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阴险的家伙
幸运七2015-12-21 19:533,181

  离开了刘兴,去厨房弄了点吃的,随后返回进入了修炼系统中。

  有了经验的柳易尘,先使用了隐身术,让五色花树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然后挥剑施展剑术,攻向了五色花树。

  随着一棵棵五色花树被砍倒,柳易尘的法力在逐步的提升,而他所会的隐身术技能和剑术,也在飞速的提升中。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在这如玩游戏般的修炼状态中度过了。

  在离开修炼系统时,柳易尘已经做到了一次隐身之后,砍倒六棵树的可喜成绩。当然,能砍倒六五色花树棵树,这与他剑术的提升和力量的提升,也是密不可分的。

  一天之中,师门规定的晨练时间是两个时辰,修炼地点自己选择,没有人会干涉。

  晨练完毕,接下来的一天,就是学习以及训练法术的时间,晚饭过后,是同实力境界的师兄弟妹们聚集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体会的时间。

  交流时间,是自由活动时间,没有硬性规定非去不可,因此,在一般情况下,都没有多少人会去训练场聚集,只有在每月一次的在师傅的主持下的心得体会交流的时间里,同一师门的人,才会聚集。

  柳易尘和刘兴,在地门是垫底的对象,在整个的天仙派,同样是垫底的对象,他们参加交流会,只是凑热闹,根本就没有他们上台说话的机会。

  每次参加交流会,他们只是静静的坐在了那里,非常用心的听取师兄弟妹们所讲的自己修炼的心得体会,结合自己在修炼时遇到的困难,然后加以更正,以便让自己始终保持在最为正确的修炼方式下进行。

  心得体会交流的好处很多,但听到了别人所讲的心得体会之后,能否真正领悟其中的修炼奥义,这不是每个人能够做到的。

  比如柳易尘和胖子刘兴,他们两人都差不多在土门学习了近四年,长进缓慢得要命,似乎别人所讲的心得体会,根本与他们两人无关,收效甚微。

  有的时候,一旦处于安静状态时,还有可能听到胖子刘兴呼呼睡着了的打鼾声。

  今晚,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心得交流聚会,柳易尘没有打算参加的意思,吃过晚饭,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进入了修炼系统中。

  随着一棵棵的五色花树被砍倒,看着那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实力提升进度条在缓慢的增长中,柳易尘的心情,好到了极致。

  一晚上的时间,就这么静悄悄的在修炼中度过了。

  清晨,柳易尘离开了修炼系统,活动了下身子,发觉在修炼系统中修炼了一晚的自己,竟没有一丝疲累的感觉,反而觉得非常有精神。

  为了避免引起师门中人的怀疑,洗漱之后,柳易尘按时的离开了房间,去了林中,另选了一处安静之所,进入了修炼系统中,接着修炼了起来。

  两个时辰的修炼时间,很快过去,柳易尘按时的退出了修炼系统,回了师门,同众位师兄弟姐妹们,吃起了早饭。

  柳易尘端起一碗稀饭,拿了两个白面馒头,在餐厅里坐了下来,啃一口白面馒头,喝一口稀饭。

  正吃得津津有味,一个青年,走进了餐厅,四下扫视一眼,目光在柳易尘的身上停住了,心下暗惊:“如今的这个柳易尘,是人还是鬼啊?”

  盯着柳易尘看了一会,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之后,走到了柳易尘身前,说道:“柳易尘,你吃完之后,随我出去一趟,大师兄有事找你。”

  柳易尘抬头看了一眼那青年,很快便认出了他就是邱月生的跟班卢玉成,心下意识到了不妙,但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变化,非常冷静的说道:“师傅刚教了我们一套剑术,我还没有练熟,如果没有重要事情,请麻烦你转告大师兄一声,我柳易尘没有那个能力替他分忧解难。”

  “见到了我的出现,他似乎并没有感到激动,也没有感到害怕,难道昨天发生的那件事情,他就此忘掉了?他又是怎么死而复生的呢?”卢玉成疑惑的看着柳易尘,过了好一会,说道:“你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卢师兄,你可真有意思,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当然记得了。”说到这里,柳易尘故意停顿了下来,当他见着卢玉成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正常了,脸色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才赶忙接着说道:“我昨天晨练完毕之后,就回了师门学习剑术,不知道卢师兄问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听完柳易尘的这句补充的话,卢玉成以为柳易尘可能是碰撞了后脑之后,当时只是处于了休克状态,并没有真正的死去,大脑也因此受到了重创,把一些曾发生的事情给忘记了。

  他长呼了一口气,但仍旧不放心,再次问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你真的只记得这些?”

