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牵心草
张芷言2017-06-14 01:043,215

  萧逸依照多年以来的习惯,旦日一早,便起身去院子里练功了,知道秦叔是萧凌的人,所以萧逸并未练剑,而是耍了一套看不出路数的拳法,神似而形散,并未露出什么端倪。

  饶是清尘昨夜并未休息多长时间,却在萧逸起身后,没了半点睡意。

  这是她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当年与萧凌同塌而眠,却总被各种各样的凡尘俗事所困扰,萧凌身为主子,又是军中主帅,少不得要日日忙碌,早起晚歇是常有的事。

  而她也和萧凌一样,萧凌不回来,她也不睡,反倒是半夜出去培养更多更强大的势力,摘星楼就是在那段时间成立的。而每每到了晨间,萧凌起身,她便跟着起身,丝毫不曾贪睡。

  如今想来,这些因为萧凌而养成的习惯,竟在不知不觉中对她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

  “来人。”叹息一声,清尘从床上起身,低唤着。

  “奴婢在。”锦颜推门而入,走到沐清尘的跟前,此后清尘更衣梳洗,“公主,今日穿这件鹅黄色常服可好?”

  沐清尘看着锦颜手中的衣服,摇了摇头,道:“太过简单了,我记得离开天星国的时候,皇兄差人给本宫新做了几套衣裙,其中有一套浅碧色的,你拿过来。”

  “是。”锦颜愕然,却还是转身去找沐清尘说的那件衣服。

  从前在天星国的时候,公主穿衣服从来不挑,一般都是她拿什么,公主穿什么,可却不知道为何,今日公主竟然对穿着挑剔起来。

  “秋姑姑呢?”待锦颜拿来衣裙,清尘便又开口问着。

  “秋姑姑去找秦叔了,说是要把公主从宫里带出来的芷汀和若漓,一并归入逸王府门下,又说公主已经是逸王妃,这王府一应管家事务,还得由公主做主才是。”锦颜一边伺候清尘穿衣,一边说着。

  沐清尘嘴角泛起一抹淡笑,却不知秋容当真是为了她能执掌王府管家权力着想,还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锦颜,本宫让你换这套正式的宫装,是因为我们等会儿会进宫,不能穿的太失礼。”清尘说着,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另外,你该改口了,本宫如今是逸王妃。”

  “是,王妃,奴婢知道了。”

  锦颜应承着,听清尘说要进宫,便帮清尘绾了个高贵又不失灵巧的望仙九寰髻,插上一支七尾金凤钗,贴上水晶额钿,才与清尘今日这一身宫装相配。

  没过多久,约莫辰时,清尘刚刚收拾停当,宫里的赏赐便源源不断地到了逸王府,有皇上送来的,也有太后送来的。

  “臣弟谢皇兄恩典,谢太后娘娘恩典。”萧逸偕同清尘以及逸王府的下人在前厅领了赏赐。

  “王爷,按照规矩,今日本该进宫向太后请安的。”清尘看着宫里送来的金银珠宝,脸上神色不变,对萧逸说着。

  “本王正想说此事,算算时间,我们也该进宫了。”萧逸说着,看着沐清尘,眼神中有别的意味流过。

  “妾身早已准备好了。”清尘意有所指地说着。

  是的,准备好了,准备进宫,却面对那些数不胜数的明枪暗箭,萧凌的试探,沈媛的刁难,还有后宫妃嫔的阴谋诡计。

  “奴婢这就去备车。”秋姑姑见状,立即开口说着。

  “秋姑姑,你就不必跟着去了。”清尘叫住秋容,“秋姑姑毕竟是宫里的老人,又是长辈,怎好让姑姑跟着玉钩来回颠簸?更何况,姑姑经验丰富,这王府管家的事宜,还须得姑姑帮衬打点才是。”

  “既如此,秦忠,你便把逸王府内院事宜全部点算一番,交给秋姑姑,另外,王妃的嫁妆和宫里送来的赏赐一并登记入册,另外辟一个仓库放着,至于账册,还是交给秋姑姑保管吧。”萧逸吩咐着身后的管家秦叔。

  “奴才遵命。”秦忠应承着,与秋容一起恭送萧逸和沐清尘离开,二人的身边就只带了锦颜一个人。

  马车在宫门口缓缓停下,二人下了车,由宫里的内侍小全子领着,朝着太后居住的慈安宫而去。

  萧逸或许对着皇宫不太熟悉,可是沐清尘却熟悉的很,当她还是叶倾城的时候,豆蔻之年便以尚仪的身份跟在凝月先帝的身边,准御前行走。

  身边是重重叠叠的宫墙,四周是曲曲折折的回廊,一行四人自月华门入,绕道养心殿,经御花园,前往慈安宫。

  九月的天气,御花园里许多花草已经呈现凋落之势,就连往日绿意盎然的树也偶有飘零之叶缓缓落下。

  “你以为你还是皇后娘娘的贴身侍婢?还是凤藻宫那高高在上的一等宫女?”尖锐的声音毫不客气,“你现在不过是太后娘娘的囚犯,你还有什么好嘚瑟的?”

