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诡异的变化
祝龙腾2016-06-10 15:263,028

  听完沙雕讲完事情经过,雷子就叫嚷道:“真新鲜,用强力胶来止血,雷爷还真是头一次听说。”眼镜冷冷地来一句:“你没听说的还多着呢。”雷子本身就对眼镜印象不怎么好,这时听了一句眼镜的讥讽,一下就火了:“操,雷爷见识短着呢,就像龟头上画俩圆圈,雷爷也是第一次见着。”

  我听了就想笑,看了一眼眼镜的长相,跟雷子形容的还真贴切。

  于苏脸一红,推了一下雷子:“你说话嘴干净点,多难听啊!”雷子切了一声,没有说话。

  出乎意料的是,眼镜不知道是真没听懂还是装没听懂,竟然还配合性地用手推了推镜框。

  于叔掐灭烟头,有些不耐烦了,骂了一句道:“都消停点!”然后看着沙雕:“你,带我们去找那个地洞。”沙雕一听就急了:“你不是说放了我吗?中国人,不讲信誉!”

  雷子一脸坏笑地蹲了下来,打着洋腔道:“嗨,外国友人,雷爷说揍你你信不?”

  沙雕知道雷子下手够黑,吓了一跳:“信,我信。”话音一落,就看雷子抡起胳膊就要捶他,于叔一把拉住雷子:“好啦,别玩真的。打坏了谁带路。”雷子呸了一声:“妈的,再说中国人不讲信誉,雷爷就证明给你看,说揍你,绝对不是吓唬你。”

  沙雕知道混不过这关了,只好勉强答应带路,于叔嘿嘿一笑,拍了拍沙雕:“这才对嘛。”我突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怎么感觉我们这帮人跟土匪似的。

  这时于叔站了起来:“雷子,小苏,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回去收拾一下装备,到这里集合。”

  于苏很潇洒地把手枪推进了右腿的枪袋里,点了点头。雷子也想照样耍耍,无奈登山装没有枪袋,只好大咧咧地把手枪别在了裤腰带上,出去的时候,路过眼镜的身边,故意停了一下,呸了一声,跑了出去。

  眼镜也没在意,找个干净地方坐了下去。

  我毕竟是雷子的死党,他跟雷子闹别扭,场面让我有些尴尬。我心想这样下去影响团结,于是就走了过去,掏了根烟递给了眼镜,眼镜却一摆手:“谢谢,我不会。”我刚要说话,就听他道:“老于,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我一看这老鬼根本没有理会我的意思,把烟丢在地上,又掏出一根烟递给了于叔。

  于叔接过烟,问:“你的意思是?”眼镜道:“我想,我们不能贸然进那个地洞。”

  “为什么?”

  “因为地图。”眼镜看了看沙雕:“他说查理德是看着地图在前进,说明洞里的墓道有古怪,凭我的经验,墓道里肯定有机关,否则查理德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不会借助地图的。”

  我纳闷,用地图就能证明墓道里有机关?兴许那个查理德不仅经验丰富而且为人谨慎,所以才用地图呢。

  眼镜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就道:“哼哼,在暗无天日的墓道里,如果墓道充满了机关,没有墓道的地形图作为辅助,经验再丰富也是扯淡。”

  我吐了吐舌头,心说装你妹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于叔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找人要紧,有查理德在前面趟道,应该不会有问题。”

  他一提到老爹,我就紧张起来,可他们却再也没说话。

  雷子跟于苏的办事效率相当快,没到一个小时,两人就把每人的登山包背了过来,二话不说,我们背起登山包,开始检查装备,到现在我一直有个疑问,我们去找老爹,如果他是在古墓里遇到危险,我们带枪有什么用?难道古墓里有什么东西需要用沙鹰这么牛逼的杀伤性武器来对付?我胡思乱想着里面会不会真的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会出现僵尸,然后我摇头一笑,就算真有僵尸,恐怕手枪也起不了作用,还不如道士的纸符管用。都这个地步了,想多了也没用,老爹是最要紧的。

  于叔提起沙雕:“带路!”沙雕做了一个美式耸肩,摇头晃脑地走在前面。

  在满是荆棘的丛林里走了一个多小时,树木开始稀少,眼前一亮,出现了一个大湖,水面很平静,平静的就像一面镜子。绕着大湖走了一段,沙雕带我们来到一棵断裂的枯树旁,往树的左侧一指:“洞口就在那,我可以走了?”