  “我每天都是这么过的,似乎真的不记得昨天还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柳易尘装糊涂,非常认真的回应着卢玉成,心下却在暗骂:“你们这几个混蛋,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等日后我有能力干掉你们之后,定要给这个给了我这副身体的少年报仇。”

  “你能让我看看你的后脑吗?”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卢玉成还是提出了这个显得有些无礼的要求。

  “原来大师兄知道了我的后脑受伤了,而派你过来向我问好的啊!”柳易尘抬手摸了摸后脑勺,扶在了那个伤疤上,看着卢玉成,说道:“只是有些奇怪,我在睡觉的时候,翻滚到了床下,碰伤了后脑的事情,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柳易尘的这一句问话,把卢玉成给问住了,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呆立了一会,说道:“猜的,猜的,既然你没有时间出去,那我这就回去向大师兄回禀去了。”

  不等柳易尘回话,卢玉成急匆匆的离开了餐厅。

  “呸,可恶的家伙!”柳易尘看着卢玉成离去的身影,吐出了一口恶涎,把邱月生、卢玉成、陆羽等几个让他想着就感到恶心的家伙的身影,从当前脑海意识中驱赶出去之后,吃起了早点。

  看着卢玉成离开了,胖子刘兴移了过来,坐在了柳易尘的身旁,推了推柳易尘的胳膊,小声问道:“易尘师弟,卢玉成那家伙找你做什么啊?”

  “他替大师兄带话的,让我随他们出去一趟,被我拒绝了。”

  柳易尘随口说出的这句话,让刘兴感到有些惊讶。他轻呼一口气,说道:“易尘师弟,你的胆子真的变大了,竟然敢拒绝大师兄的邀请,佩服!”

  “这有什么好佩服的,他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比我们强一些的家伙,比起师傅师叔师伯他们,他那点本事,根本不值一提。我是拿师傅让我们加紧时间练剑,三天后得进行考核为由拒绝的。”

  “我听说大师兄每次下山,都没有干什么好事,这是不是真的啊?”

  “你别瞎说,你说的这些话,要是传到了大师兄的耳中,他会在师伯面前告你造谣生事,搞坏了他的名声,你极有可能因此被赶出山门的。”

  刘兴不曾与邱月生接触,只知道他是天仙派年轻一代弟子中,实力是最强的,虽然不知道邱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他却知道柳易尘说的这些叮嘱的话语,都是为他好,谢过柳易尘之后,再也没有多说什么,拿起白面馒头,啃食起来。

  打听完消息的卢玉成,出了地门,见到了等待在了地门一旁不远处林中的邱月生,笑呵呵的向他说道:“大师兄,柳易尘那家伙果然没有死,经我试探得知,他似乎因为受到撞击之后,失去了部分记忆,他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卢玉成是邱月生最信任的跟班,也相信他的办事能力,但心中还是有些怀疑,猜想柳易尘极有可能是在装失忆。

  沉思一会,邱月生说道:“这个柳易尘知道我的事情太多,假如他是装失忆的话,一旦他把我的事情抖出去,那我在天仙派中的声誉,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这样,你让几个地门的师弟给我用心的暗中观察柳易尘一阵子,如果发现他真的是失忆了,那我就饶他一命,一旦发现他是在装失忆,就暗中设法把他弄出师门,直接干掉,除掉这个祸患。”

  “是,大师兄,我这就去办这事,你放心的回去修炼!”卢玉成回应着邱月生,看着邱月生向返回的路上走去后,加快了脚步,再次奔向了地门。

  卢玉成的实力,与莫语茵相当,只差一步,就能突破成为真正的仙术修炼者,因此他在天仙派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地位,要比普通的仙徒们,要高出很多。

  卢玉成进了地门,去了地门总部,向地门门主莫龙生和几个地门的几个研究仙术的长老问候一声之后,找到了地门的几个与邱月生关系非常要好的弟子,暗中叮嘱他们注意留意柳易尘行为举止之后,离开了地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修仙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修仙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