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墨家传承
坐忘峰2015-12-21 19:293,213

  开始的时候,朱常洵倒是很客气,而徐光启是来请教问题的,自然也很谦卑,算是宾主尽欢,等徐光启说明来意,却不禁一阵失望。不过他现在是要夺嫡,皇帝那边已经搞定了,最重要的是在大臣这边好好表现,所以并没有因此就对徐光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不过对徐光启的要求可就有些难办了,福王虽说少年时也曾经受过良好的皇家教育,但是皇家教育也是由那些学习八股文的儒生教导的,他们对数学能有什么概念,他看过朱由崧给他的教材,不过看过几页就被那些乱七八糟的数学符号给弄晕了,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去处理矿业管理衙门的事情呢!

  徐光启对他请教,他开始的时候还支支吾吾,不过徐光启比他更着急,见朱常洵顾左右而言他,直接愤然说道:“既然王爷,妙法自珍,在下也不敢勉强,就此告辞!”

  朱常洵连忙拉住对方,说道:“徐大人,实话说吧,不是我敝帚自珍,实在是孤王对这些‘数学’也不太懂,这两本数学教材可不是在下编出来的!”

  明朝对藩王在权力上控制极为严格,藩王已经于军政无缘,不过经济上却十分优裕,这就造成了很多藩王猪一样的生活,但是人活着总要有点追求吧,无所事事也够无聊的,所以很多藩王在农学、医学、艺术或是工匠方面也颇有成就!

  明朝初期,特别是成祖那一代人当中,有些才华的藩王不少,不过越往后期,朝廷对藩王的限制越严格,藩王习惯了那种堕落得如同社会寄生虫一般的生活,后期也没有几个能够挑大梁的饭忘了,所以才会被满清尽数夷灭。

  徐光启原本以为教材是朱常洵编纂,此时听到另有其人倒也没有惊奇,但是当朱常洵带领着他进入内院的时候,他却有些心里打鼓了,难道是福王府的哪个王妃编纂,如果是这样那可就惨了,有礼教大防在,自己想要请教对方解析几何的知识就不可能了。

  但是等来到一处内院的时候,福王突然止住了他,说道:“徐大人,你想见的人就在里面,不过他现在正忙着呢,只是……”

  徐光启奇道:“王爷,这……写此书的人究竟是谁?”

  福王叹道:“徐大人,实不相瞒,这本书编纂之人正是犬子崧儿,崧儿天生聪颖,不过却不把心思用在圣贤书上面,却对工匠百艺奇门术数偏爱非常,此时正在跟皇长孙校儿一起制造一种叫自行车的东西呢!”

  打开这个独院的花门,徐光启并没有看到什么园林之景,反倒是有些污秽,空气中漂浮着灰蒙蒙的雾气,院子中央是四个圆柱形的庞大容器当中腾腾的冒着热气,下面则是烧得正旺的炭火,在这些容器中伸出一根落满了灰尘的厚壁金属管,依次通到三个汽缸当中,在蒸汽地带动之下,主轴飞速的旋转着,这就是朱由崧制造出来的三涨蒸汽机,四个台锅炉,功率可能达到一万五千千瓦,算是十九世纪末的成熟产品了,下一代就是蒸汽轮机了。

  在蒸汽机的带动之下,机床上的工件飞速的旋转着,在刀具的作用之下,一串串的金属丝仿佛是豆腐一样被切下来,接着朱由校马上将棒料安装在钻床夹具上,不过片刻,一根钢管便出现在他手中,不过一刻钟,在这些机器的作用之下,那些工匠很快便生产出了几十根钢管。

  实际上制造自行车车架的钢管可不是这样制造出来的,这种机加工艺根本就是枪管的制造工艺,这样生产的成本可比冷拔热扩热轧这些方法高得多了,但是现在他没有制造出那些专用的设备,所以只能用这种机加工的方式来生产钢管。

  制造自行车在明朝基本上是没有市场的,至少暂时是没有市场的,明朝的钢铁稀少,于是价格死贵死贵的,一般人根本用不起,富贵人家都有马车轿子,因此制造自行车还不如制造四轮马车有前途。

  但是自行车虽然不起眼,不过其中包含的零件却不少,25各部件,几百个零件,各种钢管、辐条、轴承、齿轮、链条等等都包含其中,其中包含的工艺虽然粗糙却胜在全面,如果能够独立制造出一辆自行车来,那么这个人也达到了基础的钳工标准。

  他现在的设备如果能够制造出一辆自行车来,那个工业化的基础标准也就达到了,而且他也能够利用这个制造自行车的方式来培训学徒。

  徐光启看到这一幕却惊异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对西方的火器了解很深,因此对大明军器监也颇有了解,若是让军器监的一个熟练老工匠制造一根枪管,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但是在眼前这东西的作用之下,居然片刻即成,要是能够在军器监内使用,就算是让大明所有军队人手一把火铳也没有问题了!

