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狩猎和生活
射天虎2015-12-21 19:533,504

  昏昏沉沉的过了五天后,石终于能够摆脱自制的拐杖在营地周边走动。那副用树杈和藤条做成的拐被巫收藏起来,他没见过这么方便的东西,并且以后用得着。

  巫很好奇石路是怎么想到的,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儿。加上昏迷时石路说的一些奇怪的话,没人能听懂,所以他认为这是神迹。

  其实石路并不满意那副拐,那只是找到营地边上质地比较软的灌木的树杈儿凑合起来的,比用一根棍好一些。他发现被叫做荆棘木的那种满身刺的树很硬,可惜石刀砍不动。

  做长矛的柄也是选择这种树,那是用火烧断整棵树然后石刀慢慢的磨和削出来的,十分费力。

  石路看看自己的长矛,发现比一般人用的更长一些,配合自己身高刚刚好。矛头是黑曜石做的,用其他的石头把黑曜石磨成矛头状,再磨出一个槽,荆棘木的柄镶嵌在槽上,最后用动物的筋困住,基本上就成了。

  这种原始工具最关键的地方是矛头的开槽上得有技巧,楔形的卡槽才能保证不会被脱落。石路也感叹,虽是原始时代,并不缺聪明人。摆脱拐杖以后,并不太深的伤口不妨碍石路蹦蹦跳跳了,禾说可以去狩猎了。

  石路发现他一个有着现代人思维和见识的人,在这种复杂的原始荒野中并没有太多的优势。如果不是有着一副原始人的身躯,他对这样复杂的的环境的适应还不如其他人。

  比如说采集,除了一些在原来时空就见过的野菜、果子以外,剩下的哪些有毒哪些无毒,他得从头学。在这个奇特的时空,更多的是一些现代看不到的动植物。

  打猎也是,虽说仗着自身的条件,在昏迷前石已经是出色的猎手,不过从现代人的眼光看,这个氏族的捕猎手段虽然单一但是技术不差。

  好多人都会根据猎物的脚印 粪便等等追踪,而且也能够通过动物经过的地方刮落的皮毛,绊倒的树枝等等发现蛛丝马迹。大部分人对于一些猎物,比如说羚羊,鹿,兔子等等的习性也一清二楚。

  一开始石路很好奇为何他们不用陷阱,回答是没有趁手的工具挖掘,并非网上说的因为没见过。如果有天然的合适的陷阱,氏族的猎手们也会加以利用。

  石路能看到的荒野大都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偶尔能看到平坦的小平原,现在刚好是秋季,羚羊群还在这一带,不久就将往南方迁徙。只是羚氏族能够活动的区域大都是只有小溪的地域,别的地带太危险。

  羚羊以及其他动物大都集中在河边,顺着河流迁徙。雨季已经过去,水量变少。根据别人的描述,石路估算,河流在两百里以外的东部,就是巫说的大约走三个日落的距离。

  那里是最佳的猎场,附近会有好多氏族和部落活动。羚氏这么个小氏族如果在羚羊存在的季节去河边则可能导致灭族——食物的争夺。

  羚氏族的营地选择在一条由西向东的小溪边的一个天然土台子上,雨季的结束不用担心涨水问题。土台子的四周放满了荆棘,以防止野兽入侵,荆棘的里层就是篝火,然后就是帐篷。

  人出入在荆棘中间留着的狭窄的通道,孩子们是禁止外出的,这也造成整个营地随地排泄,石路很不习惯,卫生是个大问题。

  伤好的第二天,族长和外出的十几个成年男性回来了,带回了用毛皮换的珍贵的盐。族长知道了石路的事儿,并且告诉他这盐是向东北走了六个日落才到达的地方换的。

  漆感叹着对石路说:“如今越来越不好换,以前只要在一个日落的地方就能够换到,现在部落间,氏族间距离越来越大,能不能碰上就靠运气。”

  石路首先想到的是适应这里的环境,适应这里的劳作。在别人眼中,他醒来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比如说孤僻了,也不爱找氏族里的女人了。更喜欢洗手洗脸——对石路来说,洗脸却是确定了自己依然是黄皮肤,除了颧骨有些高。

  族长回来后,石路正式的加入了狩猎的队伍。早上吃完分到手的烤肉以后,狩猎队就拿着长矛出发了,每天都在营地周围十里左右的地方寻找猎物,同时避免和猛兽争夺。战胜一个猛兽如狰兽之类往往付出人命的代价,这是整个氏族承担不起的。

  附近的羚羊群已经不太多了,所以打猎显得更加辛苦。三十人的队伍由族长带领 分为两组。原先石路也是组长之一,但是受伤并且失忆以后,族长决定先让别人替代,等他恢复再说。

  打猎时,先由跟踪的几个人找到羚羊群,接着组长带着大家一直的跟下去,找到合适的地点比如丘陵之间的小山谷,或者是溪边的碎石滩,就开始布置。

  大部分人埋伏在猎物会逃走的路线上,接着两边和后面的开始追赶猎物。

  到了没有出路或者是较窄的地方,埋伏的就开始瞄准老弱的投掷长矛,运动中的猎物很少能一投就致命,因此都是集中投,这也使得一群羚羊中大部分都逃脱,一次能够捕获两头就已经不错了。

