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屠虎驱狼
射天虎2017-04-15 04:204,246

  随着弓箭和弩箭药的推广,狩猎的效率也随之提高。不过由于制造粗糙,弓箭的损毁率很高。很多时候,石路只能按漆的吩咐,打猎半天修理半天。

  乌头来源也是一个问题,翻遍周围十多里,找到不足四十斤。制成的弩箭药更少,不到两斤,毒性也不大,更多是使猎物晕倒。

  氏族里倒是人人兴高采烈,积极地学着用新工具。特别是薛,成天带着那五个男孩一起学习制作弓箭,造出来的东西什么形状都有,威力有限,他倒是无所谓。

  狩猎队捕获的大都是没有威胁的动物,比如鹿、羚羊、兔子、长着长长的羽毛的野鸡等等。不几天,氏族里就积累了4千多斤左右的食物,几乎是去年一整个秋天猎获的总量。

  氏族终于勉强吃饱了。按照漆的算法,这些东西差不多够到湖边,沿途还可以补充一些。

  石路问漆:“族长漆,我们为什么不在寻找够足够的食物以后定居下来呢?这样也可以不用迁徙,现在工具也比以前好多了。”

  “冬天在大荒原里是没有部落或者氏族活动的,那寒冷的季节是狼群和狰兽们的天地,人们能捕捉的动物都去了遥远的南方,风雪能把迁徙晚了的氏族送到神的那边。”

  “所以我们只能到湖边寻找那里才有的避风的山洞。”巫补充道。

  “去年的风雪让氏族失去了好多猎手、老人。今年因为最近的收获,好一些,不然就会和一些氏族和部落一样消失在荒原中。”漆总是显得忧心忡忡。

  营地里由于最近猎物的增多充满了血腥味,各种野兽闻着食物的味道,纷纷到达周边地带。每天夜里,总是听到周围狰兽和狼群的吼叫和鬣狗的打闹。

  族长增加了防御的力度,两个狩猎队长轮流担任夜里的警戒,带着十几个人守护着肉干和帐篷。

  半夜的时候,一只剑齿虎跳进荆棘围绕的营地,食物的诱惑让它忘记了荆棘的刺痛。正好石路巡逻到剑齿虎的落脚点,看着嘴前尖牙的动物吓得他两腿直晃荡。

  这种本来以犀牛和大象为食物的凶兽如今对于小的动物都不放过。它的猎物是鹿群和羚羊群,人类就成了它的竞争者。同所有猛兽一样,剑齿虎对待竞争者只有一个方式:杀死并吃掉。

  跳进营地的这只老虎属于短剑齿虎,长着一对吓人的门牙,在月光下显得白森森的,十分吓人。看到有人突然闯到自己身边,老虎龇着牙竖起尾巴,摆出防御的姿态。

  石路一阵惊慌,忙乱中火把掉地上熄灭了,他直起身就跑。老虎一看令它害怕的火没了,就往地上一趴,然后猛的窜起身,扑向正在逃跑的石路。

  人在前面跑,虎在后面追,石路感觉腿都快抽筋了,满身都是被吓出的冷汗。眼看就要追上,他歇斯底里的大喊,把其他狩猎队员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和带着几个人,点着火把围了过来。靠近一照,老虎明晃晃的眼睛正对着石路,尖牙马上就要碰到他的后背。

  情急之中,和命名众人对准老虎投出长矛。几支长矛射向这野兽身上,却被光滑的皮毛挡住,滑落下来。众人只好拿着火把远远的围着它。

  老虎一看周围都是火把,吓得连忙逃路。几个方向都亮着火,只有石路那一面是黑暗的,老虎又猛的一窜直接扑上去。

  眼看老虎就要压倒自己,石路只听见和大声的喊“小心!”,就知道危险更加迫近。他使出全身的力气越过了一块大石,并喊道:“扔给我一个火把!”

