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阴沟里翻船
晗心2015-12-21 19:553,211

  “放开……”冷泠看着腰间多出的一双手。

  该死的,脖子上的刺痛提醒着北冥冽,只要他不松手,这个女人手中的针就会毫不犹豫的刺进他的脖子。

  真是不识好人心,自己只是想用轻功带她离开,结果这个女人却差点要了他的命,他竟然第二次在一个女人身上栽了跟头。

  “跟上来。”北冥冽松开手,眼神恨不得要将冷泠凌迟处死。

  冷泠看着北冥冽轻轻松松的飞上房顶,不就是轻功吗,她就是没有轻功也比他跑的快,冷泠看着近在眼前的冷宫,要是这个时候突然消失,说不定会暴露身份。

  也罢,就趁这个机会,摸摸皇宫的守卫,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冷泠看着北冥冽从一个房顶飞身站在另一个房顶上。

  好久都没有这么刺激了呢,陪他玩玩又有何妨。

  于是深夜的皇宫里上演了这样一幕,一个身着红衣俊逸轻功卓越沿着房顶飞,一个人蓝衣蒙面行动灵敏东躲西藏。

  冷泠看着前面出现一队巡逻的侍卫,一个转身藏在假山后面,见人走了,又从跳出来,有些意味深藏的向远处的那棵树望了望。她可以肯定,自己刚才有一瞬间一定会成为箭靶子,果然和她所想的一样,皇宫里不单单有巡逻的侍卫,还有那些隐藏在深处的暗卫。

  刚才为了躲那些巡逻的侍卫,不小心暴露在暗卫的眼中,如果自己的眼睛没有出问题,她清楚的看到有一道银光来自那颗树上。

  看着从自己头顶飞过的红衣男子,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传说东夌的皇帝貌比天人,喜欢穿一身招摇的红衣,有一双唯有东林皇族后人人才有的紫眸。

  她很想问白痴的问一句,古代是不是也有美瞳?

  冷泠可以肯定刚才让暗卫收手的人,无非就是眼前的男子,索性也不再躲避什么暗卫,难缠的永远是那些躲在暗中的人,轻轻松松的避开巡逻的侍卫,冷泠的速度明显比刚才快了很多。

  一颗心却从来没有放松,黑夜中的双眸在如猫瞳熠熠发光,默默记下暗卫的位置。

  冷泠几乎与北冥冽同时到达一座三层高的殿外,北冥冽站在房顶上看着冷泠,毫不掩饰眼中的欣赏。

  虽然他没有用全力,但是这个速度对于一个有轻功的人也难以跟上,这个毫无内力的女子,一路还要躲避明里暗里的侍卫,竟然能和他一同到达。

  北冥冽从房顶上跃下,红衣翩然,月光下,仿若踏云而来仙人,冷泠努力赶走眼前的身影。

  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仙人,绝对是个妖。

  “走吧。”

  冷泠没有动,看在第三层挂着的红漆大匾,黄金色的“珍宝阁”三个字让她忍不住蹙眉。

  “来都来了还不敢进?”北冥冽一掌劈晕了打瞌睡的两个太监,站在门口挑衅的笑着。

  她还真想喊一声不敢,转身离开,比起明明知道是一个陷阱还傻傻的往下跳,她宁愿现在就撤。

  只是她知道北冥冽根本就不会给她逃脱的机会,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琳琅满目的珍珠、玉器、金饰、珊瑚、瓷器,药材等,被分门别类整齐的摆放着。

  角落里,几个巨大的箱子被锁牢牢锁住,其中有一个敞着口,白花花的银子映入眼帘,冷泠大概看了一下,这里面的东西虽然值钱但也算不上珍宝。心道,下面这两层应该只是皇宫的库房,上面那一层应该才算是珍宝阁。

  “看看这些东西。”北冥冽随手抓了一把珍珠,塞进冷泠的手里。

  冷泠的手哪比得上北冥冽的大掌,一大把珍珠怎么可能接的下,珍珠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有钱也不是这个样子糟蹋的,她和冬雪现在还窝在冷宫里啃野菜。

  有些无奈的看着手里的几颗珍珠,古代应该没有人造珍珠吧,至于野生的珍珠和人工饲养的,她哪里分得出?

  在北冥冽期待的目光中,冷泠拿出一个手帕,将手中的几颗珍珠包住,塞进袖子里。

  既然是别人给的,不收白不收,只可惜那些掉到地上的珍珠了……

  北冥冽瞪大眼睛看着她把珍珠装进了自己袖子里,末了,还一脸惋惜的望着地上的珍珠,他带她来可不是给她送珍珠的。

  冷泠没有朝那些珍宝走去,而是向角落里的一个磨珍珠粉的桌子走去,这可真是好东西呢?

