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陌生人而已
夏安心2020-08-27 17:093,184

  “是你们公司不守信用换人在先,我取消合约似乎没有什么不合适吧。”风轩宇一步步向安语汐靠近,炙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

  宁静月看着鼻尖马上就要碰在一起的两个人,尴尬的轻咳一声,“汐儿,你们俩认识?”说着就拉了拉安语汐的衣服。

  安语汐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刚刚他竟然靠的自己这么近,近的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声。安语汐迟疑了一会,立刻否认,“没有,陌生人而已,我哪有本事高攀风总。”说话时还不忘捧高风轩宇。

  风轩宇听到陌生人三个字,眼底出现了一抹阴鹜,“我没时间和你们耗,保安。”说完就走进了大厦。

  安语汐和宁静月想要追进去,接果被保安直接扔出来了。

  宁静月脸绷得紧紧的,眼睛像挟着闪电的乌云,“啊!怎么这么粗鲁!”

  “好了,静月,别生气了,我再想想办法。”安语汐刚刚说完手机就响了,她低头一看手机屏幕上上跳动着“家”这个字,看到这个字安语汐柳眉一颦,思虑半天还是接起了。

  这个电话已经有好久没有打过来了,现在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安语汐慢慢接起电话,电话另一边传来一道低沉浑厚的男人嗓音,“汐儿,我是爸爸。”

  “爸,有什么事吗?”语气中充满了尊敬。

  “听说你回来了,今天晚上回家吃个饭吧。”

  “恩,我知道了。”

  安语汐挂断电话,转过头来对宁静月说道:“走了,先回公司吧。”说完就和宁静月回到了扬尘。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夏至的天色,即使是黑暗,也格外柔和。安语汐从出租车上下来,看着眼前这个美轮美奂的建筑物,也只能用美轮美奂来形容了。这的装修风格偏古典,摆设大方雅致。

  安语汐按响门铃,心里有说不出的压抑。不一会雕花的木门就被打开了,一位中年妇人迎了上来,“少夫人,您回来了,快进来吧。”

  安语汐进到别墅里,正巧看到风中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财经报道,“爸。”

  风中旭听到她的声音立刻放下手中的报纸,笑着说道:“汐儿,回来了,快去洗洗手,准备

  吃饭了。”

  “恩。”安语汐笑着回应着。

  “真是大牌啊,全家人就等着你自己。”柳絮烟从楼梯上走下来,看到安语汐回来,她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风中旭听到柳絮烟极其讽刺的话语,心里一阵不悦,“你少说两句。”说完就和安语汐一起去了餐厅。

  安语汐走到餐厅看到风轩宇早就坐在位置上等着了,着实怔了一下,他怎么会回来?要是知道他会回来,打死她都不会答应风中旭回来吃饭。

  风中旭坐在正坐上,柳絮烟照例坐在了他的右手边,风轩宇坐在他的左边,显然,安语汐只能坐在风轩宇的旁边。

  安语汐硬着头皮坐了下来,一脸尴尬。

  “汐儿,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让宇去机场接你。”风中旭关心的问道。

  风轩宇会去接她吗?估计说了也是白说,安语汐看了一眼他的侧脸,“我也是突然接到公司的命令,让我回A市工作。”

  “这次回来是准备常住了吧,亲家母也搬回来吧。”

  “恩,但是如果有工作调动还是要走的。”安语汐也没有给一个确切的答案。

  “那今天晚上就留在这吧,你和宇的房间,我已经让人收拾好了。”什么?要住在这,她才不要呢,尤其和风轩宇共处一室。安语汐刚想拒绝,风中旭就起身离开了餐桌。

  对于风中旭而言,风家愧对安语汐,他今天晚上叫两个孩子回来就是想给他们制造机会,现在机会制造好了,自然要离开,难不成还等着局中人反对。

  风轩宇随后离开餐桌上了楼,只剩下安语汐和柳絮烟,柳絮烟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她肯定不会给自己找难堪,“妈,我吃饱了,上楼了。”说完就转身离开。

  安语汐看着眼前这个只住过一天的房间,这的陈设还和一年前一样,似乎一年这都没有一个人住过。想到这安语汐轻笑一声,他怎么会来这住,他应该每夜都醉倒在温柔乡吧。

  “你在干嘛?”风轩宇靠在隔板墙看着出神的她。

  “没干嘛,难道要触情生情吗?还是要想起那段不堪的历史。”安语汐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

