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巨型火球的威慑力
closeads2017-08-15 10:316,303

  楚歌的风系魔法元素已经用干净了,火系魔法元素其实也所剩无几,他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不知道能不能支持到自己把这一架打完,其实他也是无知者无畏,他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拼命帮,在他看来,倒是那些彪型大汉比较可怕一些。

  那团火焰一冒出来,大家就一起吃了一惊,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人物,却从来没看到过这种情景。

  是幻术吗?还是全息投影?很多人不约而同的想。

  可是他们马上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因为那团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膨胀到足有一个篮球大小了,托在楚歌手里,显得十分怪异,而那熊熊的火焰散发出逼人的高热,楚歌就那么托着火球,反而一点都不觉得烫。

  “这……这是什么怪东西?”小黄开始有些害怕了。

  楚歌用一种冷冷的眼光看着他,手里的火球继续增大,渐渐的,大得有点恐怖了,楚歌把手举高,那团火焰简直已经把他整个人都遮蔽起来,那么巨大的火球,那种高热已经让刀疤哥被迫躲出去一米多远,还是全身都热出汗来。

  “你们……谁上来?”楚歌吃力的道,他已经把体内的火元素全部催发出来了,现在火球大得象一口大水缸,虽然根本不是实体,却偏偏有十来斤重,他手都举软了,想把火球丢过去,又不知道丢给谁,心里矛盾得很。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这种古怪的事情他们确实从来没看到过,加上刚才听楚歌说话有恃无恐,都害怕他是真的身怀绝技,居然没一个人敢过去挑衅。

  楚歌叹了口气,心想:”不能再举了,再举手臂就要软了。”他左右瞅瞅,看到里边有一片空地,就顺手把火球丢了过去。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大火球一落地,立刻四分五裂,无数道火焰向四面八方射过去,珠玉集里那些人各自都有个小门面的,立刻全部淹没在火海里,只用了不到一秒,一米多高的火焰就从很多地方窜了起来。

  在别人看来,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他们只看到楚歌手一挥,火球出手,立刻化做满天火焰,点燃了整个天空。

  乖乖我的天哪!这还是人类的力量吗?

  这下子,那些大汉是肯定不敢动了,就连拼命帮那几个本来跃跃欲试的家伙,都又悄悄缩了回去。

  楚歌自己也被这声势吓了一跳,脚下虚浮,往后退了一步,正好绊到一口箱子上,立刻一个踉跄,”哎哟”一声,仰天跌倒,倒把站在后边的刀疤哥吓了一跳。

  这一倒,身上一个金属小片片”丁丁当当”的掉了出来,楚歌也没在意,连忙伸手拣起来往怀里揣。

  “楚歌,等等。”拼命帮的众人里,忽然有一个中年男人说话了:”刚才那个小圆片,可以给我看看吗?”

  “哦,啊?好的,”楚歌还没把圆片放进去,无所谓的丢给了那个中年男子:”喏,给你看吧。”

  他本来是下意识的动作,可是看在中年男子眼里,就没那么简单了。

  中年男子是拼命帮里一个很有地位的人物,他刚刚一看这小圆片,就觉得很眼熟,心里一个”咯噔”,忽然想到了一个自己绝对惹不起的人物,不过他还是不太肯定,这才找楚歌要求看看,楚歌如果显得对这小圆片很爱惜的话,他倒觉得至少可以理解,可是楚歌根本就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居然就这么直接给他丢过来了,这下子,他可真要大吃一惊了。

  很显然,面前这个年轻人,根本就连这么宝贵的东西都不放在眼里啊,而且,他还有比这圆片宝贵无数倍的水晶,还有他那个简直是威力惊人的大火球,这个年轻人,确确实实是非常非常非常的不简单啊!

  拼命帮的人虽然敢拼命,可是如果连拼命都达不到目的,他们也不是白痴,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就把命拼掉,中年男人在那一瞬间,已经有了决定:无论这个圆片是不是想象中那个东西,自己都绝对不能得罪面前这个叫楚歌的学生。

  这一番思考虽然漫长,其实却只是一刹那,中年男人把小圆片抓在手里,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又白了几分,低声问道:”楚兄弟(称呼已经悄然改变),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楚歌若无其事道:”哦,没什么,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你说……他……他是你的朋友?”中年男人吞了口唾沫,显得十分不可思议:”他老人家还好吗?”