  此时朱由崧跟朱由校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用油洗了洗手上的油污,再用水净手,对朱常洵说道:“父王,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你不是挺忙的吗?”

  朱常洵看了看乱七八糟的院子,叹道:“好好一个园林居然被你弄成这样,真是……”

  朱由崧撇撇嘴,这个锅炉蒸汽机因为太过粗糙,没什么环保和废气处理的环节,的确是不怎么好看,不过无论怎样这些可都是财富的来源,等自己设计出了蒸汽机带动的纺织机之后,工业革命可就跟英国人无缘了。

  “好了,这位是徐光启徐大人,现任历法编纂官,他有些事情想要问你!”朱常洵瞪了朱由崧一眼,似乎对朱由崧在外人面前不给他面前十分不满。

  “徐光启!”朱由崧不禁有些惊喜,这位徐光启可是个大牛人,几何这个名词都是人家提出来的,在历史上那是著名的数学家、科学家、农学家、政治家和军事家,光看看这么多“家”,就知道他有多牛了!

  “徐先生!”朱由崧连忙上前行礼,说道:“不知道徐先生找小王有何吩咐,若是小王能够做到,一定没有二话!”

  徐光启张了张嘴吧,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次他看到的东西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因此他想问的事情也太多了,仅仅一个解析几何可满足不了他的好奇心了。

  朱由校笑道:“皇弟,我看这里可不是待客之处,不如到厅堂再说!”

  朱由崧也笑道:“这也对,徐先生快请!”

  徐光启不禁有些奇怪,这位小王爷就算是对福王爷都不假颜色,怎么对他却格外热情,不过想来想去,也不明白,反正自己过来是请教人家的,人家的态度越热情,对自己的目的就越有好处。

  徐光启想了想,还是先向朱由崧问了一下那种机床的事情,毕竟他崇尚实学,对于能够加强大明实力的东西,还是非常感兴趣的,朱由崧也没有技术保密,直接将手中的蒸汽机和机床图纸递给了徐光启。

  徐光启仔细观察着图纸,这种设计图一目了然,但是其中的复杂之处却也超出了他所见过的任何机械。

  看过之后,徐光启仍然紧锁双眉,说道:“殿下,这机床与蒸汽机的确是鬼斧神工,只是这刀具,我观殿下的钢管所用之钢若是拿到外面已经算是百炼精钢了,就算是制造神兵利器也绰绰有余,究竟是什么样的钢材能够切割这些钢铁?”

  徐光启不愧是明朝的科学家,第一个问题就问在了点子上,不过对于这种冶金问题,根本难不倒朱由崧,于是他将一些冶金的基本原理比如碳和铁的比例说了一遍,再将碳素工具钢的特性对徐光启介绍了一遍。

  徐光启捋着胡子说道:“殿下真是学究天人,工匠还在锻炼百炼精钢的时候,殿下居然已经将原理说得这么清楚了,不过这种体系恐怕不是一个人能够研习出来的吧?”

  朱由崧不禁一滞,的确他介绍的冶金知识的确是几百年人类的总结,他还没对徐光启说出合金工具钢的事情,否则更麻烦。

  朱由崧直接说道:“徐大人慧眼如炬,小王的这些知识的确是从他人之处学的,不过却不能告诉徐大人这个出处?”

  徐光启是个聪明人,朱由崧要是编个瞎话蒙他,恐怕几句话就让他拆穿了,反不如直接告诉他这件事的确是这样,但是就不能告诉你!朱由崧是个王爷,他总不能强逼自己说吧!

  徐光启想了想,不禁问道:“殿下,是不是墨家残余?”

  朱由崧目瞪口呆,朱由校也不禁笑道:“原来皇弟传承的是墨家的机关术,怪不得不能向徐大人说呢,儒墨之间原本就是互相仇视的!不过这墨家还有传承吗?”

  徐光启笑道:“没有的话,德昌郡王的这些机关术又是哪里来的?有的话,他们的机关术还能够超过德昌郡王?而且墨家已经湮灭千载,谁又能辨别真伪?”

  朱由崧不禁笑了,这个老头倒是好心,居然给自己编了一个瞎话,如果说自己的技术是传自墨家,谁也没办法考证,倒是好主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