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铁路布局
坐忘峰2015-12-21 19:293,219

  最近福王府小王爷后面多了一个穿着便服的老头,五十多睡了,跟在小王爷身后却像是个学徒一样,小王爷说什么,做什么,都赶紧记下来。

  这个老头自然就是徐光启,原本官员结交藩王那是朝廷大忌,更不用说徐光启一直呆在福王府里,弹劾这老儿的奏折恐怕已经堆在了朱由崧那位万历皇爷爷的案头了,不过万历皇帝让朱常洵插手朝政,原本就是打着让朱常洵培植自己势力的打算。朱常洵好不容易发展了这么一位“下线”,而且还是原本东林党人,明目张胆地挖东林党的墙角,不过这对万历皇帝和朱常洵来说却是一件好事。

  凡是就怕铁板一块,现在东林党里出了叛徒,齐楚浙三党自然要保住这个叛徒,不但要保住他,而且还要加官晋爵,好让更多的叛徒出现,到时候人心散了,队伍自然就不好带了,他们三党也就不战而胜了。

  东林党却也不是吃素的,当了叛徒,不但没有被贬斥,反而要加官晋爵,这绝对不行,叶向高和赵南星虽然是一个温和派一个好战派,但是在这上面却是绝对一致的,一定要打压这个叛徒,最好的办法把他打倒在地,再狠狠地踩上几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但是现在明显做不到这一点,即使做不到,也绝对不能让他加官晋爵!

  此时朝中暗流涌动,围绕着徐光启闹得不可开交,而万历皇帝又祭出了他的法宝——眼不见为净,躲在宫里,不问朝政,不过因为双方实力相差无几,根本不可能分出胜负,所以当事人徐光启这里却一派风轻云淡。

  “徐先生,这是你要的高等数学!”朱由崧将一本精装的现状书本交到徐光启手中,这些东西自然是智脑婉儿打印出来的东西,因为模拟了明朝的印版,徐光启倒也不会产生怀疑。

  徐光启此时已经将高中部分的数学知识学习完毕,此时正在向更高层次的知识境界迈进,与此同时他还兼修化工和机械物理,短短几天之内,居然就理解了高中的大部分知识,这老儿虽然年纪大了,记性却一点不差,朱由崧甚至怀疑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而且在空间思维和逻辑能力上面,比他这个二十一世纪的高材生都要强。

  面对妖孽一般的徐光启,朱由崧也不得不承认古代的天才绝对不比受过现代教育的自己差。

  徐光启却没有这种自觉,在他看来,仅仅几岁就能够理解这么多知识,说起妖孽来,反而是朱由崧更加合适。

  “徐先生,你现在可是被顶到了风头浪尖,稍有不慎可能就要被遣返回家了!没想到你还这么沉得住气,难道你就不打算上书自白?”朱由崧不禁笑道。

  徐光启却不以为然,说道:“放心,就算是我不上书自白,有些人也不愿意我这个榜样被人打回老家的,他们可是打着千金买马骨的主意,除非东林党掌控了整个大局!否则谁也动不了我!而且就算是我被打回老家,大不了学顾宪成,回家开办书院,将这些东西传下去,或许将来,这些知识才是主流!”

  明朝这些聪明人的眼光的确犀利,根本不是后世满清那些奴才文人能够相比的,不过此时这些知识可能只是士大夫闲来无事的玩物而已。

  朱由崧叹道:“除非朝廷科举不再单以八股文取士,否则这些科学知识不过都是歪门邪道而已!”

  “是什么都好,不过这书中记载着能够日行千里载货数十万斤的火车真的存在吗?如果真能够造出来,朝廷的漕运可就好办多了!”徐光启忍不住问道,这个问题已经憋了他好几天了,在朱由崧给他的机械物理书籍上面,点出了不但有蒸汽机推动的火车还是蒸汽机轮船,在民生上面也可以使用蒸汽机推动大纺车甚至可以用于矿井提水。

  这让徐光启不禁心热不已,要是能够将这些东西制造出来,就算是发生灾害饥荒,朝廷也能够迅速地将救济粮调拨过去,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变乱的事情,而且对整个国家国力是一个跨越性的提升。

  徐光启还看不到大工业时代的真正意义,但是已经看到了这些东西对国家国力的提升意义,不过火车可不是那么好建的。

  朱由崧说道:“那种东西现在还不存在,不过按照计算是可以造出来的,但是现在还不能开始制造!”