  “好着呢,”楚歌想一想江水绿就觉得好笑:”那家伙,据说都一百零三了,可是一天到晚像只大马猴,一点修养都没有,不过他的孙女挺漂亮哦。”他忽然又骂起来:”这个死老头,也不跟我说说这东西是什么,我还当他是闲得无聊跟我开玩笑呢,差点就把这东西扔掉了!”

  前文说过,楚歌这个人本来就是性格很随便的那种,无论跟谁说话都谈不上尊不尊敬,说话做事也比较马虎,谨言慎行的事情他是从来不干的,他也就是随口一说,可是那种口吻,那种态度,仿佛已经是江水绿好多年前的莫逆之交了,尤其是提到江某人的孙女很漂亮,那里边能够造成的联想简直是无穷无尽。中年男子翻翻白眼,居然有点怀疑眼前这个小家伙是一个一百多岁的老怪物返老还童的形象,他直接用双手把小圆片恭恭敬敬的递了过来,说话都用上了敬语:”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话,我们拼命帮,今天全听您的。”

  楚歌摸摸脑袋,虽然不是很明白,也大概知道这小圆片是个好东西,点点头道:”没什么吩咐,要他们都撤了吧。”

  “是,”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垂手道:”您如果有机会见到江老爷子的话,请代我问候江老爷子,就说拼命帮董千秋恭祝他老人家长命百岁。”

  “好的好的,你叫董千秋,我记住啦,”楚歌挥手道:”你们撤退吧,我也要走了。”

  “喂,”那边厢小黄怯怯的道:”董老大,你真要走啊?”

  董千秋瞪了他一眼:”废话!你也不放亮眼睛看清楚,楚兄弟岂是你能得罪的,我如果今天动了他,恐怕我们拼命帮都要覆灭了!”

  他说的倒也是实话,一旦江家全体出动,凭着人家那正宗的中国功夫,恐怕他们那一大群拼命三郎根本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灭干净了。

  董千秋挥挥手,四五十人一言不发,对着楚歌集体一鞠躬,转眼就走得干干净净,钱胖子呆呆的看了半天,终于也叹了口气,挥挥手,对那几个大汉道:”你们也走吧。”

  谁也想不到,事情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化解了,楚歌再转头去看珠玉集上那些人时,那些人的眼光就都有些瑟缩了,一个个像做贼被发现似的,眼神闪烁不敢去看楚歌。

  刀疤哥长叹一声:”楚兄弟,我托个大,叫你一声兄弟,你不会嫌弃吧。”

  楚歌忙道:”哪能呢,刀疤哥,你倒是个讲义气的人呢。”

  刀疤哥苦笑道:”讲义气又有什么用,还要有能力才行啊,想我浸淫珠宝行业几十年,总以为自己的眼光是最好的,可是对于你,我真是看走眼了啊……”

  楚歌呵呵傻笑,对于这种变相的称赞,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对付。

  刀疤哥感慨完毕,道:”楚兄弟,既然没事了,那你也走吧,如果你还想卖水晶,我倒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外国的买家,保管你能卖到至少一百万的价格。”

  “不用,”楚歌忽然笑起来:”刀疤哥,我决定也讲一回原则,这颗水晶,我还非要卖给你不可了。”

  刀疤哥的眼睛骤然一亮,接着又暗淡下来:”可是我现在没有钱了。”

  “一点都没有了吗?”楚歌自我感觉良好,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大人物了,他用非常豁达的语气道:”你可以欠着,等以后再给我,或者,你没钱的话拿你的产业抵押也行,反正,这颗水晶我是一定要卖给你的。”

  这次,刀疤哥的眼睛真的亮了起来:”那就行了,楚歌,我只不过资金紧张而已,却并未破产,你给我半个月时间,我可以给你一百万,不,一百五十万都可以!”

