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武林高手
closeads2017-08-15 10:316,221

  迷迷糊糊中,似乎一直躺在车上,随着一路颠簸,醒了又昏昏了又醒,楚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迷糊了多少天,反正除了吃饭之外,其他时间都在睡觉中,楚歌百分之百肯定是别人在他的饭里下了药,看来不到目的地是不会让他清醒的,他的体质本来就不怎么样,也就非常配合的接受现实了。

  终于,好象到达了目的地,自己被两个人抬着手脚扔到了地上,楚歌心里还隐约泛起一个念头:落地的感觉,真好。

  这个念头之后,楚歌就再次昏了过去。

  楚歌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被捆得象个粽子,正躺在冰冷的地上,努力抬头,上边有个小小的铁窗子,里边射下微弱的光线来,看来正是深夜。

  “嗨,楚大哥,你醒啦。”旁边一个声音响起来,这个声音楚歌很熟悉,正是常开天。

  常开天也捆得象粽子,躺在楚歌的旁边,现在勉强把脸转过来,正对着他苦笑:”老大,你看看,得罪了那个周大川,遭报应了吧。”

  “周大川?”楚歌晃晃脑袋,忽然想起来自己若干天前在迪厅里做的事情,立刻出了一身冷汗,脑筋也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天啦,我哪知道那小子是黑社会的呀,早知道我就不去碰他了,现在可怎么办呢?”

  常开天哭丧着脸:”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你不是号称有超能力吗,你想办法吧。”

  楚歌全身大概被捆了三四根绳子,不但没办法站起来,就连维持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都很困难,晕倒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忽然觉得腰酸背痛,腿上有点发麻,绝对是血液不畅通所至,他悄悄给自己加了一个力量之环,想把绳子挣断,可是努力了两次,绳子倒是没断,自己的手腕差点断了,楚歌本来就不是一个有毅力的人,立刻就放弃了这一招,转而寻求其他的办法。

  他的两只手被捆在背后,两条腿被交叉在一起,连翻身都做不到,否则的话,只要能看到常开天的手腕,他就有信心用魔法把常开天手腕上的绳子弄开,当然了,自己的魔法控制精度万一不足,让常开天流点血,受点伤,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反正吃亏的也是别人。

  翻身了三次,统统失败,楚歌叹了口气:”没办法,凭我们两个人,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这个地方了,现在只能等他们来处置我们了。”

  刚说到这里,忽然屋子里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谁说这里只有两个人的,我老人家就不是人吗?”这个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远,好象就在两人的旁边,立刻吓了两人一跳。

  “谁在说话?”常开天的声音有点发抖:”你,你是谁,你是人是鬼?”

  “嘿嘿,你说我是人,我就是人,你说我是鬼,我就是鬼。”这个声音听起来非常苍老,可是越苍老的声音越容易与鬼魂发生联系,两个小子都不是胆子大的人,刚刚明明听到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本没有任何呼吸,凭空响起这么一个声音,还说着这么希奇古怪的话,两人吓得亡魂直冒。

  “你,你要干什么?”楚歌颤声道:”我们一没钱,二没色,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就放过我们吧……”他刚说到这里,猛然想起自己明明有一颗价值五亿的钻石,顿时嘴唇都白了:”你,你,钻石我给你,别,别杀我们啊。”

  那个声音完全不为所动,在那里”嘿嘿嘿嘿”的笑,楚歌听这声音好象就在耳朵边上,觉得连寒毛都竖起来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闭上眼睛心里充满了悲壮的情绪:”亲爱的爸爸妈妈,儿子今生没办法报答你们了,你们的恩情,我只有不报了,还有亲爱的**老师,您让我的初中拥有了美好的回忆,至于教导主任,希望他能够断子绝孙,啊!还有我的初恋,我的高中女同桌***,我们俩还是来生再做夫妻吧……”

  那个声音发现两人没有预料中的求饶,倒有点奇怪了:”喂喂,你们俩怎么不说话了?”

