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审问
祝龙腾2016-06-10 15:263,145

  我拿过那个小罐,心里不禁有些后悔,我擦,全是缩写,呈啥能呀?一个都看不懂。

  于苏嘴角一翘,那个表情很像蔑视,我的脸一下子红了。

  “关心同学,这么简单的东西给你岂不是大材小用了,嘿嘿。”于苏将小罐子接了过去,我立即舒了口气。

  于苏翻来覆去的看着小罐子,眉头一皱:“他们闲的找这东西干嘛?”

  “这是什么东西?”于叔纳闷道。

  “是强力胶,应该是偷渡的美国货,胶合力是国产胶的几倍,只是这东西一般都用在航天材料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于苏若有所思地看着商标,眼神有些异样。

  雷子就道:“该不是洋鬼子在这搞什么军事基地吧?”

  “放屁!”我道:“你见过现在哪个狗日的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敢在中国搞军事基地?”

  雷子被我说的有些恼羞成怒,怒气冲冲地看向那个外国人:“操,老实交代,你拿这东西干啥?不说雷爷崩了你!”说着,咔嚓一下拉开了枪栓。

  那外国佬看样子经过世面,被人拿枪顶着脑门连眼都不眨:“你们,中国是法治社会,你不敢打死我。”

  我知道雷子脾气,外国佬不知天高地厚,这句话可撞到了枪口上。果然就看雷子的头上青筋暴起,手指一紧就想扣动扳机,我心说不好,忙上去把枪躲了过来:“你小子疯了?想牢底坐穿吗?”

  雷子看了我一眼,呸的一口吐在了外国佬身上,恨恨瞪了他一眼:“操你妈,雷爷记住你了。”

  于叔笑了笑,拎着外国人的领子让他坐了起来就道:“我是中国please,你最好坦白,否则事情就闹大了,Ok?”说着,于叔就把警官证亮了一下。

  于苏在旁边干咳了一下,低声道:“爸,不是please,是police。”

  于叔呲牙一笑,嘀咕一句什么又把警官证收了回去。

  外国佬看了我们一眼,随即用英文嘀咕了一句,声音很小,又是英文,我们谁也没在意,还是于苏耳朵尖,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外国佬一愣,摇了摇头:“我没有说什么。”

  “爸,他刚才好像说怎么会被警察盯上了。”

  于叔看了一眼于苏问:“你确定?”

  “确定!”于苏坚定的点了点头。

  于叔点了根烟,吸了一口,然后将烟雾吐到那外国人的脸上,咧嘴一笑:“你说对了,我盯了你们很长时间了,今天要不是你们发现了我的帐篷,我还不至于这么早就抓你们。”

  外国佬装的一脸迷茫:“please先生,你说的话,我听不懂。”虽然故作镇静,但是眼神已经有些扑朔迷离了。

  我心里一乐,于叔真是个老油条,这回肯定能从外国佬嘴里诈出点东西来。

  于叔突然抓紧了那外国人的领子:“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干的事儿,是要枪毙的,别以为你是外国人我就弄不了你,现在交代了,态度好点,法庭上我还能替你说点好话。”

  外国佬眉头一皱,有些动容,随即展开眉头,说了句:“我们只是查理德花钱雇的,要抓,你们抓他。”

  于叔一看有戏,深深吸了口烟,就说:“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是不知道你们的详细计划,你告诉我你们这次活动的详细计划,我就放你跑路。”

  外国佬竟然非常配合,马上用生硬的汉语交代了他所知道的一切,我总结了一下,应该是这么一回事。这外国佬是美国籍雇佣兵,绰号沙雕,他是三个月前被查理德出高价雇到探险队里的,职务是保镖,一个月前他们随着探险队来到了东北,进行了一些修整,说要进二龙山探险。查理德买了很多装备,但让沙雕奇怪的是,查理德买的装备中除了一些探险用具外,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铲子,很像工兵铲,但又不是。

  这时眼镜补充了一句:“那是洛阳铲,下地用的。”

