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傲骨
弛弥仙君2015-12-21 19:383,575

  漫天的黑云带着恐怖的气息,让广场上的众弟子感觉要窒息一般。

  陆离抬头,看见黑云中有一个枯瘦的身影。一捋长须随风飞舞,他的额上青筋暴起,显然是极为愤怒。

  “拜见师父!”

  见身影出现,那几个守在岳亮身边的刚竹峰弟子赶忙行礼道。

  “岳武炎!”陆离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岳武炎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岳亮,一拍储物玉佩拿出一枚丹药来。只见丹药上流转着极为浓郁的灵力,显然是一枚相当珍贵的丹药。

  岳武炎大手一挥,丹药就像羽毛一样缓缓的飞落下来,落到了一个刚竹峰弟子的手里。

  “给岳亮服下。”岳武炎淡淡道。

  那弟子应了一声,转身把丹药放进了岳亮的嘴里。

  服下丹药,岳亮身上汨汨的鲜血停止了流动,他的伤口以肉眼能够看见的速度快速的愈合起来。

  陆离见了,不禁皱了皱眉。

  等到岳亮身上的伤口都愈合的差不多了,岳亮突然闷哼了一声,缓缓的睁开了眼。

  “爹……”岳亮睁眼就看见了天上的岳武炎。

  “亮儿!”岳武炎见岳亮的惨状,不由的一阵心酸,两行老泪都要流下来了。他是老来得子,自然对这个儿子宠溺的不得了。

  平日里放纵他,仗着自己的威势,其他弟子也不敢惹他,因此多年来都没有什么事情。没想到今天竟然被眼下这个少年所伤,让岳武炎如何不暴怒。

  岳武炎低头看看陆离,只见他的眼中比自己想象中要平静的多,丝毫没有被自己强大的威势所压倒,这让岳武炎不禁眼前一亮。

  六年前的大殿之上,关于如何安置陆离的讨论他并没有说话,在他看来一个不能修炼的小废物无论放在哪里结果都是一样的,观云子那么正式的让八脉首座讨论此事无疑是太过于小题大做了。

  可是眼下,就是这张在记忆中有些模糊的脸,再次出现在面前,就把自己最宝贝的儿子给打成了重伤,在岳武炎心中的滋味是难以言表的。

  “没想到,你一个六气废体也能拥有今日的修为。”岳武炎看着陆离,淡淡道。

  “托师叔的福,弟子有些奇遇。”陆离不卑不亢道。

  闻言,岳武炎冷笑一声,道:“你的奇遇让你拥有了这身修为,就是为了残杀同门师兄的?”

  陆离摇摇头,反问道:“那师叔让岳亮有了这身修为,就是为了残杀同门师妹的?”

  “你!”岳武炎被他这一问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岳亮今天来堵柳月婵的事情他当然知道,所以才会给岳亮子母离魂环以辅助。

  同时,九脉首座今日齐聚于此为苦竹峰的项咏协力突破的事情也是他告诉岳亮的,另外月竹峰的弟子们也俱是他调出去的。

  岳武炎的所作所为无非是为了帮助儿子抱得美人归,想把生米煮成熟饭之后,柳月婵和茹静也没有办法,只能就范。

  没想到岳亮竟然丧心病狂到要杀掉柳月婵,说起来他还要感谢陆离,如果不是陆离及时的救下了柳月婵,柳月婵真的死了,恐怕茹静就不会善罢甘休了。

  可是自己最宠溺的儿子被打成这样,岳武炎的心中又是悲愤交加,他在殿中就一直担心外面的情况,找了一个借口抽身出来,不想就看到岳亮重伤倒地的情形。当下怒从心中起,就奔了过来。

  但是他过来之后一看见圆柱下受伤的柳月婵,就知道了个大概,只能暗骂岳亮糊涂,此事如果捅到观云子那里,在理上自己却是一点也站不住脚。

  良久,岳武炎冷哼一声,愤然道:“一码归一码,柳师侄的伤我刚竹峰一定会用最好的丹药医好,但是你打伤我儿的事,还需要你给个交代!”

  “交代?”陆离挑了挑眉,“不知道岳师叔想要我怎样给个交代?”

  岳武炎沉吟片刻,道:“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免得让人说我以大欺小,落下话柄。你只需要给我家亮儿跪下,道歉认错,今日之事我就不再追究了。”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

  广场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陆离,一片沉寂中陆离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很明显,岳亮今天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这也像一个巴掌一样打到了岳武炎的脸上。

  所以,岳武炎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陆离,为自己挽回一丝颜面。

  “恕难从命!”

  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迟疑,陆离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岳武炎。

  岳武炎眼中闪过一丝怒气,道:“你不跪?”

  “不跪!”