  于叔摆摆手让他赶紧走,这小子顿时就像脱缰了的野马,转身就跑,不到一分钟就没影了,我心里好笑,心说这小子以后绝对不会来中国瞎搞了。

  我们五个人来到枯树旁边,找到那个地洞,洞壁不是十分光滑,人工挖掘的痕迹非常明显。

  “是盗洞。”眼镜蹲在地洞口,用手捏了一把土,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雷子嘿地一声:“你闻土干嘛?不会是职业病吧?”眼镜瞪了他一眼,不作理会。

  于叔环顾着四周就道:“不对,如果是盗洞,怎么会没有土方?这可是将近百米深的地洞,那得挖出多少土方?这附近可一点痕迹也没有。”

  眼镜指了指旁边三十米外的大湖,我顿时就明白了,这个挖盗洞的盗墓贼真会选地方,在湖边挖盗洞,把挖出来的土方推到湖里,绝对没人发现。

  “没那么简单。”眼镜站起来看了看四周:“这大湖在二龙山交接的地方,所谓二龙戏珠,这里是绝佳的风水宝地,如果真的有古墓,必然是埋在了湖底,这个盗洞的位置到湖中心的直线距离,相较别的地方是最近的,在这儿挖洞,不仅是要掩盖土方,还能减少人力。”

  我心说你牛什么牛,要不是因为你的参与也是为了找我老爹,就冲开始你想搞我,我早揍你了。

  “先不管这些了,找人要紧。”眼镜说着,就把绳子固定在那棵枯树上,用力扯了扯,确定足够结实,然后将绳子的另一端甩进了地洞,就道:“我来开路。”

  于叔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眼镜从登山包里掏出一个带项圈的狼眼手电固定在头上,抓着绳子下降道洞里。

  我们四个在洞口看着,随着眼镜的下降,手电光的亮点越来越小。雷子咽了口口水:“靠,这洞是够深的,看着真瘆人,估计掉下去肯定是九级残废。”

  于叔一巴掌拍在雷子屁股上:“你个兔崽子,再说丧气话,我一脚把你踢家去。”

  雷子捂着屁股嘿嘿一笑:“就是说说,别发那么大火,您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火气还这么大?”于叔黑着脸没说话,继续看着地洞。

  三分钟左右,下面的手电光朝我们晃了晃,证明一切正常,于叔说了声:“下去。”当即就顺着绳子滑进了地洞。雷子啧一声:“于叔真是老当益壮,不减当年啊!”于苏白了雷子一眼:“谁说我爸老啊?小心你的屁股。”说完,一个翻身,手腕往绳子上一勾,也迅速滑了下去。

  我一看于苏露这一手,明显是受过特训的,娘的,真不知道她这几年到底干什么去了?正想着,雷子就拍了我一下:“别愣着了,让女同志抢在前面,咱哥俩算是折面子了。”说着,也下到了地洞。带着一脑袋疑问,眼看都到这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于是也下到了地洞。

  两分钟后,我们五个人都站在了地洞的底部,在我右侧,是一个半人高的洞口,黑幽幽的什么也看不到。我用手电照了照,虽然狼眼手电的射程很远,但那个小洞实在是太黑,手电光没照出几米就被黑暗吞噬了。

  眼镜蹲在小洞洞口看了一阵,嘶了一下:“奇怪。”于叔就问:“什么情况?”眼镜指着小洞就说:“这个洞不是盗洞,看样子像古墓的甬道,不对呀,这甬道跟咱们进来的盗洞明显是连在一起的,说明这里就是甬道的尽头。”

  于叔打开手电刚要说话,眼镜站起来就道:“不管那么多了,先找到查理德他们再说。”说完就在前面开路,于叔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什么也没说,摆手让我们跟了上去。

  这个洞实在太狭小,我们猫着腰向前行走,说不出的憋屈,洞口照进来的夜光越来越暗,后来转了个弯,彻底置身于黑暗之中。雷子一下把我拉住了大叫:“不对!”

  前面三个人听到雷子说话,也停了下来,纷纷看向雷子,手电光都照在了雷子身上,耀眼的灯光照在雷子脸上一阵发白,看上去十分诡异。雷子用手挡了挡手电光就道:“那外国佬说过,进洞一直是直走的,没有转弯,怎么咱们就遇到转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