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附身灵符
幸运七2015-12-21 19:533,215

  听柳易尘开口只要百两黄金,大夫人朱珠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进了里屋,取了百两黄金出来,递到了柳易尘的面前,说道:“这是一百来黄金,请笑纳。”

  柳易尘见朱珠夫人,这么爽快,心下非常后悔刚才开口要少了,此刻又不好改口,只得是收下了黄金,辞别了朱珠夫人,回了客栈。

  过日子的钱是不用愁了,但柳易尘对魁树山的那十个老婆的所作所为,产生了兴趣,猜到她们极有可能是妖物,只是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识破她们。

  坐在了床上的柳易尘,心下纳闷道:“这十个妖女,接近魁树山,到底有什么目的呢?难道魁树山身上,有她们想要的宝物?”

  猜不透,想不明的事情,柳易尘一贯的做法是先将其扔到脑后,等待事态的发展,暗中调查,直到水落石出为止。

  为了避免魁树山说他是招摇撞骗没有本事的家伙,柳易尘让一个五色花仙到午夜时分后,隐身去一趟魁树山的家,吓唬吓唬他,制造点动静,命另外十来个五色花仙暗中监视魁树山的十个老婆的行踪后,自己则悠闲的进入了修炼系统中,开始了法力的修炼。

  午夜时分,五色花仙顺利的进入了魁树山的家园,潜入了魁树山的房间,把房间的门闩上之后,显出了身来,迈步走到了床边,伸手揭开了睡得正香甜的魁树山的被子,挥手一巴掌拍在了魁树山长满了肥肉的肚皮上。

  只听得“啪”的一声响,魁树山被一阵钻心的疼痛惊醒,睁开迷糊的眼睛,见到坐在了床沿上的是一个比他的十个老婆,要美艳十倍的女人,顿时忘了疼痛,笑眯眯的说道:“小美人,你是从哪里来的啊?”

  五色花仙冰冷的面容上,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轻启红唇,说道:“我来自幽冥地府,在外巡游时,听在镇子上游荡的姐妹们说,公子哥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因此动了一试之念,并临夜赶来与公子你相见了。”

  “幽冥地府,鬼,鬼,……”魁树山一听眼前的美人说是来自幽冥地府,立时想起了柳易尘向他说的话,今晚会有女鬼招惹他,连忙坐起身来,连滚带爬的溜下了床去,冲着门外大声喊叫起来:“来人啊?救命,有鬼,有鬼啊!”

  魁树山慌张的向门口冲去,没有一点防备的他,被无端飞到了他身前的一把椅子绊倒,整个的人,直接从椅子上扑了过去,“啪”的一声,扑到了地上,摔了个鼻青脸肿,鼻血蹭的一下子涌了出来,染红了大块地面。

  在魁树山想要爬起身来时,他感觉到有一只温柔的手,轻抚在了他的后背上,那只手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柔软之力,几乎令他的骨头都酥软了。

  刚才还吓得半死的魁树山,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给迷住了心智,他不再反抗,爬起身来,就此坐在了门边,傻笑着看着了那生有一张迷人脸蛋的女子,心跳也因此加快了几分。

  五色花仙看着魁树山那副样子,就感到不爽,脸色恢复了冰冷,屋内的空气骤然下降了十度,冻得魁胖子浑身直哆嗦,大脑也受到了刺激,清醒过来。

  见着眼前冷艳无比的美女,魁树山吓得颤抖起来,背靠在了房门上,哆嗦着嘴巴,说道:“别,别过来,我身上有灵符护身,你杀我就会倒霉的。”

  五色花仙并没有把魁树山的话放在心上,按照主人柳易尘的要求,她得把魁树山给折磨得服服帖帖。魁树山的话音一落,五色花仙挥掌就向魁树山的胸口拍去。

  只是,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在她那包裹着了法力的手掌,在接触魁树山身体的刹那,她见到一个闪耀着了淡淡绿光的奇特符文,从魁树山的体内飘射了出来,撞向了她的手掌心。

  “砰”的一声,没有料到一个普通的人类,体内会藏有茅山派符文的五色花仙,手掌被符文的力量击中,整个的身体,直接被符文的力量给震得倒退十步,身子被床沿绊倒,倒在了床上。

  魁树山见妖女被符文的力量制服,色心顿起,也懒得理会她是人还是妖,站直身子,就向倒在了床上的五色花仙扑去。

  五色花仙没有料到魁树山色胆如此之大,明知道自己是妖,还敢来冒犯,不由恼羞成怒,身形化作树形原身,挥舞枝条,抽向了魁树山。

  哪知,在她如鞭子般的枝条,抽到了魁树山的身上时,直接被魁树山身上散发出来的符文力量给弹射了开来。

  魁树山见美女变成了一棵花树,眼神中射出了愤怒的光芒,厉声向五色花仙喝道:“赶紧变回美人,让我好好享用享用,否则,我这就杀了你。”

