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再遇妖孽狐狸男
晗心2015-12-21 19:553,194

  “冬雪虽然是怀着目的进柳府的,但是却是真心喜欢柳姨娘和小姐,柳姨娘很善良待冬雪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小姐也对我很好,再加上后来南堇国那边把冬雪送到小姐身边后,就再也没有和冬雪联系过一次,冬雪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直到小姐落水后性情大变,冬雪才有些怀疑,是不是他们把小姐带走了,可是冬雪甚至连他们带走小姐的目的都不知道?”在发现小姐性情大变之后,她的心里后悔极了。

  南堇国,冷泠抚额哀叹,冬雪竟然是南堇国人,还是被被人刻意安排到自己身边的,至于什么目的似乎冬雪自己也不清楚。

  她虽然不怎么关心冷倾城的过去,但是因为考虑到出去以后的生活,断断续续从冬雪的口中了解到这个时空,自然清楚南堇国这三个字意味着些什么。

  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时东夌国的皇宫,在这个大陆上除了东夌国以外,还有其它三个国家,西辰国,北越国和南堇国,四国鼎立,四国之间这些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友好,实则明争暗斗。

  不想当将军的病不是好兵,试问天下哪一个君主不想问鼎天下,这种平衡只是暂时的,风云暗涌,四国之间的大战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她不是匹夫,她只是一个女子,不过现在事情比她想象的好像复杂。

  顾锦狄,也就是冬雪口中的南堇帝,在她身边放一个探子有什么用,四国之间相互安插密探,未雨绸缪,这本是很正常的事,这探子安插在一国丞相府也很正常了,只不过不正常的是这探子是冷倾城的贴身丫鬟。

  从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身上能得到什么消息,况且那个时候冬雪也只不过才七岁,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当什么探子?

  听冬雪的意思,那些人把她想办法送到柳姨娘的身边后,就消声灭迹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和冬雪有过联系,费了这么大的周折,还是南堇帝亲自安排的,到底有什么目的。

  冷泠愈发觉得头疼,冷倾城留给自己的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

  算了,再想下去也不会有头绪,冷泠把冬雪扶起来,手里觉得有个东西硌得慌,才想起来正事,“冬雪,能不能告诉我这两个玉葫芦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这个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玉葫芦应该在湖底才对,三小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小姐与南宫枫的事,抢走了小姐的玉葫芦扔到水里,小姐想去捡这个玉葫芦,结果……”冬雪想到冷倾城的死,好不容易才忍住的眼泪又想断了线一般流下。

  三年前小姐因为这段感情自尽,幸运的被救了下来,没想到三年后小姐终究是因为这段感情付出了生命。

  后面的事情不用冬雪说,冷泠也知道,这个玉葫芦想必是冷倾城和南宫枫之间的定情信物。

  冷泠现在有点知道冷倾城为什么会甘愿呆在冷宫里三年了,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这段感情,所以当看到冷倾月把它丢入水中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怕是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能失去这个寄托了她全部的爱的东西。

  冷泠看着手中的玉葫芦,碎了两半的玉葫芦散发着寂寞的光芒,莹莹的碧色向诉说着一段令人心碎的爱情。

  她从来没有爱过,更不知道爱情为何物,她真的很想问,倾城,这一切值得吗?

  或许是值得的,否则这个应该沉浸在湖底的玉葫芦,也不会此时出现在自己的手中,他其实一直都在关心她不是吗,只是这段感情从他决定放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是一场悲剧。

  爱情,总是让人那么的义无反顾……

  只是,太伤……

  冷泠目光有些悠远,将手中的玉葫芦交给冬雪,“替你家小姐收起来吧,给我讲讲她的事?”

  虽然已经决定离开,但是现在看来事情远比她想的要复杂,先不说她能不能出的了皇宫,恐怕就是能出皇宫,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平静。

  冬雪知道冷泠口中的她是冷倾城,并没有开口,而是转身朝那个缺了一个腿的柜子走去,冷泠眼神有些闪烁,她看着冬雪打开了自己曾经怀疑的那个暗格,从里面取出一个带锁的盒子。

  冬雪用钥匙打开这个精致的木质雕花盒,一张张微微泛黄的纸写着主人的过去,“那个暗格是小姐无意中发现的,于是就把个盒子放了进去,小姐有写随笔的习惯,或许能够帮你了解小姐。”

  冷泠也没有矫情,拿起来从第一看着页,漂亮的簪花小楷映入眼帘,从字中不难看出冷倾城是一个温婉淑雅的女子。字并不难认,有些近似繁体字,而非甲骨文,冷泠很庆幸自己穿越到一个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空。

