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无形剑气与三昧真火
closeads2017-08-15 10:316,185

  楚歌瞪了他一眼,忽然觉得这个武林高手老前辈一味的大惊小怪,形象一点都不高大,干脆再吓吓他,一口气一吹,一团微弱的火苗飞过去,正好落在绳子的缺口上,绳子微微烧灼了一点,发出一股焦糊味,那点火星的位置不错,正好在绳子上烧,没贴到肉,楚歌也就懒得再放风刃了,看着火苗在那慢慢的烧,转眼已经把绳子烧断,断掉的绳子落在老头的裤子上,把裤子也引燃了。

  “哎呀,快灭火!”常开天惊叫道。

  老头痴痴呆呆的站起来,看样子对火烫已经完全没感觉了,一个劲的喃喃自语:”三昧真火……三昧真火……三昧真火……”蓦地双目圆睁,大叫起来:”我的天啦!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三昧真火……我的腿好烫啊!”

  楚歌叹口气,一眨眼,一团水凌空浇下,总算把火扑灭了,一股微微的烤肉香味还在屋子里弥漫。

  “这又是什么?”江水绿瞪大了眼睛:”也是你自学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三昧真水啦。”常开天信口道:”你还不快点给我们解开绳子。”

  老头这次倒没说话了,看样子完全麻木了,伸手给两人解绳子,他解绳子不用解,直接两个指头一捏,绳子就断开了,不到一分钟就把那复杂无比的绳结全部捏断了,捏完之后一屁股坐下去,神游天外去了。

  外边传来山鸡的叫声:”吵什么吵,再吵我把你们的骨头全部打断!”

  楚歌拍拍江水绿的肩膀:”喂,江爷爷,我们要不要现在出去?”

  “出去?”江水绿呆滞的转过头,缓缓的瞧了瞧楚歌,忽然反应过来:”当然要出去,我还要去救小丫头呢!哦,对了,楚兄,三昧真水是什么?难道水也可以用内气来达到吗?”

  “恩,啊,哦,差不多……可以吧。”楚歌含糊道:”要救人你还不快点!”

  江水绿总算活了这么大岁数,一时的震惊过去,也知道轻重缓急,走到铁门边,呼的一拳打去,那有五六毫米的铁门居然被他直接打变形了,他狠命的一拳一拳打下去,才打了五六下,就把铁门给打穿了。

  “我晕,这还是人吗?”常开天在后边嘀咕着,只可惜江水绿已经绝对不敢自我感觉良好了,他”啪”的一脚踹过去,成功的把门给整个踹飞了出去,这时候,山鸡才急急忙忙的赶过来。江水绿也不多说,冲过去就是一巴掌,正扇在山鸡脸上,扇得他飘悠悠飞出去一米多远,咕咚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恩,不错,”楚歌心想:”别看他喜欢大惊小怪,做起事情来倒是干脆利落,我最讨厌磨磨蹭蹭的人了。”

  他当然不知道,这个老头其实是最喜欢磨蹭的,特别是对付比自己弱的敌人,通常要戏弄个够才会下手,今天这么干脆,实在是被他打击的。

  来到屋子外边,才发现这个屋子居然是在大楼顶上的,这栋楼看起来很高,而且这里黑糊糊的,也不知道到底到了哪里,楚歌有点恐高,探头下望,漆黑中风声呼呼,吹得他一个摇晃,吓了半死,连忙退了回来。

  “现在怎么办?”常开天问。

  “找机会逃出去呗,还能怎么办。”楚歌道。

  “可是这里这么高,怎么逃啊?”常开天又道。

  “江爷爷,你去救谁?要不要我们帮忙?”楚歌发现和常开天讨论一点意义都没有,转而请教老前辈。

  “不用了,”江水绿这时候也恢复了一贯的轻松态度:”老头我自己就可以搞定,不过凭楚歌你的实力,去看看也行,就当是玩吧。”

  “还是不了。”楚歌可不想跟黑社会扯上关系,这次被人家顺便抓来已经够倒霉的了,现在当然要彻底撇清了:”您告诉我们怎么走就行了。”

  “怎么走?”江水绿奇怪的看着他:”凭你的功力,直接跳下去应该没问题吧?这种楼有很多可以落脚的地方。”他对着楚歌根本啥都看不到的一片乌黑指点着:”你看,那里,那里,还有那里,这种地方都可以落脚的,只要稍微借一下力,下去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行的,”楚歌立刻开始说谎:”我练气的时候就没练过轻功。”

  “还有这么练的吗?那就干脆跟我一起走吧!”江水绿大喜:”我们直接闯下去!”

