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徐光启的迷惑
坐忘峰2017-04-14 20:553,170

  这次的考题是朱由崧跟智脑一起提供的,在他看来都是一些不超过初中的基础数学知识,不过在明朝的人看起来,可就是天书一般的难题了。

  朱由崧那位便宜祖宗明太祖朱元璋,弄的八股取士的确是禁锢思想的一大利器,就算是满清入关之后,也牢牢地抓住这个利器不放,原本元朝的时候本土还能够产生郭守敬那样的天文历法方面的大家,但是明朝的徐光启却只能通过参详西方的典籍才能够有所发展,至于清朝,只有倒退没有进步,一直到民国开始,科学才有所启蒙!

  这些试题,就算是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徐光启来做,恐怕也要费一番心力,而民间这些账房先生和落第士子就更不用说了。

  朱由崧兴冲冲地考察考试结果,居然只有三个人能够及格,这距离他的预想可是差远了,按照朱由崧的计划,第一批审计师至少要招收三百人,等摊子铺开之后,还要更大规模的招收审计师,这次居然只有三个人满足情况。

  朱常洵也想放宽条件,但是朱由崧可不愿意,审计可不是一门简单的学问,多元多次那是最基本的东西,甚至日后还必须学习数列分析等等高级知识必须掌握,否则根本玩不转那些数据。

  因此矿业管理衙门可以放宽一些条件,却也不能放得太宽,否则招收过来也没用。而且朱由崧也说了,朝廷不可能迁就他们,必须是他们跟上朝廷的需要才对,这句话倒是让朱常洵非常同意。

  于是朱由崧想出了一个办法,给那些考生提供教材,并且给他们两个月的时间学习,两个月之后补考,如果再次考试能够通过,他们就可以成为一名光荣的大明审计师,如果没通过,对不起,请您打包回家。

  朱常洵提出了想要给他们培训上课的想法,但是朱由崧却不禁翻白眼了,现在大明朝能够讲解那些东西的,绝对不超过一个巴掌,当然朱由崧这个曾经的冶金机械双料博士绝对有这个资格,但是他还是个五岁的孩子,外表看起来成熟一些,也不过才七八岁的样子。

  以他这样子去给人家教学,不被当成妖孽才怪呢,而且朱由崧原本是个设计研究人员而不是老师,他才没那个耐心给人授业解惑呢!

  因此朱由崧想了一个办法,就是由他提供教材,让那些考生自己去学习。他在大学的时候,几位同学想要考会计师、考研或是进行其他资格考试,那都是自己购买教材学习的,什么培训班根本没什么作用,白白浪费了钱财,那可都是经验之谈。

  既然那些浮躁的大学生都能够考取成功,现在的这些落第士子和账房先生都是颇有修养的人,虽然四书五经读不成,却也能沉下心来钻研这些术数之学。至少学习这初中时期的各种数学知识是绝对没问题的。

  因为有智脑在,分析编纂教材也不成问题,几分钟之后,两本以繁体字撰写的代数和几何教材就编成了。实际上智脑婉儿也只是用原本的中小学教材经过改进,将一些以人名命名的公理定理修改之后,直接交到朱由崧手里。

  对这些东西,朱由崧当然不会有兴趣,随手扔到朱常洵怀里,让他刊印之后,交给考生。不过没想到的是,这个教材不但考生感兴趣,就连那些闲置的翰林、举子和很多秀才都对这种教材感兴趣。

  在那上面一些简单的方程居然让困扰他们的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完全不属于中国古代算学的一些知识,让那些士子找到了另外一种解决数学问题的方法,方程、函数、数列等等概念令他们欣喜如狂,读书人的事情自然不能用钱财来�量,但是福王刊印的教材数量是有限的,于是那些考生手里的教材居然被炒成了天价。

  很多考生见到这种情况,直接将手里的教材一出手,然后跑回自己家当富家翁了,短短几天之内,他们考生就少了三分之一,朱常洵也不得不跟京城里的书行合作刊印了大量的教材出售,压下了书价,才算是制止了考生的减少。

  虽然考生的人数少了,不过随着秋闱的临近,必然有一大批落榜生,这些人就是审计师的后备人员,所以朱常洵也不担心到时候审计师考试,会没有人参加。

  毕竟参加秋闱的士子,有心高气傲,一心想要考取功名的,自然也有小富即安,想要成为审计师的,毕竟按照朝廷的打算,这种审计师虽然不算是官员,可比一般的胥吏地位要高得多了,在他们看来审计师的考试,绝对不会比科举简单到哪里去,所以能够成为审计师的人,自然也都是算学大家,至少在学问上值得人尊敬。

