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可是等了你几天
晗心2016-09-21 16:113,201

  北冥冽看着眼前的女子,和那天晚上差不多,依旧是一身洗的发白的蓝衣,头发高高竖起用一根发带绑着,脸上带了一层面纱只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美丽的杏眸。

  黑色的眸子如一汪潭水般清澈沉静,带着些许的淡漠,有意思的是他明明看到了她眼中的震惊,却只是一瞬间又恢复平静,眸光深处微微涟漪,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突然有一种冲动,想知道拥有这样一双眸子的主人,会是什么样的女子?

  他可是足足在这里等了她好几天,今天终于被他等到了,怎么可能会让她再一次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上一次自己急着离开,才让她钻了空子。

  他回去以后想到这个女人奇怪的动作,越想越心惊,如果把这些东西用到士兵的训练中,那培养出士兵的体力将会远高于现在,在行军中也会得益。

  他一直都想培养一批作战能力很强的士兵,用在一些特殊时候,这些人本来就是从军中抽出来的各方面都比较优秀的士兵,练了一年进步也比较明显,但是离他想要的效果还远远不够。慕风也一直在为这件事苦恼,这个女人身上或许会有他想要的东西。

  可是他派人暗中找了几天,把皇宫翻了个遍硬是一点音信也没有,自己只能亲自来这里守株待兔,没想到着还真是让他等到了这只兔子。

  “好狗不挡道。”冷泠面无表情色开口。

  冷泠哪里知道北冥冽会在想些什么,她只是感觉这个人很危险,哪能想到自己那些训练方式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后来每当冷泠来到这片竹林,都恨得不得一把火把它给烧了,她宁愿在冷宫里呆着啃树皮,也不想为了早点离开皇宫在这竹林里训练,招惹这只狡猾的狐狸。

  果然,禁地神马的都不是好地方?

  “狗,哪里有狗,小姐怕狗吗,有在下,小姐大可不必害怕?” 北冥冽挑了挑眉,夸张的向周围望了望。

  好狗不挡道,敢拐着弯骂他是狗,不,她连弯都不带拐,哪有他这么英俊潇洒的狗。

  呸呸呸,北冥冽真相给自己一巴掌。

  相差了几千年,冷泠终于发现了自己与古人还是有代沟的,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小姐可知道,那日你离开之后在下可是对小姐念念不忘,夜夜守候在等待与小姐相见,今日终于得偿所愿。”北冥冽声情并茂的说着,还不忘向冷泠抛了个媚眼。

  冷泠瞬间感觉到自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明明是个帅到掉渣的美男,干嘛非要这么恶心。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笑起来,可谓是天妒人怨,如果前世看个电视剧她还能欣赏一番,现在她只想一脚把这只红狐狸给踢到一边。

  北冥冽松开自己捏着冷泠下巴的手,隔着面纱轻轻抚上冷泠的脸颊,渐渐向上……

  冷泠一动不动的站着,苍白略带病态的手冰冷如寒日的冰雪,手所到之处微痒,心不受控制的有些悸动。

  那微微的笑意摄人心魂,只是那一双眼睛,虽然收敛了戾色,但眼眸深处确如他的手般冰冷。

  就在北冥冽要摘下冷泠面纱之时,冷泠突然向后退了一步,北冥冽眼睛微微眯起,手迅速向面纱袭去,冷泠一个擒拿想要捉住北冥冽的手,北冥冽见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另一只手迅速出掌。

  两个人打了起来,冷泠虽然没有内力武功也不及北冥冽,但是作为一个杀手她所学的都是杀招,快准狠,招招毙命,北冥冽并不想杀冷泠,所以留有余地,两个人一时半会谁也没有讨到便宜。

  可是冷泠心里却清楚,这也只是暂时,自己毫无内力根本就不是北冥冽的对手,拖的越久越不可能离开,出手更加狠历。

  “啪……”北冥冽朝地上看了一眼,冷泠趁机打了北冥冽一掌,往后退了一步却没有离开。

  那一掌根本就没有用力,对北冥冽不痛不痒,只要自己再多动一步,恐怕会当场毙命。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自己貌似没有招惹到他,看样子他并不想要自己的命,可是又为何非要缠着自己不放?

  “阁下有何目的,不妨直说?”她可没空在这里陪他玩。

  北冥冽慵懒的一笑,“在下只是仰慕小姐,可是却不知道小姐为何如此对在下,小姐若是讨厌在下大可直说,何必摔了在下的家传玉佩?”