  “不堪的历史?”风轩宇薄唇轻勾,“我倒想听听是多么不堪。”

  “难道在宇少看来,自己的丈夫在婚礼和前女友离开,只留我自己一个人完成婚礼那还不够不堪吗?”安语汐冷冷的看着他,一对眼睛就像一双利箭,箭箭都射中他的内心。

  安语汐永远都忘不了圣洁的教堂中她独自一人在所有人的讥笑中完成仪式,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表现得格外镇定,似乎一切都与她无关。

  风轩宇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风轩宇原本就一米八八,安语汐也就只有一米六九,更别说她现在是坐在床上了,一种压抑感接着就涌了上来,“那也是你自找的,那时你大可以宣布取消婚约,不是吗?”

  安语汐看着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他好像没有半点感情,这就是她托付终生的男人,那年,她二十二,他二十七,他走了,只留她一个人面对所有。

  “是。”安语汐轻笑一声,眼底尽是哀伤。当时是她选择坚持的,风家安家两家联姻她本能拒绝但她没有,为了母亲她没有办法,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在病痛的折磨下见死不救 。她知道只要嫁进风家,妈妈就能得救。

  “如果你想离开,现在就可以,抽屉里有离婚协议书,你签了,我们俩再无任何关系。”风轩宇扼住她的下颚,让她正视着他,“离还是不离。”

  安语汐心头一震,原来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她的一点位置,竟然连离婚协议书都拟好了,但即使这样她也没法签下离婚协议书,她还有妈妈,妈妈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不离。”

  风轩宇冷笑一声将她甩在床上,接着欺身压下,“不离,就好好行使你妻子的权利。”说完就吻上她的唇,安语汐在身下奋力挣扎着,可她的力气终究抵不过风轩宇。

  “嘶----”顿时血腥味充满整个口腔,妈的,这个女人竟然敢咬我。风轩宇放开她的唇,附上她白皙的脖颈,用力咬了下去,“啊----疼---”安语汐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推开了风轩宇。右手刚碰上脖颈就传来一阵撕痛,这个男人下手未免也太狠了。

  风轩宇用手轻轻擦了一下唇上的血迹,满脸的戏谑,“对陌生人,我还没兴趣。”原来他还在在意白天的事,难道他们不是陌生人吗?

  “风轩宇,扬尘公司的案子。”安语汐低着头轻声说道。

  “我没兴趣。”风轩宇又是满脸的不在乎。

  “你敢说你没掺杂个人感情在里面吗?倘若今天去的人不是我,你也不会取消合约吧。”

  “安语汐,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对你我有感情吗?”风轩宇压低身子和她四目相对。

  安语汐自知和他这样硬碰硬没有任何转机,“你可知道,你的一个决定就有可能判定了一个公司的生死,你就非要将别人逼向死路吗?”安语汐不能丢掉这份工作,至少现在不能,她还要靠这份工作维持她和母亲的日常生活。

  风轩宇冷笑一声接着转身走进浴室,刚走进浴室就听到外面小人打电话的声音。

  “喂,妈是我,今天晚上我要住在风宅了。”

  “好好好,住下就好,你和宇也好久不见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妈,我不在家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事,马上就给我打电话听到没?”

  “知道了,妈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交流感情了,先挂了。”安语汐看着电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欢喜又难过,喜的是妈妈还不知道风轩宇和自己僵硬的关系,更不知晓那场难堪的婚礼。哀的是自己的工作即将不保。

  婚礼时只有风家和安家的人参加,简单但是很隆重,事情发生后,风家碍于面子自然不会对外宣传,而安家那边,叶少岚当天病重无法参加婚礼,安语汐要挟安家人不许让自己的母亲知道,如果母亲知道立刻解除婚约,商人都是利益至上,母亲自然还以为两个孩子感情还好。

  风轩宇听着安语汐打电话的口气那么温柔,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一年前刚结婚就突然带着母亲离开,他竟然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一年后再见面竟然当众说他是陌生人。

  风轩宇洗完澡只围着一条浴巾就从浴室中走出来,赤裸着上身,平坦的肚子上,隐现块块的腹肌,安语汐看了两边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接着就拿起衣服走进了浴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