  “不用了,”楚歌现在清楚这些数字还要乘以一千的,那些天大的数字对他而言完全晕呼呼的,他始终觉得钱够用就行,听到刀疤哥还要加价,立刻把头摇得像泼浪鼓:”你给我五十万就可以了,我不要多的。”

  刀疤哥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楚兄弟,你的大恩大德,我……我……我实在无以为报啊……”

  楚歌又傻笑起来,慢慢感受那种被别人感激和崇拜的滋味,简直幸福得不得了。

  “楚兄弟,你看,这是我旗下的十八家产业,分别分布在十八个大城市里,从今天开始,这些就是你的了,哥哥我实在没有多少资金,只能够用资产抵押了,不过你放心,这些资产目前的势头都还不错,以后绝对还会升值的。”刀疤哥也是个干脆利落的人,立刻找来自己的专人律师王律师,拿来自己的各种文件开始办手续,对这些东西楚歌完全一窍不通,反正要他签字他就签字,要他盖章他就盖章(他那个私章还是临时去刻的),末了,他愣愣的抬起头来:”刀疤哥,完了吗?完了我就要走了。”

  旁边的王律师也被他弄笑了:”你怎么能走呢?这已经是你的东西了,你要安排工作,管理产业啊。”

  王律师今年三十岁,倒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三十岁的美女正是风情万种的时候,她这么一笑,倒弄得楚歌看得一呆,心里痒痒的,忽然又想起了天上人间迪厅。

  “天哪,”楚歌哀叹起来:”我还要上学啊,再说这些东西我一窍不通,要不,刀疤哥,还是你帮我管理吧。”

  “那怎么行,”刀疤哥皱眉道:”这已经是你的产业了啊,我既然已经抵押给你了,我就没有权力再管理了。”

  “那有什么关系,”楚歌灵机一动:”这样吧,刀疤哥,我聘请你为全权总代表兼总董事长,恩,是应该叫董事长还是叫总裁啊?反正,还和以前一样,你负责就可以啦。”

  刀疤哥有点激动了:”楚兄弟,你就这么相信我?”

  楚歌不耐烦的道:”哎呀,那还有什么信不过的,好啦,就这么说定了,反正以后我要用钱找你拿就是了,没别的问题我们就去吃饭,我好饿啊……”

  “还不行呢,”王律师总觉得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家伙没有自己老板刀疤哥说的那么可怕,反而像个啥都不会的傻小子,所以她有事没事老喜欢逗逗这小子:”既然你聘请刀疤哥做你的董事长,总要有任聘书,要有合同,要重新拟订文件,签字盖章,哦,按道理说,你总该给自己的全权委托人做一个面试吧,总之,事情还多着呢。”

  楚歌果然蒙了:”可是,我饿啊……”

  王律师一本正经道:”饿也没办法,工作最重要!”

  美女发话,岂能不从,楚歌咬咬牙,狠声道:”好,我签,我盖,我等,我……我他妈今天豁出去了!”

  刀疤哥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别听她胡说,走,我们吃饭去!”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刀疤哥走到珠玉集外边,道:”我还有事。”

  “你有什么事啊?我能帮上忙吗?”楚歌问。

  刀疤哥笑了笑,那笑容有点奇怪:”你帮不了忙,你跟王律师去吃饭吧。”

  “那好,”楚歌道:”我现在有手机了,给你留个号码,保持联系。”

  说来也巧,他们今天去的地方,正好又在天上人间迪厅的不远处。

  这个地方,对楚歌来说,始终具有莫大的诱惑力,以至于他吃饭的时候,眼睛都往那边瞟了几次,他们去的是一间很高档的餐厅,无巧不巧,还被带到了一间情侣包厢内,打开巨大的落地窗,正好能远远的看到迪厅的正门。

  七彩的霓虹灯永远在不停的旋转,把光芒打在进出的男女们身上,奇异的色彩映照下,那些女孩们更是显出一种奇异的魅力。

  楚歌的魂不守舍都落在王律师的眼里,她也是在社会上混迹了这么多年的人物,哪还不明白他那点小心思。

  “我说楚歌啊,哦,不,现在是楚老板了,”王律师率先发话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你肯不肯回答。”

  “恩,你问吧,”楚歌漫不经心道:”什么问题?”

  “那可不行,”王律师对他嫣然一笑,笑得楚歌心里”扑通”直跳:”你要愿意回答我才能问啊。”

  楚歌心里这一跳,脑筋立刻就糊涂起来,点头道:”我当然愿意,你问吧。”

  王律师的笑容更奇怪,她本来就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现在这样专注的盯着楚歌看,顿时看得楚歌手足无措,连脸都火辣辣的红起来:”你…… 你要问什么就……就问啊。”

  “楚歌,你还是不是处男啊?”王律师终于问出了石破天惊的问题。

  楚歌脑袋里”嗡”的一声,一张脸立刻红得像猴子屁股,他伸手摸摸,脸上火烫,连说话都不顺畅了:”王……王律师,你问这个干……干什么?”