  “滚……”冷泠毫不客气的赏了一个字。

  北冥冽笑着的脸有些僵硬,说可真是直白,他自认自己相貌不差,却没想到这女人根本不屑一顾,真是打击自尊心。

  “小姐恐怕现在不能走,小姐摔了在下的家传玉佩,就这样走了吗?这块玉佩是可是上好墨玉更是祖传上古留下来的至宝,千金难买。”北冥冽看着地上碎了几半的玉佩脸色有些难看。

  这个人不但长的好,还天生就是一演员的料,装的这么像,自己差点被他这副伤心的样子骗到?

  摔了一块玉佩不要紧,要是家传信物倒是真有些麻烦,只不过……冷泠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碎了几半的玉佩……

  “阁下想如何,冷泠以身相许可好?”冷泠抿嘴一笑尽显妖娆,却无端的多了股杀气。

  北冥冽看着冷泠两眼发光,不用开口也能知道他的回答,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识趣。

  原来她叫冷泠,泠,泠然、飘渺,倒是像她,只不过为何姓冷?

  冷泠看着北冥冽的神情,突然收敛笑意,眸光瞬间变得锐利而冰寒“一块假玉佩,也敢难来糊弄我。”

  假玉佩,北冥冽眼神有些迷惑,突然像想到什么,如黑曜石般的眸子一瞬间充满了冰寒。

  “你说的可是真的,这块玉佩是假的?”北冥冽一把抓住冷泠的手腕,声音冰冷成霜,哪里还有一丝慵懒的气息。

  冷泠微愣,眼前男子突然的转变让冷泠有些转不过来弯,这般严肃的样子她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如果不是手上的疼痛,她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这块玉佩是假的。”冷泠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这是仙人跳专门讹她的,不曾想到他也不知道玉佩是假的。

  “你可以确定?”北冥冽看了眼地上的黑色的碎了几半的龙纹玉佩,又看着自己手上的扳指若有所思。

  “是,我确定。这块玉并不是墨玉而是卡瓦石,墨玉本身价值虽不高,但是全黑的墨玉却是墨玉中最珍贵的品种,其玉表全为墨色所覆盖,黑如纯漆,极其罕见价格昂贵,如果这块玉是墨玉的话,从成色上来看确实价值不菲。只可惜这并不是墨玉而是卡瓦石,卡瓦石说白了就是石头,卡瓦石和墨玉虽然很像,但是区别还是有些的,不过不得不说它经过处理后仿真程度很高,如果不是精通玉石之人很难辨别。”

  冷泠不得不感叹古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她差点也被骗了过去,如果不是她前世喜欢和田的墨玉,特别是钟爱全黑的墨玉,她也看不出这块玉佩竟然是块破石头制成的。

  “至于你手上的这个白玉扳指,是上好的玉石,但是却不是羊脂玉,这个扳指可比那块玉真多了,这个扳指看成色乃上品,不过比起羊脂玉却差了那么一点。”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要块玉是羊脂玉,而不是你口中的那种玉石?”北冥冽转着拇指上的扳指,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这还用问吗,见他看那扳指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冷泠并没有回答北冥冽的问题,而是盯着北冥冽的眼睛,半响才开口,“不怪你没见识,只能说是仿制赝品的人水平太高了。”

  北冥冽瞥了一眼冷泠,他还真没有听出来这句话是安慰他。

  “你刚才在看什么?”北冥冽有些恼怒,这女人刚才盯得他发憷。

  “你的眼睛。”冷泠如实回答。

  北冥冽心里一跳,难道她这么快怀疑了,脸上却不动声色,痞痞的笑着“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发现爱上在下了?”

  “见过自恋的,没有见过你这么自恋的。”冷泠没好气的开口,转身向外面走去。

  虽然不是那个人,但也是个大麻烦。

  北冥冽一把拉住想要离开的冷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便让你离开,如何?”

  “好……”冷泠没有犹豫,他根本就不是在问她,而是在命令她。

  北冥冽放开冷泠走在前面,虽然没有盯着冷泠,但是一双耳朵却听着她的一举一动,哪怕是她慢了半步,他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没想到那些人这么猖狂,动手都动到自己身上了,合着半天他身上这些个值钱的物件都是假货,北冥冽冰冷一笑,国库空虚,他倒要看看这些钱都去了哪里?

  是不是等哪天,那个龙案上的玉玺也变成了假的……

  冷泠虽然没有异动,但是不代表她没有想着要半路离开,两个人走在路上心思各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