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湖边受袭
射天虎2017-04-15 04:203,377

  经过一个多月的迁徙,羚族终于来到了湖边。石路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湖。荒原里各部都把这个湖叫做星星湖,石路看这湖也不像星星,鬼知道这名字怎么得来。

  湖很大,视线所及的只是北边的一小部分。湖北边是一些沙滩,南边远远的看去是高山,水很清澈,也有很多鱼。

  据巫说这湖冬天并不结冰,湖的北岸边上由于大河小河的注入,形成了些小的山谷。山谷中有一些石洞,供人们过冬避寒用。

  每条河边有许多夏天漂来的枯枝树木,为前来过冬的人提供了现成的燃料。更重要的是,北边一些河流里的鱼群,冬天都会游回这里,这几乎是冬天里唯一能够获得的食物。

  南边的群山对于大荒原的部族来说是一个禁地。羚羊和野牛等等大批的动物都会绕过湖东南进入南边的山中,荒原上生活的人们却从未跟着它们的脚步进去过。

  巫说,只有一些找不到过冬的地方或者被围攻太紧的小氏族偶尔会进去,返回的极少,而且据说山里很危险。

  没有人知道山里有什么,也不知道羚羊群 野牛群去了哪儿。人们只要只要在秋天储存些食物,在这等三四个月左右,羚羊群又会回来。

  湖里能看到不少的鱼,只是捕捉起来很困难。羚族既不会造船也没有网,只有靠身手敏捷的猎手在岸边用长矛扎。每扎到一条就会惊动边上的鱼群,想要继续的捉鱼就得换个地方,这样的效率十分低下。

  漆说,这里的部族都这么干,哪怕是角部落那样有着多个氏族联合的大部族,他们也只能在湖边浅水区活动。荒原的部族都遵循一条法则,那就是绝对不下水,那里比原野危险。

  湖边是历年战争最多的地方。每年冬天大荒原的部族都会集中在湖边,为了争夺捕鱼的场所和居住的山洞,常常大打出手。羚族去年就因为居住的山洞被角部落占领,捕鱼的猎手同样遭到伏击而损失惨重。

  “如果在湖边定居的话,日子也许会好过些。”石路对巫说。

  “那样更危险,大部分时间湖边都不适合狩猎,有限的几块地盘都被强大的部族占据。”漆告诉石路,“春天开始湖水会上涨,一些山洞都被淹没,羚羊和鹿也前往北方。湖边没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还有一些威胁。”

  “角部落的几个主要氏族不迁徙,一直守在湖边。只有夏天水涨到淹没山洞的时候他们才短暂的进入荒原,退入荒原主要是要躲避水中出来的土龙。”漆告诉石路。

  土龙是一种危险的生物,族人都知道。这是一种性情凶猛的动物,长着极大的嘴,嘴里布满尖牙。它们的皮很硬,长矛刺不透,经常趴在水边或者草丛里。一年中,只有深秋和冬天看不见土龙的踪影,其他时节经常都能遇到,攻击人一点也不亚于狰兽。

  最近漆常常指导石路,包括分食物时也带着他。或许是看到石路的失忆症好的差不多了,就加紧培养接班人,所以对于周围的事儿,哪怕别人都知道,漆都会和石路说一遍。

  巫禾也一样,告诉了石路很多关于和神沟通的方法。“土龙?”石路心想,可能是鳄鱼之类,没想到这湖里还有鳄鱼,看来危机无处不在。

  沿着湖寻找了几天以后,终于在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找到一个不太深的山洞。漆指挥大家把肉干等晒一下,狩猎队伍则熟悉周围的情况,看看有什么威胁的动物。

  采集队在队长的带领下收集河边的枯枝败叶,并且在洞里点燃篝火。要等到烤干石壁并且驱逐出里面的虫子动物以后,物资和人才入住。

  而这时候石路才注意到原来族里用的是钻木取火法。以前不论是在溪边宿营地还是迁徙中,都有人带着用枯木燃着的火,需要的时候一吹就点着。

  “等找到燧石,可以改进一下取火方法。”他心里想道。只要找到合适的燧石,做成原始的火镰,平时收集一些易燃的戎草作为引火的东西,就比背着专用的木头方便。

  石路有些懊恼,来到此地几个月了,心态上还不是完全接受,而一些习惯上,生活技能上依然欠缺,这是自己制作弓箭和毒药都无法替代的缺憾。

  每一种生存手段都是经过几代人十几代人的考验而总结的,能传下来的证明能适应这个残酷的环境。好在一切慢慢变好,他只求在这个冬天说服漆真正的定居下来,慢慢的用自己的有限知识改变大家生存环境。

