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荒原氏族
射天虎2017-04-15 04:204,046

  “啊!”一阵刺痛,把石路从昏迷中弄醒了。睁开眼一看,傻了,周围一群妖怪在晃动,要么是地狱里的幽魂在觅食。这群妖怪全身脏兮兮的,涂满了各种泥巴和不知名的汁液,有的还龇着黄的黑的牙。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石路发问。周围的妖怪突然愣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好像要把他吃掉。不一会儿一个披着似乎几百年没洗的长发的人形怪走近他,然后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把围观者全赶走了。

  他记得,自己是假期一个人外出探险,钻进一个石灰岩山洞寻宝。走到半道上身下一滑,就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还没等到底他就晕过去了。没想到醒来却是见到这么一些怪物!“这是阴间的话,阎王太抠门了吧!”

  低头看看自己,把石路吓一跳!自己躺在一块湿乎乎的兽皮上,这皮还散发着臭豆腐加榴莲的混合味儿。自己的裤衩貌似被人扒了,腰间就围着一块破烂的皮,上衣也没有。一摸胸口,长的跟韭菜似的胸毛似乎延伸到前后左右,上面不是湿乎乎的污泥就是干了的不知名污渍。

  一阵刺痛让他从恍惚的状态出来,仔细一看原来右腿小腿上有个几厘米的伤口,都发炎了。摸摸自己的脑袋,头发居然也是长的,还薅了一把黏糊糊的东西下来。擦干净手摸摸脸,轮廓和脸颊都变得突出很多。“这不是我自己••••••”脑袋轰的一声,石路又昏过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石路悠悠的醒来,旁边的一个“妖怪”连忙拿起一个动物的脑壳,去边上快干涸的小溪里舀了点儿浑浊的水喂给他。石路这会渴的直难受。“先不管了,喝下去再说!”看着他喝完水,“妖怪”连比带划的对着他说了些石路听不懂的怪话。

  石路也不管他,看看天上,太阳应该是刚出来,这会儿是早上。又看看周围,视野所及,都是开着花或者快枯黄的野草,间或有不太高的灌木,远处偶尔有几株高大的乔木。而自己,则是露天躺着,边上有几个用兽皮做的破破烂烂的帐篷。

  帐篷的四周,那群“妖怪”在忙碌着。“这怎么回事儿?”石一开口,发现不对!自己口音变了!脑袋突然又嗡的一声,再次昏过去。

  这次倒是没多久就醒过来了,醒来时只见一只脏兮兮的手拿着一些捣碎的植物敷在自己的脑门,一阵清凉,脑袋比刚刚好一些,思维也没那么混乱了。再看看腿,虽然还有些肿,但是比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好很多,至少不那么疼了。

  “好些吗?”敷药的用石路貌似熟悉的语言问道,“好些了••”石路漫不经心的答道。随着这次醒来,他慢慢的琢磨起来。一看这身体不是原来的自己,自己是白白胖胖的,而这具躯体则是很瘦,更离谱的是全身毛很多,估计都快延伸到脚底板。显然,石路遇上的不是穿越就是灵魂转移这类不靠谱的事儿。

  不管靠不靠谱,反正遇上了怪事。他仔细的回想,发现已经能听懂周边怪人说的话,就是不大记得这具躯体的事,倒是原先的石路的意识则完整的保留,自己的工作,家人,朋友,等等都记得。

  “这可怪异了,就像把原来的意识转移到新的U盘里储存一样,可惜这U盘估计没有完全格式化。”敷药的把药从身上拿开以后,旁边一个女的拿过一块烤肉,递给石路。这是石路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女性,光着上身,腰间也就系着割的不匀称的兽皮,胸部聋拉着。石路这会饿了,也不管干净不干净,拿起就啃,又干又硬,除了吃出点咸味就没别的味道。

