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赏赐
晗心2017-04-15 05:023,244

  似泉水叮咚,清脆悠扬,让人置身于山中溪边,渐渐琴声渐落,又忽然急转,银瓶乍破水浆迸,大珠小珠落玉盘,大有高山之上俯瞰万物的豪迈之感。

  而至于舞台中间的舞者也没有让人失望,每一个舞步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妩媚中不失清丽,动如弱柳扶风,神若青竹傲骨。两个人明明从来都没有合作过,却又像合作过千百次,姐妹之间的默契尽显无余。

  冷泠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仿佛刚才看到的那个温婉柔弱的女子并不是她,而现在这个女子才是真正的冷倾芸,一个用生命的在舞的女子。

  她因为担心自己所要弹的曲子古代没有,所以事先给冷倾芸说了一下曲子的意境,所以冷倾芸换了一声红色的舞衣。但是从开始时有些生涩的舞步,她是有些担心的,可是也只能硬着头弹下去,但是没有想到冷倾芸竟然可以发挥的这么好,仿佛完全融化在了这首曲子里,深深沉溺其中,用生命在演绎着幻境中的故事。

  前世她的身份特殊,为了执行任务时隐藏身份,不免要扮演各种身份,为了活命什么东西都要学上一点,琴也不例外。

  舞蹈,她也学过,并且单论技巧而言,她可以说从小习武的自己绝对不会比冷倾芸差,但是却永远舞不出冷倾芸的这种感觉。=她的舞蹈中太复杂,每一个动作都是在任务中的目标而设计,也许那个人上一秒还在欣赏她跳舞,下一秒就死在了她的手中。

  冷倾芸转身对上冷泠失神的双眸,冷泠回过神,鼓励的对冷倾芸一笑,冷倾芸虽然惊讶,但是却更高兴自己妹妹有如此精湛的琴艺,冲着冷泠点了点头。

  琴声再次回转,冷倾芸向上在在空中旋转了整整五圈才落下,这对一个没有内力的女子来说是极为困难的,可是冷倾芸却凭着自己十几年的苦练做到了,而且极为完美。

  冷倾芸落在地上,额头上沁满了汗珠,后背的舞衣完全湿透,她做到了,这个动作她苦练了很久,却没有没有尝试过,今天她竟然做到了。

  台下寂静无声,南宫枫惊讶的看着台上的红衣女子说不出话来,同一个屋檐下三年,他竟然不知道她还会跳舞。

  目光移向她身后的那个女子,南宫枫目光复杂,有一瞬间的恍惚,心莫名的有一种巨大的恐慌,三年前那个叫着自己枫哥哥的女子再也不会属于他,她的一颦一笑再与他无关。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忘了她,可是心为什么还是会痛,倾城,我该拿你怎么办?

  冷倾芸悄悄抬头正对上南宫枫的目光急忙低下,他终于注意到自己了吗,再一次偷偷抬头,飘入云端的心狠狠的落在地上,原来在他眼中她还是比不过倾城。

  冷泠坐在琴后,将两人的互动看的一清二楚,暗骂南宫枫那个笨蛋,这一次她本就是为了给冷倾芸制造机会,让南宫枫注意到冷倾芸的优秀,可是这货的表现真让她失望。

  不知道谁带头台下终于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冷泠从琴后走到冷倾芸的身边,掐了掐她的手,冷倾芸这才想起此刻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免心惊。

  “恭祝太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两个人齐齐跪在地上。

  “免礼,哀家还不知道身边竟还有这样的妙人儿,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太后显然很高兴。

  冷泠抬头果不其然看到某只狐狸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避开他的目光,望向皇上身边的太后。

  眼前的妇人一声暗红色的凤袍,红中带黑又镀上一层金色,高贵而严肃,虽然这个太后不是皇上的生母但也有五十多岁,可是却保养的如同三十多岁的妇人。

  太后看了看身边的皇上,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跪在地上的冷倾城,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真是可人儿,倾城,这些年可真是苦了你,病是好了,人却消瘦了这么多,应该好好补补才是,缺什么尽管和哀家说。”

  “谢太后娘娘关心。”冷泠听着太后关心的话,总觉得怪怪的,太后未免有点对自己太多热情了一点。

  如果上面这个太后是冷天城的同胞妹妹冷月盈,也就是自己的亲姑母,她对自己关心倒是也能解释的了,可是冷泠总觉得哪里依然有些不对劲。

  “皇上,哀家可是好久没有听过这么美的琴声,你看是不是该赏些什么?”太后笑着开口。

  “太后说赏,那自然是该赏。”北冥冽心中冷笑,只是这个赏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太后,这个称呼还真是有意思,冷泠心中暗暗揣摩着两个字,看来这皇宫里她不知道的事情还真是不少。

