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九千岁
坐忘峰2017-06-13 10:053,223

  可惜的是李选侍太过骄横,却没什么城府,对于朱由崧的暗示,也不知道她是太笨了,没听出来,还是因为根本不把他这个小孩子的威胁放在眼中。李选侍仍然冰冷地说道:“皇长孙不读书,那是他自己不求上进,怨得了别人?你作为皇家子弟,引诱皇长孙玩物丧志,又是何居心?”

  朱由崧说道:“我一个五岁孩子,将自己心爱的玩具送给皇长孙,这也是有什么居心?那么选侍娘娘,宣扬王才人的了肺痨,不让太医院的人前来诊治,又是何居心?王才人的肺痨是经过哪位太医的诊断?阻挠宫中规矩,不让皇长孙进学又是何居心?”

  说到这里,即使朱常洛也用狐疑的眼光看着李选侍,李选侍却差点被气疯了,骂道:“你区区一个藩王世子,也敢这么对我说话?你这是依仗了谁的威风?”

  朱由崧说道:“崧儿没有依仗谁的威风,只是国法亲情让崧儿不得不说!”

  “你……”

  “够了!”李选侍还待说些什么,朱常洛却喝断了她的话,在他看来,朱由崧一个五岁的小孩,便能够这样义正言辞地站出来,为自己皇兄说话,且不论别的,单是这份兄弟情谊便是令人敬佩不已,而李选侍在这上面扮演的角色,却成了一个恶毒嫉妒的妒妇,往日在他面前扮演的乖巧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想到这里,朱常洛看到李选侍马上变得恭敬起来的神态,便是一阵厌恶。皇宫当中的男人,无论是皇帝、太子还是王爷,在女人上面,处于绝对的优势地位,如果不喜欢了,便可以随意换掉,除非是皇后这些重要的地位,才会受到臣子的阻挠,不过如果不喜欢皇后,即便不能换掉,那么不去皇后寝宫,冷落她,即便是臣子也没办法说什么。

  朱常洛对朱由崧却和颜悦色,说道:“你们两个先出去玩吧,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校儿,你也放心,等会我会让太医院的人去给你母妃看病的,现在你先去东房那里去,跟你弟弟检儿在一起吧!”

  朱由校不禁喜笑颜开,说道:“是,谢谢父王!”

  朱常洛见朱由校离开李选侍居然如此高兴,也明白了往日这位西李是如何地对待他的,心中怜惜之意顿生,说道:“好了,起来吧,你进学的事情,我会向父皇和大臣们商议的!”

  对于进学,朱由校倒是没有什么兴致,只是照例谢过自己父王,朱常洛此时也没有了跟李选侍调情的兴致,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们便走吧!”

  朱由崧上前说道:“太子大伯,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求你!”

  “哦?你这个小魔星居然也有事情要求我?父皇那么喜爱你,你想要什么,还用得着跟我要吗?”说实话,朱常洛对朱由崧受宠,如果没有一点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朱由崧笑道:“太子大伯,你就别笑话我了,我可是真有事情要求你的!”

  “好吧,说来听听!”

  朱由崧说道:“我想要一个小太监,就在太子宫外面当值的,叫李进忠的那个!”

  朱常洛笑道:“这是小事,等会儿!”说完便冲着外面叫道:“王安,王安,你这个奴才,快点过来!”

  王安是个中年的太监,脸上被收拾得干干净净,随着他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一阵香料的味道也随风而来,明朝的阉割技术相比清朝很不规范,很多人甚至是自阉之后,跑到宫里来当差的,结果尿道也受到损害,时间久了身上便会带着一股尿骚气味,必须要用香料才能够遮挡住。

  朱由崧问道:“李进忠是个什么人?”

  王安不禁一愣,说道:“李进忠?那个刚刚进攻的小太监,他犯了什么错了?太子殿下,李进忠跟奴才可是没一点关系啊,奴才就是在他进宫的时候,收了一点钱,其他根本没一点关系啊,我早就看那小子有点问题了,当太监的,却长得那么牛高马大,根本不是能当好奴才的料啊!”

  朱由崧不禁哈哈一笑,这个王安,太子还没说什么事情呢,他就先撇开自己了。

  朱常洛有些不耐烦了,说道:“行了,你这条老狗,别在这叫了,李进忠没犯什么事,只是因为崧儿看上那个奴才了,想要过去使唤,你对他说一下,马上到福王府里听命,明白了吗?”

