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傲慢选侍
坐忘峰2017-06-13 10:053,293

  朱由校虽然年纪小,却已经显示出了身为木匠皇帝的潜质,因为万历时期三大殿都在整修,而且因为财力问题,整修的进度很慢,朱由校偶尔也能够接触到这些工匠,他看着一块块木头,在那些能工巧匠手中,很快就变成了一间间漂亮的房屋,这让他非常感兴趣。

  而现在朱由崧利用飞船制造出了一系列的小锯子、小榔头、小刨子等木工工具,再加上一件精准的钢尺和游标卡尺,送给了朱由校,并且送给了他一件他自己做的帆船模型,这让朱由校如获至宝,并且信誓旦旦地说,以后他要造出真正的西班牙大帆船,却没想到被他母妃摔碎了。

  朱由校所说的母妃可不是他的亲生母亲,而是李选侍,他亲生母亲王才人,被李选侍侮慢凌虐,在七年后将会死去,死前对他说:“我与西李有仇,负恨难伸”。李选侍对他也是经常虐待,这也让朱由校的性格变得懦弱。

  朱由校现在的地位跟他父亲朱常洛非常相似,都不被自己的父亲喜欢,不过朱常洛还好一点,郑贵妃虽然跋扈,却没什么心机城府,对朱常洛也相对宽容,但是朱由校面对的李选侍就不同了,经常虐待他,不给饭吃那是经常的事情。

  朱由崧怒道:“岂有此理,区区一个选侍,也敢凌侮皇子!你跟我走,我要跟这位了不起的选侍娘娘好好理论理论!”

  朱由崧这次真是生气了,拿一个孩子出气,那算是什么本事!朱由校现在正是十多岁,长身体的时候,居然不给他吃饭?也难怪以后明熹宗身体不好,英年早逝了呢。

  朱由校却一把拉住他,说道:“皇弟,你还有没有吃的,他现在一天都没吃饭了!”

  因为朱由崧前世就是一个贪嘴的人,知道一些全国各地的风味小吃和点心,他不但喜欢吃,而且喜欢做点心,那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经常工作到深夜,而且是极为耗能的脑力工作,这让他不得不在晚上为自己准备一些点心或是小吃,好补充能量。

  他做的东西虽然比不上御膳房精致好吃,却胜在新奇,风味独特,朱由校特别喜欢吃这些点心,这也是因为他在李选侍这里没吃过什么好东西。

  “诺,这是我弄得油旋,算是山东那边的好吃东西,吃完了,我们就去跟李选侍理论,要是她再敢打你,我们就闹到太子大伯闹到皇爷爷那里去!”

  朱由崧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情,说道:“你母亲呢,你没有东西吃,难道她也不管你?”

  朱由校苦笑道:“李选侍让御膳房不要往我们房里送食物了,母妃生了病,李选侍说我母妃是得了肺痨,她自己不能动弹,只能吩咐那些小太监去,但是那些小太监自己吃得满嘴流油,却不肯给母妃送一点!”

  肺痨就是肺结核,在这个时代绝对是高死亡率的疾病,即便是朱由崧有另外一条命,也不愿意冒这个险,而且只要处理好了李选侍的问题,自然会有太医院的人派人来治疗。

  朱由校连忙接过油旋,这种油旋是济南特产,外表酥脆、内瓤软嫩,葱香扑鼻,因为形似螺旋,而被叫做油旋,清代有人记录这种美食,需要和面擀开然后加入食油,再擀开,如此七次放入烘炉烤制而成。

  朱由校连忙接过油旋,狼吞虎咽起来,一边还说道:“皇弟,我看算了吧,这个不太好吧!”

  朱由崧说道:“皇兄,太子大伯以后是大明朝的皇帝,你以后也会成为大明皇帝,就算是面对李太后也应该有自己的尊严,这次你的听我的!”

  朱由校突然噎住了,不断指着自己的嘴巴,朱由崧连忙给他灌了一口水,才算是咽下去,朱由崧说道:“皇兄,难道你还想让那位李选侍继续欺负你?”

  朱由校唯唯诺诺地说道:“但是如果不成的话,那我可就惨了!”

  朱由崧冷笑道:“放心,没有不成的,我们直接去找她,如果她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就闹到太子大伯那里,如果还没有结果,我就让皇爷爷来给我们个公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难道你还想继续过这种日子?”

  朱由校一狠心,说道:“好,我们去,不过皇弟,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朱由崧不禁一阵泄气,前面一句,让他以为朱由校还能雄起一次,但是后面一句马上又回转了原型。

  此时朱由崧也没办法说不,只能大包大揽,让他放心,一切都包在他身上。

  撷芳殿地方虽然大,不过却也就方圆几里的范围,想要找某个人,却也容易得很。

  二人却在门前被一个太监拦住了,那个太监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不知两位皇孙何往?”

