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侍寝
晗心2015-12-21 19:553,271

  冷泠坐在书桌后,手里拿着一本游记,无聊的翻着,眼睛瞄向半靠在床上的北冥冽。

  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已经换成了红色的便装,刚刚沐浴过的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头,要不要这么妖娆啊,这只狐狸晚上还真准备住在这里,冷泠翻了一页书再不去看床上的男子。

  两个人各自捧了一本书,屋里安静的除了沙沙的翻书声再无其它,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的心思在书上。

  “皇上,臣妾困了。”冷泠站起来,率先打破了平静,倒不是因为她想睡觉,而是她实在是不想在这里陪他瞎耗着。

  这只狐狸在晚宴后说要让自己晚上侍寝,想起那些女人虎视眈眈的目光,冷泠就觉得心里毛毛的,那些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那就就寝吧。”北冥冽将书一丢,往里面翻了个身,很好心的留给冷泠半个床。

  冷泠直接越过北冥冽从床里面拿出一床被子,铺在地上,无视北冥冽好奇的眼睛,躺在地上闭上眼睛。

  北冥冽嘴角微扬,什么也没有说,手一挥,屋子里唯一两盏灯灭了下来。

  冷泠睁开眼睛,转身,果然本应该在床上睡觉的北冥冽,已经不见了身影。冷泠坐起来若有所思看着微开的窗户,又躺在地上,做戏自然要做到底,那个家伙天亮之前一定会再回来。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去床上睡,半夜里还要在爬下来,只是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冷泠望着房梁,她一点也不意外那只狐狸的身份,只是那双眸子倒是让她有些好奇,明明昨天晚上还是黑色的,今天晚上就变成妖孽的紫色。

  古代是不可能有美瞳的,想必一定有能改变眼睛颜色的药物,只是一个皇帝没事半夜里改变眼睛的颜色,就不得不让她想多了。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吗,如果她若是什么都不知道,恐怕死的将会更快,冷泠头痛的揉了揉脑袋,杀人都没这么麻烦过。

  只可惜了自己的一身武功,到了这个鬼地方,使都使不上。

  “十二,可查清楚了?”幽暗的密道中,两边的夜明珠散发着浅浅的绿光,男子带着一张银色的蝴蝶面具站在黑暗之中。

  “回主子,结果和十四上次查到的一样,并且冷相对冷倾城今日的表现也很吃惊,冷倾城应该是不会琴的。”影十二回答道。

  影十二是北冥冽的暗卫之一,暗卫是每代东夌皇帝留下来只听命于皇帝,保护皇帝安全的人,北冥冽的暗卫有不少人。但是却只有十六位暗影,这些暗影是暗卫中最优秀的人,并且各有特长,武功高强, 更重要的是这些暗影只听命于北冥冽。

  换句话说,暗卫是皇上的人,但是暗影却是北冥冽的人,哪怕当北冥冽不是皇帝的时候,那些暗影依旧会忠心于他,而那些暗卫则不然,他们听从的是皇帝的命令。

  不过现在的暗卫,早已被北冥冽换得七七八八,全部都是他的人,由十六暗影统治。

  银色面具下的紫眸忽明忽暗,冷倾城,你还真是让我意外?

  他找遍皇宫也没找到冷泠时,怀疑过冷宫里的冷倾城,但是也只是怀疑,毕竟冷倾城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了三年并没有什么异常。

  但是即使是怀疑他也找人顺便去调查了一下,结果还真是让他不小的吃了一惊,原来所谓的冷相最宠爱的小女儿冷家四小姐,在相府的生活竟是水深火热。所谓的受宠,全部都只是八岁之前的事,而八岁之后只是在府中角落里和自己的亲生母亲相依为命,每年甚至连自己父亲一面都见不到。

  这样一个连琴都摸不到的女子,竟然会有如此好的琴技。

  不,这个女人不是冷倾城,真正的冷倾城一定不会琴,冷倾月提出让冷倾城当众奏一曲,摆明就是想看冷倾城出丑的,没想到她那妹妹早已不是原来的妹妹。

  可是如果她不是冷倾城,冷倾芸和冷倾月姐妹二人怎么可能会认不出,自己也看过了,她并没有易容。

  “冷泠的身份打探到没有?”北冥冽想起那天晚上她自己说过的名字。

  影十二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冷家所有的人中并没有叫冷泠的女子。”

  没有这个人,北冥冽眉头微皱。

  “听说她失忆了。”北冥冽淡淡的开口,难不成真的只是失忆了。

  所谓的失忆也只能骗骗那些人,恐怕失忆只是一个借口,北冥冽更坚信了现在的人一定不是冷倾城。

  影十二这次没有回答,如果那个人不是冷倾城,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失忆。

  “你先下去吧,让十六准备一下明天去芳华宫。”北冥冽吩咐道。

  “是,属下告退。”