  王安连忙说道:“明白了!明白了!”在宫中,谁不知道福王世子是个小魔星,而且是深受万历爷喜爱的小魔星,当福王府里当值,可不只是要聪明伶俐,会服侍主人就够了,因为他经常会让人给他弄一些奇怪的东西,又一次他甚至要人漂洋过海向南方找一种能够割出胶水来的树,幸好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说是“那东西在南美,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而且他还要一些奇奇怪怪的矿石,他们宫里又不是矿山,上哪里去找这些矿石,总之福王世子虽然不虐待奴婢,却是最难服侍的一个主子了。既然这些小王爷看上了李进忠,那就赶紧让他过去,省得小王爷再去祸害其他人。

  “唉!可怜的干儿子,牺牲你一个,幸福千万人,你就自求多福吧!”想到这里,王安像是放下心来一样,喜滋滋地去通知李进忠了。

  朱常洛像是没什么精神,说完之后,便对他们二人说道:“好了,崧儿、校儿,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吗?”

  朱由校摇摇头说道:“没了,多谢父王!”

  “那好,你们就退下吧!”

  二人离开太子府邸之后,朱由校一直保持一种极为兴奋的状态,终于摆脱那个李选侍的魔爪了,东房的那位李选侍虽然很严厉,但是对孩子却是极好的,偶尔还回来看望他,这让他对东李的感觉非常好。

  朱由崧说道:“多大点事情,你就高兴成这样!”

  朱由校笑道:“皇弟,要是我真的当了皇帝,我一定会让位给你!”

  朱由崧却兴致缺缺,说道:“免了吧,咱们国朝的皇帝可不是普通能人当的,你们看到皇爷爷整天闷在宫里头,按照起居注上面的说法,皇爷爷也就早年曾经有过一次出宫经历,这紫禁城虽然漂亮,经常看着也就烦了,我长大之后不但要出往塞外,南下江南,还要扬帆出海,见识一下这个庞大的世界!”

  朱由校的眼睛都亮了,但是过了一会却又说道:“如果能够出去看看,的确是一件好事,可是……”

  朱由崧嘿嘿笑道:“可是你是皇长孙,以后注定是没有机会了,但是我可是个逍遥王爷,到时候我们把大船造出来,我就能够带上一支舰队,像成祖之时的三保太监一样,下南洋,闯西域!

  东李也就是日后的李庄妃,是个仁慈而寡言笑的人,她的住处虽然有些冷清,太监宫女都少了些,不过却显得非常齐整,看得出这位李庄妃在治家方面的确有些本领。

  将朱由校带到这里,朱由崧便向这位婶子告别,李庄妃在调教明君上面的确有些办法,就像是勤政的崇祯便是她抚养的,崇祯虽然没有扭转大势,却是明朝后期最勤政的一个皇帝了。

  现在朱由崧将天启帝的成长环境改变了,又把魏忠贤给收了,不过此时他能够做的也就这么多了,日后他还会不会成为那个木匠皇帝,他也没办法保证。

  从一大早便去找朱由校,然后又跑到太子宫跟太子理论,知道把朱由校送到李庄妃那里,已经到了中午,朱由崧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花新蕊已经早为他准备好饭菜了。

  “皇孙殿下,您回来了!”新蕊恭敬地站在一旁,朱由崧看了看新蕊,宫里头的营养能跟得上,这丫头已经发育得亭亭玉立了,而且像这样的宫女日后肯定就是他的侍妾了,可惜他还是个五岁小孩,有心无力啊!

  然而今天他突然发现新蕊的走路有些别扭,忍不住问道:“新蕊,你今天怎么了?”

  新蕊笑得有些难堪,说道:“回禀殿下,奴婢没什么!”

  朱由崧站了起来,看了看新蕊,对她说道:“去,坐到床上!”

  新蕊张了张嘴巴,却没与说出话来,这位皇孙虽然不虐待奴婢,不过生出来就与众不同,不但从来没有尿床,而且年纪轻轻就能够读懂诗书了。现在虽然只有五岁,已经颇具威严了,有一次他曾经处置了几个懈怠差点引起火灾的奴才,结果连李太后都夸奖他处置得有理有据,而那几个奴才也对他感恩戴德,因为他们只是做三个月的苦力,而不是被杀头。

  新蕊乖乖地做到床上,朱由崧一把将她的脚抓了起来,新蕊忍不住呼痛,朱由崧皱了皱眉,将她的绣花鞋脱下来,只见她脚上紧紧地缠着裹脚布。

  “皇孙殿下,不要,这样太过不雅了!”新蕊又羞又急。

  朱由崧却喝道:“做的别动!”

  朱由崧叹道:“痛的话,就不要缠了,干嘛非要缠足?”

  新蕊抿嘴笑道:“皇孙殿下您不知道,如果不缠足,留着一双天足,以后是要被人嘲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