  常开天到底见识多些,而且一直就是无神论者,这时拼命把头抬起来去看声音发源的地方,这一看,还真让他看到了,一个非常佝偻非常矮小的身影居然正挤在两人中间,虽然是挤在中间,可是因为这个身影根本只到他们的腰部,而两人又隔得不是太近,所以一开始居然没人发现这个身影。而现在呢,窗外淡淡的月光照进来,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是也能清楚的看到一张满是皱纹的脸,现在,那张脸上充满了促狭的笑容,正在那里得意洋洋。

  “我靠!老头,原来是你在装神弄鬼!”常开天的胆子立刻就回来了:”楚大哥别怕,他不是鬼,他是个人。”

  “啊?是个人?在哪儿”楚歌刚刚把后事交代完毕,现在心无牵挂,胆子也大了起来。

  “就在我们中间,你把头抬起来看,对,在我们的腿中间。”常开天维持着这个别扭的姿势,脸涨得通红,用目光来对老头表达他的愤怒。

  楚歌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一个老头,正对着他嘿嘿的笑,老头的姿势比他们舒服多了,轻松的坐在那里,虽然身上也捆得象粽子,不过坐着的视角总是比躺着大,现在正转着脖子到处打量呢。

  “等会扁你!”楚歌瞪了他一眼,满脸凶像,仿佛是要找回刚才遗弃的面子。

  “好了,不吓你们了,”老头轻松的朝他做个鬼脸,显然一点也没把他的恫吓放在眼里:”你们两个真没用,整天除了睡觉就是吃饭,一点乙醚一点安眠药就把你们治得服服帖帖,你看我一个老头子都比你们醒得快。”

  “这是哪里你知道吗?”常开天道:”周大川跟你也有仇吗?”

  “周大川?”老头奇道:”谁是周大川?抓我们的可不是周大川哟。”

  这下轮到楚歌傻眼了:”不是周大川,那抓我们干什么?”

  老头这下也好奇了:”咦,你们江家子弟吗?”

  “当然不是!”常开天恍然大悟:”谁他妈姓江啊,这么恶心的姓氏,我靠!我知道了,他们根本就是抓错人了!我……我……我晕啊!”

  老头笑眯眯的道:”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年轻人,据我估计,抓错的可能性不大,唯一的可能就是,你们是被顺便抓回来的。”

  楚歌道:”还有顺便抓回来这种说法吗?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也不干什么,”老头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恩,不错,你这身板,用来做实验倒是好材料,看来他们抓人的眼光还不错。”

  “啊?做实验?”楚歌心里发了个颤,忽然想到很多关于疯狂科学家和活体实验的恐怖电影,顿时连冷汗都出来了:”他们……他们要拿我……做实验?”

  “当然。”老头一本正经的说:”你看我这把老骨头,可能还没实验就散架了,你再看你的同伴,过于健康过于肥胖,什么脑血栓啊高血压啊心脏病啊都有可能,大概也经受不住什么折腾,最好的就是你这样的排骨少年,根据我多年的经验,人越瘦,生命力越强,用来做实验就越有效果。”

  “他们到底做什么实验呢?”楚歌终于问出了这个最怕知道答案的问题。

  “很血腥的实验,”老头的神情忽然严肃起来,他越严肃楚歌就越怕,看着那两片干枯的嘴唇,仿佛在等待死神宣言:”人肉叉烧包!”

  楚歌倒抽了一口凉气,简直连自杀的想法都有了,他这个人并不算特别怕死,可是死也要死得干净,如果被人做成包子,那真是死不瞑目了。

  “哐啷”一声,屋子的门开了,强烈的光线射进来,顿时照得屋里一片光亮。

  “哈哈,老不死的,这里的滋味怎么样?”一个大汉说道,他看起来彪悍得很,楚歌躺在地上正好看到他满脸的横肉,在想一想人肉叉烧包的传说,心里充满了恐惧,悄悄开始凝聚魔法。其实通过这段时间的练习,他早就可以熟练运用体内的魔法元素,之所以没办法把绳子弄断,是因为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手,而且只能凭眼角的余光看到腿上的绳子,他怕用魔法的话会把自己弄伤,否则,把绳子弄断其实并不艰难。

  可是这个大汉就在他面前,目标可以说又清晰又巨大,要想用点什么攻击性的东西对付他,实在是轻而易举,所以楚歌开始考虑,要不要现在把大汉给干掉。

  这个诱人的想法在两秒之后被楚歌打消,因为他听到外边又有个声音道:”山鸡,别跟他罗嗦,直接教训他就可以了。”

  既然外面有人,楚歌就不敢动了,要不然,人家只需要把门一关,饿也能饿死自己。

  大汉看来不太听话,他迟疑着道:”不要吧浩南哥,这老家伙有功夫,我们以前就有兄弟吃过他的亏,不能轻易近他身的。”

