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应君诺
张芷言2017-06-14 01:043,301

  “怎么,玉钩公主出身宫廷,学的就是这般礼仪?”萧凌的眼神犀利地一如往昔,虽然是说的沐清尘,但眼睛却紧紧盯着萧逸,似乎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圣驾在前,却不曾见礼。”

  “清尘参见皇上。清尘万万不敢礼数不周,只是皇上忽然驾到,清尘来不及准备,此刻清尘衣衫不整,怕惊扰了圣驾,还请皇上恕失礼之罪--”帐中忽然传出沐清尘的声音,带着一丝急促。

  沐清尘知道,若自己此刻再不开口说话,定然会让萧凌更加疑心,与其闪躲,不如大大方方地开口。

  然而,她却没有想到,她语气里的急促在萧凌听起来,却变成了一丝慌乱,让他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

  只见萧凌上前一步,挥开萧逸拦着的手,目光凌厉,掀开红帐,就要一把将清尘遮在身上的缎被揭开。

  “皇兄,清尘好歹是一国公主,清清白白的女儿身,既然已经被皇兄嫁给臣弟为妻,那么还请皇兄尊重清尘,也尊重臣弟。”萧逸拦住了萧凌的手,再一次挡在了沐清尘的身前。

  “你敢拦着朕?”萧凌看着十年不曾见面的萧逸,记忆中的九皇弟似乎和探子回报的并不一样,目光微闪间,抽出腰间的软剑,便朝着萧逸刺去,“朕却不知,九皇弟你这般阻挠,到底是玉钩公主衣衫不整,还是有不想让朕看到的秘密!”

  “皇兄不可--”萧逸见状,大惊失色,忙跟萧凌交起手来。

  饶是萧逸只是赤手空拳,可萧凌手中的软剑依旧凌厉,并且招招都刺向萧逸的手腕处,似乎在试探着什么。

  萧逸心中一动,闪身躲过萧凌杀气腾腾的剑招,从喜房的床边跃向内室,萧凌的剑紧随其后,却在萧逸转身的瞬间,刺中了他的手臂。

  紧接着,萧凌收起剑,一掌推出,和萧逸对掌,却见萧逸踉跄着后退几步,嘴角渗出一丝血迹,左手捂着右手腕,看着萧凌:

  “皇兄,今日是臣弟的洞房花烛夜,却不知皇兄到底因何事这般步步紧逼?臣弟有何损伤都无妨,可玉钩虽已是逸王妃,但也是天星国的公主,若是有何不测……”

  萧逸的话没有说完,可是萧凌却已经明白,沐清尘是代表天星国来和亲的,若是沐清尘有何不测,沐清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凝月国先帝驾崩不久,他初登帝位,正是需要安内的时候,若届时兵戈再起,对他来说恐怕更加不利。

  萧凌看着已经身受重伤的萧逸,将软剑收起来,这才开口:“皇弟别误会,只是今日九皇弟大婚,朕高兴,一时喝多了,不小心失手伤了九皇弟,还请九皇弟不要怪朕才是。”

  “臣弟不敢,皇兄言重了。”萧逸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恭敬地对萧凌说着。

  萧凌点了点头,目光在萧逸和红帐后的沐清尘身上来回逡巡片刻,这才转身离开了喜房,留给萧逸一个冷漠的背影。

  逸王府的管家秦叔目送萧凌离开,这才走了进来,看着受伤的萧逸,还有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喜房,有些愕然。

  方才喜房里的动静他也听见了,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让皇上动用了兵器,虽说皇上深夜前来本就是一件奇怪事,但如今看来,只怕个中缘由,更加不简单。

  这时候,沐清尘已经换好了衣服,浅粉色的云纹锦缎面裹衣,外加一件大红色罩衫,腰间用绸带束起,衬得她本就瓷肌一样的脸色更加洁白。

  喜房的门开着,秋夜的寒风拂过,宽大而轻柔的罩衫被微微吹起一角,显得沐清尘更加孱弱纤瘦。

  “王爷,是玉钩连累你了,早知道皇上不待见玉钩,不愿让玉钩进宫,可如今玉钩已经是王爷的正妃,皇上却还是这般折辱玉钩,此番若不是王爷……”清尘说着,紧咬的双唇已经失去了血色,脸色也变得苍白,柔弱无骨的样子,竟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丝丝怜惜。

  萧逸看了旁边的管家秦叔一眼,心中已然明白了沐清尘的意思,便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道:“玉钩不必自责,他是本王的皇兄,受他一剑原本也是使得的。”

  清尘见萧逸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目光流转,转身对秦叔说道:“秦叔,王爷受伤,喜房如今也不能用了,还烦请秦叔去安排一下,今日王爷与本宫也累了,想早些歇息。”

  “王妃稍后,奴才这就去安排。”秦叔应承着,看了沐清尘一眼,缓缓退了下去。

  待到秦叔的身影彻底走远以后,沐清尘这才转身,看着萧逸,说道:“看来你这逸王府的鬼也不少。”

