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言定
张芷言2015-12-21 11:353,297

  秦忠的办事效率很高,午膳过后没多久,两个丫鬟便已经送到了露落居,交到秋姑姑的手上。

  “启禀王妃,这是秦总管从外面买来的两个丫头,据说是一对姐妹,都是贫苦人家的女儿,家世清白,也是做惯了活计的,手脚麻利,请王妃过目。”秋姑姑恭敬地对沐清尘说着。

  “抬起头来本宫看看。”清尘朝着下面两个十五六岁的女子说着。

  下方两人同时抬头,看向清尘,眼中恭敬却没有拘谨,温顺却没有惧怕,反而是带着一丝欣喜,清尘嘴角含笑,微微点头。

  “还不向王妃请安?”秋姑姑在旁边提醒着。

  “奴婢怀瑾、握瑜,参见王妃。”两个丫头十分规矩地行礼,眼中欣喜的神色早已被淹没,变成了如水般地平静。

  怀瑾,握瑜。

  摘星楼明月护法的手下,两人本是一对孤女,父母双亡之后遭遇强盗,被明月偶然所救,带回摘星楼,怀瑾拜南空神医为师,精于医毒之术,握瑜跟随副楼主宁辰学剑,修的一身武功。

  “都起来吧,怀瑾顶了若漓,以后负责膳食,握瑜伺候起居,就和锦颜一道跟在我身边吧。”清尘状似无意地安排着,将怀瑾和握瑜的分工定了下来。

  “奴婢遵命。”两人回答着。

  “王妃,这是怀瑾和握瑜的卖身契……”秋姑姑再次开口。

  “姑姑收着便是,以后这些都不必问我,姑姑办事我是极为放心的。”清尘说着,“对了,沈侧妃此番受惊了,姑姑看着去库房挑一些合适的东西给送过去吧。”

  “是。”秋姑姑应了一声,便应声而下,顺便带着怀瑾和握瑜去看她们的房间。

  沐清尘借口午睡,便让锦颜守在门口,自己躺在床上,闭目沉思。

  萧凌后宫妃嫔不多,后位空缺,太后必定是想让沈碧环坐上那个位置,然而宫里还有一个能与沈碧环分庭抗礼的淑妃娘娘,就算顾嫚如不足为惧,可顾延昭手里的兵权却让沈媛不得不忌惮,再加上一个怀有龙种的襄贵嫔陆香染……

  前世的她深谙用兵之道,合纵连横,哪一次不是攻无不克?后宫的波谲云诡并不比战场上的少,这一次,她同样可以。

  沈碧环有太后相助,襄贵嫔身边也有了明月,那么……就让她往这把烧地正旺的火上,再浇点油吧。

  思及此,清尘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夜幕降临,一袭黑衣的沐清尘凭借过人的目力在黑暗中疾行,根据明月传来的消息,她知道叶夕被太后关在御花园西南方向不远处的小厢房里。

  灵巧的身姿躲过四处巡视的禁卫军,轻车熟路地到了目的地,却听到黑暗中传来些许若有似无的轻吟,带着丝丝隐忍和熟悉。

  是叶夕!

  清尘当下不再迟疑,朝着那厢房而去,却见房中烛火莹莹淡淡,时闪时灭,让整个屋子看起来也略显幽深可怖。

  推开门走进厢房,借着屋子里的明灭不定的烛火,和门外空明的月光,清尘分明看到一个女子蜷缩着身子蹲在墙角,双手环抱住自己的双臂,将自己的头埋在双臂间,看不清楚脸上的神色,只能凭着她偶尔传出的低吟,听出她似乎在隐忍什么。

  “叶夕……”

  清尘反手关上门,几步走近,低唤着,眼神中充满了担忧,却在忽然间记起自己的身份,此刻的她,已不再是叶夕曾经的主子叶倾城,而是异国公主沐清尘。

  地上的女子缓缓地将头从她的双臂间抬起,脸上挂着点点泪痕,牙齿紧咬下唇,毫无血色的唇间竟溢出丝丝血迹,在明灭的烛火下触目惊心。

  “玉钩公主?”虽然是一身黑衣蒙面,但叶夕依旧认出来人, 眼中诧异的目光闪过。

  她在那日的接风宴上,便已经心存疑虑,眼前的玉钩公主,怎么会有小姐独有的素香半韵,又怎么会跳小姐自创的东风杨柳舞?她虽震惊,可小姐之死是她亲眼所见,她断不会猜到,眼前之人,便是她家小姐托生转世的寄体。

  “不愧是叶倾城的贴身婢女,果然好眼力。”清尘并不打算说出真相,只是如此开口。

  “叶夕也不曾想到,传言中身娇体弱的玉钩公主,竟然敢深夜私闯禁宫。”叶夕颤抖着身子,可脸上的神情却丝毫不显怯懦。

  “你跟在叶倾城身边多年,不会没听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难道公主就不怕我知晓了此事,公主的秘密就守不住了?”叶夕再次开口。