  朱由校在一边不知所措,朱由崧只能喝道:“选侍娘娘可在?”

  “选侍娘娘自然是在的,不过太子殿下也在那里……”

  朱由崧说道:“那正好,我们进去!”

  “慢着,两位皇孙,里面可是太子殿下跟娘娘,你们不能进去!”

  朱由崧眼睛一瞪,看了看眼前的太监,身材高大,手指粗糙,倒像是个练家子,他皱了皱眉说道:“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洒家李进忠!刚刚入宫,哎呀!”

  “啪!”朱由崧狠狠地在那个太监脸上抽了一记,说道:“李进忠,刚刚入宫,难怪不认得我,在两个皇孙面前自称洒家,你算是什么东西?”

  李进忠的脸上登时出现了一个小手印,这位皇孙年纪虽小,手劲却大得很,李进忠紧紧握住了双拳,最后却不得不放开,他不过是一个小太监,如果冒犯皇孙,就算是有天大本事,也没办法在这个紫禁城里逃得性命。

  李进忠的表现,朱由崧自然看在眼里,李进忠原本姓魏,日后更是改名魏忠贤,成为了大名鼎鼎地九千岁,朱由崧会了解的这么清楚,可不是他的历史学得有多好,而是无数描述魏忠贤的电视剧,已经把这些资料交代得清清楚楚了。

  不过既然朱由崧来到这里,魏忠贤还只是一个刚刚入宫的太监,他也不介意先把这个祸害料理了。

  朱由崧说道:“我要进去见一见太子大伯跟选侍娘娘,你要拦着我吗?”

  “不敢,不敢,两位皇孙请!”不过李进忠倒也乖顺,一点也不给朱由崧发飙的机会,这让朱由崧有些失望。

  魏忠贤那是日后能够成为九千岁的人,虽然目不识丁,但是心机城府也还是有的,他却能够感到自己说出名字之后,那位一身英气的小皇孙对他便有一股厌恶之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现在绝对不能继续忤逆这个皇孙了。

  毕竟太子天生仁善,而这个皇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善茬,两者取舍,自然是要对不起太子了。

  此时朱常洛正在跟他的宠妃李选侍调笑,李选侍的整个身体都压在了朱常洛身上,看到二人进来,连忙从朱常洛身上跳了下来。

  朱常洛也连忙整了整衣冠,勉强笑道:“原来是崧儿和校儿,你们来有什么事情?”

  朱由崧躬身向二人施礼,而朱由校也跟在他身后施礼,无论是怎样的义正言辞,在礼数上面却不能缺了,否则有理也变成了无理。

  “太子大伯,这次我跟皇兄过来是想问问选侍娘娘,不知皇兄犯了何错,不但要责打皇兄,而且不让御膳房给皇兄准备膳食?”

  李选侍脸色一冷,说道:“你是在质问我吗?”

  李选侍的脸色一变,朱由校的腿就开始发软,要不是朱由崧拉着他,他说不定就要跪下了。朱由崧却说道:“不敢,只是皇子皇孙的教导,大明早有成例,却不知道选侍娘娘是遵的哪条成例来处罚皇兄?”

  明朝为了避免外戚干政,后妃多是从小户人家女儿当中挑选,现在的李太后的父亲武清侯以前就是个泥瓦匠,而眼前的李选侍家中也不过是稍有财货,这种制度不但避免了外戚干政,而且这些后妃很多都没有经历过激烈的家族争斗,在宫斗方面也不怎么热衷,也不怎么擅长,这样也使得明朝的后宫还算是安宁。

  李选侍气极,却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哪里知道皇子皇孙的教导有什么成例?只能干巴巴地说道:“身为太子长子,皇长孙,却不读诗书,玩物丧志,难道不该罚?”

  朱由崧冷笑道:“皇长孙不读诗书,又是谁的错?”

  万历皇帝在反对立朱常洛为太子的时候,曾经拿出过禁止朱常洛进学的手段,但是被东林党抵制住了,而那些大臣关注太子已经很吃力了,哪里还有精力去管皇长孙。

  而李选侍根本不想让朱由校进学,她也有自己的心思,现在朱由校是皇长孙,而他生母是王才人,却不是她,李选侍是个有野心的女人,自然不希望朱由校成为日后的皇太孙、太子甚至皇帝,所以她便禁止了朱由校的进学学习,想要让他成为一个庸碌之徒,到时候她生出儿子来,自然能够击败朱由校成为太子。

  这番心思,在宫里的人大部分都明白,但是却不能明明白白地说出来。

  朱由崧这番话的意思,就是让李选侍让步,否则他不介意把事情闹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