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拒绝不了的邀请
closeads2017-08-15 10:296,564

  楚歌非常得意,这还是他第一次凭自己的智慧解决问题,不象以前那些事,总是有运气的成分,还有魔法的力量,力量虽然重要,但是智慧却更重要,所以,面对众人的团团围困和逼供,楚歌都没有生气,笑眯眯的听他们在那叫嚷。

  牛得华:“我靠!我说上次跟你决斗怎么输得这么快,原来你作弊了!”

  许明:“毫无疑问,超级投篮也是高科技作弊的典型事例。”

  牛一:“哎我说楚歌,你不是穷光蛋吗?难道这都是咱们班长补贴你的?吃软饭可要不得哦。”

  牛三:“我晕,我说怎么周崇文老是莫名其妙的骚扰我,看来都是你小子惹出来的!”

  王大福:“楚歌,谢谢你,虽然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正因为你帮忙,我才能拿了个冠军。”

  在大家眼里,楚歌是越来越神秘了,这小子整整三年都默默无闻,没想到最后时刻开始发光了。

  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与其他同学相比,楚歌又格外的“丰富多彩”,这天一下课,楚歌就看到门口站了一位大美女,正是江芙。

  “找你的,”楚叶用力拧着楚歌的胳膊,悄悄跟他说。

  “怎么可能呢,不会的,我跟她又没什么来往,”楚歌磕磕巴巴的道:“她……她大概是找牛得华吧。”

  “楚歌,有人找,”话刚说完,门口的许明就幸灾乐祸的叫了起来,一边叫还一边看看楚歌旁边的楚叶,声音很大,差不多全班都听到了,其实听不听到都一样,江芙开学第二天对楚歌告白的事情早就广为人知了。

  于是楚歌就乖乖的出去了。

  “楚大哥,我想请你到我家去……”江芙笑得人比花娇,老实说,楚歌站在她面前还真是有点紧张,那紧张是男人看到美女之后必定会有的表现,这么一个大美女,摆明了对他有意思,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可是只要想想这个女孩是常开天要追的对象,他就坚决不能动歪心思,在某种意义上说,楚歌这人还是挺够义气的。

  “不去!”楚歌不等她把话说完,就一口拒绝,要让她死心,就一定要干脆,楚歌以前看一本书上说过,感情的事一定要干脆,最忌讳的就是摇摆不定,态度暧昧不明。

  “可是……不是我请你的,是我家……”江芙还要解释。

  “反正就是不去,谁请都一样,”楚歌道:“还有别的事吗?”

  江芙眨了眨眼睛,似乎有点要哭的样子,楚歌心里慌慌的,脸上却一副包公造型,继续道:“如果没别的事,我就要进去啦,我女朋友还在等我呢。”

  他故意点出楚叶来,意思就是要江芙知难而退。

  江芙的脸果然一下子黯淡下去,看起来很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教室里几乎所有的男生都趴在窗户边往外看,看到这一幕,虽然猜不到他们说什么,心里却不约而同泛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再看楚歌,仍然是那一副铁汉面容,直直的瞪着江芙,诸位男同胞不约而同在心里暗骂:“一坨牛粪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就见江芙无精打采的走了,楚歌走进教室门的时候,神情居然还有点得意,满教室的旁观者中,唯一一个开心的大概就是楚叶了,她亲热的抱住楚歌的胳膊,迫不及待的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楚歌故意轻描淡写的道:“不知道请我去她家干什么,反正我没答应。”

  “楚歌,你真好。”楚叶果然很高兴。

  “呵呵,你开心就好。”楚歌看着楚叶的笑脸,刚刚那点不忍心的情绪也烟消云散了。

  情况有些奇怪,这节课一下课,居然又有个人在门口找楚歌,这一次,是赵千帅。

  “咦,楚歌,你的魅力够大的,不但美女找你,连帅哥也找你呢,”许明的声音还是很大,不过这一次楚歌出去的时候关注的人就少多了。

  也难怪,整个一班就一个女生,帅哥这种动物在这个地方是没有市场的,这一次,连楚叶都没什么情绪了。

  只有楚歌知道,赵千帅也是个女孩,而且是绝不逊色于江芙的大美女。

  “你找我干什么?”楚歌的态度跟刚才一样:“有话快说。”

  “别这么冷嘛,我只是想找你帮点小忙而已,”赵千帅有意无意的往他身边凑了凑,那阵奇异的体香就又弥漫在楚歌鼻端,楚歌的心微微跳了一下,表情再也严肃不起来了。

  “好吧,你说,什么事情,”楚歌道:“能帮得上忙,我一定帮。”

  “你说话要算数哦。”赵千帅跟楚歌说话时一副典型的女生口吻:“你一定能帮得上忙的。”

  “干嘛?”

