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千年恩怨
closeads2017-07-20 03:134,363

  唐诗不给他机会再想了,道:“好了,我师傅也见过了,现在,该说说三大世家的事情了。”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这一向是楚歌的信条,听唐诗一问,他也把注意力转移了:“好,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莫名其妙叫上我这个外人。”

  “三大世家的事情可复杂了,我还是慢慢给你说吧,”唐诗叹了口气:“其实,他们也是有很多无奈的……”

  三大世家的故事确实很复杂,复杂到绵延了上百代,这中间一直就有爱恨纠缠,到如今,三大世家虽然还能以武学世家的身份一致对外,可是在武界内部,却已经矛盾重重。

  三大世家的远祖到底有多久远,现在已不可考,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三大世家在遥远的商周时期就已出现,当然,那时候还没有这么超然的地位,也没有这么高明的武技,这些东西都是后来慢慢累积起来的,经历了无数朝代变迁,人种迁移,无数高门大户都湮灭了,只有这三家一直保留幸存下来,并且不断壮大,在当时,三大世家的关系是很好的,如果不是他们互相援助,也没有办法度过这么漫长的年代了。

  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三家的武术走向也开始分明起来,江家的功夫开始逐渐向技巧方面转化,他们注重利用各种不同的招式、手段来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而黄家的功夫,则开始专门追求力量,他们认为,一勇能降十会,只要力量足够,就能战胜一切,而蓝家的功夫,却走向了身法这个极端,他们把一些有名的轻功比如”燕子三抄水”、”细胸巧翻云”、”梯云纵”等功法融会贯通,创造出了蓝家特有的轻身功法,他们认为,只有轻功练好了,才能先立于不败之地,先不败,再求伤人,才是最佳的武学模式。

  武学见识上虽然有了分别,三家的关系却都极好,偶尔有些武学理解上的争辩,也是仅仅局限于武学的,不涉及到三家的关系。

  他们的分歧是产生在民国时期。

  民国时期大概是中国动荡最烈的时期之一,那时候因为各地纷纷燃起的烽烟,涌现了无数武术高手,他们凭自己的本领,革命、起义、占山为王,自立门户,死了很多人,可也成功了很多人,三大世家原本也想举事的,可是这时候却难得的产生了分歧,江家和蓝家各自支持不同的政党,而黄家,却是最有野心的一家,他们提出要自己举事,自立为王,不愿意受任何势力的管辖。

  就在三家为此而争论不休的时候,黄家出了一个奇人,这个人叫做黄飞花,乃是一个女子。

  正是这个女子,才带出了现在这一摊子事情,也正是这个女子,才让三大世家之间出现了嫌隙。

  女子在那个时期是没有地位的,黄飞花当时只有十八岁,而且只是一个非常偏远的远亲子弟,因为家境贫寒借住在黄家而已,在黄家家族内,她甚至没有学武的权力,按理说,怎么也轮不到她说话,可是,在家族内部考核时,她却冒天下之大不韪,坚决要求参加考核,并以全胜战绩将同辈们一一击败,之后,更要求向上挑战,在相继战胜了黄家当时的少壮派几乎全部好手之后,终于获准与当时的家主一战。

  那一战,黄飞花表现出来的武术,已经完全超越了黄家所有人的理解范围,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轻松战胜了家主,然后,当着目瞪口呆的众人宣布:“我要统一三大世家。”

  关于当日黄飞花与黄家家主的一战,黄家的人讳莫如深,根本没人知道她到底达到了怎样的境界,又是用的什么方法获得了最后胜利,可是,毫无疑问,她当时的实力,在三大世家中乃至在整个中原武术界,是绝对无敌的,因为在接下来的三天之内,她就再度战胜了江、蓝两家的家主,奠定了自己”第一人”的地位。