  他担心的是,随着每天打猎,采集,防御,以前的知识会被忘却,所以桑看到石路每天都用刀不停的刻刻画画,她帮石路保存的兽皮,族长分配的取暖的皮也被刻满了怪异的符号。

  收拾好山洞以后,氏族全体就把物品放进洞里,女人和老弱住在里面,狩猎队则在洞口用帐篷先住着。四周同样围了好多的荆棘,木柴堆得到处都是。

  妇女们除了收集木柴就是在洞里缝制兽皮,加工兽筋。石路带着自己的狩猎队开始为冬天准备食物。山洞所在的山谷的上游里有好多的禽类,野鸡特别多。兔子更是常见。这些小的动物,用弓箭最合适。随着使用的时间的推移,狩猎队射箭的技术越来越高了。

  每天的忙碌奔波,为冬天做准备的人们发现羚羊早已经绝迹,只剩下狼群和剑齿虎等食肉动物。忙碌的准备了一个月后,迎来了第一场雪。

  下雪后第三天,当石路带着狩猎队一无所获的回到山洞时,发现出事了,情况很糟糕。柴火被点燃,肉干洒落的到处都是,族长受了严重的伤,肚子上被戳了两矛。

  有两个留守的狩猎队员已经死去。“怎么了!角部落?”石路喊道。,“角部落下的一个氏族看中了这里,就派人来抢走了部分肉干,幸好发现得及时,洞里的人在族长的掩护下散开了,就在山谷里。”巫说道。

  “族长恐怕不行了,石,先把散落的人找齐然后离开这,明天角部落可能派更多人来!他们几千人,我们只能躲。”。巫对石路说。

  “好吧!可是族长能醒过来吗?”石路有些着急和哽咽,头一次真正的碰上族里失去人口。

  “难说,先把人召集起来吧!要不然孩子会冻死的。”

  一直到晚上,人们才集合完毕。通过巫禾的提议,在石路迷迷糊糊中,他被选为了族长。整个氏族都很低沉,粮食少了一半,幸好桑保存的种子都还在,乌头,豆子,麦这都是石路打算种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没法去硬拼。和也受了伤,他告诉石路大概有五十多人来攻击他们。敌人中有几个人中了毒箭,这会刺激他们的报复欲和残暴本性,如果不赶快离开可能危险。

  第二天一早,新族长石路拿着漆留下来的骨矛,在把漆和另外两个狩猎队员的遗体火化在洞里以后就出发了。石路告诉巫禾,火化后的老族长能够被风带到天上去,保佑活着的人们,巫禾郑重的记录下了这个说法,打算以后推广。

  按照族长石路的指引,一群人往湖的西边绕了过去,失去大部分食物和兽皮的族人跟着石路在雪地里往西南绕着湖走了十多天。眼看肉干快吃没了,石路着急的直上火,族长的担子太重!

  在他没准备的时候就这么突然轮到自己,让他难以承受。前世的石路没有当过啥领导,也不怎么会统筹,这下要了命了,幸好有巫在一边处理。

  石路失落的原因还有一点,那就是漆在受伤昏迷后直到断气都没醒来,这就像失去了救命稻草。族里还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了解大荒原,了解别的部族。

  眼看大家累了,石路让巫安排休息一下,自己则上旁边的山岗查看。上去以后发现在山岗的南边是一个小山谷,里面居然有一群马,有上百头左右的野马!

  他急忙召集狩猎队,这会不管能不能骑和驯化了,肚子要紧。两队人从山谷的两头围着马一通乱射,倒下十多匹以后,野马跃出山谷向西南奔去。

  野马之所以呆在这,石路也发现了原因,在雪的覆盖下,有一些草的种子还在,并且成为了马的食物。

  在这些草籽中,幸运的发现了粟。石路小心的把少量的粟交给桑保存好,狩猎队肢解了死马,众人吃饱后离开了这里。人少的情况下,他不敢耽误太久,猛兽和敌人随时会到来。

  石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要跟随这批野马的迁徙路线一直追下去,否则冬天就找不到合适的食物。他不知道为何这群马没有早早的跟随羚羊群,牛群向湖的东南进发,在下雪后依然留在这。

  石路猜想,可能是老马识途,有什么好地方也说不定。于是羚羊族改追马了,期间哪怕遇上第二场雪,石路都没停下,而是扒开积雪看马的脚印。幸好新鲜的死马肉支撑了整个氏族,途中偶尔还捕获掉队的马以及其他动物,除了没法存粮以外,勉强过得去。

  追逐着马群走到了湖的西南角的群山下,石路看看北边的荒原丘陵地形和南边的高耸的山峰,为难了。

  到底要不要追下去了呢?不追的话,这里湖边都是比较高的悬崖无法捕鱼,冬天又难找到猎物,追的话能不能克服前面的山脉?一时间,整个氏族在山脚呆了三天。石路准备在拿定主意后行动。新鲜的族长大人陷入了难题中••••••

继续阅读:第8章 重组氏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