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智脑婉儿
坐忘峰2017-06-13 10:363,151

  智脑曲婉儿拍手笑道:“这当然是我的功劳啦!因为我们智脑的程序是不允许伤害人类,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成为了飞船主人,我把你的身体毁掉之后,只好把你的灵魂储存在中枢智脑的储存器当中!”

  “等等?”朱由崧连忙阻止智脑曲婉儿的话,说道:“你是说储存?人有灵魂,还能够储存?”

  智脑曲婉儿说道:“当然了,人的灵魂其实就是类似人工智能的存在,记忆就是基础信息,而性格情绪则是处理和执行程序,只要智脑的储量足够大,就能够储存灵魂,星际探险家都会在自己飞船上复制自己的灵魂,并且保留一个克隆体,在探险的时候,就会把飞船停留在近星球轨道上,如果万一出现意外,就会向克隆体注入灵魂,到时候他就算是重新复活了!”

  朱由崧不禁叫道:“还真是先进得匪夷所思!这就跟存档读档没什么区别啦!”

  智脑曲婉儿笑道:“当然啦,这个复活系统就是根据游戏当中的读档存档开发出来的!要不是遇到超新星的爆发,会带了储存信息和克隆体,我原本的主人也是能够复活的。我把你的身体弄毁了,自然要赔你一具身体,于是我就选择了你的这个身体,我考察的是这个身体的地位显赫,荣华富贵不在话下,而且现在的宫斗当中你们这一系处于优势地位,所以我就选择了这个家伙,难道有问题吗?”

  朱由崧苦笑道:“暂时是没问题,不过三十年后,按照原来的历史,朱由崧可是被满清的豫亲王多铎抓到北京给杀了!”

  智脑曲婉儿撇撇嘴,说道:“怕个什么,那个什么多铎要是敢杀你,我一定会把你复活的!”

  朱由崧苦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说,你一定会把他给杀掉呢!”

  智脑曲婉儿笑道:“那当然不行,我们可是有人工智能的准则的,不能伤害人类,那是最高准则,不过在我的帮助之下,你肯定能够在这三十年之内,拥有自己的势力的,就算是没办法阻挡清军入关,偏安一隅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朱由崧奇道:“你有什么能力?”

  智脑笑道:“我的能力虽然不大,不过对你来说却是最合适不过了,我这艘飞船的全名叫做,联合式资源勘探采集飞船,跟联合收割机是一个概念,集成了勘探、采集、提炼、晶相调制、成型等多种功能的飞船,也就是说你只要给我一个采矿地点,我就能够给你提供你需要的金属零件或是合金零件,这个时代根本制造不出的一些材料,由我制造出来绝对没有问题!”

  朱由崧一愣,他原本就是冶金和机械方面的专家,如果有这种功能的话,他完全能够将前世的那些工业设备复制出来,要是能够让大明实现工业化,满清还能是明朝的对手吗?

  不过朱由崧转念又一想,明朝的政治问题太多,所有的官僚和地主都盯在中国内部的那一亩三分地上,这就造成了内部矛盾太大,这才让满清有机可趁,否则一个拥有两亿人口左右的大国,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女真灭国。

  玩政治,自己还真不是什么高手,朱由崧心中暗叹,最多到时候自己开船出海开国,另外建立一个新的工业国,到时候打回来就是了。

  想到这里朱由崧不禁放下心来,突然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连忙问道:“智脑,如果能够不断地换身体,那岂不是能够做到长生不老?”

  智脑点点头说道:“这是当然,星际时代的殖民需要大量的人口,特别是高素质人口,国家甚至会强迫那些退休的老人换上一个年轻的身体,重新工作!”

  朱由崧不禁冷汗直冒,真不知道智脑所说的那个未来是个什么样的时代。

  时光荏苒,很快五年就过去了,这五年朱由崧表现得跟普通孩童并没有什么区别,最多就是有些太过聪明了,三岁识字,四岁就能够书写问题,背诵诗歌了,这种成绩即便是在摄入营养丰富的现代那也是神童了。

  不过万历皇帝,也就是他皇爷爷虽然很喜欢他,经常到后宫来看他,但是并没有因为他这个“好圣孙”而改立太子,实际上他很讨厌现在的太子朱常洛,因为朱常洛是他偶尔临幸宫女,也就是后来的王恭妃所生,宫女在这个时代的地位是很低的,因此这个儿子让他感觉很难堪。