  石路也想改进方法,也提出过意见,可惜意见是好的但是条件不足。比如说网,能用的树皮藤萝不够牢固,羚羊和鹿的蹄子能轻易划破。用兽皮的话太过珍贵 ,遇上下雨也不方便。更主要的是,一次不能捕太多,容易引起猛兽的注意。狼群闻到血腥味就会扑来。

  随着时光的消逝,羚羊群也逐渐向南,剩下的由于遭受多次捕猎也变得机敏了很多。鹿则是常见到却最难捕,有经验的猎手告诉石路,鹿群附近鬣狗和狰兽比较多,容易受攻击。

  就这样每天来来往往的到处捕猎,有时候也抓小动物,一整天下来勉强能够混个饱。也是因为这是秋季好捕猎的时机,猎物又是最肥的时候,所以生活就容易了一点。

  族长常常回忆起以前的时光,就如同人总怀念过去一样,过去的猎物很多,也能在河边,秋天能够捕获足够的食物储存起来过冬。现在则越来越难,也不敢靠近河边,否则争夺猎场就会被别人驱逐、猎杀甚至吃掉。

  石路问食物丰富是多久以前,族长说他记不得了,他知道的都是上任族长告诉他的。

  经过十多天的捕猎生活,石路逐渐的融入了群体,但是依然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他很孤独。每天的生活就是捕猎,采集,分食物,睡觉,听听族长和巫禾讲过去,现状。

  人们看着石路每天洗脸,刷牙|——他弄了枝条做的牙刷。有一次他洗掉了身上涂着的植物的汁液被族长批评,因为这容易招来蚊子等虫子,被咬了以后生病禾是没有太多办法。漆看出他的心不在焉,总是在劝说他。

  有一个好处就是他认识了更多的人,知道了他们的名字。族长叫做漆,是一个合格的首领,他总是在鼓励大家,而且每天想法子找到吃的,实际三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快五十了。

  他的族长的象征是一根用很长的骨头做的柄的长矛,这是历代族长传下来的。在几年前老族长死于狼群之后,当时的狩猎队长的漆被推举为族长。

  巫则是上一代巫从小培养的,教他认识各种植物,药物。并且教他如何与神灵以及祖先沟通。在上任巫病逝以后他就接任了。按照他的绳子的记录,他结了八个疙瘩,就是八年。二十多岁的他看起来四十多了,常年的治病和制药让他显得同样的苍老。

  一个狩猎队长叫做和,这是一个矮而健壮的男子,在氏族中很少见。他的长矛投的很准,多次一枪就投中奔跑中的猎物的心脏,力气也大,在整个营养不良的氏族里他是独特的。不过满身伤疤,因为他经常把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塞进嘴里,除了必须上交的猎物和采集的食物以外他都吃,巫给他治疗的次数最多。

  暂代石路队长的职务的叫做薛,这是一个喜欢幽默的人,喜爱在篝火旁跳原始的舞蹈和做一些奇怪的东西给孩子们玩。

  石路的身高是最高的,据说是因为他的父亲。在十七个冬天之前氏族里收留了一个脱离了自己氏族的男子,同样很高大。和石的母亲在十七个冬天之前的时候生了石,由此石路才确定自己这个身躯已经十七岁。

  但石路对这个十七岁的骚年各种不满,全身脏兮兮的,头发也充满寄生的虫子,每天在小溪里洗也没法除掉。

  他也是为数不多的能够确定自己父亲的人。这是一个奇怪的氏族,男子占优势但是却是群婚,或许等到稳定了就能过度到父系氏族吧!至少现在的模式石路没有在资料里看到过。

  采集队长有三个,其中年轻的一个常常来找石路,是一个叫做桑的二十五左右的女子,虽然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四十。

  她是别的氏族换来的。尽管是群婚,但是似乎也知道血缘可能导致弱智的原因,所以荒原的氏族部落在遇到和自己语言相近以及和平的氏族的时候通常会交换人口,平等交换。

  石路不愿碰她,哪怕以前的石路碰过她,但是那黄黑的牙和脏的头发让石路受不了。审美差距啊!这时代的审美就是屁股大,壮实的女子受欢迎。

  一个月以后,石路算是基本融入氏族,他知道,要改变现实必须先适应现实,同时也做出了一些保留,他比别人爱干净。

  有晚上石路还不得不和桑过了一夜,在他搬出巫的帐篷以后一直和桑在一个帐篷里,那夜桑靠近他,迷迷糊糊的时候抓住了他的下身。

  石路只感觉做了春梦,醒来一看桑在他身上:一个黏糊糊的黄牙的女人,头发扫着他的面部,令他有些反胃,哪怕适应了帐篷里的怪味。来到原始时空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让石路郁闷不已。

继续阅读:第3章 思索振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