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重组氏族
射天虎2015-12-21 19:533,220

  经过三天的思考以及问了全体人的意见,巫和狩猎队都认为在这个季节猎物十分难找,只有继续追逐马群才能够度过这个冬天。

  族人们平时都见过荒原里的野马,这说明春天以后野马还会返回荒原。只要一直跟着它们,还是能回来。

  采集队则认为山林中危险更多,冬天野狼和鬣狗以及虎在山林中更多。双方争持不下,只有石路做最后的决定。

  石路让众人散了以后继续思考:当初决定追逐野马是因为想获得食物,同时野马没有随着大群动物往更南边走,意味着有一个能让其安然度过冬天的地方。

  只要跟着野马的脚步就能够到达这里。只是当初没有想到会是翻越高山。既然到这里了,那就继续走下去吧!石路下定决心。

  下定决心后的第二天,石路对氏族中进行了重新的分工:

  巫除了负责原来的祭祀神灵、看天气和医药以外,还负责老人和小孩的照料。族里能够劳动的孩子归他调动,这将成为一个定式。

  石路不担心给巫更多的权力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暂时还不存在威胁族长的世俗权力的问题。不过为了未来起见,初步定下巫协助族长负责全面的族里的工作的准则,巫没有最终决策权。

  处于游猎状态的氏族中,分工并未明确,巫所代表的职业还没有取得足够的威望。这让巫还是按照规矩听从族长的安排。

  全体狩猎队成员暂时自动兼职族里的武装力量,族长是狩猎队的总指挥,提拔薛替代石路成为狩猎队队长之一,不过这个爱玩的人却表示,等有其他合适的人的时候他希望去协助巫禾管理小孩。

  巫只有通过族长才能对狩猎队下令,但只要在族长的允许下,他能够直接指挥非武装人员。在此时这点的作用并不太明显,石路是为了未来考虑,同时也方便在这个冬天集中力量捕获足够的食物过冬。

  储存、分发食物和御寒的衣物、生产资料由新成立的物资组负责。物资组由原来的采集队伍中抽出十个人组成,桑由于学习了一些数字而成为队长。由于冬天可采集的物资不多,这项决定也得到了采集队的同意。

  巫禾所管的事物中,除了祭祀和医药以外,都是向族长负责,狩猎队,采集队,物资队的队长直接向族长负责。族里事物由族长召开队长会议讨论,决定的方式类似于集体表决。当队长会议无法决定,族长放弃做出最后决策时或者十分重大的事,才召开全族的大会。

  这些分工很轻易的得到了氏族的认同。这也让石路轻松了很多,能够思考更多的事情。而简单的组织架构出来以后,效率得到了切实的提高。

  比如原来族里的物资情况只有族长知道,漆去世以后让石路都搞不清,简直是一笔糊涂账,让桑负责以后,桑在兽皮上刻刻画画,简单的就理清了物资情况。

  巫本身则是负责祭祀和医药,天气等,纯属凭着经验,大家对他有着不亚于族长的敬畏,只是去年来由于人口的减少他多少的介入了世俗的事物。由于没有发现合适的助手,石路只能先把他放在这位置,也算是名正言顺。

  孩子有了具体的人负责照料,而不是过去族长临时指定人去负责,也就不至于发生之前受攻击时孩子到处跑的事儿。

  通过简单分工,匆忙接任族长位子的石路也能快速的进入角色,维持族里运转。毕竟他虽有一定威望,仅次于漆和巫,但是还不够族长的威望。族人对新变化的态度是默认,没有人提出异议。

  狩猎队和采集队本身没太大变化,因此也无人提出异议。队长会议这个新的东西也只是过去的族里会议缩减版,并没有违背传统。至于石路本人是最后的决策者,负责做最后的决定,这也是原来族长的权力。

  分工完成以后,各人就按照自己所处的组在做着准备,物资队清点了手头的物资以后,在石路的确认下,开始了紧张的制作简单的皮衣。

  这时的工艺很粗糙简单,简单到只要把有毛的兽皮翻里面,用兽筋和骨针连在一起,就成了衣裤。石路亲自选些小块的兽皮,用枯藤绑在脚上,成为最原始的鞋。只是材料有限,他决定改做草鞋。

  简单的草鞋样式,石路在原来的时空曾经和老爹学过,所以教的很轻松。采集组的妇人们一天就做了一百多双,每人一双以外还有备用的。反正这玩意儿不大考虑脚的大小,用兽筋来捆紧了就可以了。

