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故人见
张芷言2018-03-27 09:561,794

  “倾城……”萧凌愕然低唤,原本清明的眼中也透着一丝无法捉摸的迷离。

  清尘看着眼前的男子,眼中一片冰冷。

  人已经死了,你如今做给谁看呢?这“倾城”二字,你叫的越是温柔,我心里就越是愤恨!

  凝月国刚刚经历战乱,先帝去世,新帝登基,萧凌需要安抚人心、安定朝堂,叶倾城理解,叶氏一族不能独大,她也能理解,可他为什么不肯如实告诉她?她叶倾城从小就不输给任何男儿,江山能为他打下来,朝堂也定能为他平息!可是,他却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

  清尘已经不再去想,萧凌眼中的那抹怔忡代表着什么,五年的相伴,都能够让他狠下心来,如今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呢?

  “德妃娘娘驾到--淑妃娘娘驾到--”

  就在清尘对萧凌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深情嗤之以鼻的时候,远处却传来这样两声唱和,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两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带着宫人朝着玉阶此处缓缓而来。

  当先一人,一袭瑶红色攒心海棠宫装深浅重叠,月白色“蝶舞双菊”抹胸,下身浅粉底色繁复华丽的蹙金线长摆凤尾裙拖曳于地,同色系的金丝绣鞋隐藏在绣着碎花的裙摆中,若隐若现,摇曳生姿,头上梳着飞仙髻,戴着金蝶翩飞的簪子,整个人看起来雍容华贵。

  随后一人,身着浅碧色宫装,不若之前一人华丽,淡雅处却多了几份出尘的气质,宽大裙副逶迤身后,优雅从容,墨玉般的青丝只简单地绾个流云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地点缀发间,美目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泛着一抹轻浅淡笑。

  沈碧环,顾嫚如。清尘在心中默默念着两人的名字。

  德妃沈碧环,丞相之女,淑妃顾嫚如,将军之妹。一文一武,两大朝臣派系之首,想来这后宫,也应该是以她二人为尊,却不知两人在她的接待仪式上来到此处,却是为何。

  “参见德妃娘娘,参见淑妃娘娘--”朝臣见状,福身行礼。

  “臣妾参见皇上--”两人的声音响起,却见二人盈盈下拜,对着萧凌行礼。

  清尘看着沈碧环熟悉的面容,想起几个月前,便是她亲手端来了毒酒,送自己魂归西界,想起便是她在自己的耳边说出“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句话,心中便是说不出的愤恨。

  藏在袖中的手早已经握紧,心中波澜起伏,可清尘只能强忍着,杀意渐浓,可面色温润,不曾露出任何端倪。

  沈碧环丝毫不觉,反倒是身后跟着的顾嫚如,面色诧异地朝着清尘看了一眼,却见清尘温良恭顺地站在远处,未见任何不妥,这才将眼中的疑惑卸了去。

  果然是将门之女,武者的直觉永远这般犀利,她不过是初露丝丝杀气,便叫这顾嫚如察觉,看来,如今的凝月国皇宫,还真是藏龙卧虎呢。

  清尘散了身上凌冽的气息,兀自想着,许多事情她已经知道,可世易时移,她在天星国的几个月时间,凝月国也发生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譬如……眼前这位看似清逸出尘的淑妃娘娘。

  “你们来这里作甚?”萧凌的声音冷冷地响起,带着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不悦。

  “启禀皇上,后宫又添新人,臣妾如今暂代协理六宫之职权,说什么也得来看看,面对着远方来客,臣妾也不能失了礼数不是?何况,新妃进宫,须得皇后娘娘亲自授予宝册印玺,如今皇后娘娘身故,臣妾协理六宫,想来想去,还是该将这应有的礼数做周全了,方不负我凝月国礼仪之邦的名声。皇上,您说是不是?”沈碧环浅笑盈盈,一如几个月之前。

  好一个沈碧环!

  清尘听着沈碧环对萧凌说的话,心中暗自叫好。先以周全礼数堵住了萧凌的嘴,让萧凌无法怪罪,后以协理六宫震慑于她,给她一个下马威,如此双管齐下的话语,也只有这自小生活在豪宅内院的丞相女儿说的出来。

  可惜,沈碧环打错了算盘,萧凌并未让她进宫,反而是赐婚给了萧逸。

  “不必了,朕已将玉钩公主赐婚给朕的皇弟逸亲王,从今以后,她就是逸王妃。公主初来乍到,倒是你们,还是要与公主多多亲近,一尽地主之宜才是。”萧凌冷着脸,吩咐着。

  “臣妾遵旨。”沈碧环福身行礼,点头应承。

  清尘看着沈碧环,眼神微动。虽然她是赐婚的逸王妃,但是沈碧环是庶一品的德妃,说到底位份还是比她高,要算账,来日方长,如今,还不是时候。

  思及此处,清尘低头,行了个标准的宫礼:

  “玉钩参见德妃娘娘,参见淑妃娘娘。”

  “倒真是个妙人儿,也不知天星帝王怎么舍得将你送来。不过既入了我凝月国,就要遵从我凝月国的规矩,有了规矩,一切就方便多了,咱们姐妹也才能够和睦相处。”沈碧环转身,看着清尘那张绝色的容颜,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如此说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