  “慕风,你怎么看?”影十二离开后,从黑暗中走出一个白衣。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数了吗?”杨慕风反问道,那天晚上他跟着南宫去冷宫,南宫走后他本来是想警告她不要再痴心妄想,结果却发现那个女人行动竟会如此敏捷。

  他当时就觉得奇怪,但是想她在冷宫里也翻不出什么风浪,就没放在心上。

  后来听冽说那些东西是她想出来的,才开始注意那个女人,看来开始冽对她监视了三年还真不是没有道理,上个月刚把人撤了,就出了事。

  “若是想知道她是不是冷倾城,有一个人倒是可以帮上忙。”杨慕风想到自己那天去冷宫的原因。

  “你是说南宫?”杨慕风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只是本能的有些排斥南宫枫和冷泠接触。

  杨慕风点头。

  “这件事再说,还有两个时辰就上朝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北冥冽避开这个话题。

  两人离开,密道又恢复了死寂。

  北冥冽回到芳华宫,本来还想从窗户中跳进去,见屋子里亮着灯,便直接推门而进。

  “你回来了?”冷泠坐在桌边,手中拿着一个青瓷茶杯,淡淡的开口。

  “夜半品茶,真是好兴致。”北冥冽坐在桌边,到了一杯茶也学冷倾城慢慢品着。

  “我帮你查这起贪墨案如何?”

  北冥冽端着杯子的手微顿,抿了一口,抬头直直看向冷泠,紫色眸子深邃而锐利。

  她倒是知道自己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自己还真是在为这个案子心烦,那些人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在外面干那些腌臜之事也就罢了,竟然把手伸到皇宫,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也敢耍花招。

  今天他命人秘密彻查了珍宝阁,查出来的结果,还真是让人震惊,只是那些人要动起来还真要费一番功夫,这里面牵扯的人恐怕不是一个两个的问题。

  “为何要帮我?”北冥冽晃着手中的茶,浅褐色的茶水在杯子里波荡起伏。

  “我有选择吗?”冷泠毫不客气的瞪了北冥冽一样,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恼怒,如果不明白这只狐狸为什么会赐她一对鸡血玉镯,那么那个贵妃娘娘的眼神也要让她有所顿悟了。

  所有的嫔妃对她得到微薄的赏赐充满了讽刺,但是有一个女子眼中却带着嫉恨,那个女子她自然是知道的,她便是现在后宫中执掌凤印的南宫璃,南宫柔的堂姐,南宫大将军的嫡女。

  这宫里面的事还真是错中复杂,宫里的嫔妃出自冷家的女儿有两个,似乎非得对应一样,南宫家族的女子在宫里的也有两个,这些还都只是嫡系,那些旁系自己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冷天城是一国之相,而南宫武庭是一国将军,两人一文一武,在朝堂的势力相当,斗得你死我活,所以就把战场转到后宫,恐怕南宫璃和自己那个姐姐冷倾月也没少折腾。

  这还仅仅是她知道的,她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东西,冷泠不禁怀疑自己的决定,她真的要呆在这里?

  算了,就是想逃,眼前这只狐狸也不会给她机会。

  如果她没猜错那个鸡血玉镯应该是南宫璃看中的东西,估计是那只狐狸因为某个理由给拒绝了,本来被拒绝的南宫璃心里就不高兴,现在又赐给了自己这个身份低微的小采女,不气才怪。

  “你没有选择。”北冥冽斩钉截铁的说,这个女人还听聪明的。

  “要我怎么做?”冷泠白了他一眼。

  “你问朕,朕问谁,这件事本来就是你引起的。”北冥冽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又来了又来,明明是只狐狸,偏偏在这里装一只小白兔,仿佛刚才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冷泠真想吼一声卖萌可耻。

  明明是他需要自己帮忙,还堂而皇之的的颠倒黑白,说这件事是因她而起,她不就是摔了一个玉佩吗,所有的责任就推她身上了,这人还真是无耻的可以。

  这只狐狸让她来想办法查这个案子,是要把她给推上风口浪尖了。

  “我有条件。”冷泠算是同意了。

  “说?”北冥冽挑了挑眉,他真想知道眼前的小女人会提些什么条件。

  “我要眼睛可以变色的药。”

  “噗”北冥冽刚喝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冷泠暗笑,虽然她要那药没用,但是提其它条件,这只狐狸也不会同意,还不如去膈应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