  “没什么呀,”王律师娇媚的白了他一眼,成熟女人的风情弄得楚歌口干舌燥,她的眼睛对着楚歌瞟了一下,移到了窗外的天上人间迪厅那边:”小处男,是不是想进去玩玩啊?”

  这双眼睛水汪汪的,一勾一睨之间,顿时让楚歌想起了迪厅里那个调酒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当时也是这么一勾一睨,就差点让楚歌的魂都没了,可是那个女孩子毕竟年纪还小,那一番魅力比起眼前的王律师,自又差了很多,楚歌在这紧要关头,连全身都火热起来,但他到底还有几分清明,用力的咬了咬舌尖,这一下用力极重,顿时剧痛传来,立刻痛得眼泪汪汪,也终于清醒过来。

  “王律师,你干什么啊?”楚歌皱眉道:”这样可不好玩。”

  王律师本来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想逗逗他,不过见他明明都手足无措的忽然就冷静下来,心里也有些佩服,笑道:”楚歌,你也别不好意思,我也算是过来人,年轻人爱玩是正常的,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陪你进去看看。”

  她说到这里,忽然一时冲动,脱口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姐姐也可以陪你玩玩哦。”

  楚歌的心里猛烈跳动,看着王律师那张如花俏脸,忍不住悄悄吞了口唾沫。”叽咕”一声,清晰的从喉咙里传来,房子里隔音效果很好,这一声立刻传到了王律师耳朵里。

  他虽然没说什么,可是谁都知道他心里想干什么了。

  这一会儿,连王律师的脸也红了起来,一双眼睛更是水汪汪的充满了娇媚的风情。

  “恩……那个……王姐(就这一会称呼都变了)”楚歌终于鼓起了勇气:”那个……那个…… 你…… 你还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处女呀?”

  王律师怔了一怔,下意识的摇摇头:”不是了,你问这个干嘛?”

  楚歌的脸更红,声音更结巴,却还是坚持着道:”既然你……已经不是了,那……那……那……我想……”,他”想”了半天,后边的话,终究是没有勇气说出来,可是他到底要说什么,却谁都知道了。

  王律师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你想做什么就说出来呀,不说出来,姐姐怎么答应你呢?”

  楚歌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风流阵仗,看着面前风情万种的成熟美女,只觉得两只眼睛都红了起来,他试探着伸手去拉美女的纤手,可是美女”咯咯”娇笑着,一转身,已经轻盈的飘了开去,娇躯旋转,长裙飘曳,楚歌看在眼里,更是欲念如炽,口干舌燥,眼看着就要扑过去,坏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童子之身。

  可是这个时候,他的眼睛无意识的往窗外瞟了一眼,却发现了一个人。

  江蓉!

  江蓉会来到北京并不是希奇事,她来到天上人间也不算什么,她能被楚歌看见,虽然几率非常之小,但是事情本身,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她现在的样子,却让楚歌意识到,出问题了。

  她不是像往常那样安静幽雅,而是长发蓬乱,胸口起伏,显然在大口的喘气,最重要的是,她居然还在跑,她只是稍微停下来喘了口气,就沿着人来人往的大街飞快的逃跑,楚歌很少看到有人像她跑得这么快,几乎是脚不点地,动作快如疾风,楚歌也算有点见识了,立刻就意识到,江蓉身上有功夫,而现在,很显然是有人在追她。

  楚歌的脑袋立刻就清醒过来,他飞快的拉开包厢的门,一溜烟跑了下去,嘴里大声喊着:”江蓉,快过来!”

  身后,王律师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的光芒,她看着楚歌的背影,忽然红润的嘴角微微一翘,又笑了起来,低声喃喃道:”这小子……挺有意思啊……”

  江蓉转过头来看了楚歌一眼,神情很是惊讶,不过她并没有往楚歌那边跑,而是往另外一个方向跑远了,在她后边,楚歌看到一个同样二十出头的小子从拐角处闪了出来,毫不迟疑的向江蓉离开的方向追去。

  楚歌懊恼的叹了口气,这两个人都跑得非常快,他要追是万万追不上的,这几天经历过几场大阵仗,他的自信心已经极度膨胀,本来准备帮江蓉一把,对付后边这小子的,谁知道江蓉根本就看不起他,明明看到他了,反而远远的跑掉了,他再想想自己在学校里的默默无闻,忽然郁闷起来。

继续阅读:第26章 校运会——永远的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通行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