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只是要她
西子月2019-03-26 13:192,510

  帝氏祠堂紧邻皇宫。平时派有重兵把守。任何人都休想靠近祠堂百尺内。今天,为了丹夏祭祖。侍卫撤后。丹夏与叶昊进了礼堂,诸人在门外恭候。

  丹夏真心祭拜。

  而她不知道的是,身旁一身红色喜服的男子,只是略为嘲讽的看着她,看着面前数百牌位……眼底,流转着冷戾之光。

  公主驸马祭拜完祖宗。

  丹夏再次被喜娘抚上车辇。缓缓向公主府行进。苑帝携着皇后与后妃,早早便在公主府候着。随同而来的还有别外几名面覆轻纱的公主,皇子,她们看着新公主府精致的装潢,巧妙的布局。眼露羡慕,嫉妒之色……

  新人到,吉时至。

  一拜天,二拜地,三拜苑帝……最后是夫妻交拜。在喜娘嘹亮的声音中。礼成。丹夏被喜娘搀扶进洞房,而叶昊则被留在大厅,等候苑帝训话,等候百官相识……

  “昊儿,吾儿丹夏便交给你了,你日后要好好待她。如果丹夏有半丝委屈。别怪我这个做岳父的翻脸无情。”叶昊乖顺的应着。眉梢眼角似乎都是浅笑……

  苑帝点点头。这才伸手向众人介绍叶昊的身份,随后,百官免不得一通恭贺声音。即是喜事。自是少不得喝酒。

  当叶昊终于脱身之时,己微醉。华灯初上,四下一片迷离春色。苑帝己携着后妃们回宫。苑帝一走,诸臣亦不便久留。调侃了几句莫要负了良辰美景后。先后告辞而去。

  诺大的公主府渐渐安静下来。叶昊轻柔的叮嘱累了一天的奴才奴婢早些休息后。便被阿碧,阿绿搀扶着。向洞房走去。

  洞房内。丹夏心情很忐忑……洞房花烛夜。这是什么意思,相信谁都明白。可对于丹夏来说,却纠结的很,她与叶昊的感情虽然一日浓似一日。可好像也没到相爱的地步。

  夫妻间那种亲密的事情。似乎还不适合他们。如果叶昊没意见。丹夏打算把洞房花烛改成两人盖着棉被纯聊天……至于啥时候洞房。得看感情啥时候深到她确定了这份感情。

  不是她保守。而是……感情这种东西,一旦付出。如果被人珍惜还好。如果被人轻视。被人弃如敝履……会痛的生不如死。

  不是她多理智。而是这个世界太现实了……

  正在丹夏胡思乱响间,房门被推开。阿碧的轻呼声也随之响起。“驸马,您小心。有凳子……”随后,叶昊特有的淡淡柔和的声音扬起,似乎是沾染了酒意,听在丹夏耳中。竟然带了几分魅惑之色……“谢谢你阿碧。我会小心,你们……退下吧。”

  阿绿阿碧掩嘴浅笑。乖乖的带好房门出去。

  空气好像瞬间安静下来。静得丹夏能听到叶昊浅浅的呼吸声。能听到那轻浅的呼吸声渐渐向她靠近。随后,眼前一亮……叶昊手握喜秤,眉眼含笑的看着她,似乎眼底闪过惊艳之色。

  “公主,你今天好美。”

  丹夏竟然因为叶昊一句赞美的话,俏脸瞬间红了……

  “娶到你,真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叶昊好像醉了,眼神迷离的看向丹夏。手,缓缓抬起,温柔的抚上丹夏的俏脸。滑嫩的皮肤,紧致的手感。叶昊缓缓眯起眸子……“丹夏,无忧公主。丹夏,我会让你一世无忧。”

