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得饶人处且饶人
夏安心2017-04-14 20:473,177

  以前他一遍遍说她幼稚,但是每次都会笑着刮着她的鼻梁,牵着她的手走上天台,在背后默默的看着她犯傻,可是他竟然也会相信这个…。

  他的话说的那样明显,打破了以往的界限,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对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洛铭泽紧张起来,清墨般的眼眸里的镇静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以前从来不说,因为他怕,如果她不同意,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学长,对不起…。。”安语汐轻咬着柔媚薄唇,声音那般轻,她不能同意,她已经结婚了,虽然风轩宇不爱她,可是她还是不能背叛她的婚姻。

  她好想告诉洛铭泽她已经结婚了,那样他就会彻底死心了吧,可是风轩宇不许她说,风家少夫人也只能是地下的吧。

  听到她的话,洛铭泽眉头微微蹙起,眉宇间淡淡的落寞让人忍不住为他心痛,单薄的肩头使他看上去更像一个孩子,月光下他显得那样没落,“好,我等你。”

  一句我等你,是那么沉重,学长,一辈子你等得起吗?

  她僵硬的站着,他的一辈子她耽误不起,“不…。。学长…你那么优秀,一定会找到一个真正适合你的。”

  “我所谓的优秀只为配上你,好了,汐儿,你早点休息吧,不用急着回答我,我已经等了五年了,我不介意将这个时间延长到一辈子,乖,拜拜。”还没等她回答,洛铭泽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是第一次,他挂断她的电话。洛铭泽猛地用力握碎了手中的酒杯,殷红的血液顺著他的手一滴滴落在地面,血染的地面快速扩张。他的手上的伤痛远远抵不过心里的难受。

  安语汐看着手机久久不能回神,一辈子?如果当初她没有答应那个所谓亲生父亲的请求,没有嫁给风轩宇,也许她会试着接受他吧。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是枉然了。安语汐嘴角微微一勾,苦笑而已。

  她没有管窗帘,直径走到床上,黑色的被子就如她的心情一样,那般阴沉,安语汐你后悔了,嫁给风轩宇你真的幸福吗?

  她叹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安建辉。

  看到屏膜上闪动名字,她才想起,她答应安建辉的事,现在什么进展都没有呢,设计图被盗,除非她重新画出更优秀的设计图,要不然她想那酬劳应付安建辉的想法就泡汤了。

  现在这个电话对于她来言就像烫手的山芋,接不得挂不得。

  安语汐思来想后,最终接起来电话,“喂。”

  “汐儿,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刚刚在洗澡,有事吗?”她只是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

  “这几天公司是不是很忙?”

  “安氏的事我会尽快解决,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他的关心只是为了利益做铺垫,和他这个父亲,她真的不想多说什么。

  “好好好,你和宇多说说好话,就这样吧,挂了。”

  安语汐听着手机中嘟嘟的挂断声,呵…还真是干脆,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商人。

  莫宅,灯火通明,莫震天坐在沙发上看着棋盘,思量许久,落下棋子,“宇,围棋重点是围,圈占地域越大,赢得几率也就越大。其实棋场同战场,如果连子都不敢下,那永远不可能杀棋。”

  风轩宇行云流水般的拿起黑棋,嘴角深深勾起,啪,清脆的一声,落下棋子,“的确,如果伯父不争,那注定要和安氏平分。”

  听到他的话,莫震天突然笑了起来,“知我者你也。”莫震天指了指靠近中间处的一颗白棋,然后手擒一颗白棋放在外围处,语气有些严肃,抬起头用那双锐利的眼睛看着风轩宇,“群拥势厚,势单力薄,你怎么看?”

  风轩宇性感的薄唇,轻轻一挑眉,薄唇轻启,“伯父说笑了,事已定局,岂是我一言半语就可改变。”说完就挥手落子,“我输了。”

  其实他的一言就可让安氏成为最后的赢家。

  “哈哈…”莫震天笑了起来,声音那般爽朗,他自然不会为了赢一盘棋就这样高兴,他笑是因为他知道的风轩宇选择莫氏而放弃安氏。

  就在这时莫梓嫣端着果盘走了过来,将果盘放在桌子上,轻拈起水果,亲昵的喂向风轩宇,他自是欣然接受。

  莫梓嫣对莫震天似乎有些不愿,嘟着嘴说道:“爸,刚吃完饭,你就拉着宇下棋,害得人家都没有时间和他独处一会。”

