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真正的祭坛
祝龙腾2015-12-21 11:312,477

  于苏的处境比雷子要好的多,她本身穿着皮衣,跟脚上的长靴连在一起,虫子一时半会还咬不到她的身上,可能女人对自己的容颜看得比命重要,她的手已经血肉模糊,却还在死死地遮着脸,当我把她扶起来时看到她那张惨白的楚楚可怜的俏脸,心想要是她被这虫子毁容了,可能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形势不容我多想,我一手夹着一个,开始费力地去救于叔。

  眼镜是我最后一个救出来的,不过不知道这家伙用了什么手段,身上竟然没怎么受伤。

  我们迅速跑进了青铜鼎下面的密道,密道入口处是一个向下的很陡的台阶,也不知道下面多深。台阶太陡,我们一个始料不及,所有人都是滚下去的,印象中沿途好像还转了个弯,最后来了一个自由落体,就听哗啦几声,一股透心的凉意袭遍全身,所有人都落进了水里。

  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但是水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深,我的脚一撑就撑到了水底,感觉水底密密麻麻落满了树枝,十分扎脚,但马上我就感觉不对,树枝怎么会沉在水底呢?

  浮起来之后,搓亮手电,我下意识地去寻找雷子,就看到雷子在我旁边不远处漂着,他身上的血在水里蔓延开来,整个人一动不动。

  靠!大哥,你可千万别死!想着,我迅速朝雷子游了过去,一摸他的鼻子,发现还有呼吸,但是已经十分微弱了。我拿手电往上面一照,旁边是一个很高的墙壁,我们掉下来的那个洞口,离水面差不多有三米多高,墙壁的走势是一个向内的弧形,远处黑漆漆的看不清这个空间的轮廓,我们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个水渠,对面有一片很大的空地,我忙拖着雷子来到了岸上。

  这时其他人也围了过来,于苏就道:“关心,快,把你的血涂在雷子的伤口上。”

  我刚要问为什么,顿时就想起了他们之前说过的话,回味刚才自己在虫海中牛逼的要死,心说这是真的吗?怎么感觉像小说里写的那么狗血?眼看着雷子的伤口还在肆无忌惮地淌着血,我把心一横,不管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试试再说。

  随即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伤口倒是有不少,但都不是很深,血液已经凝固了,心想他娘的豁出去了,然后拿出匕首把自己的大拇指划破,用力挤了挤,开始从雷子的脸上涂了起来。

  可能是我的血糖有点高,血液很粘稠,涂了几下就挤不出来了。这时雷子就虚弱地睁开眼睛,骂道:“你他妈怎么这么抠啊?雷爷流这么多血都没心疼。你划那么小个口子,都不够蚊子喝一顿的。”

  我骂道:“你少来,老子挤得是血,不是牛奶!”说着,一狠心,拿着匕首就把自己的手腕划开了,鲜血立即涌了出来,还真他娘的疼。

  雷子有气无力地嘿嘿一笑:“小妞,为了雷爷你竟然肯割腕,可见你对雷爷是一片真心。”

  我上去就给他一小嘴巴:“我说你都什么样了还耍贫,省点力气吧。”

  三分钟左右,我用自己的血涂遍了雷子身上每一处伤口,雷子的血明显被止住了。虽然效果在我的意料之内,但我还是觉得这事看着太玄乎了。看着我用心血涂抹出的“艺术品”,心里就是一乐,对雷子道:“你小子,老子上辈子真是欠你的。”

  我看了一下其他人,都在死死地捂着伤口,鲜血从指缝里向外流着,虽然他们知道,这样用手捂着根本起不了作用,但还是拼命地捂着。

  之后的几分钟,我帮他们也止住了血,最后轮到眼镜,弄完了他就说了声:“谢谢。”我就道:“不用谢,事情是我搞砸的,活该我献血,我只希望你能帮我找到我老爹。”

  眼镜就道:“这个自然,找到东北虎是我此行的目的,不需你担心。”

  我用纱布绑住了手腕,可能我的流血量也有些多,已经开始犯晕。

  这时于苏递给我一块巧克力,却没有说话。

  “哇噢!”雷子你没弄眼地来了一句:“香酥鱼,巧克力代表的意义非凡呀!”

  于苏白了他一眼,把巧克力塞到我手里就转过了身去。

  我摆开一块就塞到雷子嘴里,骂道:“把你的狗嘴闭上。”

  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眼镜从包裹里点亮了一枚冷烟火,耀眼的白光照亮了整个空间,第一个映入我眼帘的是墙壁上那些数不尽惨白的人脸,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整个空间是一个半圆形封闭的密室,四米多高,半圆直径差不多有十几米,围绕墙壁的内圆,是一个宽不到两米的水渠,里面的水很清澈,水底沉着厚厚一层白骨,我想刚才扎脚的,可能就是这些东西,不禁脊背发凉。

  整个半圆的墙壁上,画的全是血腥场面的壁画,一张张惨白的人脸不计其数,如果说我们进来的那条墓道是个画廊,那这里简直就是卢浮宫。

  “我操,这是搞画展吗?”雷子也震惊了,顾不得身体的虚弱,挣扎着站了起来。

  这时我就发现,所有的人脸都是倾斜着朝着一个方向仰视,我们顺着人脸的方向一路看过去,最终把目光停在了背面的墙壁上,那里应该是半圆的横切面,墙壁上画着一个巨大的人脸,与其它的人脸相反,这是一张女人的脸,尖尖的下巴,柳叶弯眉,乍一看,倾国倾城四个字就从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连于苏这样的八零后美女都不禁来了一句:“真漂亮!”

  可是仔细一看,就觉得这张美人脸有些妖媚,不知这个画匠的手法有多么高超,总感觉她的眼睛像是活的一样,让人看了有些心猿意马。我不敢多看,继续顺着她的下巴向下看,顿时就看到美人脸的下面,不是人身,而是一个十分小巧的狐狸的躯干,整个姿势是一个狐狸的坐姿,她的身后歪歪斜斜地画着九条尾巴,更诡异的是,那九条尾巴随着冷火焰的跳动也在小幅度晃动,就像活的一样,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九条尾巴上刻着数不尽的凹线,凹线的角度各自不同,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反射光线,所以看上去就像在动一样,其实只是光线给人的错觉。

  突然听到雷子“呔”了一声,吓了我一跳,转头就看他扯住自己的腰带喝道:“姜尚姜子牙在此,妲己妖孽休敢造次!”

  我顿时就骂:“你小子历史课是生物老师给你上的吧?别见到长着人脸九条尾巴的狐狸就说她是妲己,丢不丢人?丢不丢《封神榜》?”

  于叔就道:“好了,都别贫了。小苏,你怎么看?”

  于苏不知道是因为刚才失血过多还是被冷烟火照的,脸色十分惨白,就听她颤着声道:“爸,雷子说的没错,她就是苏妲己,这里,才是真正的祭坛。”

  “什么?”我惊讶地看向雷子,雷子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哥们儿,别那么看着我,我也是瞎蒙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