  “不,你不会说出去的,因为……你需要我,就如同我需要你一样。”清尘的脸上充满了肯定。

  “公主果然是个聪明人,若是小姐还在,若是你们不曾处于敌对的双方,想必定然是很好的朋友。”叶夕看了清尘一眼,总觉得清尘的眼神里带着某些熟悉,可分明是陌生的人,陌生的脸,她只能摇头,将自己脑海中闪过的那一缕杂念挥去。

  “叶倾城惊才绝艳,是当世之下的奇女子,我又怎敢跟她相提并论。”清尘不经意的说着,看着叶夕的脸色,眸中带了一丝丝试探。

  “公主何必谦虚?从御花园提醒我给沈碧环送牵心草开始,公主就已经在布局了吧?还有这次逸王府侧妃中毒之事,想必也是公主的手笔?”

  “何以见得?此事圣上和太后已有论断,就连逸王和王太医也证明,并非我所为。”清尘不置可否。

  “公主连并不常见的牵心草都知道,可见对精于医毒岐黄之术,此其一;公主夜闯禁宫,此等身手,想要神不知鬼不觉下毒,轻而易举,此其二;此事设局巧妙,最终得益的人,正是公主,此其三。”叶夕答道。

  “分析的果然没错。”清尘见叶夕身处囹圄,可昔年修炼的冷静和理智丝毫不曾减少,不由得欣慰,若叶夕依旧可靠,那必定是她的一大助力。

  “那么公主此番前来,是来找叶夕报仇的?若非小姐,天星国不会这么快战败,公主也不会背井离乡,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如今小姐身故,叶夕自当为小姐承受公主的仇恨。”叶夕反问着,却因为言辞间太过激动,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你中了灼魂冰魄散?先别说话,我运功帮你逼毒。”清尘心惊,她早就觉得叶夕不对劲,可是没有想到,沈媛竟然用灼魄冰魂散来对付叶夕。

  清尘说完,便点了叶夕的穴道,盘腿坐下,将内力运行十二周天,为叶夕运功逼毒。

  灼魂冰魄散,顾名思义,就是人的魂魄如同在烈火地狱中燃烧,却又像是在冰天雪地中冻结,表面看起来丝毫没有任何异状,可体内的痛苦,却只有中毒者自己才会知道。

  半柱香之后,清尘收了内力,而叶夕的脸色也没有一开始那样苍白,胸前疼痛好了不少,她转身看着清尘,开口:

  “多谢玉钩公主相助,却不知公主需要我做些什么?”

  “没有好处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做,找上你,肯定是有用得上你的地方。不过,你这毒凶险之极,我今日也只能帮你逼出一部分,剩下的还要靠你自己。若是你连命都没了,我需要你做的事,你又拿什么来完成呢?”

  “我自己?我一身功力,早在小姐死的那天,便被顾延昭尽数废去,如今的我不过是一介废人,公主找上我,恐怕要失望了。”叶夕冷笑,“不过公主的性子和我家小姐还真是相似,从来不肯做赔本的买卖,却不知公主为何要耗费功力救我?”

  “你当然不是废人,这话别说我不信,你自己都不信。叶倾城的婢女,就算没有武功,这深宫之中只要给你一个机会,别人还能奈你何?我要你……帮着顾嫚如,对付沈碧环。”清尘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哈哈,玉钩公主不愧是玉钩公主,恐怕你真正的目的,并不单单是想引起凝月后宫的争斗吧?”叶夕笑着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清尘神色不变。

  “我不管公主的目的是什么,我既忍辱偷生地活着,无非就是想帮小姐报仇。”叶夕低眉,再次开口,“我并非公主的手下,也无需听从公主的吩咐,我与公主,不过是合作关系,公主身处宫外,鞭长莫及之事,叶夕自会代劳,但是,我需要一样东西。”

  “是这个?”清尘从袖中掏出一个瓶子,递给叶夕。

  熟悉的气息让叶夕双手有些颤抖,接过瓶子,眸中的目光越发坚毅,不管玉钩公主这素香半韵怎么来的,这都将是她唯一的机会。

  “就是它,玉钩公主,我们合作愉快,希望我们都不会让彼此失望。”叶夕收起那瓶素香半韵,看着清尘。

  见状,清尘缓缓地笑开了,轻柔的声音如同恋人耳边的低语:“那么……一言为定。”

  说完这话,清尘蒙上面巾,从窗户一跃而出,几个纵身,便消失无踪。叶夕看着清澈离开的背影,陷入沉思。

  沈媛那个老妖婆,从前在背后给小姐使了多少绊子,小姐念及她是皇上生母,一再忍让,结果却丢了性命。而皇上……背信弃义,对小姐始乱终弃,甚至谋害小姐性命……

  她可不管什么国家大义,她只知道,叶家满门的仇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