  楼顶上忽然之间一片光明,很多人从楼下面陆续冲了上来,楼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布置了大量的照明灯,现在全部被打开,照得这里如同白昼。这些人看起来跟电视上的黑社会有很大差别,没有什么黑西装黑眼睛的酷哥,倒有很多人是一袭布衣打扮,看起来古典的很,少了很多杀伐之气。

  “今天的高手怎么这么多!”江水绿却显得有点紧张:”他们的人几乎倾巢出洞了,楚歌,看来我一个人搞不定他们。”

  “他们很厉害吗?看来也不象黑社会嘛。”常开天奇怪的道:”您这么强的功夫,还用怕他们吗?”他说的是心里话,可是见识过楚歌恐怖的实力之后,江水绿听这话却觉得讽刺得很,低声道:”楚歌,你不是和四大世家都交过手吗?那你应该见过黄家的家主黄强吧?”

  “黄强?哦,呵呵,当然见过,不过当时我是蒙面的,他不认识我。”楚歌信口道。

  “你看,那不就是黄强吗?”江水绿低声道:”我也不瞒你,我是四大世家中江家的人,不过我不是家主,家主是我侄子,你既然跟他也交过手,那么江黄两家的恩怨,你了解吗?”

  “不了解,一点都不了解。”楚歌连忙摇头,自己根本听都没听过这两个所谓的武学世家,了解才怪了。

  “唉,现在说起来麻烦,总之,你只要知道,他们用手段捉了我的小孙女,想用来要挟我们江家,而那天中午,正好我喝酒喝多了,迷迷糊糊被他们抓了回来,现在我出来了,他们一定会动用全部的力量把我再抓回去。”

  “那怎么办?”楚歌道。

  “还能怎么办,”江水绿以为他不想帮忙,解释道:”你放心,我不是坏人,你帮我绝对是在做好事,何况你也被他们捉过吧,这个仇总要报的,虽然只是顺便捉回来。”老头一边挑拨离间,一边心头暗笑,黄老头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一不小心捉回来的这两个小子居然是完全超乎想象的武林高手吧。

  “好吧,我帮忙。”楚歌也看出来了,今天不出手是没办法离开了。

  江水绿心情一轻松,那副紧张的样子立刻不见了:”黄老头,你做事是越来越过分了!”

  “嘿嘿,那又怎么样?”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老头摸着山羊胡子哈哈大笑:”今天我们黄家高手全部到齐,即使你号称天下第一高手,也绝对打不过我们的,至于跳楼嘛……”这老头得意扬扬的挥挥手,只听楼下”滋滋”的响,楚歌往下看,电火花不断闪烁,原来整个楼的外围都被布下了电网,幸好刚才没真正跳楼下去,否则恐怕现在就变成电烤人肉串了。

  “他是想活捉我们。”江水绿低声道:”所以才把电网给我们看,不过他们绝对想不到你有这么强!”

  楚歌心里紧张的很,对付小混混的时候用魔法倒是很爽,可是这些都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他实在是没底。

  “我们冲过去吧。”江水绿说:”再等下去他们的人更多,就麻烦了。”

  “不用冲过去。”楚歌说:”我就在这里攻击好了。”

  江水绿眨了眨眼睛,恍然大悟:”对了,无形剑气!哈哈,还有三昧真火,好,那我也不过去了,我给你护法吧。”他想当然的认为,按照武学理论,使用三昧真火和无形剑气这种高级武学的时候,会非常消耗内气,导致身体虚弱,谁知道楚歌用的根本就不是武功呢。

  楚歌一挥手,本来想象中有一连串火球飞过去的,可是火元素上次在迪厅就用得差不多了,这次一用,居然只飞出来一点点小火苗,大概飞了一米远,就消失在空气中,楚歌大窘,脸刹那间就变得通红。

  那边的黄强倒也是识货的人,惊道:”江前辈果然高明,居然练出三昧真火了,不过这么一点点三昧真火,想必也刚刚摸到点皮毛吧。”

  楚歌大声道:”看看老子的无形剑气!”右手一挥,刷的一道风刃就飞了过去,这道风刃倒是力量十足,直接打在了黄强前面那家伙的大腿上,那家伙”哎哟”一声蹲了下去,鲜血立刻泉水一样涌出来。

  “真的是无形剑气!”立刻有人大叫起来,这些武林高手就这点不好,看到厉害的东西一个个大惊小怪,反而常开天这种不懂武功的人还能保持镇定,楚歌真有点怀疑是不是越没定力越适合学武。

  这句话一叫出来,黄家那一大帮子人居然一起后退了一步。

  “你是谁?”黄强大声道:”报上名来!”