  “我爸想跟你见个面。”

  “你爸爸?”楚歌奇道:“我又不认识他。”

  “你是不认识他,可是他知道你呀,”赵千帅笑嘻嘻的道:“你刚刚说过的哦,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楚歌心里暗暗思索,先是江芙请他去她家,接着是蓝色,这两个都是三大武林世家的子弟,难道是三大武林世家内部有什么事情发生吗?自己刚刚拒绝了江芙,现在再答应蓝色,就有点不厚道了。

  “不行,”楚歌道:“这事情我不能帮忙。”

  “为什么?”赵千帅急了:“你说话不算数。”

  “不算数就不算数吧,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大丈夫,”楚歌道:“反正不行,这件事情江芙刚刚也找过我,我也没答应。”

  赵千帅的眼神尽是诧异:“难道……你知道是什么事情?”

  “哈哈,当然,”楚歌又开始信口开河了:“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天下第一高手呢。”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答应?”赵千帅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件事对你一点害处都没有啊。”

  “恩……啊……呃……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反正,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你还有什么事?”楚歌又甩出了逐客令。

  看着赵千帅也是满脸阴霾的离开,窗口趴着的同学们更是奇怪了,这楚歌吃错药了吗,随随便便就把两个风云人物都给得罪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接着,就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下了,许明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楚歌,又有人找~~~~”这个”又”字拖了老长,显得韵味十足。

  这一次来找的人,班上的同学都不认识,楚歌却认识,这次是两个大男生,赫然是黄刀和黄剑。

  先是江家,再是蓝家,跟着是黄家,看来三大世家确实有事发生了,楚歌默默的想着,既然两个美女都失败而返,自己当然更不会给这两位好脸色看了。

  黄刀还挺客气:“楚歌,上次的事情……真让你见笑了,呵呵,我们哥俩挺佩服你的功夫,想跟你交个朋友怎么样?”

  “交朋友?”楚歌笑了:“你们别拐弯抹角了,是不是黄强想找我见面?”

  “你怎么知道?”黄剑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倒也不否认:“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给个面子。”

  教室里,牛三正对万晓说道:“包打听,我有一个关于楚歌的秘密,你要不要听。”

  “要啊要啊,”万晓近段时间一直在研究楚歌,可是得到的资料实在有限,牛三的秘密对他来说正是久旱之甘霖。

  “四次肯得基。”

  “不行,只能一次。”

  “不行,四次,概不二价。”

  “哥哥啊,我最近也穷啊,一次我都受不了了,怎么可能四次呢?”

  “……三次!”

  “一次!”

  ……

  ……

  “好,两次就两次,一口价,绝不二话。”

  “那你要保证这个秘密有价值哦。”

  “当然,这可是楚歌最大的秘密,告诉你,你把这个秘密告诉数学系二班的周崇文去,至少能吃四次肯得基。”

  “好,你说。”

  “你听好了,”牛三凑到万晓耳边,神秘兮兮的道:“楚歌脚上穿的鞋子,是划时代的高科技产品,穿上了可以飞的,不然,你以为他怎么能拿百米赛跑第一名啊。”

  万晓的眼睛亮了:“有些夸张吧,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好,我从今天开始跟踪楚歌!”

  教室外面。

  “不好意思,你们三大世家的事情,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们以后也别来找我了,我也不管你们的事情。”楚歌斩钉截铁的道。

  “切,说的好听,”黄刀不以为然:“你要真不管,为什么要帮江水绿那个老头子救人,又为什么要从我们手里救蓝色。”

  “这你们都不懂啊,”楚歌嘿嘿笑道:“江芙和蓝色都是美女哦。”

  “可是……你明明都拒绝她们了,又是为什么?”

  “很简单,”楚歌道:“美女只是拿来玩玩的,要为她们卖命就不划算了,喂,拜托你们用点脑子好不好,我可是天下第一高手呢,天下第一,那是什么概念啊,还不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们没听说过吗,江水绿把信物都给我了,你们觉得我会为了几个女人受苦受累吗?”楚歌双手抱胸,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来。

  “你……真的不管我们三大世家的事了?”黄刀眼神游移。

  “我楚歌向来说一不二,如果有半句假话,我的名字倒过来写!”楚歌瞪了瞪眼道。

  黄刀和黄剑都是很识时务的人,否则那天晚上他们就不会一看到楚歌就直接撤退了,这时候,看楚歌这副样子,很显然这位天下第一高手有点生气了,既然如此,哥俩二话不说,灰溜溜的走了。

  “没劲,”楚歌嘟囔着走进了教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吃饭了。

  “楚歌!”又有人叫了。

  “唉,又是谁啊?”楚歌满肚子郁闷的转过头去:“不去,哪儿也不去,谁来请我也不好使。”

  “你说什么呀,”来人一拍楚歌的肩膀:“你小子发疯呢吗?”