  清尘跟在小全子的身后,忽然间被“皇后娘娘”和“凤藻宫”两个词所吸引,寻声看去,却见一个穿着淡粉色宫装的女子叉着腰,朝着面前一人怒吼着,而她面前那人,正是不久之前见过的叶夕。

  “我在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先把这些花搬到德妃娘娘的碧芷宫去……”那宫女继续说着。

  “我竟不知一个三等宫女,也有在御花园对人颐指气使的权利。”清尘淡淡开口,清丽的嗓音没有一丝波澜,却无端端给人以强大的压力。

  萧逸诧异地看着沐清尘,本以为这种时候,她应该是韬光养晦不动声色的,可是没想到,沐清尘会为了一个奴婢而在宫中发作。

  “参见逸王,参见逸王妃。”那宫女听声回头,却见是萧逸和沐清尘站在身后,立即惊恐地福身行礼。

  “不必多礼了,你起身回话吧,本宫记得上次的接风宴上见过这婢女,据说是先皇后的贴身侍婢,却不知为何会在这里?”沐清尘虽是问那个宫女,可眼睛却一直看着叶夕。

  “启禀王妃,这是太后娘娘的吩咐。太后娘娘说了,叶家大逆不道,叶家人都是罪有应得,留着叶夕一条命,也只是为了替她主子还债,所以让她带着手铐脚镣在御花园里干活。”宫女说着,故意咬重了叶家两个字。

  “太后娘娘说的不错。”沐清尘冷眼看了那宫女一眼,缓缓走到叶夕的身边,蹲下,看着叶夕,再次开口,“每一种花草都有自己的特性,送往德妃娘娘宫里的,可不能是一般的花草才是。”

  叶家人确实罪有应得,但叶家最大的罪过,不是萧凌安插在叶家头上的“大逆不道”“欺君罔上”,而是放任她当初选择了萧凌,选择了那样一条毒蛇。

  “奴婢多谢逸王妃教诲,奴婢会精心挑选花草,送往碧芷宫。”叶夕诧异地看了沐清尘一眼,微微福身,从地上的一堆花盆中挑了一盆牵心草。

  沐清尘见状,笑了,扭头对那引路的小全子说道:“时间不早了,太后娘娘还等着,公公,我们走吧。”

  “喳。”小全子点头,引着萧逸和沐清尘离开,留叶夕和那宫女两人留在原地。

  “王妃可否告诉本王,此举欲意何为?”萧逸扭头看着沐清尘,问道。

  “刚才那个人,是凝月先皇后叶倾城的婢女,传闻叶倾城文韬武略,不仅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更精于兵法骑射,谋略布阵,甚至对医毒岐黄之术也有所研究。”沐清尘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萧逸微微一愣,对沐清尘的意思似懂非懂,眼见慈安宫已经近在眼前,便没有再开口询问。

  牵心草,顾名思义,牵魂惑心,表面看起来平凡无奇,可一旦与任何香料相混合,便会产生致幻剧毒,初始不为人所觉,久而让人精神不振,浑身乏力。

  因着它四季常青的缘故,在秋冬之际通常被用来装点庭院,但熟知其秉性的人也不会经常使用,却不知这宫里何时有了牵心草这种东西。

  虽然她和沈碧环不过数面之缘,但是她却清楚地知道,沈碧环爱用香料,碧芷宫里只怕也是常年备有熏香,这个时候给她送过去一盆牵心草,其结果可想而知。

  她原本只是想试试叶夕的心思,毕竟时隔几个月,不知道叶夕如今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是不是一如既往对她忠心。更何况宫中诡谲,叶夕虽是沈媛的阶下囚,却不知有没有和别人达成协议,若不能探得真实情况,她借尸还魂这件事,就绝对不能让叶夕知道。

  如今看来,叶夕似乎尚可相信,就算不能完全相信,至少也可以利用。

  “逸王到,逸王妃到--”小全子的唱和声让沐清尘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抬眼看去,却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慈安宫,这个地方,是她第二次踏入,上一次,是萧凌登基,她被封后的时候。

  迈着步子,跟在萧逸的身边,一袭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水仙散花绿叶裙,浅碧色的宫装在秋日的满目萧条中让人眼前一亮,七尾凤钗在晨间熹微阳光中熠熠生辉。

  “参见皇上,参见太后娘娘。”二人福身行礼,在得了允许之后,继而落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