  她年轻气盛,本领盖天,即使狂妄一点,原本也无可厚非,可是她终究犯了个最大的错误,就是在对阵江、蓝两家家主的时候,下手太重,导致在一周之后,两位家主双双殒命。

  这件事情一直是一桩无头案,因为黄飞花挑战两位家主时都是悄悄进行的,到底她是怎么下手的,用的什么功夫,还有,到底黄家的功夫为什么在她手里会那么强,一切都无法解释,对于三位家主的失败,三家的继承人都严密封锁,所以后来的事情就有些模糊了,唐诗大概也搞不清楚,只知道黄飞花终究还是没能把三大世家联合起来,三大世家最终也没能揭竿而起,再后来,中原的动荡慢慢的平息,想举事也没机会了,可是三大世家的关系,从那时起就有了裂痕。

  黄飞花虽然惊才绝艳,却始终成不了家主,在黄家,她似乎也不受欢迎,据说三十岁后就离开了黄家,在某僻静处一直独自居住,终生未嫁,黄家的事务也从不过问,在五十岁时就郁郁而终,在她死后,有小道消息谣传说,江、蓝两家悄悄在家族里开了个小小的庆祝会,庆祝杀害家主的凶手毙命。

  黄飞花生前风平浪静,可是她一死,立刻就成了宝贝,三家都想得到她遗留下来的武术精华,因为她生前所住的地方并不属于三大世家的任何一处,所以在黄家来接收遗物时,发现江、蓝两家也不约而来。

  三家人在这小小的地方翻了个遍,最后才在黄飞花住地的墙壁夹层内,找到了一册薄薄的小册子,里边记载的事情,让三家的家主都看得目瞪口呆,仿佛做梦一般。

  原来黄飞花的一身武术,根本不是黄家的武术,而是得自一个异常奇怪的洞穴,对于那个洞穴的位置、特征以及她得到能力的过程,她记录得非常清楚,在小册子的最后,还有这样一段话:“那时,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寄人篱下,生活困顿,渴望能够出人投地,所以,即使它给我的警告再强烈,我也毫不在意,我以为,有了天下无敌的能力,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我错了,从二十一岁之后,我便再没有笑过一次,我虽然帮黄家得到了最高的声誉,可是,就连黄家的上上下下,都视我如蛇蝎,以我的能力,原本可以活到下一个世纪,可是,象我这样子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只有在它的警告成为现实之后,我才开始怀念那些吃不饱饭、穿不暖衣、却偏偏能有很多欢笑、很多憧憬、很多朋友、很多关怀的幸福日子。”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三位家主很自然的忽略了黄飞花的最后感言,渴望得到最强大的能力,他们之间虽然已经开始勾心斗角,却还是联袂来到了黄飞花所说的洞穴,他们成功的找到了那个地方,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去,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满足条件,至于到底要些什么条件,他们完全不知道。

  按理说,当年的一个弱女子都能进得去的地方,没理由他们会进不去,这其中的关键,他们始终想不明白,折腾了几天之后,怏怏而回。

  不过折腾了这几天,他们总算明白了一点,要进这个洞穴,是要看时间的,也就是说,这个洞穴的开启,是有一个周期的,另外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洞穴每次最多只能进去两个人。

  为此,三大世家又定了一个条约,首先,三家共同保守这个秘密,其次,每到这洞穴开启的时候,三大世家先要选出进入这个洞穴的人选,这个人一旦选定,另外两家不得有异议,而对于武林世家来说,选人的方式便是比武。

  正是因为这比武,又比出点矛盾来。

  五十年前,黄家的家主为争夺进入的资格,与江家当代家主一战时,不慎受了重伤,不治而死,而是役,江家的家主也是重伤,最后反而是蓝家的人选获得了进入的资格,虽然还是没能进去,但是黄家对江家,从此有了仇恨。

  五年之后,又一次洞穴开启的日子,黄家派出的人选是当时的家主,也正是五年前死去那位家主的弟弟,而蓝家则非常狡猾的派出了他们家族中一位长老,这位长老的年纪当时已经八十多岁,比当代的家主要厉害得多,在与黄家争斗的过程中,老年人一时失手,竟又将黄家家主给打死了,这一次,黄家真的是元气大伤,黄家对蓝家的仇恨,远比五年前对江家还要深刻。