  “这是为什么?”徐光启不禁问道。

  朱由崧说道:“火车铁轨几乎全部都是钢铁制造的,如果没有足够的钢铁根本不可能制造出来,一条两百里的铁路,需要两千万斤精钢以上,徐大人,现在整个大明一年能够打出多少钢铁来?”

  “两千万斤?”徐光启面对这个数字有些懵了,这么多钢铁他根本没有一点概念。

  朱由崧继续说道:“两千万斤,或许说是一万吨以上比较合适,徐先生,你学习机械物理,对那些公制单位概念也有些认识了,一吨便是一千公斤,也就是两千斤,现在大明的钢铁产量,恐怕几年也造不出一寸钢轨来!”

  徐光启却没有失望,笑道:“的确,不过郡王殿下恐怕早就在布局了吧!那个所谓的矿业公司,恐怕就是增加钢铁产量的一个方式!”

  朱由崧笑道:“徐先生好眼光,的确是如此,那矿业公司的确是快肥肉,不过我并不在意究竟是谁掌控他,如果这个矿业公司的经历不合我心意,只是为了党派利益,随意乱搞,矿业产量上不去,我也不介意将这个公司挤垮,然后重起炉灶。不过无论哪个党派掌控了这个公司,为了扩大自己党派的势力,他们都会好好经营这个矿业公司的!他们党派虽然能够利用这个公司牟利,但是其中也少不了我们福王和皇家的股份,所以根本用不着担心!”

  徐光启笑道:“殿下深谋远虑,或许根本不能将殿下视为普通的孩子,或许将殿下当成同龄人来才算合适,殿下难道就没想过紫禁城里的那个位子?”

  朱由崧一愣,自己跟徐光启虽然投缘,可也没有熟到这个程度吧,居然随便把这种话拿出来说,朱由崧看着徐光启,说道:“那等至高无上的权力,谁不喜欢,只是我国朝皇帝的权力真是至高无上吗?”

  徐光启奇道:“怎么不是?”

  朱由崧笑道:“我朝太祖虽然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力,结束了自古以来君相协作的朝廷权力局面,但是后来我朝却出现了内阁大学士这样一个比宰相权力更重的无冕之相,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朝的文人最喜欢跟皇帝作对,逼得我皇爷爷一辈子就只出过一次宫门,这种生活对我来说,跟坐牢可没什么区别,皇帝这个位子,还是留给我皇兄去做吧,他是现在的嫡长孙,跑也跑不掉的!”

  徐光启不禁默然,半晌才说道:“若是福王爷夺嫡成功了呢?”

  朱由崧笑道:“父王能成功吗?”

  徐光启不禁苦笑,这位小王爷不愧是老朱家的种,真是精明的可怕!当今朱常洵看似风光无量,实际上根基浅薄得很,朝中东林党不支持他,三党联盟只是因为方从哲的原因才会暂时给予他支持,下层官员根本没把福王爷当回事,如果他能够趁着这段时间打好根基,日后或许有可为之处,但是东林党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东林党中内斗的内行人士比比皆是,他们恐怕早已经将福王爷此时的状况分析透了,只要给方从哲添点乱,就能够将矿业公司甚至是矿业管理衙门的植物夺过去,到时候福王就没有任何底牌。

  这一关,福王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想要过去成就万世基业,却不容易!

  徐光启绕过这个话题,说道:“殿下,听说你要随同福王去遵化州一带去建立大明矿业公司在我京畿附近的第一个矿山?而且这个还事关技术入股的成败?”

  “徐先生对技术入股也感兴趣?”朱由崧奇道。

  徐光启笑道:“当日福王爷在皇上和内阁大臣面前许下誓言,说是使用了这种技术之后,至少能够提高五倍采矿量,这事关日后大明的发展,下官自然感兴趣!而且下官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技术,能够将采矿效率提高这么多!”

  朱由崧笑道:“既然如此,三天后我便要随父王前往遵化州,到时徐先生便一起来吧!不过徐先生这步棋,恐怕不光光是为了观察一些采矿技术吧?”

  徐光启不禁苦笑道:“不敢隐瞒殿下,下官现在已经回不了自己的府邸了,几十个东林士子整日等在我府门前,就等着下官回去,好骂下官一个狗血淋肉呢!这些日子我没回去,但是那些人也没有闲着,一篇篇骂小人的文章扔到府里头,现在已经有一大摞了!下官可没有被人骂的嗜好,也只好暂时躲避了,等这次风头过去,下官再回来也不吃!”

  朱由崧冷笑道:“那些东林士子掌控了民间舆论,便自诩清正,动辄便为他人脑袋上扣上奸佞,这等清正之辈,不要也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