  “我不告诉你!”楚歌道:”要打架就快来,哪那么多废话。”

  黄强心里直犯嘀咕,传说中的无形剑气居然出现了,这一架百分之百没得打,可是今天花了这么多心思,就这样让人跑了实在不甘心,他一时愣在那里了。

  楚歌可懒得管他,左手一扬,又是一道风刃发了出去。

  这一次黄家那群人都有防备,纷纷出拳出掌出刀剑,把那道风刃轻松的化解在空气中。

  风刃这东西无影无形,从理论上来说确实很象无形剑气,可是力量很小,其实对高手是没什么威胁的,如果是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可能就要指挥手下群殴了,只可惜黄强是个又谨慎又聪明还非常渊博的老人,所谓年老成精,他既然认定了这是传说中的终级剑法,就绝对不相信会这么好对付,这次能破,很显然是对方不想伤人,只想警告,否则,刚刚第一个人可能都被劈成两段了。

  所以他连忙就道:”好,看在这位朋友的面子上,这次就放你们走,不知这位朋友和江家是什么关系?”

  楚歌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连忙摇头道:”没关系,我是被你们抓回来的。”

  黄强稍微一愣,也就明白过来,忍不住笑了:”朋友虽然功夫高强,可是年纪太轻,警惕性实在不够,这次的事纯属误会,我们把两位朋友带来只是不想留下线索,并没有恶意的。这样吧,我黄强愿给朋友郑重道歉,如不嫌弃,可否让小老儿设宴陪罪?”

  楚歌想都不想,立刻摇头:”不用了不用了,你放我们走就好。”

  黄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挥挥手,一群人立刻让出一条通道来,这都是黄家的精锐高手,看到无形剑气,各人的想法倒是非常一致。

  江水绿低声道:”看来你上次跟黄强交手的时候还没练成无形剑气吧,不然他不会这么吃惊的,现在给他们显示一下威力,免得他们动歪心思。”

  楚歌点点头,这次手都不挥了,集中体内一半的魔力,射出了一道风刃,他体内的风元素虽然用得频繁,可是用来打游戏需要的量很少,所以贮存的还有很多,这一次为了示威大量释放,确实是非常骇人,黄家的高手们就听到”咻”的一声尖锐呼啸,旁边的楼顶围栏居然被整个削下了一块,切口处平整光滑,就是用利刀来砍大概都没这么锋利。

  能把内功练到这种成形的地步,即使在武侠小说中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如果这些人刚刚还只是惊讶,那么现在完全可以称得上畏惧了。黄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忍不住悄悄叹了口气,有了这种人存在,三大世家的争斗,似乎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家主,就这么放人走了?”一个老人悄悄在黄强耳边说。

  “哼,他们根本走不了,”黄强低声冷笑起来:”江水绿还要去救他的孙女,下面的布置他怎么也逃不过去的,终于那两个小子……别看他练成了无形剑气,一样走不出这山林。”

  问话的老人愣了一愣,忽然微微阴笑起来,他想到了外面那些奇怪的树林,那是一些无论怎么走都会迷路的树林,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这片天然生成的树林,已经蕴涵了某些奇怪的古代阵法,就好象当年诸葛武候那个天下闻名的八阵图一样,事实上,这里本来就是黄家的一个秘密基地,就连他们自己人,都是费了天大的努力才在外面莽莽群山中标定了一条可以通过的路径。不按照路径,就连黄强本人都没法走出去。

  楚歌他们下了楼,才发现这并不是在城市里,四面黑蒙蒙的,借着楼上那点光,还能看到四周都是大大小小的山,居然是个典型的山区,江水绿道:”楚歌,我要去救我的孙女,你要不要一起去?”

