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深山难行
射天虎2015-12-21 19:533,219

  羚族经过五天的时间追上了野马群。野马群沿着一条已经冻住了的小溪往西南方向前行,一路上可以发现雪底下依然有一些枯草和未脱落的种子。

  整个小溪是顺着高山的峡谷流下来的,峡谷很窄,有的地方只能一匹马通过。而峡谷两边的高山上经常传来虎啸和狼嚎。

  谷中也偶尔看到被撕咬后的马匹的残骸。间或有冲积成的沙滩,每次宿营石路都把营地安排在沙滩上。

  追上野马群以后狩猎队组织了一次围捕,在一个葫芦形的山谷段中成功堵住了八匹跑的慢的马,暂时解决了食物的问题。

  但是天气越来越冷,桑把能够发下去的兽皮都发下去了,物资队里几乎没有多余的。猎获的野马的皮也不能立即用,只能凑合着过。

  好在峡谷越往上树木越多,到捕获野马的地方,峡谷周围都是森林了。石路组织人手用石刀和火烧等方法砍了不少手腕粗的树,把帐篷的支架更新了一遍。

  令人遗憾的是一直以来都没发现石路认识的矿物,现在想要寻找,大雪盖住了地面,没处下手。

  收拾完野马肉,去除可能招来狼群的血腥味以后,石路召开了一次队长会议。这是头一次正式的把受伤的鹿族狩猎队长引入会议,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把新来的人分配到各个组里。

  老人和儿童交给巫统一管理,受伤的和疾病的由巫带着老少照顾。十四个狩猎队员除伤病的暂时补充到和和薛的队伍里,十六个妇女抽出六个补充到物资队里,剩下的分到两个采集队。

  石路让桑做了一下统计和记录,理清了现在羚族的人口和物资分配情况。

  到目前为止,有儿童45个,算是队伍庞大了,有好多都能够帮助干活儿,巫的人手足。四十多岁的老人八个;劳动的成年妇女三十九个,其中两个采集队二十三个;物资队十六个;当中怀孕的有十四个。

  成年男子四十二个,包括石路有猎手四十一个,巫就一个:他还没找到学徒。全族总共一百三十四个人。

  食盐由于原来鹿族的加入加上原来有的,还是能够维持三个月左右。

  兽皮严重不足,没有鲜肉的补充,肉干能够维持半个月左右。

  根据石路自己的估算,有了鲜肉则暂时可以不用动用肉干,但是也需要每天消耗二百多斤肉才能维持现有的速度,否则就追不上野马群。

  采集队几乎无法出动,冬天能够找到的野菜和果子几乎没有。刚刚捕获的八匹马也就一千多斤肉左右,顶多维持一周上下。

  桑在晚上对石路说,如果在大荒原并不需要每天吃这么多,可是在没有野菜瓜果,又是在冬天的深山中行动,不得不维持这样子的分配。

  石路感觉压力特别大,维持这么多人的生存太难了。这个蛮荒的时空随时会出现危险,冬天也才刚刚开始,才下了两场雪,至少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春天才能到来。

  族内每天都是靠着猎物的肉维持生活,算起来吃肉的标准比现代人还多。实际情况却是这是唯一的食物,冬天极难获得植物类食物的补充。如果减少每天摄入肉食的量,族人的身体无法抵御严寒。

  他也感叹自己运气好,能够追逐着这群野马,否则只凭原来的肉干,冬天都过不了。

  新来的成员也还不错,融合的几乎没有问题。也许是这环境里没有太多的社会概念,能活着就不错了。

  不管如何还得继续上路,周围一片萧瑟,山谷中几乎没有别的能够捕获的猎物。走走停停过了十天,大概不到一百多公里的时候,峡谷终于到头了。

  弯曲的峡谷的尽头是两座山脉的交界,这里有一块很大的坡地,大概三四公里长,一公里宽。地面几乎没有树,都是一些被积雪覆盖的杂草。

  坡地北面是由西向东的连绵的山,就是星星湖边上能看到的高山,实际不算太高。南面同样是由西向东的山,但是更高更大,远远望去山顶都是积雪,也许有些是常年的冰川。

  两座山脉其实基本联系在一起,只有在星星湖附近,充满着峡谷和较为平坦的高地。

  这样的地貌让石路很迷惑:貌似地理课上没有见过!不论是欧洲美洲都没有相类似的地形!也许是视野的原因没有看全吧!按照地貌特征和别人描述的冬天的长时间,应该是冰河末期了。石路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在峡谷尽头的高地上休整了三天,又遇上一场更大的暴风雪,帐篷都被吹走了几个,破乱的兽皮被刮得呼呼响。好在高地边上也有森林,在森林边宿营稍微好一些,除了该死的狼嚎和虎啸依然在附近,就没遇到太多危险。

