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抄袭,解雇
夏安心2018-03-27 16:553,175

  说完就直径走向路边的威龙,司机看到他要带走安语汐,立刻走上前去,风轩宇他是惹不起的,但是让他带走安语汐,回去也不好交代。他恭敬的弯腰,“宇少,少爷交代要我送安小姐回去。”

  风轩宇眼睛微眯散发出慎人的目光,司机也不知是不是被他的眼神震到了,连着后退好几步。

  他看到安语汐还停在原地,再也没那么多耐性,猛地将她拉进车里,然后扬长而去。

  车内很安静,但是安语汐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子停在了路边,风轩宇猛地拍向方向盘,手上的青筋是那样明显,安语汐往车门处靠了靠,娇小的身子抵在车门上,低着头。

  沉思一会,风轩宇突然抬起头,看着她,那深邃的眸子里隐隐的冷色似乎要将她穿透,他附下身子,手臂抵在车窗上,靠的她很近,就这样死死的盯着她的头顶。

  安语汐缩了一下,不让他碰触到自己,他不会轻易放过她,她知道,不是因为在乎她,而是因为她在公众场合那样反抗他,让他失去颜面。

  他的唇越来越近,轻触这她的眉宇,滑过她的鼻梁,薄唇轻启,吐出淡淡的热气带着一股清香,她自主的向后退去,可是身后是坚硬的车门,她无处可逃。

  “想逃。”他的手附上她的耳垂,轻轻挑弄着,“我的妻子不是很懂事吗?怎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所谓的学长那么亲近。”

  她听到这句话猛地抬起头,看着他,那双充满戏谑的双眸,深不见底。“妻子,你有一天当我是你的妻子吗?”她不再躲避,他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我知道,我是你的妻子,所以我和洛学长保持距离,那你呢,你可否因为我是你的妻子离不相干的女人远远地。”

  这是她的真心话,不相干的女人不就是莫梓嫣嘛。

  “交易关系而已,难不成还要我为你专一。”他的唇贴近她的唇,不差一分一毫,他的唇每动一下,她的心就痛一下,她的手紧抓着车座上的垫子,别过头去,他的吻她不接受。

  他扼住她的下巴,粗暴得让她转过头,然后快速吻上她的唇,不带一点怜惜,用力,粗鲁,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

  “唔…唔……”所有的话语都淹没在这个吻中,安语汐握紧拳头,指甲似乎都要插进肉里了,手心传来的疼痛让她清醒,她不能在沉沦在他的吻中,脑海里闪过他的嘲笑。

  “啪”一声干脆的巴掌声回荡在她的耳边,她怒瞪着他,白皙的手掌还扬在空中,她打了他。

  风轩宇我不可能让你一次次去侮辱我,我也有心,我也知道痛,我不是逆来顺受的玩偶,我再也不想忍。

  风轩宇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右脸,那俊脸上的手掌印那么明显,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打过他,冷眸中透着点点的杀意,额头上的青筋也爆了起来,关节处在卡卡做响。

  安语汐迎上他冰冷的目光,倘若不是因为妈妈她一刻都不想忍受这种怨气,她也有自尊,她也很要强,可是这些和妈妈的生命比都太微不足道了。

  她的眼神中充满怨气,他扼住她的下颚,嘴角的微笑愈加阴冷,“谁给你的胆子。”

  “我说错了吗?风轩宇如果你不能为我专一,就别期望我会为你独守。”她想挣脱下颚上的手,可是他的力气太大,过多的反抗只会让她感到更多的疼痛。

  她看着他,眼底划过一丝他不知道的情愫,右手抓住他的衣角,那是他看不清的忧伤。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的话会牵动的她的悲伤。

  “你再给我说一遍。”他强忍着怒气,所以声音有些低沉。

  “风轩宇如果你不能为我专一,就别期望我会为你独守。”一字一句,和她的眼神一起烙入他的心。

  “碰”一声,他毫不怜惜的将她摔在车门上,然后欺身而上,一把撕开了她的上衣,动作粗鲁。

  “你放开我,风轩宇……”他怎么可以这样,现在还在公路上,就在处地有些偏僻,但是外面还是不停的有车经过,她用力反抗着,不知不觉她的眼睛竟有些红了。

  风轩宇感到了她的抽搐,心里一怔,但是手下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她柔滑的皮肤让他留恋,他的唇覆上她的额头,算是安抚。

