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不欢而散
陈余落雁2015-12-21 19:581,613

  段云飞陪着那些热情的巴黎女人跳完一支支舞后终于有点招架不住,这里的女人太主动了,一个个**裸地眼神和让人面红耳赤的情话,让段云飞接受不了,虽然在国内平时的交际中也免不了逢场作戏,但也只是点到即止,他是个骨子里传统的男人。

  好不容易找了个间隙,溜出来透口气。

  “少爷,怎么不在里面玩了?”

  说话的是桂嫂,桂嫂是跟着母亲从外公家出来的,几十年如一日地照顾着母亲,她是看着云飞出生的,也一直悉心照顾他一直到10岁,直到随母亲来到法国。

  “桂嫂,我想你了。”

  云飞一见到桂嫂,神情一下子轻松下来,小时候父母总是吵架,而在他恐惧害怕的时候,桂嫂总是陪着他,所以对桂嫂的感情超过母亲。 “怎么了,少爷,里面有那么多的名门淑女,你都不喜欢呀,那些可是夫人精心挑选出来的,少爷是到了要找女朋友的时候了。”

  桂嫂脸上慈爱的笑着,从她随小姐到巴黎后,小小年纪的少爷就被姑爷送进了寄宿学校,因为没有父母的关爱,少爷的脾气才会变得冷酷,一定要有一个像太阳一样的女孩出现,才能彻底融化他心中的冰冷,所以热情的法国女孩是上好的人选,反正少爷的法语很流利,不会有交流上的问题。

  “哦,不行,她们太热情了,我可吃不消。”段云飞打趣道。

  “好吧,那少爷你到屋子里面去参观一下吧,这房子是姑爷送给小姐的结婚礼物,你都从来没住过,三楼有小姐给你准备的房间。”桂嫂说完,就去忙了。

  此时杨依他们还在赶往巴黎市区的路上,下午又去山上补拍了照片,幸好下午的状态还不错,但是加上化妆换衣服换景点还是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所以直到下午四点才从普罗旺斯出发,赶到巴黎后还要到时尚街进行下一组时尚照片的拍摄,看来今天要很晚才收工了。

  段云飞拿着一杯葡萄酒,慢慢地参观起母亲的庄园。庄园很大很漂亮,葡萄园里正是葡萄成熟地时候,一走进那里就有一股香甜的味道袭来,葡萄园的边上是硕大的花园,里面种满了母亲喜欢的玫瑰,花丛中还有一个欧式的秋千摇椅,看得出当年的父亲很爱母亲,他们当年一定很甜蜜地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只是在云飞的记忆里没有父慈母笑的场面,有的只是父母的争吵。但是爱的礼物真真实实地矗立在这里,只是摇椅上已没有了亲密依偎的爱人。而这些都是因为那个可恶的男人,如果没有他的勾引,母亲就不会红杏出墙,而父亲也不会因为母亲的离开而郁郁成疾,而自己也不会从小没有父母的关爱,自己第一次打开心去爱的女孩也不会离开人世,都是因为他。段云飞的内心霎那间充满了仇恨。

  穿过花园,从侧门进入,径直来到三楼。有间房的门开着,开灯走了进去,原来是母亲的卧房,段云飞闻到了一股寂寞的味道。他知道这两年母亲是寂寞的,但是他却偏执地认为那是她对自己出轨的惩罚,所以他不会因此原谅。这时他的眼光 落在了梳妆台边的玻璃橱柜,透过玻璃看到了那些名贵的钻表,他从来不知道母亲有这个爱好,母亲向来素雅,不喜欢金银珠宝,他也从未见母亲佩戴过手表。

  段云飞从裤袋里摸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里面是一个玉镯,原本他并未准备礼物,是在上飞机时笑薇塞给他的,他就拿着了,偶尔让母亲开心一下也未尝不可。他把盒子放到了梳妆台上,看到了边上未收掉的快递盒子,只是好奇,段云飞想看看是谁寄的。寄件栏的名字让他的脸色一下变了。

  “飞儿,下去吧,要切蛋糕了。”朱玉玲笑咪咪地站在门口。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怎么还在和他联系。”段云飞拿着手表包装盒转过身,帅气的脸因为气愤而变得有点变形。

  “不是的,飞儿,你误会了。”朱玉玲赶紧解释。

  “你不要说了,我以为爸爸的死会让你有所反省,结果你一直都没有改变,你还有脸把那个男人送你的东西放在爸爸送你的房子里,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段云飞撇下朱玉玲跑下楼去,顾不得满屋宾客诧异的眼光,离开了庄园。

  朱玉玲倒在梳妆台前,泪眼婆娑,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呢,为什么,有些话和事憋在妈妈心里快压得我喘不过气了,飞儿,我的飞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选秀女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选秀女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