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往事再忆
夏安心2020-08-27 17:093,183

  神父站在十字架前庄重的询问道:“风轩宇先生,你愿意娶安语汐小姐为你的妻子么?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

  风轩宇轻抬眼眸,冷冷的说道:“我愿意。”好似这场婚礼与他无关,一切都是那么淡然。

  突然沉重的大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生推门而进,她的步子有些焦急险些摔倒,“宇,不要。”

  她的出现无疑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底下的人都在小声议论着。

  “宇,我来了,你不是说你爱我吗?我的出现会不会让你回心转意,别离开我好吗?”那个女人右手抵在自己的胸口,妖艳的双眸紧紧地盯着风轩宇,眼神中尽是炙热,她一步步向中央走去,慢慢靠近。

  她走到地毯上的时候,突然倒下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她。就在她要倒在地上的那刻,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风轩宇一个箭步冲到她的身边,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冷眸中也出现了有一丝关心。

  “宇…我就知道你还在乎我。”那个女人轻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虚弱的说道,“别离开我好不好,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了。”

  “好。”他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然后将她抱起,在所有人的注视着抱着她离开。

  安语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两只拳头紧紧握着,指甲似乎都要深深的嵌入肉里,她的丈夫离开了,可是她并没有像平时的女子那般哭闹。

  她转身面向教父,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继续吧。”

  “哦…好。”教父一时也有些愣住,他这辈子还从未见过一个人完成的婚礼,但就是这样他也尽职尽责的做好自己的工作。

  他在说些什么安语汐早就听不到了,现在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继续下去,她耽误不起,母亲的命需要用这场婚礼来挽救。

  一句我愿意,结束了一场闹剧化的婚礼。

  当年她看着台下所有人的指指点点,听着他们的讥笑,她表现的异常平静,一点眼泪也没掉,可现在,面对他的羞辱她经这般狼狈。

  安语汐你那引以为傲的尊严呢,呵呵……此刻她的背影是那么没落,甚至有些凄凉。

  不知淋了多久她的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是每次想起还是会那么难受。

  风轩宇我从未做什么对不起的事,你为什么要一次次羞辱我,安语汐猛地抬起头,苦笑一声,眼神尽是伤痛。

  雨越下越大,地上的积水也渐渐多了起来,眼前的视线渐渐被模糊,一辆威龙从她身边奔驰而过,强大的冲力将她带到地上,膝盖上的接着就传来一阵痛感,她咬着牙站起来,又继续向前走着。

  没有一点抱怨,她的神色都有些恍惚,不禁让人担心下一秒她会不会倒下。

  威龙里风轩宇眉锋微微皱起,那个人不是安语汐吗?她也会如此狼狈,看到她倒在泥泞里,他竟感觉有些熟悉,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副驾驶上的特助单飞从后视镜中看到他紧缩的眉头,恭敬的问道:“总裁,要不要让少夫人上车。”对于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少夫人,他还是有些同情的。

  “继续开车。”风轩宇按着窗外冷冷的说道。

  “是。”单飞也只好应着。

  车子没有一点留恋的离开了,风轩宇望着窗外,深幽的眼眸异常空洞,安语汐,一年前你不告而别,竟然走了还回来干嘛,你的到临只能阻碍我的计划。

  安语汐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个小巷中,这的房子再简单不过,低低矮矮的居民楼,就连装修似乎都是草草了事,可就是这么个不起眼的地方给了她家的温暖。

  她走上三楼,拿出钥匙打开家门,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坐在沙发上正在绣着十字绣,她眼角的皱纹已经愈加明显,皮肤而不再以前那样光滑,虽然她的样貌已被岁月侵蚀,但是在她身上还是可以看出一种贵族气质。

  安语汐换上鞋子,有些不悦地说道:“妈,您怎么又在绣十字绣啊,您不可以过于劳累的。”

  叶少岚听到女儿的声音,脸上都笑开了花,但是看到她狼狈的样子,眼眸中又多了些担忧,她将十字绣放下,就立刻走到浴室中拿出了干毛巾,“汐儿,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快,先擦擦,别感冒了。”

  “没事,我就忘记带伞了。”安语汐笑着接过毛巾,擦拭着自己,她说的那样轻描淡写,她不希望妈妈担心自己。

  “你啊,还是这么冒失。”叶少岚从厨房里端来热水递给安语汐,让她坐下自己帮她擦着。“对了,你今天不是没有工作吗?”