  原来是唐诗。

  楚歌的眼睛立刻就亮了:“你小子总算想起我来了!走,我们吃饭去,今天我请客。”

  “呵呵,不用了不用了,看来你小子最近是真的有钱了,该不会真是楚叶给你补贴的吧?”唐诗笑嘻嘻的道:“还不快点感谢我,要不是我教你给楚叶送花,你能把她给追到手吗?”

  “切,”楚歌竖了个中指:“我可是凭的实力。”

  “什么实力,天下第一武功高手吗?”唐诗笑了:“我说楚歌啊,你的一身功夫来得实在有些奇怪,我跟你认识三年了,以前还真没见过你有功夫,要说是你在隐藏的话,那你也未免隐藏得太好了吧?还记得大前年十月份的事情吗?”

  “记得,当然记得,”楚歌咬牙道:“那几个王八蛋,我如果现在看到了,保管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他摸摸脑袋,脑袋后边本来有一道疤的,这道疤快三年了都还没消,不过现在已经不见了,上次脱胎换骨时,楚歌全身的伤痕都全部愈合了。

  那还是楚歌大一时候的事情,那时候正是楚歌进入大学不久,还不认识唐诗,正逢国庆节,楚歌一个人在校门外晃荡,不知怎么就把前面一个男生撞了一下,脚也在他的皮鞋上踩了一下,这一踩踩出了问题,那个男生立刻要楚歌赔偿损失一千元,可怜楚歌家徒四壁,一年的生活费才一千块,当然是万万不能答应的,楚歌不答应,那个男生就动手了,那时候的楚歌还没有买电脑,也没开始减肥,其实还有点力气,所以就也动手了,那个男生本来是打不过楚歌的,可是他找了十七八个帮手来,一伙人把楚歌打得半死,头上都破了几块,躺倒在大街上,满地都是鲜血,偏偏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拉他一把,后来楚歌才知道,那个男生本来就是学校的一霸,家里有钱有势,学校里,被他欺负敲诈的学生不止楚歌一个,可是大家都敢怒而不敢言,楚歌还算有点血性的,至少一直没有求饶,一直在跟他们打,虽然打不赢,却也始终不愿意屈服,那伙人大概也是看楚歌脾气太犟,后来就下了狠手,带头的那个男生拿起块砖头在楚歌头上一拍。”啪”的一声,楚歌当场就躺下了。

  楚歌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已经在医院里了,病床前面坐了一个挺帅的男生,这个男生正是唐诗。

  唐诗什么也没说,只是要楚歌安心修养,就这么一直到楚歌出院,跟唐诗自然而然也就混熟了。

  等到出了院,楚歌才听人说,当时在现场,唐诗一个人把那十七八个人全部打趴下了,然后又是唐诗一个人把他背到医院,给他交钱治伤,而这一切的一切,唐诗一个字都没提。从那之后,楚歌就把唐诗当作最好的朋友了。

  至于那位校园的一霸,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此就没来上课,再过了一阵子,听说转学了,楚歌心里一直认为这是唐诗的功劳,尤其是知道唐诗的家世之后,更是确信是唐诗在给他报仇,当然,男人和男人之间,这种事情都不用说出来,记在心里就可以了。

  无论如何,楚歌和唐诗,是真正的好兄弟,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

  唐诗”啪”的拍手一笑:“哈哈,说得好,现在碰到了,一定揍得他们满地找牙,那么很显然,你的功夫是在那之后才有的,也就是说,绝对不是祖传的,对不对?”

  楚歌愣了一愣,才发现唐诗居然在套他的话,笑道:“我也不瞒你,我的功夫是最近才有的,至于到底怎么来的,你就自己去想吧。”

  “最近才有的,而且非常的高,按理说,你自己修炼,无论多高明的功夫都练不出这种效果来吧,那么,很显然,是有人给你传功,或者呢,是吃过什么天材地宝的好东西,对不对?”