  回答他的是冰冷而有力的两个字。

  “跪下!”岳武炎一声暴喝,声如洪钟,更可怕的是,其中竟然蕴含了恐怖的灵力,带起一阵青色的风暴直扑陆离。

  陆离置身于风暴中心,只觉得耳边惊雷阵阵,仿佛天地塌陷,山石崩裂。

  一股大力从肩上传来,千斤之重直压陆离肩头,让他的呼吸都不由的一窒。

  “不跪!”陆离咬牙,沉声道。

  闻言,岳武炎双目睁圆,全身上下片刻笼罩起耀眼的青色光芒,将他包裹在了里面。

  “跪下!”

  又是一声暴喝。这一次比上一次威势更强,天上黑云似乎也来助阵,卷起漫天风暴,伴随电闪雷鸣,顺着岳武炎的声音倾泻而下。

  陆离肩头仿若泰山压顶,他的肩骨感觉都要粉碎,巨大的压迫感袭击陆离的全身,沉重的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陆离的肩头越来越沉重,突然脚下一陷,竟是把大理石地砖都生生的踩碎了!

  “不……不跪!”

  陆离的额头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缓缓滴落下来。他的嘴唇已经被咬破了,鲜血顺着下巴流了下来。可是他的话,仍旧是不容商量的肯定。

  “哈哈哈!”岳武炎怒极反笑,紧接着,只见他一手抚住自己的腹部,唇口大张,怒喝一声!

  “给我跪!”

  “轰隆隆!”

  雷声轰鸣!

  陆离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机牢牢的锁定了自己,抬头凝望,岳武炎正肆意的狂笑着。笑声中,是陆离感到每一处毛孔都被强行撑开,硬生生的灌注进入的杀气!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此刻的陆离,就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黑暗了下来,大地不断地震动着,巨岩撞击,碎石翻飞。

  陆离的肩上,似乎承受了整个天地的重量,压的他的肩骨,竟然传出了裂开的声音。

  “糟糕!”陆离暗叫一声不好,临字诀,兵字诀交替流转全身,想要抵抗这可怕的威压。奈何这压力实在太过可怕,陆离只觉得自己的每一根骨头被都这重压压缩到了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内脏被挤,气血一阵翻涌,竟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来。

  “跪不跪?!!”岳武炎再次大喝一声。

  伴随着他的话音,陆离的身体又狠狠的向下一陷,整个脚踝都被钉入了地里面。

  “离师弟!”一旁的柳月婵见了,两眼一红,眼泪就流了出来。可是她受了重伤,难以动弹,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离一人独立支撑。

  远远观望的暮云宗弟子们,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到底是谁?怎么能忍受一个元婴期修士的怒火!”

  “以筑基对抗元婴,真是我暮云宗开宗立派以来第一人了!”

  “可惜看他样子,似乎是要支撑不住了吧。”

  的确,此刻的陆离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再这样坚持下去,很可能他就会被这股压力生生的压成肉泥。

  陆离让临字诀在全身急速流转,接着双手向上一撑,好像试图举起什么一样。

  终于,陆离的手顺着肩膀越来越往上,他嘴角的血不断的流了下来,牙关咬得紧紧的,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不跪!”

  一声大喝,用尽了陆离全身的力气,如同平地炸响的惊雷,来回响彻在广场上空。

  “我,不跪!”

  “我,不跪!”

  “我,不跪!”

  声如洪钟,势若雷霆!

  远远的雄盘殿外,不知何时已经站了八个人,七男一女,中间为首的一人,长须白髯,双目炯炯有神,一身墨绿色道袍。赫然正是暮云宗的宗主——观云子!

  在他旁边站了一个年约七旬的老者,佝偻着背,死气沉沉的脸上闪过一丝赞许之色。

  只见他静静的看着陆离,喟叹道:“好一根傲骨啊!”

  说完,转头对着身旁的中年美妇道:“茹师妹,再不去救那孩子,可就迟了。”

  中年美妇自然就是茹静了,她听了老者的话,并没有任何动作,而是看向了观云子。

  观云子轻叹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脚下就突然亮起一道绿芒,带着他破空而去了。

  见观云子走了,茹静转头对着那老者道:“多谢项师兄。”

  老者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目光望向陆离,赞许之色渐浓。

  此刻的陆离抬首望天,一脸坚毅。他的七窍开始流血,可是剧烈的疼痛却没有让他哼一声。

  岳武炎见状,心中更怒,手腕一抖,竟然祭出了一把青色飞剑。

  “住手吧。”淡淡的声音在岳武炎耳旁响起,可是岳武炎一听,就好像受了惊的兔子,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观云子师兄……”岳武炎转头,看见观云子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边,此时正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

  观云子点点头,缓缓道:“够了,你们两清了,收手吧。”

  闻言,岳武炎心有不甘,但是看着身旁的观云子,只能恨声作罢。

  身在下方的陆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身上的压力突然像潮水一般退去了,让他顿时觉得一阵轻松。

  压力消散,陆离轻笑,紧接着“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