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局中谜
张芷言2015-12-21 11:351,654

  青崖谷底,熹微的晨光从树林间穿过,带着丝丝凉意。

  “天亮了,楼将军也快要到了。”沐清尘从石头上起身,一夜山野露宿,身上的一袭红衣早被湿气沾染,带着些微水意。

  萧逸点头,正要说些什么,却见不远处的草丛中似有异动,脸上神色骤变,盯着不远处,满脸戒备。

  “会不会是楼将军?”萧逸扭头看着沐清尘,问道。

  “不会,楼将军应该是从那边过来的,不会是我们昨夜来的方向,这个人,应该是跟在我们后面坠崖的,不过这断崖不怎么高,也没把他摔死。”清尘笑着,缓缓上前几步,拨开草丛,看到里面的一袭黑衣。

  黑衣人脸上的蒙面巾还未被取下,看见沐清尘和萧逸,眼中露出惊诧的神色,还没来得及开口,萧逸的长剑便已经抵住了他的脖子:

  “说,是谁派你来的?”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不过你们也别得意,主子还会再派人来的,到时候,你们未必有这种好运气。”黑衣人说着,一脸不屑一顾。

  “别得意的是你才对吧?我是该叫你无影呢,还是该叫你卓凯?你的主子没有告诉你,他身边的每一个暗卫我都认识?”沐清尘居高临下,看着被萧逸的剑尖指着的黑衣人,笑的一脸灿烂。

  然而那笑意在黑衣人看来,却如同嗜血的修罗,带着妖娆的光,摄魂夺魄。

  其实从昨晚黑衣人出现的时候,沐清尘就认出来了,她曾亲手训练出来的暗卫,又怎么会不熟悉?只不过现在,就算是亲手训练的手下,也不知道她就是曾经和他们一起在生死边缘挣扎的叶倾城了吧。

  更何况,萧凌身边的三千暗卫,也是曾经帮助屠杀叶家三千隐卫的凶手。再相见,不是兄弟,而是仇敌!

  清尘话音刚落,黑衣人的眼中便闪过一丝惊恐,紧紧盯着眼前这个据说体弱多病足不出户的公主,满脸不可思议。

  同样惊诧的还有萧逸,他没有想到,沐清尘一个千娇百媚的公主,不止知道对方的代号,竟然连对方的真名都知道!

  玉钩公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武功高强不说,遇事冷静理智,当机立断,被逼绝路却留有退路,就算跌落崖底也不慌不忙,似乎什么事情都成竹在胸,如今,竟然连对方的身份来历也一清二楚?

  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见沐清尘脸色一变,冷声开口:“有人来了。”

  萧逸还没反应过来,却见沐清尘忽然出手,向前一推,萧逸手中的剑轻轻滑动,那黑衣人的脖子上便多了一条鲜红的血痕,随即没了气息。

  楼惜玉听着动静而来,身后跟着这场刺杀中幸存的护卫,约莫三百多人,见萧逸和沐清尘无事,便也都放下心来。

  “公主,您没事吧?”楼惜玉看着沐清尘,掩饰不住眼中的担心,一抹柔情闪过,转瞬即逝,被生生压抑。

  “楼将军,昨日惊险,幸得逸王殿下相救,本宫才能侥幸活着。”沐清尘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似乎有些站立不稳。

  前一刻还是浅笑盈盈,生杀予夺间毫不手软,下一刻便是弱质纤纤,眉目流转间惹人怜爱。

  惊诧于沐清尘演技的精湛和变化的迅速,丝丝疑惑在萧逸的心头涌现,他知道沐清尘是不想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顺着沐清尘的话,开口:

  “让公主受惊了,这苍茫山地形复杂,依小王看,还是早些赶路,离开这里为妙。”

  楼惜玉点了点头,一挥手,原本被吓得腿软的锦颜从后面走了出来,看到沐清尘,不由得失声痛哭。

  “公主,奴婢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沐清尘看着这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小宫女,眼中闪过一抹柔光,低声安慰:“没事了,咱们都活着。”

  说罢,看了萧逸一眼,眼中透着微微的感激。

  此时的萧逸全然不复昨日的光彩,蟒袍上破碎的口子赫然在目,发丝也有些微微紊乱,手中还在滴血的长剑随意地提着,那样漫不经心的面容,却掩不住,天生贵胄的无双风华。

  萧逸和沐清尘在楼惜玉的护送下,回到安营扎寨的地方,收拾完毕,重新踏上了前往凝月国的路途。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萧逸心中的疑惑并没有任何减少,反而随着和沐清尘的接触,越来越多。

  整件事情就像是一个设好的局,他们都是目标,也是棋子,而谜一样的沐清尘,却让这个局不攻自破。

  或许,此番回到凝月国,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