  狩猎组则专心修理和打磨自己的武器,巫也忙碌着准备路上可能用到的药物。他做的其实就是简单的分类一下,把能扔的扔了,该加工一下的处理一下而已。

  正当众人在忙碌的准备的时候,负责警戒的狩猎队员突然报告东方出现了一群人,石路很紧张,立即召集全体狩猎队员迎过去,他估计是角部落追来了。近前一看原来是鹿氏族的人。

  鹿族同样受到角部落的攻击,族长和巫都被杀害,还有十几名狩猎队员和二十多老弱同时被杀,十个儿童失踪。三个狩猎队长两死一伤,食物和其他物资基本丢失,只剩下六十多人,其中老人五个,儿童则二十五个。

  石路感到很为难,按照现代人的思维,对于这类情况应该给与帮助,不过按照大荒原的规矩可以不用理会。

  为了确定如何处理这事儿,他召开了队长会议。“损失惨重!鹿族这个冬天可能难以熬过去,以后也许就消失在大荒原里了,你看能够领导氏族的人都死伤了。”薛对石路说。

  “他们也许不愿也没能力翻过高山,我们现在的物资也只能维持半个月左右。没法帮助他们了,再说按照大荒原的规矩,我们不是部落核心氏族,没必要帮他们了。”桑第一次在氏族中发出自己的声音,说道。

  “每一只野马勉强够我们羚族吃两天,如果一路都有收获则能够渡过一段时间,但是野马会去哪儿,山里会有什么我们一无所知,带上累赘会不会麻烦?”巫谨慎的发表自己的意见。

  “现在我们人少,虽然食物难以获取,但是翻过如此的山的话,需要有更多的人手。这一路上我们需要清理道路,捕获野马以及防御猛兽。”石路说。

  “四百多匹马,一百多人也勉强能度过整个冬天,只要等春天来了就好了。如果他们能够并入我们,我倒是觉得可以考虑。”石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族长石能够想办法在这段时间内获取足够的物资,我想没问题。而且鹿族这次带出来的东西,盐巴数量不少,我看了一下够我们羚羊族吃三个月的了。”盐意味着生存,巫禾又补充道。

  “他们还有十几个狩猎队员,有了他们我们行动更方便!就和去年羚族一样~”和乐呵呵的说道。

  最终的讨论结果,由石路拿主意决定是否接纳,如果接纳则就去问问鹿族。要不就召开全族决定。石路本来就想扩充人手,至于猎物的获取,就和翻山一样,全看运气。

  讨论完毕之后,他派巫去给鹿族受伤的狩猎队长疗伤,同时询问他们能否加入羚族。

  鹿族经过讨论决定加入羚族,他们等于一无所有。石路也保证受伤的队长可以加入队长会议,同时鹿族的狩猎队归他管,大家皆大欢喜。

  由于鹿族的加入需要仪式,进山的时间推迟了一天。举行完合并仪式之后,鹿族就正式终结,他们崇拜的图腾一个鹿头则交给巫。

  石路决定凡是鹿族的人以后名字前加一个鹿,羚族的加一个羚,没有人有异议。这将是姓氏的开始,也让他能更好的管理族人。

  两族语言相近,历来又经常交换和通婚,这让新族人几乎不需要缓冲时间,立马融合在一起。一开始石路有些奇怪,听了巫的解释就释然了。

  大荒原中,氏族的消亡是每年都会发生的事情。

  当猎物充足的年份,新生的孩子就多,长大后所在的氏族就会壮大。狩猎困难的年份,部族之间的战斗激烈,大族吞小族时常发生。一些游离的氏族也通常同友好的部族合并,躲避危机。

  从巫记事以来,每隔几个冬天,大荒原上的动物会减少一些。遇到那样的情况,消亡的部族就会增多。动物数量回升到原来样子时,存活的部族又能壮大起来。

  这几年猎物比过去分散,又到了动物减少的年份,因此富有攻击性的部落增多了。这几年羚族能见到的友好氏族越来越少,每年冬天都会发现本该到湖边过冬的部族消失不见。

  这可能是族人原因跟随石路翻越高山的原因,至少能有条活路。新加入的鹿族人基本没有什么异议,跟着走就是。

  当族人按照石路的吩咐准备好以后,他下令出发,冒着寒风向南方。简陋的兽皮是唯一保暖的衣物,人们咬着牙紧跟队伍。狩猎队在前面寻找马的踪迹,族人沿着马蹄印追了出去。

继续阅读:第9章 深山难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