  “继续猜。”楚歌笑着道。

  “听说你以前还曾跟三大世家的家主们较量过,据我猜想,跟三位家主较量过的应该不是你,而是另外一个人,既然你说是你跟他们较量过,那么显然,是你不想他们知道这个人,由此可以判断,你肯定是遇到了一位真正的绝顶高手,当然,这位高手既然把自己的事安排在你身上,那么他一定是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或者干脆已经归天了,所以说呢,我基本可以断定,你是接受了一位绝顶高手的传功,才一跃而为天下第一高手了。对不对?”

  “继续猜,”楚歌笑得更灿烂了:“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啊,看来跟三大世家的关系都不一般哪!”

  “嘿嘿,有点关系而已,”唐诗道:“你承认了?”

  “我可没说我承认了,”楚歌道:“我只能说你的想象力实在是很丰富,好啦,废话少说,你该不会跟我说,你爸爸想找我见个面吧?”

  “不是,”唐诗说:“我爸爸才懒得见你呢,不过确实有人要见你。”

  “谁?三大世家?”

  “不是,”唐诗悠然道:“我师傅。”

  “你师傅?”楚歌失声道:“你也有师傅?天哪!别跟我说你也是武林世家的!”

  “你放心,我不是,”唐诗道:“我师傅也不会武功,不过,他要见你,却是跟三大世家有关系的。”

  果然如此!楚歌心里道,该来的终归要来,逃都逃不掉,三大世家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拉下水了,江芙不管用,蓝色不管用,他甚至当着黄家两兄弟斩钉截铁的说不管三大世家的事情,可是唐诗,却是他楚歌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的啊。

  “走,我跟你去,”楚歌酸溜溜的道:“记住,以后我的名字要倒过来写,叫歌楚。”

  “啊?什么?”唐诗假装没听明白,笑嘻嘻的追着去了。

  唐诗带着楚歌坐上出租车,一路远行,等到下了车,楚歌吓了一跳:“哇,飞机场!”

  “不错,”唐诗道:“我们去的地方可远了,不坐飞机的话,一天都到不了。”

  “那明天的课……”

  “走吧,”唐诗拍了他一巴掌:“你小子逃课还不是家常便饭!”

  “我们到底去哪儿?”

  “西藏,布达拉宫。”

  “你……你师傅是和尚?”

  “准确的说法,应该叫喇嘛。”

  “那你……难道你也是……”

  “嘿嘿,你看我象什么?”

  布达拉宫是西藏最有代表性的标志性建筑,耸立在西藏拉萨玛布日山上的布达拉宫,气势雄伟,巍峨壮丽,楚歌站在绵延得仿佛无休无止的阶梯下边,远远的只看了一眼,就直接被镇住了。

  两人是昨天到达西藏的,找了个宾馆住下,也没出来逛,好好睡了一觉,今天一大早,就开始上山了。

  “怎么样,不错吧,”唐诗悠然道:“这可是西藏古建筑所有的精华凝聚啊。”

  “厉害啊……”楚歌喃喃道:“你师傅就在这里面吗?”

  “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七世纪,是藏王松赞干布为远嫁西藏的唐朝文成公主而建。共有九百九十九间房屋。宫堡依山而建,占地四十一万平方米,建筑面积十三万平方米,宫体主楼十三层,高一百一十五米,全部为石木结构,5座宫顶都覆盖着镏金铜瓦,被誉为高原圣殿…… “唐诗说到这里,忽然眨了眨眼睛:“后面的,我好象记不太清楚了,毕竟是昨天临时在网上找到的资料嘛。”

  “真有够高大的,难怪很多朝圣的人都累得昏死在半路上,”楚歌啧啧的道:“唐诗,老实跟我说吧,你师傅是个什么身份?至少也该是个二代喇嘛吧。还有,你既然拜个喇嘛做师傅,那你应该是信佛的吧?”

  唐诗笑而不答。

  楚歌经过上次的脱胎换骨,身体素质已经远远超越了常人,在阶梯上健步如飞,唐诗始终跟在他身边,也是轻松自如,两人行走的速度比起一般人的小跑还要快些,可是一路上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居然一点也不觉得疲惫,这条长路上还有无数同样向上攀爬的朝圣者,看着这两个少年,心里都是啧啧称奇,有些年纪大的还会有些反感,觉得这两人朝圣的态度未免太不严肃了。

  楚歌一边走,一边心里暗暗下了结论:“看来唐诗身上也有功夫。”

  忽然,听到旁边响起一声惊呼:“呀,爸爸,您怎么了。”紧接着,后边的人似乎有些骚动,楚歌和唐诗同时转过头去,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正软软的倒了下去。

继续阅读:第49章 魔法女孩+先知喇嘛(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通行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