  吃完以后,石路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想想遇到的怪事。他想起来了,自己的这个身躯名字叫做石,是个猎手。只是其他的关于这片土地,这里的人,都只是模模糊糊记不清。

  幸运的就是,自己还能说这里的语言。这语言简单很多,发音似乎和汉语类似,听起来就和少数民族祭祀时念叨的古老歌谣一样。也许这就是汉语或者相近的东西,语言这东西,发音变化大,就算回到明朝你也未必听得懂当时的官话。

  “石!石!”刚刚敷药的男子跑过来,坐在石路边上问道“是不是记不清事情了?”“恩,只记得我叫石,是猎手。”石路用这里的语言说道,说起来稍微有些别扭。“在大概五次青草变黄之前,也有过这种事情,当时的巫用我给你用的药唤醒了他••••••”絮絮叨叨半天以后,石路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小氏族是一个游猎的小氏族,一直在大荒原里游荡。前两天石跟着氏族里的狩猎队捕捉羚羊,遇上了一只狰,结果十几个人敌不过,死了三个,受伤一个就是石。石的右腿被咬了一口后就昏迷了,在送石回营地的路上遇上雷雨,石又被劈得迷迷糊糊。

  他昏迷一天后经过巫禾(就是敷药的)治疗,才醒过来。但醒来看到周围的人的时候又昏倒了,过了一天才醒来,就是现在。

  “奶奶的!我这是到了原始社会?现今非洲或者南美还有原始部落吧••••••但愿是灵魂到了这些地方,还能回去。”石路嘟囔道。“啊不!狰?山海经里记载的狰,不就是剑齿虎吗?我特么不但灵魂穿了,还穿到不知几千年几万年前!”

  “见鬼了,啊不!这年头还没阎王概念,老子回到阎王诞生之前了?想想,想想,到底怎么回事。我在山洞里,探险,就算是探险吧,然后掉下来了,还没到底我就昏了,醒来就已经在这鬼地方了。”

  “这里是地球吗?不知道,那我在哪?不知道。也就是说历史知识在这鬼地方没啥用!能不能适应这鬼地方还难说,”絮絮叨叨了半天也没结果的石,只好沉默下来。想家、想自己的时代、想亲人,让他懊恼不已。

  又想到自己是借着这瘦了吧唧脏兮兮的躯体复活,回去的可能就为零,以后也许就得找一个头发满是污秽,身材矮小,全身涂着黢黑颜料的原始媳妇儿,石路全身就直起疙瘩。这里的女人太难看, 没有上衣,头发不洗,颧骨突出,身材瘦弱。

  巫分配完众人的食物以后,大多数人都带着自己的那一份外出了。这地方每天的事情就是采集和打猎,除了像石路这样的伤者以及太小的孩子以外都得干活。哪怕老人也在磨制着石器和收拾帐篷。

  看着熟练的“磨制工人”,石路心想这技术应该流传了上千年,换成自己的话估计磨不出锋利的刀。孩子们则围绕在边上打下手,野外太危险,没法出去玩耍。

  “这比居住在山洞里好些吧!”石路边想变挪向火堆。这会儿虽然不冷,但是得处理下伤口,巫的药就只管用一会儿,这会伤口疼的要命。

  到了火堆旁,石路找了一块小的石片放里面烧,接着把在刚刚自己躺的地方抓的一把野草放在嘴里咀嚼:他认识这种草,家乡人叫这玩意儿地边囊,叶片比较的嫩,咀嚼后敷在伤口上能够起到很好的治疗效果。等石片烧红以后忍着痛烫了一下伤口,敷上药然后用兽皮包起来。效果比巫的那些捣碎的不知啥玩意儿的药好多了,巫的药似乎对于发炎没多大用处。

  整个下午石路都在沉睡而且有些发烧,等到晚上外出的人都回来的时候他终于醒过来了,这会儿已经不烧,伤口也好些,而且还能用棍儿撑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动。伤口并不太深,要不是发炎的话还好。石路心想可能是狰兽就是剑齿虎那玩意儿的牙有众多的细菌,这差不多和毒药一样了。