  风雪停了以后,从西北边的另一条山谷中也出来一群野马,有三百多头左右,和原来的马群混在一起停留在坡地上吃雪里的干草。

  狩猎队趁着雪停了的时候又捕获了二十多匹野马,大部分是被毒箭晕倒的。石路制止了和想要捕获更多的念头,再多也无法运走。

  石路想过驯马但现在不合适,没有固定的场所和时间,也没有工具抓不受伤的,只好放弃。

  马群呆了几天,再次被惊吓后就跑了。它们沿着西南方向的高山进发,石路也带着族人朝着那个方向追逐过去。

  这一路追逐又是将近一个月,野马沿着山绕来绕去,越爬越高。而且都是通过一些坡地和小峡谷,一直走了将近两百多公里,才到了两座山的中间。

  这里也是一个峡谷,东西走向。峡谷里风特别大,周围都是远远看去都是冰山,不时地还能听到雪崩的声音。

  跟随着马群进入山谷后,石路发现里面的一些灌木依然绿着,不受风雪的影响。马群在这吃那些绿叶和杂草,羚族人也找了个避风的地方休整了两天。

  两天后,马群出现动静,它们往南边的森林靠近,准备走出这里。石路赶紧带着狩猎队伏击了一把,几乎把箭都射光。

  这次取得了丰收,一共倒下三十多匹马。马群受惊吓以后逃出峡谷,钻进了南边的森林。

  穿过峡谷以后出现的是更多的山,几乎看不到平地,野马进入峡谷南面的森林里就再也没有发现踪迹。

  收拾好猎物之后,羚族又开始前行。出了峡谷,石路发现前面是更高的群山,看不到头。似乎到了这里,已经没有路了。

  进入众人眼前的是东西走向的高山,离着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有些远。山上都是积雪和悬崖,要翻过去的话估计会有危险。

  即便是看到山,峡谷口和高山之间也不是相连的,那些山和峡谷两边的山更险峻。中间地带是一些矮山加沟壑。

  一路来的追逐,使石路真正确立了权威——这个时代食物就是权威。人们已经逐渐的由服从变为支持迁徙。

  石路现在又陷入困扰中,现在何去何从?回头的路变得更难走,几次的风雪几乎封锁了来时的路,野马常年的迁徙,踏出来的路并不完美。

  研究了一下地形以后,他决定朝着西南方向的山进发。那里看不到太多的悬崖,都是一些缓坡,沿着森林交界的边缘能够到达山腰。

  似乎前面看到的高山已经是山脉中最高的了,能够看到那里的山脉中间形成了一个南北的山凹,就像骆驼的驼峰之间。

  盘算了一下,石路认为带着的食物基本能够维持到那山凹,就决定到那里再说,实在找不到物资补充就饿几天。

  当石路做出决定时,受伤的原来鹿族的狩猎队长再也坚持不住,伴随着来临的暴风雪,见了自己的老族长。队伍只好停下来,火葬了他。

  这还是巫的主意,他记住了火葬见到祖先和神的传说—来自石路说的。人们都没有太多的悲伤,或许死亡已经是常见的事儿了,而且今年冬天得严重疾病的几乎没有,算是奇迹了。

  只有石路,这是他做了族长后第一次面对族人的离去,加上现代人的思维,就有些难过。收拾好沉重的心情,没时间悲伤,他带着队伍又向未知出发了。

  望山跑死马,石路算是真正的领教了。一路上艰难前行,遇上不少的沟壑,有的还是隐藏在雪底下。

  有些地形远看是缓坡,走了才知道是山,给行进的队伍带来巨大的阻碍。没有马群引路之后,迁徙队伍就显得更慢,有时候一天只走三四公里左右。

  风雪依然不时的光临,冻伤的人越来越多,帐篷也损失不少。人们集中在一起,燃起火堆取暖,有时候过夜都不用帐篷,就躺在雪里。

  越往前走,地势也越高,往后看走过的路,大雪已经盖住了人留下的痕迹。动物几乎绝迹,整个森林都十分寂静,没有风的时候静的可怕,有风的时候又如同魔鬼的嚎叫。

  宿营的夜里,石路常常被冻醒,或者被噩梦吓醒。在族人面前,他不能露出畏惧的心,族里的人都是在他的打气之下才坚持到现在。

继续阅读:第10章 抵达盆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