  薛扔过来的火把没接住,又熄灭了,石路只好顺着荆棘中的进出通道跳出营地。尽管这样很危险,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引开这个动物,他没得选择。

  新的追逐游戏又开始了,老虎跳出营地以后看到火光已经远远的在后面,就把怒气发到前面弱小的人上。听着后面的动静,石路不敢回头,只能一直狂奔。

  跑出不到一里的时候,惊恐加上不停跑动,石路感觉体力快透支了。剑齿虎迅速追上来,抓住机会准备一扑而就。

  只见那动物身形往后一缩,接着如射出的箭一样奔向石路。“果然是伏击高手!这下完蛋了!逃不过了这次!”一个踉跄,石路跌倒在地,心里急想道。这时他的长矛都不知掉到哪儿,弓折断了。

  剑齿虎落在他后面不到三尺,尖牙都碰到了腿。“拼了!”情急之下石路拿出仅剩的一支箭,翻身回头就往后面刺。

  左手拿着箭当匕首,石路本来要刺虎的眼,结果伸进了老虎嘴里。老虎吃痛,猛甩了一下头,尖牙划过手臂,顿时鲜血直流,痛的他都快晕倒。

  剑齿虎受伤后往后退了一下,石路乘机缩手,箭就插在虎嘴里。一看自己的左手,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流着血。他还不敢大意,忍着痛又一滚,远离了老虎,这才抓了点干土止血。

  “幸好动脉没割断,不然真完了。”石路庆幸道。老虎依然盯着他,并且慢慢的靠近,显然这野兽已经被彻底激怒了,嘴里呼呼的。

  没走几步,这猛兽就晃晃悠悠的倒下了!不一会四肢乱蹬,嘴里吐着鲜血泡沫。石路这才想起自己的箭都是有毒的!幸好伤口没有碰到箭头,不然自己也交代了!

  一直紧张的盯着乱蹬的老虎,石路不敢有一丝放松,想站起来腿都没力气。不一会儿,漆带着和赶上来,他心里一松,就昏了过去。

  晕晕乎乎的醒来的时候,天亮已经了,桑抱着他。“天神保佑!今天一定要祭祀天神和羚羊之神!石你得到保佑了,两次在狰兽的嘴里逃生,这次更是杀死了它,只有好多任以前的族长做到过!”巫禾兴奋的喊道。

  “啊,死了?太走运了,捡了条小命!”他只能这么回答巫。

  一检查,伤口已经被处理过,没有发炎而且不深,明天应该就能干活。再看那虎的尸体已经被肢解。

  虎牙太脆做不了工具,只能和虎头一起放巫那里。虎皮完整的拨开正晒着,上面涂满了草木灰和一些水坑里捞来的泥巴,不时地有妇女去鞣制。

  族长漆显得很兴奋,那常年充满担忧和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薛则手舞足蹈的对着别人讲述杀虎的过程,而和则是拿着杀了虎的断箭兴奋的喊着什么。桑则关切的抱着自己•••••周围人看自己带有崇敬的意味。

  尽管是巧合加上毒箭,但是杀死一只狰兽却是提高了石路的威望。不过他并不喜欢用这种方法,命都快没了。

  晚上的庆祝活动很热烈,一边吃着桑喂给自己的肉和果子,一边看着巫在祭祀,这时石路感觉到或许经过这次危险后,才算真正融入这里,生存的需要使得氏族必须紧密联系在一起。

  半夜下起了雨。这是石路来到这个时空后遇上的第一场雨,巫禾说每一场雨过后将变得更冷。一场秋雨一场寒古今莫过如此。

  由于雨水的原因 营地外警戒的篝火熄灭了几堆,这惹得狼群和鬣狗群靠近营地。潮湿的弓箭无法使用,再加上一群初学者还不熟练,半天都不能赶跑这些客人。

  最后漆动用了储存的动物油脂做成火把,带着狩猎队围绕着营地奔跑呐喊,才把不速之客赶远。不过狼群一直没有离开,在远处嚎叫了半夜,族人就在这毛骨悚然的猛兽大合唱中度过了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起来,漆决定不再打猎,狼群的靠近意味着更大的危险。他决定带着族人渡过小溪,到对岸重新找个宿营地。