  晚饭还是巫,就是叫做禾的分发食物。因为族长和几个人外出没有回来,只好由他代替族长干这活儿。食物并不多,打猎的男子分到的是最好的,包括石路这个受伤的。

  仔细观察了族人之后,石路发现在这个氏族是个另类:个比较高。别人大都150到160,而他则接近175。按照现代的标准不算高,不过在那个蛮荒的年代去十分罕见。正因为如此,他一直是猎手中的佼佼者,因而能享用最好的食物。

  虽说分到的是最好的食物,其实也就是两块烤肉,四个果子和一小把野菜而已。吃的时候用一块野兽的肩胛骨盛着吃。吃完以后巫和一些猎手以及采集的妇女轮流的和石路谈一些情况。

  按照巫的说法,以前也遇上一个受伤的失忆的病例,当时的巫就让众人轮流告诉失忆的人自己氏族的情况,如何捕猎、生火,于是恢复了记忆。且不说这个方法是否科学,到底管不管用,但是对于石路来说却是一个了解本氏族的好机会。

  原来这个氏族叫做羚,神物是一个硕大的羚羊头,上面还有大大的角,就放在巫的帐篷里。这是一个游猎的民族,生活的主旋律是追逐着羚羊群在大荒原里奔波。据说祖先来自东北方向大荒原北边的森林里,跨过荒原北边的大河就到这边了,从此没有人回去过——不知如何过河。

  这荒原很大,具体多大也不知道。每年的冬天整个氏族就在荒原的西南方向过冬,那里有个湖,湖的那边就是一望无际的山脉。春天的时候,羚羊群就从山脉之间的山谷中走出来,在荒原中享用嫩草,氏族就从湖那边开始追逐着羚羊群往荒原东北方向走。

  一直到最热的时候羚羊群走进北方的大山。不久以后,反正也不知多久,这时的人们无法精确的描述时节,在北边大山脚下避暑的氏族又会跟着从北边返回的羚羊群返回到过冬的湖边。几乎荒原中的部族都是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活。

  在荒原中也有其他的氏族,部落。原先羚所在的部落也很大,但是不知为何这些年羚羊群数量不及以前,包括象和牛群也不如以前那么多,加上捕猎的部落氏族多,食物越来越难猎取,部落只好按照氏族分开,分散在荒原里以获取更多的食物,同时也避免和其他部落产生冲突。

  族长这次就是去看看羚羊群到哪了,决定接下来的迁徙路线,同时也观察在这附近的角部落,还有就是找到其他非敌对的氏族换取盐。

  角部落对其他部落和氏族的威胁很大,这个部落现在还很完整,有多少人巫禾没法描述,只是所有人都认为比起羚所在的部落来说,角部落更强大,为了猎场他们常常把其他部落和不属于自己的小氏族驱逐光和杀光。去年氏族就和角部落发生过冲突,导致原来两百人减少到现在八十人。

  “象?按照描述应该是猛犸,猛犸?冰河世纪吗?牛么,不知和后世的像不像,还真是远古时代,史前了!还好不是呆在山洞里。”石路想道,“这儿的人都进入新石器时代了,能用黑曜石制作长矛了,也能用骨针缝制帐篷了,却不见陶器,奇怪了。”

  睡觉时除了巫和受伤的石路睡在一个帐篷以外,其他的人都混在一起,在各个帐篷里。兽皮的帐篷并不大,而且很破,做工粗糙。每个帐篷也就能容纳十多个人左右。看起来这还处在群婚时代,吃完后男男女女就睡一起,有的旁若无人的干起那事儿来。随着警戒的族人点燃了营地四周的篝火,石路停止了和禾这个神棍医生的交谈,带着沉重的心情睡着了。

继续阅读:第2章 狩猎和生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