  “你是怎么发现他有问题的?”萧逸有些好奇地问着。

  “萧凌深夜到访,他非但不通报,反而带着萧凌直接朝着喜房而来,此其一;你与萧凌打斗,他身为逸王府的管家,于情于理都应该进来看一看,可是他没有,此其二;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会武功。”清尘说着,将个中缘由告诉萧逸。

  “原来如此,公主果然目光如炬,连这个也知道。”萧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既然逸王府的管家都可以是萧凌放在这里的细作,却不知这整个逸王府,还有多少人是萧凌的探子。

  “先不说这个了,我先帮你包扎伤口,萧凌的软剑是冰圣山上挖出的千年寒铁锻造,即便一个小小的伤口,伤势也非同小可,若再不处理,你这手臂怕是要废了。”

  清尘说着,便从自己陪嫁的箱子里拿出一些金疮药,为萧逸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再撕了衣服上的轻纱帮萧逸包扎。她很清楚被萧凌的软剑刺伤有什么后果,因为萧凌身上的那把软剑,曾经是她跋山涉水亲自找了寒铁,再找能工巧匠打造的。

  萧逸看着一脸认真地帮自己包扎伤口的沐清尘,眼神有一瞬间的怔忡,记忆似乎回到了多年前的某个下午,那个惊才绝艳的女子,同样用身上的一袭轻纱,帮他包扎着伤口。

  沐清尘刚刚包扎完毕,秦叔便过来禀告,说是另外的寝居已经收拾完毕,请王爷和王妃歇息。

  沐清尘和萧逸两人点点头,跟在秦管家的身后,去了新安排的寝居。

  整个逸王府很大,据说是萧凌为了迎接萧逸回凝月国特意建造的,两人兜兜转转走了半天,才到了新的院子,比喜房所在的主院听雨轩稍小一些,在月光的笼罩下,倒也显得雅致。

  “不早了,王爷,歇息吧。”沐清尘说着,挥退了秦管家,帮着萧逸褪去了外衫,两人坐在床上,接着躺下。

  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见脚步声越走越远,两人这才对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看来,要委屈公主了。”萧逸淡笑着,说道。

  “这有何委屈的?我与王爷,不过是互相帮忙罢了,却不知喜房里的夜行衣和袖箭,王爷打算怎么处理?”清尘问着,扭头,却见萧逸正好也看着她,眼中露出一丝探究的神色。

  “放心吧,我们出了喜房的时候,就有人进去处理了,这还是公主教我的,有个词,叫做毁尸灭迹。”萧逸特意提及苍茫山断崖上的那一幕。

  “如此甚好,萧逸,今夜,我又欠了你一次。”沐清尘仰躺着,看着头顶上空的幔帐,语气淡淡。

  萧凌对萧逸的试探她看在眼里,无非就是想看看萧逸的右手腕处有没有袖箭,毕竟洞房花烛夜,萧逸穿着一身整齐的常服,就已经够奇怪了。而之前她虽逃的仓皇,却没有漏看暗夜中的寒光一现,正是那支不明来处的袖箭,给了她从萧凌手中逃走的时间。

  “公主言重了,今夜,公主也帮了我一次,更何况,如今我与公主夫妻一体,公主若是有事,我也逃不了干系,咱们就当扯平了。”萧逸摇头。

  他帮沐清尘赢得了一瞬逃出宫廷的时间,而沐清尘却提醒了他这逸王府的管家有问题,就像沐清尘自己说的,不过是互相帮忙罢了。况且,他在天星国待了十年,若沐清尘真的被萧凌抓住,就凭着这一点,他也逃不了。

  而现在,还不到和萧凌对立的时候。

  “既然扯平了,王爷可否将我的东西还给我了?”清尘睥睨着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萧逸,说着。

  “公主说的是这本册子?看来公主今夜冒这么大的险,都是为了它,如今完璧归赵,请公主收好。”萧逸也不含糊,从自己的袖中拿出册子,交到了沐清尘的手上。

  这是刚才他帮沐清尘脱夜行衣的时候顺手拿走的,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曾想早就被清尘发现了,原本想通过这本册子窥探沐清尘秘密的心思瞬间消散,只得将这东西交还给沐清尘。

  清尘接过册子,看着萧逸坦然的眼神,脸上的笑意缓缓荡开,泠泠开口:“萧逸,冲着你这份爽快,我沐清尘答应你,他日你若有需要,我必倾力相助一次。”

  “我现在的需要就是,王妃好好陪我睡一觉。”萧逸用不曾受伤的左臂伸手将清尘搂在怀里,脸上带着一抹戏谑的轻笑,闭上眼睛。

  清尘不防萧逸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有些始料未及,愕然之下,将手中的册子放在身后,在萧逸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沉睡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