  好似誓言。叶昊轻轻说完。唇,也缓缓印上刚刚抚摸过的俏脸。

  当叶昊的唇贴上她的脸时,丹夏的身子瞬间僵硬如石。他的唇有些凉,贴在她燥热的脸蛋上,让她感觉很舒服。似乎带走了她脸上少许的热度。只是……这小子是不是受什么刺激转性了。她与他也算交浅言深了。她从来没发觉。他竟然也可以这么热情。

  “叶……昊。”丹夏声音有些僵。叶昊的浅吻让她分神。

  “恩。”男人轻轻应着。“我们……没喝交杯酒。”shit!这什么借口。丹夏恨不得打自己两下,这喝了交杯酒,岂不理所当然的芙蓉帐暖度春宵了。

  男人的声音有些喘……似乎带着几分朦胧睡意。“丹夏,我不能再喝了。再喝,我便要醉的不醒人事了……听喜娘说。如果那样,新娘子会生气的。丹夏,我不想你生气。”

  这是哪家喜娘告诉他的。不教坏孩子吗……丹夏暗骂。

  “交杯交心。叶昊,我要你喝。”

  丹夏看向面前的男人,一室的大红中。男人原来苍白的脸似乎也沾染上了丽色。在暖黄烛灯的映衬下,眼睛闪烁着斑驳光亮。竟然漂亮的让丹夏移不开眼睛……听丹夏这么说。叶昊似乎低头想了想,随后,傻傻的点头。“交杯交心……我喝。”

  男人说完。步子蹒跚的走向桌子。看着金樽盛放的湛清女儿红。眸子闪了闪。一抹裹着深意的笑容从眼底迅速流转而过。他缓缓端起酒樽,转身时,满脸的迷离乖顺……

  丹夏险险的接过叶昊递来的黄金酒樽。里面的美酒随着她的动作轻荡着,就好似轻风拂过湖面……柔柔的,带来了沁人的舒服……丹夏抬头,看着面前一脸醉意的男人。他露在面具外的眸子,此时盈满笑意,眸子深处,荡漾着柔柔碎光。突然间,丹夏平静的心湖。好似被突然丢进一颗小石子,激起圈圈涟漪……

  “丹夏,交杯酒要这样喝。喜娘告诉我的。”男人浅笑着说完。拉起丹夏的手,绕过自己的手臂。圈成个圆弧,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把酒樽送到丹夏唇边。酒香沁人,丹夏觉得,自己似乎醉了。

  醉在叶昊温柔的眼波中。醉在叶昊傻傻的笑颜里。

  愿与你携手,看落花,赏冬雪,沐春风,听夏雨……一仰头,美酒带着呛人的辣意,直入胸腹。也许这一生,她与他之间,不会有多么惊天动地的爱情。可他浅笑的样子,会永远装在她心底。

  叶昊见丹夏一口饮尽美酒,似乎笑了笑。头一仰,酒入腹……“丹夏,什么是洞房花烛。”酒樽被男人接过置在桌上,男人轻柔的声音带着不解,飘进丹夏耳中。

  洞房花烛?丹夏一听这个问题,险些一头栽下榻。这要她……怎么解释给他听。

  “洞房……就是像洞的房子。就像我们现在呆的屋子。花烛……花烛,花烛就是雕着花的喜烛,就像那对龙凤喜烛。”丹夏绞尽脑汗,想着如何安抚这位好奇的叶昊同学……男人对于丹夏的话,没表示丝毫异议。还很是理解了的点点头。丹夏以为这‘洞房花烛’终于解决了。不由得想抹把汗。

  便在这时,男人柔柔的声音又起。

  “喜娘说,洞房花烛要男在上,女在下。丹夏,我怎么在上?你怎么在下?”

  呃……

  丹夏看向如同好奇宝宝般看着她的叶昊。突然觉得嫁个处男,要面对的问题实在是多的让人头疼。可叶昊又一幅她若不答,他便一直盯着她的样子。

  斟酌再三。丹夏小心的开口。“叶昊,你今年已经二十岁了。你家里……长辈们在你成年时,没送你什么礼物。例如什么通房丫头之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