  五色花仙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就破不了附在了魁树山身上的符文之力,深感无奈,但她并没有依魁树山直言,化作美女,而是变成了一只鹰,扑扇着翅膀,从魁树山身旁飞掠过去,撞破了门窗,逃跑了去。

  依附在了魁树山身体内的符文力量,只有在感应到了法力力量时,才会自动产发出护体神力,这些,魁树山心里非常的清楚。

  睁眼时,见到五色花仙,以为她知道他的这一秘密,因此才会感到非常的惊慌,当他见到五色花仙后来动用了法力,想要伤害他时,悬着的心就此放了下来。

  他之所以那般说要五色花仙变回女人,让他好好享受,其目的是让五色花仙大怒,发动更猛烈的攻击,那样符文的反射力量将会更强,从而借用反射的力量把五色花仙给杀死。

  只是,他的用心并没有得逞。

  看着五色花仙逃离后,魁树山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来。

  五色花仙离开没有过多久,听到了响动声的家仆和他的十个老婆,闻声赶了过来,撞破了房门,见到屋内一片狼藉,而那只穿着了裤衩坐在了床沿上的魁树山,浑身挂满汗水珠子,心下感到非常疑惑:“难道真的有鬼闯了进来?”

  大老婆朱珠命家仆赶紧整理房间,自己则取了毛巾,走到了魁树山身旁,帮他把身上的汗水擦拭干净后,扶着了心境还没有平息下来的魁树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了朱珠的房间,被吓得够呛了的魁树山,自然是没有了砰他老婆的心思。

  朱珠也没有强求他,只是侧身躺在了他身边,柔软的玉手,在他身上轻轻抚摸着,小声在他耳旁说道:“相公,刚才真的有鬼进了你的房间啊?”

  朱珠见魁树山没有回应,一时感到非常的恼怒,“你这该死的家伙,要不是你有茅山派的高人暗置的符文护体,我们伤你不得,老娘我早就把你给抓起来拷问了!”

  朱珠心里恼怒,脸上依旧挂着了笑容,接着说道:“一见房间里的情形,我就知道刚才相公你受苦了,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个忽然出现的家伙,应该是想把你抓住,逼迫你说出咋们家的家传宝珠的下落。要不这样,咋们还是赶紧取了宝珠,离开这个穷地方,到其他大城市安家落户。”

  魁树山扭头看了一眼朱珠,冷哼一声,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她,脑海中浮现出了十年前那惊人的一幕。

  当时,这夷陵镇边上的林木,被雷电击中燃烧了起来,大火来势凶猛,树林里的大片林木被烧成了灰烬,而且,夷陵镇的大多数房屋,被大火烧毁。

  然而,魁树山他家的这个庄园,身处了火海的正中央,却丝毫无损。

  只有十多岁的魁树山,目睹了整个火灾发生的经过,见着滚滚浓烟和烈火在庄园周围飘荡,隐约间,他见到有股奇特的力量,从地下冒了出来,在庄园的外围,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屏障,将烈火与浓烟,同庄园隔离了开来。

  从那时候起,魁树山就知道,他的这个庄园地下,有神奇的宝物存在,他问过父亲,父亲也不知道地下有什么宝物,后来魁树山的父亲,花重金,请来了茅山派的道士,在他们家庄园中搜寻,最后也是一无所获。

  收了钱的茅山派道士,见没有能为雇主帮上忙,感到有些愧疚,并耗掉了他体内大量法力,炼制了一道灵符,打入了魁树山的体内,并且告诉他,这道灵符能保他三十年不受妖邪侵害,这寻宝之事,才告一段落。

  自从他娶了朱珠为妻之后,朱珠总是找机会探他的口风,想要知道宝物的下落,这让他非常反感。

  后来,他娶了九个老婆,然而让他感到愤怒的是,九个老婆,似乎与朱珠是一伙似的,总是旁敲侧击的想要从他口中探知宝物的下落,这才导致他对几个老婆感到了厌恶,一大早就出门去妓院,与那些某某某某们玩乐,到了晚上,才回来家中睡觉,而且再也不曾进过十个老婆的房间。

  此刻,听朱珠又乘机提起了宝物的事情,心下竟有些怀疑,今晚的事情,会不会是她朱珠暗中勾搭上了妖精,从而制造出的事件,想要以强迫的手段,逼他说出宝物在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修仙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修仙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