  冬雪没有打扰冷泠悄悄离开,夕阳西下,天渐渐暗了下来,冷泠揉了揉太阳穴,放下手里的最后一张纸。

  不得不说冷倾城写日记的习惯,给她带了很多便利,一个个字从眼中流过,远比一个外人所讲的更为详细。

  只不过冷泠还是有些失望,冷倾城的日记中并没有她最想得到的内容,对于南堇国只字未提,那晚的黑衣人也没有任何的线索,原本自己怀疑的暗格也只是放了她的随笔。

  从这些随笔的只言片语中,冷泠得到了一些信息,冷倾城是东夌丞相的最小的女儿,生母是冷天城的第四个小妾柳瑾。

  令冷泠有些奇怪的是,冷倾城在八岁之前可以说是极尽父亲的宠爱,就连嫡亲姐姐冷倾月在相府都不如冷倾城得父亲的宠爱,可是自从八岁那年,冷倾城落水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原本被父亲捧在手心的天之骄女,除了在每年家宴上,从来没有再见过自己的父亲,而冷相每次见到冷倾城时都冷脸相对,非打即骂。

  可想而知没有父亲的喜爱,冷倾城在相府的生活的并不好,冷泠总算知道为什么冷倾月会这么恨冷倾城,恐怕都是嫉妒惹的祸,自然没有冷相的庇护冷倾城没少受嫡姐嫡母的欺负。

  至于和南宫枫的相遇,可以说是冷倾城生命中的一道阳光,那个玉葫芦也正如冷泠所猜测,的确是他们之间的定情信物,但是这段爱情最终没有结果。由于冷家和南宫家的反对,两个相爱的人被迫分开,南宫枫娶了冷倾城的二姐冷倾芸。

  冷泠不知道是该说冷倾城是傻还是太过善良,本来南宫枫想要抛弃一切违背礼教带冷倾城私奔,但是冷倾城却不同意,反而劝南宫枫娶了冷倾芸。只因为冷倾芸是在冷家对冷倾城最好的一个亲人了,冷倾城不想伤害自己的这个姐姐就牺牲了自己爱情。

  但是冷倾城从来没有忘记过南宫枫,南宫枫大婚那晚冷倾城自尽,被人救下,冷相以冷倾城生母的性命威胁,将冷倾城送入宫中。冷倾城进宫后精神一直不好,最终病倒,又被人陷害送到冷宫,一呆就是三年。

  从这些随笔中可以看出冷倾城也不知道那些事情,算了,为今之计,走一步看一步吧,先离开皇宫再说。

  竹林之中月影斑驳,冷倾城做完五百个俯卧撑爬起来,看到眼前从天而降的红色身影,顿时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这么想,冷泠也确实这么做了,身体的本能反应早已超过她大脑的运转速率,像兔子一样一溜烟逃脱男子的视线,只留下空气中淡淡的清香。

  北冥冽看着空无一人的竹林,眼中的光芒一闪而过,真是有意思小家伙?他在这里等了她几天,怎么可能让他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脱,北冥冽身形一动,向一阵风一样也消失在竹林里。

  冷泠站在不远处的黑暗之中,见红色身影已经不在原处,松了一口气从竹子后面走出来,惊觉自己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知道为什么,她见到那个男子心里总是有些慌乱,男子身上的邪魅让她忍不住想逃离。

  罂粟花和曼陀罗同样美艳异常,曼陀罗虽然毒性巨大,但却不及罂粟的魅惑让人上瘾,染之无法脱离,而这个男子不仅仅有曼陀罗的毒性,更有罂粟的魅惑惊心。

  冷泠摸了摸脸上带着的面纱,还好她今天留个心眼,遮住了自己大半张面容,没想到竟然这么衰,第一天晚上就遇上了。

  “小姐是在找在下吗?”一道慵懒的声音从冷泠头上传来。

  冷泠心中一惊,抬头见男子正倒挂在一棵竹枝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冷泠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北冥冽翻身,在空中完美的旋转了一圈,落到冷泠身前,伸出有些苍白的手轻轻勾起冷泠的下巴,让她看向自己。

  该死的,冷泠真相破口大骂一声,男子的动作看似轻柔,却带着力量,让冷泠挣脱不得,反而愈想挣脱被钳制的愈紧。

  冷泠从不怀疑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却没想到悬殊竟如此之大,今日恐怕就没有上次那么容易逃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