  而且无论是科举还是审计师考试,那都是朝廷举办的考核,有人也把这种考试当成了另外一种科目的举试,也算是正途,所以参加审计师考试,他们心中一点负担也没有。

  大明钦天监,历法编纂官徐光启兴冲冲地来到熊三拔面前,手里捏着刚刚从市面上买到的代数几何两本教材,对熊三拔说道:“熊先生,今天我可算是发现了一本大明奇书,此书一出,我所编写的《几何原本》可就差远了!”

  原本别人的学术超过自己,应该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对于纯粹的学者来说,却不一样,熊三拔跟徐光启相交甚深,自然明白他的秉性,对他好学聪慧的性子也十分的欣赏,对他说道:“保禄,究竟是什么书籍让你欣喜如狂!”

  保禄是徐光启的教名,其他人管他叫子先,而熊三拔和利玛窦却管他叫做保禄,不过利玛窦死后,也就剩下熊三拔一个人这样叫他了。

  徐光启拿出两本写着教科书,说道:“就是这两本,这是我们福王为了挑选审计师,弄出来的教材,我原本不甚在意,没想到拿来一看,却是如此的精深,不过最后的解析几何只是稍微一提,并没有深入介绍,但是我觉得能够写出这种东西的人,一定会解析几何十分的清楚!有了这个工具,我们研究天文历算可就要简单多了!”

  熊三拔拿过这两本书来,仔细看了看,在离开欧洲的时候,解析几何已经稍有萌芽,但是并没有人系统地归纳这种东西,等到1637年,笛卡尔才算是拿出了坐标的方法来分析几何问题,因此熊三拔对这些几何知识也很不了解。

  “的确是很不错的一本高等数学教材,由浅至深!”熊三拔也不禁有些惊异,他在中国也有些日子了,在他看来明国的人文哲学发展十分的高超,这种名为儒学的哲学知识,甚至时刻影响到明国人的行为举止,让明国人变得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不过这只是表象,实际上他们却十分傲慢自大,自诩天朝上国,视其他国家为蛮夷。

  但是相对而言,明国人的科学发展就十分的缓慢了,原本在宋元时期,他们的科技应该是在欧洲之上的,但是随着十七世纪一大批欧洲出色的科学家的出现,他们已经渐渐落后于欧洲,明国人居然出现了这样一本成体系的数学教材,真是不可意思!

  徐光启仍然兴冲冲地说道:“熊先生,我要去拜访一下福王爷,没想到福王爷虽然年轻,在算学上面居然有这样不凡的造诣!”

  熊三拔笑道:“王爷不需要攻读四书五经,自然研究其他东西的时间就多了,有这样的造诣,也不足为奇!只是保禄,你没有想想,这位王爷跟你们可不是一个派系,若是……”

  徐光启也不由得想起了朝廷的现状,齐楚浙三党联合起来对抗东林,相互攻讦,却没人关心政事,徐光启对这些事情也是深恶痛绝,但是身在局中,却也不由自己做主,福王爷并没有从党争攻讦当中争夺皇位,反而是从实际政绩上面做文章,这一点,徐光启也是十分赞赏的,不过若是跟福王交往,一来恐遭朝廷忌惮,二来东林内部也未必就同意他这样做。

  熊三拔嘴角微微翘起,说道:“保禄,你的心迷茫了,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徐光启一愣,他所求的并不是什么高官厚禄富贵荣华,原本他也想能够以己身所学,为国出力,搏个青史留名,但是这些年来看多了党争攻讦,不免有些灰心,除了这个,他第二个所求便是格物致知,穷尽自然之奥妙,这完全是他兴趣所致,因此为了能够学到西方人的知识,他才加入了天主教会。

  徐光启神色恍然,对熊三拔施礼说道:“多谢熊先生指点迷津!”

  徐光启既然明白了自己的心,自然不再为党派利益所禁锢,下午他便收拾停当,前往拜见福王朱常洵。

  朱常洵一听说徐光启前来,还是极为兴奋的,徐光启虽然没什么地位,算是个技术官僚,不过他毕竟是属于东林党的,朱常洵还以为是借机来跟他改善关系,甚至是转而支持他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