  实际上根据朱由崧这些年来在宫里的见闻,其中的内幕没那么简单,因为他的年纪小,那些宫女太监们谈论的时候,并不避讳,让他听到了很多奇怪的言论,那个太后宫里的宫女很可能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来让万历皇帝临幸于她,然后李太后又拿出《起居注》来逼迫万历皇帝承认了那个儿子。

  这种情况怎么都感觉像是李太后在后面策划了这一切,那个历史上留下了不贪权不干政美名的贤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朱由崧他皇爷爷不想立朱常洛为太子,甚至拿出了三王并封的手段,来打击朱常洛,只是因为李太后和东林党人顾宪成、叶向高的阻碍,纠结了大批的文臣来争国本,即使是万历这个任性的皇帝也没办法,而后来郑贵妃也因为这件事情,跟万历皇帝闹了几场。

  万历皇帝原本就是那种顺毛驴,你要是顺着他的性子来,什么都行,你要是逆着他性子,他就敢跟你尥蹶子,因为争国本的事情,跟大臣闹别扭,他十几年没上朝。

  郑贵妃要是温言软语地跟万历皇帝谈,说不定万历皇帝还真能来个乾纲独断,把福王扶上太子位,但是郑贵妃跟他闹,他原本就心烦,在这么一闹,这件事直接不管了。

  这样一来,福王就始终是福王了,而朱常洛的太子位虽然做得不舒服,毕竟也是得到了大臣的支持,算是坐稳了。

  不过朱由崧并没有什么遗憾的,他可不想在明朝当皇帝,要当皇帝最好是到清朝去,明朝的皇帝惨啊,想出次宫门,那些大臣都要几次三番地骂皇帝,清朝皇帝每年都要去承德避暑,乾隆更是几次下江南挑选美女,要不然乾隆的那些风流韵事是怎么来的?

  那些臣子却只会歌功颂德,甚至就算是皇帝错了,他们都会帮着皇帝怎么在史书上留下个好名声,这样的皇帝谁不想当?所以清朝的夺嫡之争,才会那么的轰轰烈烈。

  而明朝的夺嫡虽然也有,但是惨烈程度就差一点了,毕竟当了皇帝没什么好日子过,反而当个藩王却能够吃喝玩乐,孰优孰劣,一眼就看明白了。

  朱由崧可不是愤青,他想要做的只是保命,然后就是过得舒服罢了,在封建专制时代,想要过的舒服,就要跟皇帝搞好关系。泰昌帝当了一个月就玩完了,而且现在双方之间的关系绝对说不上和睦,因此没必要跟那个短命鬼客气。

  不过此时朱由校已经七岁了,朱由检也已经两岁了,这哥俩可是明朝最后的两个皇帝,能不能在这三十多年里过得舒服,可就要看跟这哥俩的关系如何了。

  紫禁城里皇子居住的地方时候是撷芳殿,因为福王尚未就藩,太子也未即位,还有万历皇帝的其他几个皇子也都住在这里,而且因为万历活的年纪够大,他的儿孙也都一大堆了,因此撷芳殿这里可是住了几大家子,好在撷芳殿的地方也够大,足够他们居住的了。

  原本福王和太子虽然不是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双方之间的关系,也注定了不可能亲密,但是朱由崧的到来却改变了这一点。

  冬去春来,天气渐暖,撷芳殿的花园当中已经泛出了草色,湖石流水,翠竹松柏,已然有了几分江南暖春的景致,朱由崧趁着花新蕊和奶妈卢氏不注意,偷偷溜出来到太子李选侍的宫里,咕咕叫了两声,这是他跟朱由校定下的暗号,如果听到这个,对面没有声音,那就是情况紧急,马上撤退,如果回应了,那就表示安全,可以进入。

  “咕咕!咕咕!”果然有回应了,朱由崧翻身跨过栏杆,跃入房中,这些年因为他经常锻炼,现在虽然只有五岁,想却是七八岁的年纪,而且体质出色,飞檐走壁自然不行,爬过几个低矮的栏杆却是最简单不过了。

  然而来到朱由校的房间里,却看到地面上一片狼藉,尽是些碎木片,而日后的天启帝却鼻青脸肿的,只能在那里抹眼泪。

  朱由校此时身形瘦小,跟朱由崧的身形一比,倒是朱由崧更像是哥哥。

  “皇兄,你这是怎么了?”朱由崧说道:“那里受伤了?”

  朱由校看到朱由崧过来,忍不住哭了起来,说道:“母妃李选侍又欺负我,我听你说的那个西班牙大帆船,我就做了一个小的,放在湖里,结果被母妃发现了,说我玩物丧志,结果她让人打我,还不给我东西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