  在新的宿营地呆了三天后,石路的伤基本没什么大碍,左手已经能够使用长矛,射箭也不成问题。巫给他疗伤用的就是地边囊,这种草药已经成为族里必备的物品。

  狼群依然对唾手可得的美食念念不忘,它们灵敏的嗅觉还是很快找到了羚部落。几个猎手因为对抗这些贪婪的动物受了伤,漆正为如何摆脱它们而苦恼。

  “必须解决这群野兽,现在它们越围越多,我们都无法打猎。也真怪,狼居然能不吃不喝几天,就在这附近,白天都能看到!”薛对漆说,“连采集队都被困在营地里,更何况孩子们,我都几天没带他们出去玩了。”

  “石,和,你们俩想想怎么赶走它们吧,族人不能耽误太久。眼看天越来越冷了,我们必须及时赶到湖边。”漆对他俩说,这也是一种培养接班人的方式。

  两人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石路就带着自己的狩猎队外出,去看看四周有什么好的地形。

  营地不远处,他发现了一片较为松软的黄土地,用长矛一挖还能掏出洞来。再看看周围,发现了一个小山包。走过去一看,上面长满了干枯的杂草,既容易隐蔽,也能很快的点燃。

  想了一会儿以后,石路计上心来,连忙回去向漆汇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应该能够管用。”

  “什么办法?能成功不?”漆问道。

  “就在那边,我们在那伏击狼群。”石路指向小山包,“我看过那里的情况,土比较松软,可以用长矛挖土。我们在那里挖些土,堆成一个坎儿,弓箭手埋伏在后面。”

  “狼的速度很快,也能跳很高,人来不及逃走的。”漆摇头道。

  “背后的山包上,杂草容易点燃,狼群来追时人就往那里跑,山包上的人立即点火。”石路回答,“并且攻击时并不是一看到狼就射,我们只打头狼。”

  “头狼最狡猾,能够觉察到危险,它们很难靠近的。”和补充道。

  “狼是贪婪的动物,只要有足够的诱饵,它们就会来。获得猎物以后,狼群的进食顺序要由头狼来安排,因此它一定会靠近诱饵的。”石路回答,“因此我们要给它们准备上好的猎物,两头鹿或者羚羊。不过我不确定它们是否能闻到毒药的味道,所以这次用的诱饵不能用毒药射杀。”

  “好吧!那就试试,除非有别的方法。不过要保证狩猎队不被伤太重,我们的猎手并不多。”漆最后总结到,“这次就由石负责吧,主意也是你出的就由你指挥大家。”

  得到允许之后,石路迅速行动起来。他亲自带着自己的队伍去堆土坎,和带着人去捕诱饵。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已经是傍晚,他决定晚上就行动。太阳落山的时候,吩咐和把诱饵放在离土坎不远处,刚好在射程以内。从狩猎队挑出的十几个弓箭手浑身涂满泥土,躲在预定的位置。

  这次石路亲自充当弓箭手,因为他要辨认头狼。

  猎物的鲜血果然引来了一直徘徊的狼群,经过几次试探后没发现危险,狼想把诱饵拖走,最后发现诱饵被固定住了。分解猎物是头狼的事儿,它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没有闻到危险,就开始嚎,招来自己的部下。

  黑暗中虽然不能看清,不过石路还是从狼的行动中看到了它的身影。吩咐众人瞄准以后,趁着头狼对前来抢食的部下发怒,石路射出了第一支毒箭,其他人纷纷跟上。狼群受到攻击纷纷奔向土坎,它们已经觉察到人的所在了。

  土坎为弓箭手们赢得了逃跑的时间,众人一边射击一边后退,退到山包上的时候已经射出了四十多支毒箭。放火的人急忙点燃枯草,狼看到大火之后纷纷退却。

  狩猎队员这时点起火把往前追赶,到了伏击的地点一看,射死了十多只狼。石路也看到了头狼,它中箭最多!

  拖回死狼不久,四周一片狼嚎,不一会儿声音越来越远。从第二天开始,这群狼就再也没出现!伏击成功了。

  毫发无损的击退狼群让漆很高兴,也担心更多的狼来报仇。趁着它们暂时远离的时候,他决定立马迁徙。

  一群人在秋日雨后的阳光照耀下,沿着溪流往西南前行,原始的迁徙就这么开始了。

继续阅读:第6章 迁徙之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