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进退难
张芷言2015-12-21 11:351,713

  羞辱!

  清尘的脑海中闪过这两个字,目光直直地盯着沈媛,心中了然。

  她是敌国的公主,可沈媛却让她如同卑贱的歌姬舞姬一般,当着后宫妃嫔满朝文武的面跳舞,这不仅是对沐清尘的侮辱,更是对天星国的不屑。

  更何况,她是圣旨赐婚的逸王妃,太后此举,恐怕也是为了给萧逸一个警告吧。

  她没有漏听萧逸行礼时,并未叫沈媛“母后”,而是唤了“太后”。

  “太后娘娘,玉钩公主乃是我天星国的皇家公主,岂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抛头露面?就算公主能歌善舞,才貌无双,太后娘娘若要欣赏,也可单独召见公主……”楼惜玉见清尘受辱,当下起身,朝着沈媛说着。

  清尘一惊,她没想到楼惜玉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她说话,原本过了今夜,楼惜玉就该启程回天星国的。

  “原来这就是天星国的礼仪,哀家真是大开眼界了。”沈媛冷哼一声,“且不说你天星国只是个战败国,玉钩公主是为和亲而来,既然到了我凝月,就该服从我凝月的规矩,哀家是凝月国太后,想看看她跳舞,难道还要经过你楼将军同意不成?更何况,三日后,玉钩公主便是哀家的儿媳,就算是为了满足长辈的心愿,玉钩公主也不该拒绝。”

  一番话说的不紧不慢,却给楼惜玉碰了个软钉子,见楼惜玉还要再开口,清尘忙给楼惜玉使了个眼色,让他退下。

  这场舞,若她跳了,便是自降身份;若是不跳,损失的不只是自己的名声,还有天星国的面子,甚至影响萧逸将来在凝月国的处境。所以,她进退两难。

  扭头看了萧逸一眼,苍茫山奋不顾身相救的一幕再次涌现在清尘的脑海,思忖片刻,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清尘谨遵太后懿旨。”压下心中的愤怒和恨意,清尘点头,款款退后,来到大殿的中央。

  似乎察觉到清尘情绪的波动,萧逸诧异地看了清尘一眼,他为什么会在沐清尘的眼里,看到了对太后的恨意和杀机?就像是……面对那个黑衣人一样。

  “母后,如此重要的场合,您似乎忘了一个人……”沈碧环紧挨着太后坐着,看着清尘缓缓退后,便叫笑吟吟开口说道。

  “不错,今日这般盛况,也的确该叫她出来看看,没有叶倾城,我凝月国一样能将天星国压在底下,没有叶倾城,这后宫,会更加祥和。”太后点了点头,朝着身边的太监总管吴海富吩咐道,“去将她带过来,让她在一旁好生看着。”

  清尘听到太后忽然提及“叶倾城”三个字,不由得凝神静气,仔细听着,可不曾想,竟听到了这样一番说辞。

  怪不得,怪不得萧凌当初毫不犹豫地引她喝下毒酒,却是这般原因。这天底下,萧凌谁的话都可以不听,可唯独不能不听太后沈媛的话,毕竟,在萧凌十几年的生命中,所有的明枪暗箭,都是沈媛为他挡下来的。

  若没有太后的支持和默许,沈碧环会胆子大到敢给她端来毒酒?不可能!

  清尘掩住眼中的怒意,看着吴海富离开的背影,不消片刻,便只见吴海富的身后跟着两个小太监,押送着一个带着手铐脚镣的女子,那女子发如飞蓬,身形消瘦,脸色苍白,饶是如此,可清尘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叶夕。

  自小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的叶夕。

  她们一起读书识字,一起习武练功,她们名为主仆实为姐妹。可如今,随着叶氏一族的灭亡,她丢了性命,叶夕却被困在这个宫廷里,遭受这样非人的折磨。

  手掌紧握,看着叶夕被带到太后的面前,被吴海富一脚踹下,踉跄几步,跪在地上,狼狈不堪,却在这时,偏有几声嗤笑从人群中发出,本是清泉潺潺般的笑声,在清尘听来,却无比刺耳。

  抬眼向笑声来源处看去,竟是萧凌的那些妃子,一个个带着得意的笑容,满眼不屑。

  “你不必用这样怨恨的眼神看着哀家,哀家不过是让你知道,没了叶倾城,凝月国还是照样好好地,皇上并非一定要靠叶家才能掌控这个江山。而你,叶倾城的婢女,叶氏一族唯一的活口,你将代替叶氏一族,见证凝月国在没了叶倾城之后,依旧繁盛的存在。”太后对叶夕说着,声音充满了冷意,可想而知,她对叶倾城夺了本该属于她侄女的地位有多么愤恨。

  下首的叶夕一言不发,紧咬着嘴唇,任由太后出言嘲讽,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眼中平静,不起波澜。

  清尘心中对太后的恨意,又增加了几分,若非这个女人,叶夕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素日里在叶家被当成第二个小姐对待的叶夕,如今竟被锁上了手铐脚镣,浑身遍布伤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