  “唉,我这个女儿算是白养了,天天宇啊,宇的念叨着,也不怕别人笑话。”莫震天打量着棋盘,笑着说道。

  听到这句话,莫梓嫣脸上有些醺红,娇柔地说道:“爸,你说什么呢。”说完还不忘往风轩宇的怀中靠去。

  风轩宇轻笑一声将她抱在怀中,一副任她撒娇的样子。

  莫震天看到风轩宇对她这般疼溺,心中自是安稳了不少,“宇,我最近听说安建辉的大女儿回A市了,再怎么说安建辉也是你的岳父,公然和他对抗你可想过后果。”然后,随手将棋盘上的棋子收起,唯独剩下刚刚那两颗白棋,手指不经意的摆动着。

  风轩宇看了一眼,满不在乎说道:“我可从来没承认过。”说完手很自然的插入口袋,然后按下手机中的拨号键。

  莫梓嫣听到关于安语汐的事脸上写满了不悦,安语汐就是她的眼中钉,她占据了她最在乎的风氏少夫人的地位。她从风轩宇怀中从来,“爸…。。”语气中全是不悦。

  莫震天避讳着瞪了莫梓嫣一眼,然后对着风轩宇说道:“逸寒也快从英国那边的分公司回来了吧。”

  “宇少,公司那边有急事需要你处理一下。”单飞突然走进来,手中的手机屏幕还没亮着,脸上焦急的神情,让谁看到都觉得他刚接完紧急电话。

  风轩宇浑如刷漆的剑眉紧皱着,似乎在责怪单飞的不懂事,他起身,带着歉意说道:“伯父,不好意思,改天我必定再次登门陪你下棋。”

  “好,正事要紧。”说完就起身。

  “恩,走吧。”说完他就离开了莫宅,单飞轻鞠一躬紧跟着走了出去。

  “爸…。。你干嘛啊,他还不容易才来一次,你为什么不提那件事。错过了这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莫梓嫣抓着莫震天的胳膊,跺着脚,发泄着自己不满。

  “男人本来就应该以事业为重,你也给我矜持点,天天缠着他,哪有大小姐的样子。还有,风逸寒马上就回来了,你也抽空和他见见面。我们不可能只做一方打算。”莫震天一下子甩开她的手。

  “我说过,我不喜欢风逸寒,我爱的是风轩宇。”莫梓嫣一听到莫震天让她去见别的男人,激动地说道。

  “风轩宇虽说优秀,但是他已经结婚了,再说风氏以后不一定就是风轩宇的,要是风轩宇几年后拿不下风氏家主之位,你就给我嫁给风逸寒,这件事没得商量。”

  “他结婚了又怎么样,他们完全是商业联姻你又不是不知道,宇他根本就不爱安语汐,他爱的是我。”莫梓嫣指着心口处。

  “你跟你妈一样都是妇人之仁,当初我不同意你嫁给他不就是为了我们整个莫氏考虑,如果风轩宇当不上风氏的家主,那么我们莫氏如何壮大。”莫震天语气缓和了许多,“唉,梓嫣,你长大了,不能只考虑自己,也要为家族考虑考虑。”他走过去轻拍着她的后背,想让她平静一些。

  “我不。”莫梓嫣猛地推开他,一步步后退,头不停地摇晃着,“我不,我是你的女儿,你能不能为我想想,这可是我一辈子的幸福。”

  莫震天看着头发凌乱的莫梓嫣,叹了口气,甩了一下胳膊,“就这么定了。”然后轻哼一声走上楼去。

  莫梓嫣是他唯一的女儿,他怎么可能不疼,这一切不单单是为了整个家族,如果风逸寒赢了,那么风轩宇必定会遭到排挤,那么她以后日子又怎么会好过。

  莫梓嫣感觉身子一颤,有些站不稳,晃晃悠悠的走到沙发前,瘫坐在沙发上,风逸寒,风轩宇的堂弟她又怎么会不知道,风氏一共有两个继承人,一个是风轩宇,另一个就是风逸寒。

  公路上一辆路虎在飞驰着,风轩宇坐在后座上,看着窗外的景物,冷峻而迷人的俊脸似乎融入了黑夜。单飞从后视镜中看着风轩宇,轻声说道:“宇少,那盘棋赢得是你。”刚刚他是站在风轩宇身后的,因为接到电话才临时出去。

  其实那个电话就是风轩宇打的,只不过想让单飞找个合适的时候将他带走,几年了,他从来不会在莫宅多待一秒。

  风轩宇摊开手掌,手心里握着一颗黑子,灯光打在上面,看上去似乎有些刺眼,“莫震天竟然想赢,我又何必和他争。”

  “宇少,二少要回来了,莫震天最近也会有行动。”单飞分析的说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