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针锋对
张芷言2017-06-14 01:041,644

  沈碧环话音落下,凝月国的皇城中庭,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清尘直视沈碧环,心中冷笑。沈碧环话里的意思,她又岂会不知?所谓的规矩,不过是以她沈碧环马首是瞻罢了,可是……

  “德妃娘娘训诫的是,玉钩记住了。德妃娘娘与皇上同心同德,想来皇上不屑与玉钩这妇道人家讲凝月国的规矩,德妃娘娘代为训示,玉钩铭感五内。”清尘点头,淡淡说着。

  话一出口,场中听见的众人脸色大变,看着沐清尘,眼中也带了丝丝异样。

  话里有话,暗藏杀机,并不是只有沈碧环一个人会,沐清尘不能明着对抗,那么暗着针锋相对,又有何不可呢?既然沈碧环明里暗里威胁暗示,她又怎会让沈碧环好过?

  她这一番话,不知道的都当她是恭顺地承了沈碧环的教训,自此沦为沈碧环威压下的顺从者,可知道的便会明白,她表面对沈碧环的一场恭维,却是在暗指沈碧环越俎代庖,在萧凌的面前说出这样一些话,说小了是不懂规矩,说大了却是干涉君王旨意。

  果然,萧凌脸色黑沉,眉目含怒,冷声开口:

  “这里没你们的事情,德妃、淑妃,你们可以走了。”

  沈碧环被萧凌这一句话抢白,顿时闹了个尴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丝毫不觉得是自己触了萧凌的逆鳞,却只以为萧凌在维护沐清尘,转头瞪了清尘一眼,满含怒气,只道一句告退,便转身离开。

  顾嫚如见沈碧环离开,便也告了退,转身离去。

  “来人,送玉钩公主前往清宁宫,在玉钩公主与逸王成亲之前,玉钩公主暂住清宁宫,三日后,由清宁宫出嫁。”萧凌吩咐了一声,便转身,拂袖而去。

  清尘看着萧凌离去的背影,眼神微闪,他的欺骗和辜负,她又岂会轻易原谅?不只是他,还有沈碧环,以及参与灭了叶氏一族的所有人,她都不会放过。

  手掌紧握,指尖深深地戳进掌心,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她向来不是软弱的女子,负了她的,欠了她的,既然上天让她重活一世,必定要让她将过去的债,悉数讨回。

  萧凌只觉得有两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带着难以言说的意味。他是江湖历练的高手,也是战场厮杀的首领,武者的直觉让他察觉到周围空气中的杀意,还有弥漫在空气里,那若有似无的血腥。

  “楼将军,皇上有旨,楼将军护送玉钩公主一路辛苦,特在养心殿设宴,为楼将军接风洗尘。楼将军请--”秦喜眼见萧凌走远,便走到楼惜玉的面前,躬身说道。

  “有劳秦公公了。”楼惜玉转过头,看了清尘一眼,眼中的不明意味更加浓厚,却见清尘只是微微点头,他只得无奈低叹,随着秦喜一道离开了月华门中庭,朝着那养心殿而去。

  “公主,皇上有旨,请公主随奴婢前往清宁宫。另外,皇上体恤玉钩公主远道而来,身边缺人照顾,从今日起,奴婢便是玉钩公主的贴身姑姑,有任何事,公主只管吩咐。”楼惜玉刚转身离开,便有宫人前来禀告。

  清尘看着眼前的宫人,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眼前之人,正是前世凤藻宫的掌事宫女秋容,她入主中宫的那天,萧凌特意遣了秋容来凤藻宫伺候,说是宫里的老人,伺候周到,思虑周全。

  果真是宫里的老人啊……宫中风云变幻,皇后中毒身死,身为凤藻宫的掌事宫女,却一点事都没有,一如既往得到萧凌的信任,只怕这所谓的老人,只是萧凌身边的心腹吧。清尘低眉,心思千回百转,却不动声色。

  “有劳姑姑了,清尘初来乍到,难免有些不懂规矩的地方,还请姑姑多多提点。”清尘微笑着握住秋容的手,一边说着,将手腕上沐清珏为她准备的翡翠翎镯子戴到秋容的手上。

  “公主折煞奴婢了,这是奴婢应该做的,时间不早了,公主请--”秋容见清尘如此动作,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不着痕迹地将手镯重新戴回沐清尘的手上,恭敬有礼地抽回了手,如此说着。

  清尘脸上笑意未减,心中却已然明了,和上一世一样,秋容此人,定然是萧凌派在她身边的细作,不贪财,不桀骜,恭敬有礼,守持有度,一言一行让人抓不住任何错处,这才是真正的高手。想来,前世的萧凌能在三日之内灭了叶氏一族,还能成功瞒着她,不透露丝毫风声,此人定然也功不可没吧。

  思及此,清尘的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却依旧坐上萧凌为她安排的轿辇,随着秋容朝着清宁宫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