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醉红妆
张芷言2019-05-25 16:071,614

  一切的变化都在一刹那,就连重新走回皇位的萧凌也未曾察觉,清尘略微感激地看了萧逸一眼,柔顺地站在养心殿的中央,等待太后和萧凌的后话。

  “皇弟果然心疼公主,还未成亲,便急着为公主开脱。也罢,皇弟说得对,朕连日批阅奏折,的确有些劳累,倒是让公主受惊了。”萧凌旋身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首并肩而立的两人,不由笑道。

  “既然皇上无事,那便罢了,只是公主身上的这种香气,哀家不希望在宫里闻到。”太后说着,“看来,皇上的赐婚果真没错,逸王在天星国十年,怕是早就喜欢上了这位才貌无双的公主。”

  “谢皇兄,谢太后。”萧逸对两人的说法一笑置之,不置可否地承了下来,拱手告谢。

  “玉钩多谢皇上恩典,多谢太后娘娘恩典。”清尘随即跟着行礼,将一个劫后余生惊吓过度的女子,扮演的入木三分。

  回到自己的席位上,清尘朝着萧逸微微点头,略带感激。

  在别人看来,萧逸是在位自己求情,希望皇上和太后不要怪罪,可是她却知道,萧逸此举,并不只是单纯的求情而已。

  此番若不是萧逸,恐怕她几乎都要抑制不住自己身上的杀意。她曾经随着萧凌南征北战,在战场上厮杀历练出来的煞气不是顾嫚如这种学了些拳脚功夫的千金小姐可以抵挡,若萧逸不曾及时出手解围,只怕顾嫚如下一刻,就要血溅当场。

  若是顾嫚如死了,那么她这场和亲,也就变得毫无用处,她想要做的事情,也都会在这一刻,画上终点。

  这场接风宴还在继续,总算是有惊无险,楼惜玉看着沐清尘与萧逸眉目之间的互动,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却最终沉寂。

  在接风宴的第二天,楼惜玉便启程回了天星国,清尘住在清宁宫里,与萧凌的后宫妃嫔虚与委蛇,你来我往。

  没有任何动作,安静的如同不存在一般,因为清尘深深知道,不做,就不会错,也就不会被人抓住把柄,在她以天星国公主的身份初到凝月,还未站稳脚跟的时候,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终于,等到了三日后,凝月国逸王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因为,这一日是独自在异国他乡沦为质子的逸王娶正妃的日子。

  一针绣罗帕,双双鸳鸯画。何时三媒六聘骑高马,同结连理发?

  二针绣罗帕,处处龙凤瓦。何时大红灯笼门前挂,同枕红木榻?

  三针绣罗帕,丝丝诉情话。何时策马奔腾忘繁华,同游走天涯?

  清尘坐在轿子里,脑海中回忆起当初一笔一划写下的词句,笑容凄凉。

  忆往昔,她和萧凌江湖携手,在碌碌尘寰中奔波流离,纵世事艰难,人生坎坷,她也未曾有过半句怨言,为他红袖添香,静默相随。

  当日,最大的心愿,不过是嫁他为妻,能够与他名正言顺地站在一起,能够与他站在九重宫阙上联袂执手,亘古不离。

  如今,生死经历了一遍,再度回头,却只觉得自己往日的痴傻可笑之极。她从未听他说过爱她,她也不曾说过爱他,可她总是天真的以为,两人心意相通,彼此想什么,都应该知道,那是一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

  人死如灯灭,她再度归来,已经不想再牵扯过去的情感,唯一所想的,就是为自己,还有枉死的叶氏一族报仇。

  所以,萧逸不过是她立足凝月国的一枚棋子,这场婚姻,她注定辜负。

  妖娆夺目的明红色挂满了整个逸王府,吹拉弹唱的声音绵延不断,文武百官道喜的声音不绝于耳,萧逸脸上挂着莫名地淡笑,接受众人的祝福。

  看着一身红衣,被锦颜搀扶而来的女子,萧逸心中顿时一窒,红纱下的容颜影影绰绰,较之前几日的晚上,更加美不胜收。

  这个变化多端如同谜一样的女子,天星国的玉钩公主,从今后,便是他的王妃。

  饶是曾经他暗自起誓,即便一生不娶,也要将这唯一正妃的位置,留给他心中的那一抹浅影,自信而风华绝代,高贵而大气斐然。

  即便那个女子,已经在几个月之前,于凝月国的龙宸宫,香消玉殒。

  萧逸垂下头,随着礼官的唱喝,机械地完成这场由凝月帝王赐婚的婚礼。

  “送入洞房--”礼官的声音在逸王府的礼堂中响起,带着一丝高扬,响彻在凝月国京都的夜空。

  想来,这个夜晚,该是有多少人难以入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