  细细的洁白的粉末从指缝间流逝,冷泠也只是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反而拿起一旁的过滤珍珠的筛子把玩起来,将盒子里的珍珠倒在筛子里,晃了晃,那些不规则的小珍珠便噼里啪啦争先恐后的落到下面的木盒里。

  “你玩够了吗?”北冥冽忍无可忍抢走某女正玩的不亦乐乎的东西。

  却不小心碰到了筛子的什么地方,原本留在上面的大珍珠噼里啪啦的又掉了一半,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颗珍珠在上面留着。

  冷泠看着地上滚落的珍珠,惋惜的看着北冥冽,指控他暴殄天物。

  北冥冽仿佛被又一次的噼里啪啦声给吓到了,有些呆愣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筛子,抬手将刚才自己不小心碰到一个凸出来的小木柄,拨向另外一边,刷的一声筛子的底部有些微微的变化。

  冷泠指了指珍珠粉旁边的一个木匣,木匣中放着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用来磨珍珠粉的珍珠。

  北冥冽来来回回拨着那个小手柄,他倒是不知道东夌国还有这种人才,连一个筛选珍珠的筛子都能做出一个机关。

  这种筛子用来将参差不齐的次品珍珠过滤到下面,用来磨珍珠粉,供给各宫的娘娘用,将上等的珍珠留下做成项链饰品。但在底部却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手柄,只要轻轻一拨,甭管是大的小的好的坏的珍珠都哗啦啦的落了下去,只有一部分大一些的珍珠才会留在上面。

  等磨珍珠粉的时候再偷偷挑出来那些饱满的珍珠,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上品珍珠给变成了次品。

  北冥冽脸色越来越冷,冷泠都怀疑可以揭下来一层冰了。

  “跟我来。”北冥冽抓住冷泠的手腕。

  看到冷泠凌厉的眼神时,想到抵在脖子上的针,也摸清了冷泠的脾气,讪讪的放开。

  两人来到楼上,果然如冷泠所想,三楼才是真正的珍宝阁。

  每一件物品都专门有一个格子,格子旁边放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格子里面珍宝的名字及简单的信息。

  冷泠随手拿起来一个镯子,鲜红如淋漓之鲜血,凝聚而不散,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流动的血丝,真是个漂亮的镯子。

  “怎么样,是真是假?”北冥冽见冷泠把玩了半天问道。

  “不知道。”冷泠将镯子放进盒子中,她的确是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觉得很漂亮而已。

  北冥冽有些气恼的看着表情无辜的女子,转身向里面走去。

  她耸了耸肩,前世喜欢墨玉,见得多了,多多少少自然学会如何去分辨,至于这种红的像血一样的东西,她半点兴趣也没有,也不会去关注。

  不一会北冥冽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抱着两个花瓶。

  冷泠看着北冥冽手上的两个花瓶,一个是青花瓷的,上面绘着山水,绘画精细,看起来是名家手笔,不得不说这是她两世见过的最漂亮的青花瓷;另一个是唐刑窑牡丹花瓶,雍容华贵的牡丹,刻在素白色的瓶身上,少了一分雍容多了一分高雅。

  冷泠拎起北冥冽手中的唐刑窑牡丹瓶,看都没看,直接向地上摔去,精美的瓷瓶碎了一地。

  “你疯了……”

  冷泠瞥了一眼气急跳脚的北冥冽,拿起灯架上的灯,放在地上,捡了两个瓷片“这块,上面刻有牡丹花瓣,乃瓶身上的碎片,而这块刻有刑窑贡御落款,当是瓶底。”

  “那又如何?”北冥冽接过两个碎瓷片,仔细的看了一番。

  “这两块瓷片的缺口颜色并不一至,瓶底色沉,瓶身色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因为瓷器底部的印记落款很难仿制,所以有人就将一些破损或者器形不完整的瓷器旧底切割下来,与仿制的瓷身接在一起,烧制成一件新的瓷器。”

  冷泠看着北冥冽不断变化的脸色,嘴角轻扬,心里笑翻了,“这皇宫的东西就是好,连造假技术都炉火纯青,如果不是摔了,谁能看得出这么好的东西竟然是假的。不过像这些东西宝贝恨不得要天天捧在手心里,谁又舍得摔,就算是摔了也会偷偷处理掉。”

  这边话音一落,那边冷泠就听见啪的一声,低头心疼的看着地上的青花瓷片,哀叹道“真是可惜了上好的青花瓷……”

  北冥冽听见抬的话,抬眸,声音冰冻千里“你耍我,这个青花瓶是真品。”

  “是吗,我可什么都没说……”

  冷泠一出库房,就忍不住大笑起来,让那只狐狸还嚣张,那个青花瓷瓶可远比唐刑窑牡丹瓶贵多了,这些花瓶可都是成对的,现在摔了一个,另一个自然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