  手机响了,风轩宇和她拉开距离接起电话。

  “宇,下班没有。”

  “恩。”

  “听说未央上了新的菜色,陪我去尝尝好不好,我也好久没回家了,吃完饭在陪我回去看看。”莫梓嫣柔声说道,娇柔的声音让人不忍心拒绝。

  自从她一年前回国之后,就一直住在风轩宇给她的公寓中。

  “好,你在公寓等我,我去接你。”他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但是在挂断电话的那刻,笑容顷刻间消失了。莫震天,你终究还是按捺不住。

  呵……还真是可笑,安语汐看着风轩宇,眼中有说不尽的自嘲,对于别的女人他可以笑的那般温柔,可是对她,也只有冷眼相对吧。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到她的身上,盖住春光,刚刚他的确有些冲动了,不经意间又差点伤了她。

  安语汐抓紧身上的衣服,坐正,然后看向前方,轻声说道:“把我放在月痕门口就行。”他要走她留不住。

  风轩宇没有说话,开着车直径向前,车里一片寂静。

  月痕门前,安语汐看着他毫不留恋的将车开走,双肩止不住的颤抖,他走了,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安语汐,别傻了,就像他说的,交易而已。

  她苦笑一声,攥紧外套,上面的气息还那么浓重,可是他却已经走远,她转身走进月痕,从后面看,背影却那般凄凉。

  躲在暗处的镜头闪动拍下了这一幕幕。

  安语汐走进月痕,看到吴嫂正在厨房忙着,今天吴嫂休假结束。

  “少夫人。”吴嫂听到开门声就立刻迎了出来,但是看到她一身狼狈的样子,担心的问道:“少夫人,您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我马上打电话给少爷。”说完吴嫂就拿出电话。

  安语汐立刻制止了,“吴嫂,别。”她的语气有些激动,这几个字几乎是她吼出来的,看到吴嫂惊讶的表情,她垂下眼帘,低声说道:“他知道。”

  吴嫂看到她身上的外套一下子明白了,也不好在说些什么,立刻结果她手中的包,“少夫人,您先上楼吧,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你先洗个澡放松一下,一会在吃饭。”

  “恩。”她的声音听上去略微有些虚弱,吴嫂不放心,小心翼翼的扶着她上楼,生怕她一不注意,她就会摔倒。“少夫人,您慢点。”

  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家的气息,这就是她以后要生存的地方,这个地方禁锢了她的幸福,禁锢了她的一辈子。

  刚洗完澡,她的手机就响了,是洛铭泽,安语汐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稍微稳定些,浅浅的笑着,“喂,学长。”

  “汐儿,到家了吗?”语气中有些焦急,刚刚司机回来报告,说风轩宇带走了安语汐他心里就一紧。

  安语汐来到窗前,打开窗子,让凉风打在脸上,“恩,到家了,学长你就别担心了。”

  洛铭泽听到她回家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陷入了沉思。听到另一边没有声音,安语汐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右手摆动着窗帘。

  “汐儿,五年了……”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下,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你在窗边吗?”

  “恩,我在。”安语汐拨开窗帘,将头半探出窗户,微风吹动着她的发丝,让她多了些放松。

  洛铭泽嘴角含笑,看向天空,星星好亮,照亮了她的方向,“汐儿,还记得我们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那时候晚上我们都会去天台看星星,你啊,总是在盼着,哪天会有流星划过,天天对着天空许愿。”

  安语汐不自觉想到了以前,的确,那时的夜空真的好美,看着窗外,星星虽然那么亮,可是在她看来,天空中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以前的的她虽然和妈妈相依为命,过得很苦,但是她无忧无虑。现在,呵…。嫁人了,可是她的此刻丈夫又在哪?

  “汐儿,你在听吗?”洛铭泽有些不安的问道。

  听到洛铭泽的呼喊她才回过神来,“恩。”

  “其实你在闭上眼睛许愿的时候,我就悄悄地站在了你的身后,同你一样,闭上双眼,你说流星有求必应,因为是你说的,所以我信,我在星空下等待,等着有一天有颗星星会被我感动,为我落下,让你永远熟睡在我的枕边。”

  安语汐摆弄这窗帘的手瞬时停止了,怔在原地,耳边一遍遍回荡着他的话,洛学长他在说什么,一时她的眼眶竟有些湿润,他也在许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