  毕竟不是自己亲生母亲,两个人不是一条心也无可厚非,但是这冷月盈怎么在也是从皇后蹦跶到太后的,可是北冥冽连一声母后都不喊,真是耐人寻味呢。

  “封兵部侍郎南宫枫之妻冷氏为三品诰命夫人,赏锦缎十匹,黄金百两。”

  这句话一出,台下就就躁动起来,只是跳了个舞就封了个三品的诰命,虽然知道上面这个主儿从来办事从来都不按理出牌,只不过这次未免也有太儿戏了些。

  可是这些大臣也只敢发发牢骚,一句话也不敢反对,即使荒唐又怎么样,他们可没有一个人敢挑战皇上的威严。

  更何况皇上要封的还是冷家的女儿,南宫家的儿媳,这两家的任意一家也不是他们敢得罪的。

  “臣(臣妾)谢主隆恩。”南宫枫听到自己名字,跪在地上,心里却奇怪他又想折腾什么。

  后宫的那些妃子简直是恨的牙痒痒,她们很多人中也上去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才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这么好运,当然她们嫉妒的并不是冷倾芸而是冷倾芸身边的那个人,不知道到皇上会给她一个什么赏赐。

  特别是冷倾月偷鸡不成赊把米,本来是想看冷倾城出丑,反倒还让她得了赏赐引起了皇上的注意,她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冷倾城竟然会弹琴。

  北冥冽淡淡扫了一眼,继续开口道“赏冷采女锦缎四匹,十两黄金,玉镯一对。”

  就这样,没了。

  这一句话,更是让人跌破眼镜,那些本来嫉妒的目光这会儿倒是都成了讽刺,冷倾月心中甭提得意。

  “臣妾谢皇上赏赐。”冷泠面色平静,对于那些人嘲讽的目光毫不在意,不过有一个人倒是让冷泠不得不好奇,那个女子的目光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李德手中的红漆木盘。

  锦缎应该会直接送去芳华宫,至于金子和玉镯也直接送去不就得了,还非得亮亮相。

  本来应该在珍宝阁的鸡血玉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跑到了御花园,冷泠讽刺的一笑,这宫里的办事效率还真的快,这只狐狸到底想要做什么,她可不记得冷倾月那一百两黄金也亮相了。

  盘子里的那对血红色的玉镯,正是昨天晚上她在珍宝阁看到鸡血玉镯,只不过从一只变成一对,就不知道那一只是从哪冒出来的?

  不管那只狐狸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扎眼的地方。

  “冷采女就坐在朕身边吧。”北冥冽似乎看出了冷泠心里在想什么,偏不让她如愿。

  “臣妾遵命。”如果目光能杀人,冷泠想这会儿她一定死了一万次,再看那只笑的开心的狐狸,冷泠真相把他一脚踹下去。

  迈着淑女的步子走到北冥冽身边,冷泠很想知道她到底坐在哪里,该死的狐狸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位置,总不能让她坐在龙椅上吧。

  北冥冽倏地一笑,伸手一把拽过冷泠坐在他的腿上。

  下一秒脸色突然有些僵硬,但又邪魅的一笑,附在冷泠耳边轻声道,“一晚不见,冷采女就这么想念朕,看到冷采女吃醋朕还真是开心,只不过若是真伤了朕,冷采女可就连醋都没得吃了。”

  “少废话,放开我。”冷泠手上的剪刀又往北冥冽胸前顶了顶。

  下面的那些嫔妃看着两个人互相咬着耳朵,动作亲密,心里恨死了冷泠,要知道在举行这种宴会的时候,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子做到过皇上身边,即便是暂掌凤印的贵妃也一样。

  “真是凶呢?”北冥冽松开手,他确定这个女人真的会毫不留情的把剪刀扎进他的胸口。

  皇上就是会享受,整张龙椅有软榻一般大,接下来北冥冽倒是没有为难冷泠,倒是只是让她换个好一点的位置观赏节目似的。

  冷泠狐疑的看着北冥冽,北冥冽察觉到冷泠的目光邪魅一笑,便转过头自饮自酌,中间一句话也再没有和冷泠说过一句,顺带着看那些一年要看十几遍的表演。

  看着桌子上的点心冷泠突然觉得有些饿了,心想再没有比这个狐狸桌子上的东西更安全,随便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毫不客气的拎起北冥冽的酒壶给自己倒一杯酒喝了起来。

  这酒……

  冷泠再次狐疑的看了北冥冽一眼,北冥冽淡淡的瞅了冷泠一眼,喝了一口酒道“知道的越多,可是死的越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