  “静月今天去相亲,我就帮她去谈一个项目而已。”

  安语汐刚说完就感到妈妈手上的动作停止了,回头一看,叶少岚半蹲着,手捂着腹部,牙根紧咬,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妈,妈你是不是又痛了。”安语汐立刻扶叶少岚坐下,焦急的问道。

  叶少岚只是轻摇摇手无力地说道:“没事,一会就好了。”

  “怎么可能,妈,你的药在哪?我去给你拿。”她看着妈妈这么难受,心急如焚。

  “在我房间最后边的那个抽屉里。”

  得知药在什么地方,安语汐立刻跑过去,拿过来,将药片放在叶少岚的手中让她喝下,然后扶着她回到房间,让她平躺下休息。

  也许是药发挥作用了,叶少岚脸色稍微好了些,躺在床上睡着了。

  安语汐看着床上憔悴的母亲满脸尽是心疼,一年前她用自己的幸福换了妈妈生命的延续,但是她只能消减妈妈的病痛,却不能根治。

  妈妈现在的身体还需要靠药物支持,而且平时的日常花销也全靠她的工资,要是丢了这份工作,那妈妈怎么办。可是风轩宇会同意合作吗?

  她轻按着额头,想让自己放松下来,就算为了妈妈她也要坚持下去。

  从小她就和妈妈相依为命,父亲也只会在有利可图的时候找上门来吧。

  贪婪,势力的父亲也成了如今最大的幕后黑手,当别人依偎的父母怀中时,她只能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操劳。

  现在妈妈倒下了,她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她帮母亲关好门窗然后从房间里走出来,轻叹一口气,然后到厨房里准备饭菜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妈妈,妈妈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扬尘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中,传出阵阵咆哮,一个中年男子双手放在背后,不停在办公桌前徘徊,一脸黑的看着办公桌前站着的两个女人,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你们俩搞什么,风氏和我们取消合约了,你知道这对我们来说有多大的损失吗?就算把你俩卖了也赔不起。”说完就把一份合约扔在了地上。

  宁静月马上一脸歉意的赔笑着,将合约捡起,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讪笑着说道:“老总,您先消消气,这次也不能全怪我们啊,本来都谈还好的,谁知道那个风氏总裁吃错什么药了。”

  老总听到这句话心里的怒火又上升了一大截,“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去相什么亲,会这样吗?”

  宁静月一听到相亲这两个字,立刻缩到安语汐后面,她可不想听训。

  “老总,这次不能怪静月,是我----”安语汐辩解道。

  “我不管是你俩谁的错,要是和风氏的合作吹了,你俩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两个人从办公室灰头土脸的走出来,一出门宁静月就娇噗一声笑出来,“你有没有看到刚刚老总都快喷火了,太有意思了。”

  安语汐抬手就给了宁静月一个暴栗,“你还有脸笑,相亲怎么样?”

  宁静月叹了口气,“别说了,惨败,不过,风氏怎么办?汐儿,这次是我连累了你。”

  “好了,下午再去一遍吧。”安语汐轻浅笑开,眸子里却是诡奇的冰寒,静月这次是我连累了你,如果换了别人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午后,阳光照在大地上,天气异常闷热,安语汐和宁静月站在风氏大厦下和保安对峙着,“小姐,上头吩咐了,不许你们进去。”保安也有些无奈。

  突然一辆布加迪威龙精准的停在门口,风轩宇双手插在裤兜里,旁若无人的走着。安语汐看到他立刻冲到他的面前,伸出双手拦住他,“风总,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这时的她似乎已经忘记昨天发生的一切。

  她没有办法,要想保住工作就必须谈下风氏的合约。

  风轩宇眯起眼睛,用一种十分凛冽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没时间。”

  “风总,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向你道个歉,但是请风总不要在公事上带入私人感情。”安语汐看着他冰冷的双眸,没有一丝畏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