处对象,这姐们活脱一女土匪头子。

  还没等我说话,于苏一脚油门下去就钻进了山林。雷子不是没心没肺,虽然脸上笑嘻嘻的,心情应该跟我一样,因为事情发展到现在来看,似乎跟我们分析过的主线偏离的越来越远,而且越来越超出我们的想象。雷子戳了我大腿一下,在我大腿上划着:“小心行事!”

  山里天黑的比较早,当太阳落下去的时候,我们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个由两顶帐篷组成的小型营地,两个帐篷中间点着篝火。于苏停了车,就看到帐篷里走出了两个人。走在前面的那个是个秃顶,我一看是于叔,后面那个跟于叔年纪差不多大,也是个秃顶,但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比于叔斯文一些。

  我们下了车,于叔吆了一声:“小雷也来啦!”雷子哈哈一笑:“雷子嘴贫,山里没我,于叔不就寂寞了吗?哈哈。”

  于叔哈哈赔笑一阵,“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林貌堂先生,是风水学和古董界的前辈了。”我就奇怪,来这里不是救我老爹吗?怎么还有个风水先生掺和进来?难道是来选墓地的?我老爹难道......我摇了摇头,不敢多想。

  雷子一伸手:“哎呀久仰,林先生取名貌堂,果然相貌堂堂。我叫雷子,关照关照。”

  眼镜脸色一黑,听出了雷子在笑话他,伸手跟雷子握了一下手,也没答话。

  雷子就是那性格,如果看到的人第一眼他很不喜欢,说话肯定是带刺的。不光是雷子,我看到这个眼镜之后也感觉不自在,可能觉得他的装扮有点儿像我的小学语文老师,总之就是心里不舒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