  洛阳铲,这个我知道,读高中时我追了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一直追到大学三年级,里面有一些对洛阳铲的介绍我记得很清楚,虽然那只是小说上面写的,估计洛阳铲是用来盗墓用的是没错的。有一点我很奇怪,这眼镜怎么知道那是洛阳铲,难道......想起于叔介绍眼镜时说过他的身份,这个人既懂风水又懂古董,而且还知道洛阳铲,难道这家伙是个盗墓贼!靠,不可能吧,于叔是警察,这老家伙是盗墓贼,这不就是耗子给猫当伴娘吗?细一想,我心中就是一震,如果这家伙真是盗墓贼,而且还跟着于叔,于叔是为了找我老爹,也就是说,老爹被困的地方,真的是一座古墓!对,我终于明白了,老爹一直延续着爷爷的事业,肯定是他发现了什么线索,或者是那个查理德发现了什么线索,于是他们联手进了某个古墓,结果被困在里面了。

  于叔就问沙雕,找这个强力胶干什么。沙雕一五一十地交代,他们在一个湖边的树丛里找到一个地洞,很深很深的洞,查理德的顾问说这个洞有探险价值,整队人就下去了,地洞很深,大概下到一百多米,地洞打了一个九十度的转弯,开始变成了横向的甬道,走不到二百米的时候,又开始斜向下延伸,而且越走地洞越潮湿,有的地方甚至有水滴落,大概走了两个小时,大家都坐下来休整,这时查理德就拿出地图看了一阵,说还有三百米就到目的地了,让大家加把劲。这时沙雕就有些疑惑,说是来探险,查理德怎么会有这地洞的地形图?只是沙雕是被雇来的,老板不交代,他也不能问。三十几人的队伍又开始向前开进,走着走着,沙雕就发现,两边的洞壁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图案,按照沙雕的话说,图案的内容是一些屠杀的场面,看起来很血腥,就向埃及金字塔的诅咒一样,这时沙雕才反应过来,他们所在的地洞,根本就不是什么天然的,而是一个古墓的甬道,他知道这是触犯中国法律的,但一想老板那些诱人的雇佣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跟着队伍。

  走到查理德说的那个所谓的目的地,那是一个很大的开阔地,差不多有三百多个平方的一个圆形大山洞,洞的上方呈椭圆状,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小洞,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巨大的马蜂窝倒扣在洞顶。洞中心放着一个铁缸,其余的一点东西都没有了。

  查理德叫队员休息十分钟,开始命人搜索整个山洞,沙雕因为只是担任保镖的职务,就走走过程的在一边进行警戒,也不知道是谁触动了机关,山洞中心的那个铁缸突然向一边移开了,露出了一条向下的甬道,大家好奇地都围过去向下看,就听到莎莎声响,好想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声音来自上面,众人都抬起头,拿着探照灯往上面照,这时就看到,洞顶上的那些小洞里,密密麻麻地爬出数不尽的虫子,白里透绿,蠕动着试图爬下山洞,由于那东西的数量越来越多,有一部分被挤了下来,掉在几个人的身上,那虫子凶得很,专门往人的衣服里面钻,钻进去就开始咬人,虫子越来越多,几乎将进来的洞口都封住了,查理德见事不妙,眼看返回的路全是虫子,只好命人快速下到青铜鼎下面的地道,说也奇怪,那些虫子只是围着地道入口打转,却没有一只爬进来,好像这地道里有它们非常害怕的东西。

  这时他们就发现,有两个人被虫子咬伤了,伤口虽然不大,但却不断地流血,探险队的医护人员赶紧给他上止血药,又缠上了纱布,让人惊讶的是,止血药抹到了伤口上,很快就被鲜血冲刷掉了,根本止不住,查理德似乎很镇静,从包里拿出了一罐强力胶就给伤员抹了上去,血立即就止住了。可是一罐胶水只有五十毫升,两个伤员下来就用没了,查理德就让沙雕带一个人回营地把所有胶水都拿到洞里,沙雕一想那些恶心的虫子,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拿了老板的钱,只有服从命令,他掏出打火机,撕碎了登山包,把随身带的白兰地倒在了登山包上,打算用火驱赶那些虫子,没想到的是,当他出来的时候,虫子一只都不见了,这让他觉得有些侥幸,鬼知道那些虫子还会不会再出来,于是一步也不敢停留,迅速向甬道里跑去,由于在底下呆了几个小时,等他一出了地洞,就感到一阵眩晕,加上天已经黑了,让他一下子没了方向感,凭着感觉在林子里乱闯,没想到却误打误撞闯进了我们的营地,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事。

  当时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找那种强力胶了,同时,一股不祥的预感用上了心头,我的大脑飞快地转着,流血不止,这四个字在我脑海浮现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