  楚歌听得直翻白眼,刚听到”山鸡”的名字就觉得耳熟,现在听到这声”浩南哥”,简直要晕了,看来《古惑仔》这东西,对黑社会的影响还真不小啊,不过陈小春演的那个瘦小的山鸡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和现在这个大汉对上号。

  “妈的,他都被捆成这样了,你怕个屁啊怕!”浩南哥看来也没有电视上那么冷静,直接就开骂了:”你到底动不动手,不动手就他妈滚出来。”

  山鸡连声道:”我动手,我动手。”走到老头身边,猛的飞起一脚,对着老头的肚子踢过去,这一脚很重,楚歌和常开天因为离得近,简直可以感受得到微弱的风声,这样一脚踢下去,楚歌简直不忍心看了,按照他的估计,老头这种体型,至少也能飞出一米远去。这两个小子本来都规规矩矩躺着的,忽然间看热闹的劣根性就发作了,齐刷刷努力抬头去看老头挨打。

  只可惜,老头还是笑眯眯的坐在那里,那一脚一踢过来,他就稍稍扭了扭腰,让那一脚踢到了他的胳膊上,再接着,大汉就呼的飞了起来,远远的跌出去,整个过程,无论怎么看,也不遵守动量守恒定律。

  “哐啷”一声,应该是山鸡的脑袋撞到了铁门上发出的声音,紧接着的”哎哟”一声证明了两人的猜测。

  “中国功夫!”两人脑袋里同时出现了四个字。

  这年头招摇撞骗的功夫不少,这样奇妙的功夫倒是从来没看到过,楚歌本来以为武侠小说中那种功夫只是虚构的,没想到今天真看到了。

  “浩南哥,他,他,他真的有气功!”山鸡觉得好委屈,虽然是他主动,可是他反而是受害者。

  “妈的,老不死的还真挺能的,我来收拾他!”浩南哥决定亲自动手了,楚歌心里暗暗高兴,想道:”只要你进来,我立刻把你们两个一起弄晕,后面就好说了。”

  只可惜浩南哥鬼使神差的又说了句:”山鸡,你去门口把风。”

  山鸡骂骂咧咧的走了,一个长头发的小瘦子提着根铁棒走了进来:”老家伙,我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棒子硬!”

  这下老头笑不出来了,他确实有功夫,可是看着鹅蛋粗的铁棍,心里直发毛,紧闭着嘴一声不吭,神情也严肃起来,他虽然喜欢开玩笑,可是地位其实很崇高,他可以嘻笑怒骂,可是绝不允许自己丢自己的面子,所以这一棒,他决定硬抗下来,即使再难受,也不能叫一声,当然了,他还是把全身的气都外放出来,尽量承受打击。

  浩南哥看着老头铁青的面孔,心里大乐,哈哈大笑着,呼的一棒就扫了过去,他也不去找什么人体的软弱环节,直接就对着膝盖发力,这一棒打下去,无论如何这条腿是废了。

  “啪”的一声,手感非常好,浩南哥心满意足的收回棒子,去看老头的脸,却发现老头一点都不痛,反而一脸的莫名其妙。

  老头确实是莫名其妙,刚才那一棒明明是敲碎了什么东西的,他甚至听到了”啪”的一声响,可是膝盖一点都不痛,好象根本就没挨过打似的。

  “哎哟,老家伙,你还真能抗的,再来一棒试试?”浩南哥对老头的表情很不满意,呼的又是一棒打了过去,这一次又对准了胳膊。

  “啪”的一声,又有个什么东西破碎了,可是还是一点都不疼,这下子可把老头吓坏了:”糟糕!该不是我走火入魔了吧,难道我全身的关节都失去知觉了?”

  浩南哥看着老头满脸的惊惶,心里终于愉快了,嘿嘿笑着:”老家伙,明天再来收拾了,上面交代了,只要不把你弄死,弄成全身瘫痪都没关系,你就等着慢慢享受吧。”

  “哐啷”一声,门又关上了,屋子里黑糊糊一片,又只能看到小窗外那点微弱的月光了。

  “两位,老头我刚才多有冒犯,还请恕罪。”老头忽然说话,声音严肃:”刚才多谢相救。”

  “我们没有救你呀,”常开天说:”你的气功真厉害。”

  “气功再厉害也抗不住铁棒啊,”老头的语气竟然变得非常认真了:”我刚刚还在奇怪,两位怎么会平白无故就被抓来了,原来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高手不是我,”常开天的脑袋确实好使,立刻就想到了楚歌的种种能力,道:”是楚大哥。”

  楚歌没说话,默认了,到现在他也知道什么人体实验都是扯淡了,至于刚才,他用了两次冰霜之铠帮老头挡了两棒,说起来确实是救了老头一命,既然这里就他们三人,想瞒也瞒不住,他也没必要不承认。

  老头看他承认,顿时大为动容:”难道你已经可以把内气外放,凝聚成型了?”