  这也就是如今黄家的人为什么千方百计的算计江、蓝两家的缘故之一了。

  接下来的近百年,就在他们不断的试探和摸索中匆匆的过去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三大世家对于那个奇怪的洞穴,总算都有了各自的看法,虽然未必正确,但是只要有机会,是一定要去一次的。

  而今年的这几天,就是进入这个神秘洞穴的日子。

  三大世家的年轻子弟,正是刚刚成长起来的时候,这一次探索神秘洞穴的任务,理所当然的交到了他们手里。

  而楚歌,则是此行一个极大的变数,至于三大世家到底找他干什么,他又有什么特殊之处,连唐诗都搞不清楚,唐诗把故事讲完之后,就很不负责任的说了句:“放心吧,这事情对你绝对没有害处,你就去一趟吧。”

  其实他还有句话没说:“我师傅从来没错过的,他说这事情只有你能解决,那就肯定只有你能解决。”

  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楚歌就是再有脾气,也发不出来了,他虽然听唐诗说了这么长一个故事,但是对于自己到底能够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仍然是一头雾水。

  “三大世家要进去,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关我屁事!可是他们千方百计拉拢我又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这里边,到底有什么玄机呢?”楚歌苦苦的思索:“他们既然舍得把他们的宝贝女儿拿出来邀请我,可见我的作用也是不小的,看来还是要从我自己的可利用性上来分析。”

  现在还只是大清早,楚歌和唐诗已经回到了宾馆,很奇怪的是老喇嘛居然早在宾馆里等他们,楚歌心里直犯嘀咕:“这老喇嘛神出鬼没的,大概也不是个好东西。”唐诗倒是觉得很正常,大概是习惯了吧,楚歌一直在想老喇嘛的几个图案,既然看到了,也就勉强客气的问:“大师,你刚刚给我画的几个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老喇嘛不说话,眼皮耷拉了几下,又伸出一只枯树般的手来想画些什么,楚歌连忙道:“您别,您别,您画的我也不懂,还是说话的好。”

  老喇嘛愣了一下,手停住了,唐诗从后边”啪”的在楚歌头上拍了一巴掌:“靠,对我师傅客气点,他修的是闭口禅,不能说话的。”

  “可是……可是总得给我指点一下玄机啊。”楚歌委屈的摸着后脑勺。

  “我师傅画的图案,都是他凭自己修炼的功法从未来虚空中看到的,其实他自己也未必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如实的反应自己的所见而已。”唐诗总算说了句有意义的话。

  楚歌心里电光火石般一动,忽然泛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这老喇嘛该不是预言系的魔法师吧?”

  预言系即使在升龙大陆上,也是很生僻的一个门类,按尼古拉•幻的说法,只有最无聊最有闲情的人才会去修炼那玩意,既不能打仗又不能致富,即使可以看到未来又有什么意义?往往是越能洞悉未来的人越没办法改变未来,一辈子都生活在无奈当中。

  更要命的是,预言类的法术还相当难练,至少,以尼古拉•幻的天赋也要承认:“要我练预言术?我靠,老大,你打死我吧,恐怕我现在还没入门呢,那东西……啧啧,不是人练的。”

  如果老喇嘛是预言系的,那么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了,甚至包括他的闭口禅,大概也只是为了避免自己一时口快说错话,毕竟”天机不可泄露”嘛!

  想到这,楚歌又狐疑的看了眼老喇嘛,似乎想看出他身上有没有魔法元素。

  一阵门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索,唐诗欣然站了起来:“三大世家来了。”

  门一开,楚歌就惊叫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站在门口的,是楚歌绝对想不到会在这里出现的人:胡芸。

继续阅读:第51章 洞穴之秘(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通行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