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追杀令
祝龙腾2015-12-21 11:312,229

  看着那半截人手,我的头发都炸立起来,其实不是我胆小,而是那只血手太恐怖了,我之所以被吓成这样,最多的还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那一刹那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世界里除了我,只剩下了眼前的那只鲜血殷红的半截人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意识开始恢复,慢慢感到开始后怕,我想闪身离开这个房间,但是又怕我转身的刹那,血手会突然跳起来,在后抓住我(其实对于不怎么胆小的人来说,想象力是导致他害怕的最主要因素,在我今后的生涯中,真真切切地印证了这个道理)。

  就这样我盯着那个断手看了很久,天慢慢黑了下来,我忙蹑手蹑脚地打开灯,我不敢离开,也不敢去碰那只断手,这种场面不知道有多苦逼。

  我跟那只断手一直“对峙”到深夜,最终的困顿让我有些烦躁起来,我暗骂自己没出息,不就是一只断手吗?它还能突然暴起杀人不成?再说了,老爹现在不是拍电影吗,这兴许是道具呢。简单安慰了一下自己,心说确实,总不能一直这么守着,手是死的,我可是活人,难不成吃喝拉撒都要盯着它?

  他娘的!我骂了一句壮胆,看来不把它处理掉这辈子都别想安生,想着我就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找个塑料袋套在手上,厌恶地把断手拿了起来,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入手之后,发现那断手特别轻盈,而且我看到,断手十分干瘪,仿佛是一个年近百岁老人的枯手,断手的指尖奇长,已经钙化发黑,一点也感觉不到人肉的质感。而且这只手虽然看上去非常像人手,但是只有三根手指,奇怪的是看不到其它手指断掉的痕迹。

  还真是个道具!我嘀咕一声,看来老爹不但拍动作片,还拍恐怖片,但是怎么想也感觉老爹不是拍电影那块料啊!

  我吐了口气,把断手翻来覆去仔细看了一遍,就发现那断手上殷红的东西根本不是血,因为血的保鲜时间很短,这断手干瘪成这种程度少说也有好几个月了,要是血是真的,早就发黑了。

  断手的手背上,有一个鸡蛋大小的黑斑,黑斑的轮廓,很像一只奔跑的猛虎,黑斑的下面,有三个凹进去的蝇头小字,凹进去的部分被那种红色的东西填满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对着灯光看了半天,发现那是——“追杀令”三个字,对于当代的现实社会,这三个字更能体现出它戏剧性,我最终放下心来,看来这还真是拍电影的道具。

  想想我就好笑,搞了半天这纯属是个恶作剧。心中释然,我把断手放回了铁皮箱子的暗格中,心想老爹也真是的,把这东西放在床底下,他也能睡得着觉?

  再次把信封放回去,我突然看到信封后面有一行字,出于好奇,反过来一看,上面写着:照片我帮你弄出来了,刑侦部门暗地里已经对你展开秘密调查,切记躲避——于得海。

  于得海?于叔!这话什么意思?我心里一震,暗叫不对,事情不是我刚才想的那样。

  我坐到床上,心脏开始狂跳起来。于叔是个警察,跟老爹交情很深,听老爹说,他的头衔不小。这照片既然是于叔弄出来的,那就完全变了性质了,说明照片绝对不是剧组拍的,是谁拍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那句话,刑侦部门已经对你展开调查,切记躲避!这句话明显是写给老爹的,警察为什么要秘密调查老爹?难道......照片上拍摄的场面,是真实发生的?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这是怎么回事?老爹从来都是老实巴交的大好市民,怎么会凭空出现了这样的照片?有一刹那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而且还是南柯一梦,我甚至认为,我走错了路,跑到了别人家去了。

  手中的信封变得沉重起来,看着铁皮箱子里的断手,我再一次打个激灵,出了一身冷汗。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我才从震惊中苏醒过来,拎起铁皮箱子疯狂地跑到楼下,狠狠地把铁皮箱子摔进垃圾桶里,然后疯狂地跑回了家,紧紧关上防盗门,输了口长气之后,一想不行,忙又迅速下楼,从垃圾桶里翻出铁皮箱子又跑回了家,满头大汗。

  此时我几乎完全乱了方寸,抄起电话就给老爹拨了过去,结果还是无法接通,然后我又打给了于叔,岂料他的手机竟然也关了机。

  坏了,我心里念叨着,拎着铁皮箱子的手有些发抖,最终,我把电话打给了雷子。

  雷子说他那边正接待一个大客户,如果爽约了,乌纱帽就没了。我大叫你丫的如果不过来,你兄弟就没了。雷子一听我真急了,立即答应,说这就去打车,车费让我报销。

  我没好气地骂了一句,挂掉了电话。一个小时后,雷子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进门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打开了铁皮箱子,把照片和断手往茶几上一摆。

  雷子愣愣地看着我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瞪着眼睛问:“没啦?”我点了点头:“这些还不够吗?”

  “关心你他妈有病呀?”雷子顿时火了:“老子他妈跑了一年保险,好不容易约了个大客户,为了你老子连饭碗都不要了,跑来一看你他妈结果给我玩儿恶作剧?”

  我被他骂的有点发愣,反应过来之后顿时也怒了:“谁他妈给你玩儿恶作剧,我他妈傻B闲着没事坑自己兄弟?”

  雷子一看我也发火,知道我是真有事了,当即坐了下来看了眼那只断手道:“你你你先把那玩意儿装起来,我看着恶心。”

  我说你恶心个屁,我都看了一下午了,假的。雷子还是对断手有些抵触,斜了一眼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喘了口气就道,你先看照片,边看我边告诉你。

  雷子一摆手:“你还是先说吧,我怎么感觉没什么好事儿呢?”

  我喝了口水,就把那天回来一直到现在也联系不上老爹的事情说了,雷子还是忍不住看了照片,越看表情越夸张,看完最后一张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那只断手,低声问:“兄弟,你有没有考虑过......谋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