  楚歌不好回答,含糊的应了一声,老头看在眼里,神情立刻又不同了。

  “老夫江水绿,请问楚少侠尊姓大名?”这句话已经完全是武林中人的味道了,不过老头一本正经的样子,楚歌还真没敢笑。

  常开天倒笑开了:”哈哈哈哈,江水绿,江水绿,老头啊,这是个女人的名字哦!”

  老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老夫今年一百零三,剃下来的胡子都足可以把你淹死,你敢说老夫是女人?”

  常开天根本不买帐,反而爆发出更大的笑声。

  楚歌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老头这种奇怪的问话方式,只好学着武侠剧里那样道:”在下姓楚,单名一个歌字。”

  “楚歌……楚歌……”老头皱着眉头仔细思索:”我怎么从来没听过有个楚家,你的功夫是学自何门,可否见告?”

  “啊?哦,没有没有,我是自学的,”楚歌打着呵呵,开始胡诌了。

  老头又是大吃一惊:”自学!天下竟有如此武学奇才!”

  “没错!”常开天的兴致也来了,开始胡说八道:”我楚大哥自幼就是武学奇才,四大世家的家主全都跟他较量过,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哈哈哈哈。”

  “四大世家?”老头简直要自卑了:”有四大世家这么多吗?我……我……我怎么才知道三家呀?”他本来皱巴巴的脸上已经没什么色彩了,现在倒泛出返老还童般的红晕来,还好两个小子都躺在地上,看不到他那张”羞愧”的老脸。

  楚歌没说话,这种事情,如果真要解释,那么用武术显然比用魔法要好得多,武术这东西至少大家都知道有,可是魔法,地球人都知道那只是幻想,自己如果说实话,可能别人还以为自己虚伪了。

  “楚……兄,请问你有没有办法把绳子弄开呢?”老头斟酌了半天,面对这个”天下第一高手”,终于决定与楚歌平辈论交了:”可以把内气聚敛成型的话,挣断绳子应该没问题吧。”

  楚歌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江爷爷,您还是叫我楚歌吧,我们也别说得文绉绉了,真的很不习惯,我自己的绳子我没办法弄断,不过如果可以看到你们的手腕,我倒有办法把你们的绳子弄断。”

  老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也好,看来楚兄是坚决不在普通人面前暴露身份了,那我以后就叫你楚歌吧。你先看看我身上的绳子,有办法吗?”

  楚歌努力抬头,刚刚瞄了一眼又躺了下去,脖子酸酸的,丧气的道:”如果您再过来点,让我躺着能看见就好了。”

  “这不难啊,”老头江水绿身子猛的往上一窜,既没用手也没用腿,似乎是几块平常不能控制的肌肉在发力,一下窜了几厘米高,斜着落下来,正好落到楚歌旁边,身体不太稳定,歪了一歪,终究还是保持住了平衡。

  “这才是真功夫啊!”楚歌叹为观止,现在,江水绿胳膊上的绳子正好在他面前,可谓是施法的最佳目标了。

  楚歌意念一动,一道微弱的风刃就发了出去,因为怕把老头割伤,发出去的魔力很小,风刃打在绳子上,”咻”的响了一声,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头又是一副震惊无比的样子:”无形剑气!居然是无形剑气!”

  楚歌懒得理他,稍微加大点力度,再来一次,还是不行,那就继续加力,再来一次……

  大概加了十多次,这下终于有点效果了,风刃飞过去,绳子哗的一下散开了一半,江老头的脸已经不象一张人脸了,那副看到鬼的样子,让楚歌实在是无可奈何。

  “你……你……你你你你……你居然可以连续发出十多道剑气!我的天啦,你的内气到底有多深厚!我老头子练了一辈子的气功,现在还一道都发不出来哇!”

继续阅读:第22章 无形剑气与三昧真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通行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