  楚歌毫不犹豫的摇头:”不了,我还有事,我们再见吧。”

  江水绿显得有些失望,道:”那好吧,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

  “不能。”楚歌立刻脱口而出,话一说出来,才觉得太伤人了,立刻补充道:”我游历四海,没有办法联系的。”

  江水绿叹了口气,道:”那好吧,这是老头我的联系方法,你收下吧。”他从身上掏出一张又黑又旧的小金属片,递给了楚歌,楚歌很随意的接过来,看也没看就放进了口袋:”好,有机会我会去找您的,现在我们先走啦!”

  “记得来看我啊。”江水绿道:”我不能耽搁了,趁他们人都在这,我要去找找我孙女被他们藏哪儿了。”

  楚歌想一想江水绿还要打架,干脆悄悄放出一道力量之环,加在老头身上,才道:”再见。”说完,拉着常开天就跑,也不去看路,直接就闯进了树林中,当然,他早打定了主意,以后无论如何也不去找这个显然属于黑道的老人家了。

  江水绿目送着他们远去,转过身来,刚走一步,忽然”咦”了一声:”奇怪了,怎么忽然感觉内力充沛了许多?”他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忽然猛的跳了起来:”我靠!传说中的嫁衣神功!”

  楚歌拉着常开天在深夜的树林里一路穿行,这时候,就显示出山村里的孩子比城市里的孩子强大得多的生存能力了,才走了半个小时,常开天就气喘吁吁,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楚歌却精神抖擞,越走越快,这一带好象全部都是山,山里边几乎没什么路,两人起初是为了远离黄强他们,可是走了这么久之后,才忽然发现出了点问题。

  “不行了,楚大哥,我们歇歇吧。”常开天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怎么比跑一千米还累啊!”

  “别歇了,快起来,我们一定要快点闯出去。”楚歌忧心忡忡:”这种大山里很可能有野兽的,碰上了可不是好玩的。”

  “野……野兽!”常开天的脸都白了:”什……什么野兽?”

  “狼、熊瞎子、蛇,哦,还可能有老虎呢,上次报纸上不是登过吗,随着环境保护工作的逐步到位,很多珍稀动物开始在大自然频繁出现了。”楚歌一本正经的道。他每说一种动物,常开天的脸就白一分,等听到最后,终于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拉着楚歌的手就往外拖,大声道:”快跑快跑快跑,跑出去再说。”

  楚歌倒不跑了,他一屁股坐下来:”别跑了,我们迷路了。”

  刚才为了远离危险,慌不择路的往林子里钻,现在楚歌才发现,自己迷路了,虽然自己家乡也到处是山,不过那些山是跑熟了的,怎么也不会迷路,而且家乡的山不大,即使迷路了,沿着一个方向也能走出,而这里,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闹得不好干脆就是大兴安岭,西双版纳,那么迷路跟死几乎就没两样了。

  “怎么办?”常开天哭丧着脸,把手机扔在了落满树叶的地上:”手机也没电了,我看我们完了。”

  “别怕,”楚歌拍拍他的肩膀,倒有点做大哥的风范:”在这里休息一晚,等天亮了我们回头去找黄强帮忙。”

  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跟这些黑道人物和武林高手打交道了。

  天边第一缕光线从云层后边透射下来,红色的云层显示着今天是个大热天,两个无心睡眠的家伙一骨碌爬起来,按照昨天零星的记忆就往回走,想要找到昨天进山时的路,可是说来也怪,这一找就找了两个多小时,竟然还是在山林里打转,昨天半个小时走的那么点路,现在怎么找也找不回去了。

  “唉,郁闷啊郁闷。”常开天悻悻的坐下来,靠在一株大树上道:”我本来就是路痴,你倒好,比我还路痴,我们两个根本就不适合出行。”

  楚歌低头看路,忽然看到地上一只手机静静的躺在树叶上,怎么看怎么眼熟,心里一动,忽然大叫起来:”看!这是你昨天扔的手机!”

  常开天拣起来看看,果然不错,跟楚歌面面相觑,”咕咚”两人一起坐到了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两人怎么也想不到,走了两个小时,竟然又走回原地了。

  这到底是片什么鬼树林啊!

  “难道……我们要死在这里面?”常开天摸摸自己的肚子,忽然”咕”的一声,原来是肚子饿了开始叫了。

  这么一来,楚歌也觉得饿起来,他咬咬牙,道:”妈的,事到如今,看来我要出点真功夫了。”

继续阅读:第23章 阴差阳错的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通行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